新塘派出所的所长,就是严仲,不但是严星的父亲,同时也是严素的亲大伯!

  “你们围着他干什么?”严素这个时候终于看清楚林昊是被包围着的,立即不管不顾的扑上去,挡在林昊面前冲那班警察叫道:“他可是好人!”

  好人?一班警察不由面面相觑,显然不太同意这个说法。

  严素忙又问道:“黑面神,这是怎么一回事?”

  林昊苦笑道:“花儿说你来新塘派派出所了,我就出来找你,可是又没找到你,然后就想进来问一下是不是可以查看咱们村的户籍档案,再然后……”

  听完了事情经过后,严素还没说话,严仲已经冲那女警喝道:“是不是这么回事?”

  女警的嘴巴张得大大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严仲以为她是无话可说,因为针对她的投诉已经数不胜数,可是看清楚一点却发现不是这么回事,这女人仿佛被人施了定身术似的,目光疑惑的看向林昊。

  林昊识趣,伸手在女警身上疾点几下,让她恢复了自由。

  女警一感觉到自己能活动,什么都顾不上说,立即一下躲得远远的,惊恐万状的看向林昊,刚才那种感觉实在太恐怖了。

  林昊顺势又解了另外两名警察的穴位,这两人恢复自由后,也一脸敬畏的看向他。

  经过严星的事情,严仲已经知道这个林昊虽然年轻,可是医术不凡,现在看到自己这么多手下竟然奈何他不得,更是感觉意外。

  这个小子,不简单啊!

  目光重新审视这个他当初并没有当成一回事的林昊一阵后,严仲才转头对众人道:“这是一场误会,这个林昊我认识,是石坑村的医生,他的事情我也多少有些了解。”

  既然是所长认识的人,大家还有什么好说的,而且严格说起来,人家也没犯什么事,所以这就准备离开。

  只是大家刚要出门,却听副所长赵国强问道:“那个……林医生,请问你刚刚用的是点穴吗?”

  这么多人眼睁睁看着,林昊想否认也不能,所以干脆的点头道:“是的!”

  此言一出,众人的脚步纷纷滞住,点穴这种功夫任谁都听过,也见过,不过都是在小说里在电视上,现实中亲眼所见,仅仅只是头一次,所以大家都很好奇。

  赵国强惊讶的道:“真的吗?我一直都以为这只是一种传说,现实中不可能有呢!”

  林昊摇头道:“点穴一直都存在的,它是一种通过点击对方穴位阻截气血,从而伤其内脏,使对方身体机能失调,达到致伤致残致死对方的技击术。”

  听他这样说,众人无不把目光投向刚才被点过穴位的一女二男,而这三人也是一脸苍白。

  林昊道:“放心,穴位解开后,他们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赵国强又问道:“林医生,虽然你刚刚已经说了一下,但我还是很糊涂,这穴位到底在哪儿,又该怎么点?我们可以学吗?”

  一名警察跟着道:“对啊对啊,如果我们学会了,遇到罪犯的时候,不但能轻而易举的制服他们,甚至都不用上手铐呢!”

  林昊淡笑道:“这个想法,无疑是好的,可是不现实。”

  众人:“哦?”

  林昊道:“想要学点穴,首先要知道什么是穴位,穴位又在哪里。不通医理的人往往会觉得穴位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因为就算把人体完全解剖开来,找到具体的穴位,可也不能发现它和别的部位有什么不同。”

  赵国强忙问:“这又是为什么呢?”

  不耻下问,这是林昊欣赏的,他虽然没有读多少书,可是却喜欢教书育人,所以拉开话匣子娓娓道来。

  “赵所长问的问题很好,这就得从中医的基础理论说起了,中医认为,在人体的内部与体表之间以及内脏相互之间,体表各部位之间存在着一个沟通联络并运行气血津液的经络系统,在经络上遍布着大大小小三百多个穴位。”

  “气血就在这些经络和穴位中按照次序,循环不息。而气血在经络穴位中的充盈程度依季节和时辰而不同。如果某个穴位成果条经络受到创伤或阻截,则必然骤气血的运行,从而影响相应内脏的功能,进局使全身阴阳失去平衡,身体受到损害。”

  “因此,想要点穴,必须得先识穴,要把全身十二经及奇筋八脉与三百多个穴位全都弄懂弄透,做到闭上眼睛出指都能准确无误的点到想点的穴位。懂了吗?”

  众人均是一脸茫然的看着他,虽然是不懂,但都觉得好厉害。

  赵国强又问道:“那这个穴位该怎么点呢?我听说有什么死穴,是绝对不能碰的,一碰人就会死,是这样的吗?”

  林昊摇头道:“每一个穴位对人体都有着不同的影响,但绝没有哪个穴位是一点也不能碰的。这得取决于具体力道,也就是你问的该怎么点?在知道了什么是穴位,又能闭着眼睛点到穴位的基础下,再来的要求便是力道,一种凶猛霸道,收发自如,又刚柔并济的爆发力……嗯,你们理解为手指硬功也可以。”

  赵国强忍不住再问:“那这个手指硬功怎么练呢?”

  林昊道:“有很多方法,例如指禅功,鹰爪功,插沙功,戳板功,但不管是什么功,想要增强手指硬度与击力度,那都得先练气功。至于气功,那也是点穴的一个基础……”

  众人刚开始还听得津津有味的,可是越听越觉玄奇,越听就越感觉是在听梦,这都从点穴扯到气功了,再扯下去会不出超出地球飞向外太空呢?

  可是……人家又偏偏真的会点穴。

  最终,不耻下问的赵国强终于知耻了,因为林昊虽然回答得很详尽,可他和他的下属都听不懂!

  既然如此,何必再浪费人家的口水呢?赵国强叹气道:“好吧,林医生,谢谢你的解答。”

  林昊道:“不用客气,这就当是刚才我冒犯大家的赔罪吧!如果还有什么不懂的话,可以继续提问,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懂说到懂为止!”

  众人:“……”

  “行了行了!”严仲挥手道:“你们就别在这儿丢人现眼了,该干嘛就干嘛去吧。这点穴功夫要是那么容易学的话,要警察也没什么用了!”

  众人闻言,只能摇头晃脑的无奈散去,点穴不是你想学,想学就能学啊!

  新塘派出所所长办公室。

  坐在那里的林昊还没开口,严仲已经道:“你的事情,严素已经跟我说了。”

  林昊道:“严所长,那……”

  严仲打断他道:“户籍档案涉及个人*,执法机关是必须予以保护的,个人不得查看。所以,很抱歉!”

  林昊道:“严所长,我想看档案并不是为了别的,只是为了寻找我的亲人!”

  严仲拒绝道:“我知道,但是不行!”

  一旁的严素道:“伯,这个事对林昊很重要,能不能找到亲人,有可能全靠这个档案了,你就帮帮他吧!”

  严仲没理严素,只是继续对林昊道:“刚才我那个女下属的态度或许有些不对,可事实上她并没有说错,你应该去报案处,说明你的情况。一旦立案的话,我们会尽全力帮助你寻找亲人。”

  林昊摇头道:“严所长,你也是石坑村出来的,而且还是严素的亲伯父,咱们说起来也不算外人……”

  这话,听得严素脸上阵阵发红,有些幽怨的轻横他一眼,平时也不见你泡我,关键时刻却把关系说得那么暧昧,你脸皮敢再厚一点吗?

  林昊没管她怎么想,接着道:“……所以我也不瞒你,说实话,我不想报案。我甚至不希望有很多人知道我在寻亲。”

  严仲疑惑的道:“为什么?”

  林昊没有解释,只是道:“我有我的苦衷。”

  严仲道:“可是如果你不报案,我们更没办法帮你。”

  林昊道:“严所长,看在我是你女儿的救命恩人份上,你就不能破个例,让我看一下档案吗?”

  严仲愣了一下,显然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随后却还是紧决的摇头道:“首先,当时我女儿虽然需要救治,但并没有生命危险,你只是出于医生的职责进行应当的治疗。所以谈不上什么救命之恩的。其次,退一步来说,就算你真的是我女儿的救命恩人,我也不能给你看。公是公,私是私,这不但是个人原则问题,还是涉及工作纪律。最后,我们收录的户籍档案,只有家庭成员的基本信息,身份证号,出生年月日,现居住地等等,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就算让你看了也恐怕没有太大作用。”

  林昊死缠烂打的道:“让我看看吧,就算没有作用,我也死心了!”

  严仲很坚决的摇头道:“我说了不行就不行。”

  “伯,你就帮帮忙不行吗?他或许不算是严星的救命恩人,可对我却是真的有救命之恩啊!”严素的眼眶红了起来,嘶声道:“要是没有他,我现在恐怕还在万劫不复的深渊里面。”

  严仲看见侄女要哭的样子,也不知该如何应对,只能扭转过头看向电脑,故作忙碌的敲打起键盘,一阵之后才转头道:“话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没别的事,你们就回去吧!我还有事,得开始忙了。”

  林昊道:“严所长!”

  严素哀声的道:“伯!”

  严仲震地站了起来,“你们不走是吧?那成,我走!”

  说着,他竟然真的就走了,将林昊和严素扔在办公室里。

  林昊与严素大眼看小眼,然后不约而同的齐齐叹气。

  严素愧疚的道:“黑面神,对不起,我没想到我伯竟然是这么食固不化的人。这么点小忙也不肯帮。”

  林昊摇头,叹气道:“也不能怪他,他有他的难处。”

  严素负气的道:“以后我再也不理他了!”

  林昊苦笑道:“算了,咱们走吧!”

  严素道:“可是……”

  林昊道:“回去再慢慢想办法吧。”

  严素无奈的站起来,然而要出门的时候怎么想都觉得不甘心,于是转过身一下绕到了办公桌那头,伸手去拨动电脑鼠标……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