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班仍躺在地上装死的狗腿子见时髦男的状况不对,也顾不上装死了,纷纷从地上爬起来,凑上前七嘴八舌的询问。

  “少爷!少爷!少爷!”

  “你怎么了?你说话啊!说话啊!”

  “完蛋了完蛋了,少爷撞邪了。”

  “掸你妹的邪,分明是这**毛给弄的。”

  “我刚刚明明看到他在少爷身上点了几下的!”

  “就是他,就是他,就是他把少爷害成这样的。”

  “王八蛋,你对我们少爷做了什么?”

  “……”

  林昊上前一步,冷冷的扫视着他们道:“再不给我滚,信不信我让你们通通也变成这样的植物人!”

  众人心头大寒,面露惧色,显然谁也不愿意变成那样,所以什么都不敢再说,赶紧七手八脚的将时髦男抬到车上,狼狈不堪的离去。

  当他们走了之后,林昊立即抬眼去寻找那对感觉眼熟的中年夫妻,结果却发现刚才一直都站在边上看戏的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溜了!

  无奈,林昊只好捡起自己落在地上的包,拍了拍上面的尘土准备离开,只是转身的时候却发现那个女孩竟然还站在不那里,神色复杂古怪的看着自己,也不知道是被吓着了,还是被自己潇洒的功夫给震住了!

  看见她这模样,林昊便伸手在她面前摇了摇道:“哎哎,醒醒,别做梦了,赶紧该上哪儿上哪儿去吧!不然一会儿他们又倒回来,你想走都走不了了!”

  女孩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他。

  林昊等了一阵,见她仍是没有反应,这就点头道:“行!你不走是吧,那我走!”

  …………

  香江的街头是繁华又热闹的,行人脚步匆匆,节奏明显要比羊城人快一些。

  这样的紧张气氛,很容易让人产生危机感,生怕追不上别人的脚步。林昊也环境所感染,心生紧迫,一边走一边掏出手机,准备查询一下香江都有哪些精神病医院,都分布在哪儿?

  只是掏出手机的时候,眉头却皱了起来,因为那个女孩竟然像一块狗皮膏药似的,始终不远不近的跟在自己的身后!

  这小娘皮,是赖上我了吗?林昊霍地一下转身,喝道:“你跟着我干嘛?”

  一直跟在他后面的女孩被吓得一退,差点没倒在地上,稍为定下心神才道:“我什么时候跟着你了?这路是你家的?只兴你走,不兴我走吗?”

  林昊啼笑皆非,然后让到一边道:“那行,你先走!”

  女孩显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道:“走就走!”

  当女孩和林昊就要擦肩而过的时候,林昊突然心头跳了一下,因为他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这,也就是江湖上所说的:杀手。

  也许是从小被当作杀手培养的缘故,林昊对杀气这种别人认为虚无缥缈的东西极为敏感,当初冷月寒伪装成受伤患者之所以没能骗过他,除了她身上别的破绽之外,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她身上无法隐藏的杀气。

  那么,杀气是女孩身上散发出来的吗?是被被霸王硬灌奶后,恼羞成怒心生杀念,想要杀了林昊吗?

  不,她的身上只有香气,没有杀气。杀气是迎面正走来的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长得很普通,身高很普通,打扮也被普通,普通到别说是站在人群中,就算站在台上也会被当成路人甲!然而就是这么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男人,身上竟然散发出浓郁的杀气,让敏感的林昊一下就发现了他。

  不过,眼前这个男人的目标明显不是林昊,因为他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女孩,那眼神仿佛一头已经锁定了猎物的野兽,散发着冷漠与残酷的杀机。

  随着他走近,这股杀机就越是浓郁,林昊感觉不妙,在这人就要走到女孩面前的时候,当机立断的推了女孩一把。

  女孩被推得一个跄琅,差点没摔倒在地上,不由愤怒的瞪向林昊,然而就是这个瞬间,她看到一把尺余长的尖刀已经擦着自己的手臂刺过,出刀的就是迎面而来的那个男人。

  如果不是林昊够果断,这会儿她的胸膛恐怕已经被尖刀刺了个对穿,惊恐之下,女孩不由失声尖叫起来。

  杀手一刀落空,眼中凶光尽露,调转矛头直冲林昊,刷地反手扬刀,速度奇快的划向林昊的脖子。

  林昊早有防备,身形往后一倾堪堪的闪开这致命一刀,拳头猛地砸向男人的胸口。

  谁曾想这男人出刀快,闪避得也不慢,林昊以为必中的一拳竟然落空了。

  在林昊些许错愕间,杀手已经顿形,另一只手刷地转了下,寒光骤现,又一把尖刀握在了手中。

  毫无疑问,这不但是个杀手,而且不是普通杀手,是杀手中的高手!

  只是,这种级别的杀手出场费往往都很贵的。女孩到底什么来路,先是惹了那恶少那一伙,然后又惹上这样的杀手?

  林昊心里虽然纳闷,却不敢有丝毫怠慢,拉开架势,目光紧紧的盯着眼前的男人。

  “嚯”杀手的嘴里突地发出一声怪叫,人已经如出笼的虎豹般猛扑了上来,双刀轮起,不停的飞快刺出。

  交替的刀光,又快又密,在空中织成一片刀网,铺天盖地的罩向林昊!

  手无寸铁的林昊不敢硬架,只能闪躲退避,等待着出手时机。

  然而这男人的双刀不但刁钻歹毒,而且凌厉霸道,尤其又快得无与伦比,双刀交替之间密不透风,林昊根本找不到一丝一毫的空隙,被逼得退入了侧旁的酒店。

  杀手旋身追入,步步紧逼,毫不放松,双刀更是舞得密不透风罩向林昊,使他无法从刀影中脱出。

  林昊一退再退之下,被逼到了酒店大堂的死角,眼看后面就是墙壁,已经退无可退了,如果他还是不能反击,那就将被片成松鼠鱼了……

  女孩是一个很有性格,也很冷漠的人。

  只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从她和林昊相遇开始,灌奶,被抢,再到现在被刺杀,他已经连续救了她三次。

  对于一个连续救了她三次的男人,她还能无动于衷吗?

  答案是明显的,但凡有那么一点感情的人都不能!因此在林昊被杀手逼入酒店的时候,她也不管自己能不能帮上忙,会不会拖累林昊,也赶紧跟了进去。

  看见林昊被那两把尖刀弄得险象环生,她的一颗心也仿佛被什么揪住,而且越揪越紧似的,忍不住大声叫喊起来,想让别人帮助林昊。

  然而刀枪无眼,厮杀一起,酒店内的人们已经慌恐避让,谁还有心思管闲事呢!

  林昊正陷入退无可退的困境之际,眼角余光瞥到侧边正好有一排活动隔离栏杆,神色顿时一亮。

  这是一个高级酒店,活动隔离栏杆也不是一般的高级,栏杆不是塑胶的,是不锈钢的,中间也不是伸缩塑胶带,而是带着两个金属头挂钩的红绳。

  林昊并不想破坏公物,可是现在已经被逼得没办法了,顺手便抄起一个不锈钢的栏杆甩去。

  那杀手的攻势被迫得一滞,忙向后退了两步避开他这一记。

  林昊见状,直接将整个栏杆都朝他摔了过去。

  杀手被迫得再次退了两步,但仍是轻轻松松的闪过,接着立即挥起双刀,准备再次扑上前,可就是这个时候他却看到被逼得十分狼狈,已经落入了死角的林昊竟然浮起了诡异的笑意!

  微愣一下后,杀手的目光顺着他的笑脸下移,终于明白了原因,他的手上抓了一条的挂绳,显然是从活动隔离栏上取下来的。

  笑?一会儿我让你哭都没眼泪流!

  杀手不屑的冷哼一声,完全没把林昊手中的挂绳当成一回事,双刀再扬,刷地再次扑向林昊。

  依照刚才交手的情况来看,在这个死角中,他很有信心十招内将这厮斩杀于地。

  做人,自信是必须有的,自大就不可取了。人不收,天都会收的。

  杀手的身形还没扑到近前,便看见林昊的手突地一扬,然后空中传来“呼”的一声响,那条挂绳直直的朝他直劈而来。

  不过是小儿科而已!杀手嗤之以鼻的哼了声,单刀扬起,朝着挂绳一挥,锐利无比的刀锋轻描淡写的将挂绳一刀两断。

  然而没等他得意,一个坚硬的东西已经砸到他的头上,发出“砰”的一脆声,当场把他砸得头痛欲裂,天旋地转。

  挂绳的两端是两个带挂钩的金属头,挂绳劈下来的时候,他虽然切断了挂绳,却忽略了那个瞄准他脑袋的金属头,结果就被重重的砸了一下。

  高手之争,绝不能有一丝一毫的粗心大意,更不能有一点点的分神,当他还没能从脑袋的剧痛中回复过来之际,林昊已经抓住这个空档,抄起另一个活动栏杆,朝他狠狠的摔了过来。

  男人强忍着脑袋的疼痛朝侧边一闪,堪堪躲了过去。可是没等他完全站稳,空中又传来“呼”的一声响。

  林昊在摔出栏杆的时候,已经将挂绳收了回来,抓住被切断的一头,又一次甩了出去。

  “碰!”杀手刚躲开那个栏杆,反应不及,脑袋又一次被砸中了,而且砸的还是刚才已经被砸过一次的地方,顿时头破血流,痛得乌天黑地!

  机会,往往都是留给那些有准备的人,林昊无疑就是其中一个,他早就准备好了反击,所以一看到有机会,手中的挂绳就向链子锤一样,不停的甩向杀手。

  “碰!碰!碰!碰!碰!”杀手出刀很快,但林昊出手更快,一瞬间就挥出了五次,五次全中,每次金属头都重重的砸到杀手的身上。

  不过这个杀手倒也扛揍,接连五次被击中,头部,,腹部通通都受了伤,竟然仍没倒下去。

  当林昊准备第六次扬起挂绳,准备再给他的脑袋来一下,看看他是不是练有什么金钢不坏之身的时候,这个杀手却突地手一扬,一把尖刀脱手飞出,朝林昊的面门直直射去……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