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长宾利慕尚,无疑是豪车中的豪车。

  后排座空间宽敞,与前排完全隔开,像个别致的小房间一样,林昊与女孩坐在那里,显得宽松,怡静,极为适合交谈。

  只是,车子前行了相当长的一段路,女孩仍然没有开口说话。

  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不跟我说话,难道我就不会跟你说话吗?林昊主动开口问道:“哎,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显然也不太习惯和陌生人交谈,半天才张嘴道:“李冰!”

  林昊疑问道:“后面是不是少了个字?”

  女孩:“呃?”

  林昊道:“李冰冰啊!”

  女孩面无表情的看他一眼,重复道:“李冰!”

  林昊道:“好吧,李冰,你找医生看了没有?”

  李冰又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他仍然关心着这个事情,摇摇头道:“我也刚从里面出来。”

  “那你找个人多的地方把我放下车,然后赶紧上医院吧,你这样的情况得赶紧看医生才行。”林昊说着微停一下又接着道:“嗯,你让人保释我的事,我就不说谢谢了,这事原本就因你而起的。”

  李冰不理他说的其它事情,只是问道:“我什么样的情况?”

  林昊道:“你自己的身体,你自己都不知道的吗?你原本就有严重的贫血,加上又患了上呼吸道感染,再加上又来大姨妈,更加上没吃东西引起低血糖,要不是坐船的时候我硬罐了你一点牛奶面包,这会儿你恐怕已经虚脱休克了!”

  李冰听得极为吃惊,因为他将自己身上的症状说得丝毫不差,半响才疑惑的问:“你是医生!”

  林昊道:“是的。我在羊城一个小诊所上班!”

  李冰又不说话了,在林昊将要失去耐心的时候,她又突然冒出一句:“那你给我治吧!”

  林昊道:“呃?”

  李冰道:“你不能治吗?”

  林昊道:“能是能,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这一趟来香江是办别的事情,不是出诊的,手上什么药品都没有,怎么给你治呢?”

  李冰没有回答,只是伸手摁了面前的一个按纽,然后中间的一块隔板便缓缓的落了下来。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行叔忙转过头来道:“小姐!”

  李冰道:“去仁诚!”

  行叔忙答应一声,“好,知道了!”

  隔板缓缓的升起,李冰也跟着闭上了眼睛,不多一会儿竟然睡着了,而且还睡得很沉的样子,头都靠到了林昊的肩膀上,弄得他想开口说下车都不好意思。

  约摸二十分钟左右,车子停了下来。

  林昊扭头看看窗外,发现李冰所说的“仁诚”赫然是一所私立医院,规模极为庞大,和广省人民医那种三甲以上的医院都有得一拼。打量一阵转过头,见李冰仍在昏睡,这就轻轻的推了推她,“哎,醒醒,已经到了!”

  李冰挣扎着张开眼睛,看到自己正枕在他的肩膀上,肩膀上的衣服还湿了一小块,那明显是自己睡着时流的口水,苍白无血的脸上不由浮起一抹绯红,不过她也没有道歉,只是按下隔板的摁钮。

  隔板落下,行叔转过头来道:“小姐!”

  李冰道:“他需要什么东西,让人给他拿,记住,不管是什么!”

  行叔答应一声,这就推开车门下去了。

  林昊见她并没有下车的意思,这就劝道:“李冰,既然到了医院,不如就在这里治疗吧。”

  李冰却固执的摇头道:“不,拿了药,咱们就走!”

  林昊只好无奈的点头,推开车门下了车后,发现行叔正跟一个身穿白大衣的男人说着什么。

  一阵之后,那穿白大衣的中年男人走过来,主动介绍道:“林生,你好,我是仁诚医院药剂科主任冯伦。”

  林昊礼貌的道:“冯主任,你好!”

  冯伦道:“行叔已经跟我说过情况了,你请跟我来吧!”

  林昊这就跟着冯伦进了医院,只是在穿过医院急诊室的时候,发现这里密密实实的站满了人,而其中一个西装男看到林昊的时候,立即就叫了起来,“是他,是他,就是他!”

  另一个西装男也跟着叫了起来,“对,就是他把少爷弄成这样的。”

  守在走廊上的人刷刷地冲了过来,将林昊与冯伦围了个结实。

  冯伦见状忙举起手作投降状,哆哆嗦嗦的道:“别打我,别打我,不关我事,不关我事!我只是个打酱油的。”

  一个西装男伸手拎住他的后领,像老鹰抓小鸡似的将他拎到了一边。

  林昊仔细看看,发现这些人中有一部份自己竟然见过,就是在码头上欲掳走李冰的那一班,这就冷笑道:“我说是谁呢,原来又是你们这班废柴,怎么,还没被虐过瘾,又想被我虐一回是吗?”

  众人见他冷笑间,目光如两把刀子般狠狠剜到自己身上,想起少爷至今身不能动,嘴不能言的惨状,心中一凛,纷纷后退了两步,警惕无比的盯着他。

  “让开!”一声冷喝,一个男人将保镖拨开,引着身后的中年男人走进来。

  中年男人有股不怒而威的气势,站定之后,目光落到林昊的身上,仿佛一头猛虎在窥探猎物一般!

  这样的气势,无疑是长久居于高位才能养成的!

  不说别的,光凭这股强大的气场,林昊便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个大人物,实力就算超不过之前的那个可怕的梁光强,也最少是在那一级别之中。

  一阵之后,中年男人缓缓的开口道:“我不管你是从哪来的,也不管你是谁,只要你治好我的儿子,我可以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否则……”

  林昊虽然知道眼前的中年男人非同小可,但他十分不喜欢这人居高临下,甚至是命令似的口吻,所以平淡的反问道:“否则怎样?”

  中年男人内敛的眼神中突然露出浓郁的杀机,气势也变得无比凌厉逼人,沉声道:“否则你将是死路一条。”

  林昊被这慑人的气势压得心头突突直跳,一股危机感也随之涌了起来,但他没有退怯,迎视着他的目光道:“我活着来到这个世上后,就没打算活着回去,可如果我不愿意死,谁也没有办法。你也不例外!”

  “放肆!”一声怒吼突地从走廊外边传来,然后便见一人飞跃而入,一脚朝林昊招了过来。

  这人,无疑就是先追踪到警署,然后又追踪到仁诚医院的老六。

  这一脚来势凶猛,既快又狠,脚未至,凌厉的劲风已经扑面而致!

  林昊识得厉害,不敢小觑,急忙身体往后一仰,以身体超强的柔韧性避过这一脚,同时狠狠的一脚撑向对方的小腹!

  老六完全没想到林昊在这种状态下还能出招,而且还又准又狠,直取要害,要知道人在后仰成弓的状态下别说是出手,保持身体平衡都很难的,不过他的反应还是极快侧身闪避!

  林昊一脚踢空,人已经如弹簧般直立起来,借势一跃,整个人已经凌空腾起,人在空中扭腰发力,一记凌空侧踹狠狠的朝阴沉男人踢去。

  “嘭!”的一声响,老六无法避让之下,双手护头,缩肩侧肩,以宽厚的肩膀硬扛了林昊这一脚,结果人就被踢得飞了出去。

  不过老六也不是一般的硬气,被踢飞后竟然没倒下,落地后跄踉退了两步,脚跟一撑便稳住身形,定在那里,可就算如此,脸上还是露出了痛苦之色,显然被踢得不轻。

  林昊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因为他感觉自己这一脚仿佛踢到铁板似的,震得整只脚都发麻发痹,原地甩了好几下,才勉强缓解掉这种感觉。

  老六稍一停顿,便再次咬牙扑了来,林昊便冷笑一声迎了上去,仍是刚才那样,弹身跃起,凌空侧踢,不过不再扫他的头,而是踢他的脖子,但就要出腿间,却见精瘦的男人的手极快的往腰后一伸,寒光乍现。

  林昊感觉不对,这无疑是拔刀的动作,赶紧的撤腿收招,旋身躲避,而就是他收腿的那一瞬间,一道银色的锋利寒芒已经擦着他的鞋底划过,那赫然是一把可作为腰带用的缠腰软刀。

  如果不是林昊见机得快,这会儿恐怕一条腿就要被那把软刀给砍断一截了。

  赤手空拳打得好好的竟然掏家伙,林昊怒了,眦牙怪叫一声,立即揉身而上。

  老六也毫不示弱,软刀舞成一团银练,急攻而上,凶狠的刺向林昊!

  一场真正的血腥大战,眼看一触即发,电光火石之间,一声清喝从后面传来:“住手!”

  清喝的声音不大,甚至可以说是有些虚弱,没有任何威慑之力。不过,林昊与老六都几乎同时停下手来。

  老六之所以停手,多少有点借坡下驴的意思,高手对决,实力强弱几乎是一招可辩,刚才林昊那一脚已经让他认识到,他跟这人的实力有着一定的差距,硬拼下去,只会吃力不讨好,要不然他也不会出刀。

  林昊之所以停手,除了因为听出喝止的声音来自李冰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眼前这个男人的实力虽然在自己之下,但差不了多少,属于半斤八两,真正的拼杀起来,谁死谁活是未知之数,但更可怕的是,除了这阴沉男人外,他还感觉到附近隐伏着一个更强大的气息,尽管这个高手藏得很小心,气息也刻意压制着,但林昊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了。

  以一对一,林昊信心满满,可是以一敌二,他却毫无胜算可言,因此,他也借机住了手。只是让他意外的是,那阴沉男人收了刀之后竟然……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