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为你改邪归正,不再做杀手了呢!”林昊抹了抹额上的冷汗道。

  “我不做杀手?”冷月寒无爱的看他一眼,“那我吃什么?喝西北风啊?”

  “你师父那里不是留了十亿藏宝阁吗?”林昊想当然的道:“随便拿一件出去卖了,下半辈子就衣食无忧了。”

  冷月寒嗤之以鼻的道:“她留下来,我就要用吗?你觉得我是那么没志气的人吗?”

  志气这东西,如果和十亿财富相比的话,林昊觉得其实是可以没有的,不过想了想后他又道:“那我养你还不行吗?你别再杀人了。”

  冷月寒愣住了,半响才喃喃的问道:“你养我?”

  “嗯!”林昊点头,认真的道:“虽然行医不如做杀手挣钱,但多少也能挣一些的,而且你看起来也不怎么花钱的样子,所以我应该养得起的”

  冷月寒不屑的道:“我有手有脚,为什么要你养呢?”

  林昊道:“你不是答应了,永远追随我的吗?”

  冷月寒蹙眉道:“我什么时候答应了?”

  林昊道:“虽然你没有亲口说出来,可我感觉你有这个意思的!”

  人不要脸,绝对是无敌的,冷月寒的武功虽然比他高很多,但还是被他给打败了。然而叩心自问,她又确实有这样的心思,从那次重伤垂危,被他从鬼门关抢回来开始,她就有了这样的心思,否则她不会带他回去罗堂庵,更不会为了免除他的后患,不辞辛劳的追杀梁少秋到香江。

  只是,女人大多都是口是心非的,冷月寒虽然是个特立独行的女杀手,可在感情这件事上,和其她的女人并没有什么不同,所以她冷哼道:“黑面神,你少自作多情了!”

  林昊并没有和她争辩这个,只是婉劝道:“冷月寒,你以后尽量别杀人了好吗?”

  冷月寒冷声道:“你是想跟我说上天有好生之德之类的大道理吗?”

  林昊摇头,“我只是想说,如果你对一个人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的话,其实没必要杀了他。”

  冷月寒道:“如果有呢?”

  林昊道:“那就更没有必要了?”

  冷月寒:“呃?”

  林昊道:“想惩罚一个人,杀死他并不是最解恨的办法,留着他,没空的时候不搭理他,有空的时候就拎出来,抽一抽,打一打,虐一虐,那才神清气爽,心旷神怡呢!想当初,我对人妖……”

  冷月寒恍然大悟,“我说你一直留着严素干嘛?原来是养着虐来玩的!”

  林昊:“……”

  毫无疑问,林大官人是被冤枉的,他从来就没挽留过严素,反倒是严素死皮赖脸的非要留下来,还隔三差五的挑衅下林昊来找虐!

  见他吸一口气,又准备开始说教的样子,冷月寒摆手道:“黑面神,你不必再说了,我习惯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而且我也从来没觉得做杀手有什么不好!”

  林昊叹气,难怪韩雪那样说,冷月寒对生命的态度,果然和正常人不同!

  冷月寒又道:“不过既然你收了李冰的钱,那这个任务我就放弃了。”

  林昊疑惑的道:“可是你怎么交差呢?”

  “还能怎么交差,就说失败了呗!”冷月寒说着想到之前的何心欣,不由叹了口气,“反正杀手接了任务,也不见得百分之百成功的,而且……我也不是第一次失败了!”

  林昊道:“不会有问题吧?”

  冷月寒道:“问题肯定会有的,只是早晚而已!”

  林昊道:“那……”

  冷月寒不喜欢未雨绸缪,因为她更习惯兵来将挡,所以摆手道:“现在想那么多干嘛,问题还没来呢!”

  林昊悠叹道:“好吧!”

  冷月寒道:“既然我不去刺杀李冰,那她暂时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咱们回羊城吧!”

  林昊摇头,“现在还不能走!我答应了要保护她一个月,另外……”

  冷月寒道:“另外还有什么?”

  林昊这就把林佩如一家招惹了新兴帮,还有自己接了特工任务等事情通通跟他说了一遍。

  冷月寒听完之后,秀眉直蹙的道:“我才不在几天,你就弄这么多事?”

  林昊有些委屈的道:“不是我要弄,是事情喜欢缠上我!”

  冷月寒冷哼道:“我看你就是闲的,现在你都不能确定自己是林家的人,就管林家那么多事?还有,你以为成为特工就安全了吗?黑锋国际和古堡就不会追杀你了吗?你自己要是没本事的话,谁都保护不了你!”

  林昊拉起她的手道:“可是我已经都答应了!”

  冷月寒道:“那又怎样?”

  林昊道:“我一个人办不来!”

  冷月寒质问道:“你办不来,你还答应?”

  林昊道:“我一个人,确实办不来,可要是加上你的话,不管它是天堂还是地狱,我都有底气去闯一闯。”

  冷月寒抬眼看他,神色说不出的复杂,心里却说不出的舒服,被人依赖的感觉,原来是如此美妙的。

  别的不说,就冲他这句话,不管是刀山,还是火海,她都愿意陪他去闯一闯!

  偏偏林昊还有点傻的问道:“你愿意陪我吗?”

  冷月寒只是看着他,什么话也不说。

  女人沉默的时候,有时候是在抗争,有的时候却是默认,林昊虽然有点后知后觉,但总算是明白了,于是道:“走吧!”

  冷月寒问道:“去哪儿?”

  林昊道:“既然你在了,那我该出动出击了。”

  冷月寒并没有问他要怎样主动出击,只是道:“你先转过身去。”

  林昊道:“干嘛?”

  冷月寒神色有些不自在的道:“让你转你就转!”

  林昊只好转身,然后便听到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的声响,显然冷月寒在脱衣服。

  尽管已经看过她的身体,而且不只一次,但听到这个声音,他还是有种强烈要转身的冲动,不过最后还是忍住了,往后又站了站,替她挡住风,也挡住别人的目光,虽然周围别说人,连个鬼影都没有。

  一会儿后,冷月寒道:“好了!”

  林昊转过身来,发现只是几秒间的功夫,她已经换了一身装束,身上的忍者紧身衣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袭雪白的裙子,肩上挎着一个包,脚上还踩着一双高跟鞋,加上飘飘的长发,活脱脱的就是个清美无双的时髦女郎,哪还有半点杀手的模样。

  看见她随手将一个黑布袋扔到了旁边的垃圾桶里,林昊这才恍然,看来这些东西是她随手带着的,为的就是方便脱身的时候换装所用。

  两人从巷子出来后,到了路边,林昊并没有带着冷月寒穿过马路去李冰的别墅,反倒是伸手拦住了正好迎面驶来的一辆计程车。

  冷月寒也不问去哪儿,只是跟着他上了车。

  不过她虽然不问,计程车司机却不能不问,“两位去哪儿?”

  林昊想也不想的道:“华广医院!”

  车行一路,约摸二十分钟左右,抵达华广医院。

  冷月寒依然闷声不吭,林昊被打败了,主动的道:“你就不问我来这儿干嘛?”

  冷月寒道:“这么简单的问题,我为什么要问?”

  林昊疑惑的道:“简单?”

  冷月寒指着前方医院的大门道:“这个华广医院是香江十大公立医院之一,除了收治辖区的普通病患之外,也收治辖区的受伤嫌犯。你刚才跟我说过,洪强被那个姓罗的女警开枪打伤,既然受了伤,自然就得送医院,以辖区来论,无疑就是送来了这里,而你说要主动出击,那来这里除了找洪强,还能找谁呢?”

  林昊没有说什么,确切的说是无话可说,因为这女人的思维实在太缜密了,简单比自己肚子里的蛔虫还可怕,自己的尾巴还没翘起来,她就知道自己是要拉啥还是放啥了!

  不过要进入医院的时候,冷月寒并不跟林昊一起进去。

  林昊疑惑的问:“你不进吗?”

  冷月寒问道:“你连一个受了伤的黑社会也搞不掂吗?”

  林昊道:“我当然能搞掂?”

  冷月寒摊手道:“那我还进去干嘛?”

  林昊道:“好吧,你在外面等我!”

  冷月寒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也不知道是拒绝还是答应。

  林昊不再管她,只是往前走了几步再回头,却发现冷月寒已经消失不见了!无奈的摇摇头,继续往里走。

  华广医院在香江能排得上前十,自然是十分庞大的,光是大楼就近十栋,有门诊大楼,住院大楼,医技大楼,药剂大楼,办公大楼,附属的康复医院大楼,后面还有职工大楼。

  要在这么大的医院里面找一个人,对于普通人而言,无疑是大海捞针,但对于林昊来说却易过借火。

  进入华广医院之后,林昊没有再去其所附属的康复医院,而是进了住院大楼,找到电梯后,直接摁了九楼的按纽,一副轻车路熟的样子,仿佛已经来探望过洪强似的。

  那么,林昊真的是白天来这里给林德发转院的时候,顺便探过路吗?

  答案是明显的:没有!

  林昊没想过会这么快跟冷月寒重逢,自然也没想过那么快主动出击。他之所以如此驾轻就熟,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他也是一个医生。

  罗宝蓓虽然打了洪强一枪,但她并不是为了结果他的性命,只是要及时制止他开枪,所以那一颗子弹并没有打在洪强要命的地方,只是打在他握枪那只手的胳膊上!

  不过虽然不是要害,但子弹也直接从胳膊上洞穿了过去,以林昊的经验来看,伤得并不算轻,胳膊上的骨头绝对被打碎了,另外他两条腿的膝盖骨也被林昊给踢碎了,绝对得住院治疗不可。既然要住院治疗,那就只能在住院大楼。

  按照科别分类,这样的伤势只能住在是骨外伤科,而住院大楼一楼的大堂上,明显有一个标示着各个楼层所属科别的告示牌,骨伤科就在九楼,一眼分明,根本就不必找。

  只是,当林昊从九楼出来,要进入走廊找到洪强所在病房的时候,值班台那里却传来了一句喝声:“哎,干嘛的?”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