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早餐后,别人该干嘛都干嘛去了,林昊却仍然坐在餐桌前发呆。

  冷月寒去转了一圈回来,见他仍在那里发呆,问道:“怎么了?”

  林昊道:“有点奇怪!”

  冷月寒道:“奇怪什么?”

  林昊道:“该来的没有来!”

  冷月寒道:“什么该来的没有来?”

  林昊道:“我昨晚给洪强点了穴,照理来说,这会儿他应该仍生不如死,而新兴帮那边的人已经知道了他的状况,也知道了是我所为,无计可施之下,只能来求我。可是现在却连鬼影都没来一个。”

  冷月寒嗤之以鼻的道:“你以为这世上只有你一个人会点穴,也只有你一个人会解穴?”

  林昊反驳道:“可我用的是逆筋点穴,一般人解不了的。”

  冷月寒道:“万一新兴帮那边有个不一般的人呢?”

  林昊唯之语塞,尽管这种可能性并不高,但绝不是没有可能的,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冷月寒道:“黑面神,你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太过妇人之仁了。”

  林昊:“呃!”

  冷月寒面无表情的道:“要换了我,昨晚直接就将洪强那个杂碎给干掉。新兴帮不服,我就再把洪彬干掉。要是还不服,我就把洪标也给干掉。要是再不服,我就把他们的老子洪民也干掉!不服,弄到他们服为止。”

  这方法,无疑是简单粗暴,而且也可能很有效。只是动不动就取人性命,明显不是林昊的作风,但他只是微微摇摇头,没有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他便开始唱起歌来,“常常的想,小孩他娘,就在我身边脱光衣裳,她让我上,我不敢上,因为计划生育太紧张……”

  冷月寒没想到林昊会唱歌,也没想到这个时候他还有心情唱歌,更没想到的是他唱的还是这么浪的歌。听着那不堪入耳的歌词,秀眉不由蹙了起来,然后扭头朝他看去,却见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掏出了手机,而且也不知道是给谁唱。

  正想发问的时候,却见他悠然的神色突地一肃,轻佻的语气也一换,换成一种特殊的语调对电话那头说着什么,感觉事情有异,这就没有吭声。

  好一阵,林昊终于收起了手机,对冷月寒道:“果然人算不如天算!你猜对了,新兴帮那边果然有高人。凌晨的时候,洪民去了医院,而且还带着一个人,他们离开病房的时候,洪强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

  显然,他打给了那个小护士,因为事先已经下了催眠指令,所以小护一听到林昊的歌声便进入了催眠状态,林昊问什么,她便回答什么。

  冷月寒沉吟一下道:“那一会儿我抽空上一趟医院,把洪强给干掉!”

  林昊狂汗,“冷月寒,你一个女孩家家的,不要动不动就说干好不好?”

  冷月寒没跟他逗,只是冷冷的看着他。

  “好吧!”林昊终于正经起来,“杀人,对你来说也许是第一个办法。但在我这里,却是最后一个。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杀人的。”

  冷月寒冷哼道:“说你妇人之仁吧,你还不服!”

  林昊没有接茬,只是站起来往李冰的房间走去,既然已经吃饱喝足,那就应该开始每天例行的治疗了。

  不能不说的是,林昊的医术是精湛的,经过两天的治疗后,李冰的情况已经好了很多,虽然还没有完全彻底康复,但李冰的感觉却前所未有的好。

  既然之前的药方有疗效,林昊便继续进行疗程式治疗,不过让他奇怪的是,在他忙活的时候,林弟竟然走了进来,跟在一旁打下手。

  助理医生,这绝不是非专业人士可以干的,林昊原本想让他一边去,别给自己添乱,结果却发现他配合得很好,没有错,也没有乱,看起来十分专业的样子,不由就停下来,疑惑的拿眼看他。

  林弟则是笑笑,也不解释,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

  陪在李冰身旁的林佩如却很自豪的道:“林昊,你有所不知,阿弟也是学医的,在香江大学医学院就读。”

  这也难怪林佩如傲娇,因为在香江,医生的收入和地位都很高,因此读医也很难,都是香江学习成绩最好最优秀的学生才能上医学院。

  考上医学院,那几乎就是板上钉钉的医生,因为医学院毕业后,香江医管局会统一安排,让毕业生进入医院成为实习生!

  这个实习生却和内地的不同,内地的实习生还只是学生,普遍都要交学费,而少数不用交学费的,也只能拿到鸡碎那么一点多的补助,实习结实后并不意味着就是这个医院的医生,还要参加毕业考,然后自己找单位。

  香江的实习生,名字看起来虽然只是实习生,但实际上已经是正式医生,做的是内地医院住院医生的工作,最少能拿到两万五千块的月薪,是的,没错,就是月薪!

  实习生在前三年是在内科或外科轮转的,但如果三年内通过考试,成为了专科实习医生,月薪就有六至七万。经过了六年,如果顺利又通过考试成为了专科驻院医生,那月薪就会有十万,而最高级的顾问医生,月薪往往都是二十万以上的,这还是在公立医院而言,如果私立医院,工资则更高。因此,在香江成为医生虽难,可无疑是个很有钱途的职业。

  不过说到最后,林佩如的神色却是一黯,幽幽的长叹一口气,林弟也不例外!

  已经给李冰挂上药水的林昊见姐弟俩这样的表情,不由疑惑的问:“成为医生不是很好的事情吗?干嘛又叹气。”

  林佩如道:“成为医生虽好,可林弟已经失去资格了!”

  林昊不解的问:“怎么回事?”

  林佩如这才解释起来,因为新兴帮的事情,马上就要参加毕业考试成为医生的林弟放弃了学业,没有请假,也没办休学,更没跟学校打任何招呼就走了,因此他不但错过了毕业考试,也惹恼了学校,学校正在研究开除他的学籍,不日就将出通告了,换而言之,林弟还没有正式开始的职业生涯就这样无疾而终了!

  林佩带如省吃俭用,好不容易才供出来一个医生就这样玩完了,怎么能不伤心呢?

  听了事情经过后,林昊还没出声,躺在床上的李冰却轻哼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呢,原来只是这个!”

  林佩如讶然,一个人的前途都没了,还不算大不了的事情?那什么才算大不了的呢?

  李冰并没有理会她什么表情,只是拿起自己放在枕头下的手机,拨了个号码,说了一通后放下电话,这就对林弟道:“事情解决了,稍后有空的时候你回学校补考一下,学校就会给你发毕业证,明年开春,医馆局就会给你安排单位实习的!”

  听见她这样说,姐弟俩不由得目瞪口呆,尤其是林弟,难以置信的喃喃道:“这,这……”

  一旁的行叔便笑着解释道:“林生,你有所不知,香江大学医学院只是现在的称呼,原来的时候,它可是叫香江大学李辉医学院的。”

  林昊插嘴问道:“这又是怎么回事?”

  行叔道:“这是因为之前医学院遇到困难的时候,我们太老爷曾捐款十亿助基渡过难关,医学院感激我们李家,不但以太老爷的名字,而且也让太老爷成为校董之一,现在小姐亲自打电话过去跟他们商量一个学生的事情,他们怎么可能不给面子呢?”

  众人这才恍然,有钱,果然就不是一般的牛叉啊!

  林佩如感激不尽的道:“李小姐,真的谢谢你了!”

  李冰摇头,很直白的道:“你要谢就谢林昊吧,我是看在你们是他的亲戚份上才帮忙的。要换了别人的事情,我才懒得管呢!”

  林佩如的目光,不由看向林昊。

  林昊则是笑笑,转而对李冰道:“李二小姐,谢谢了!”

  李冰闭上眼睛,懒得搭理他。

  林昊也不以为意,对一旁的行叔道:“行叔,有件事情想麻烦你!”

  行叔道:“林少爷尽管只吩咐。”

  林昊拿来了纸笔,例了两张单子的药方,递给他道:“你帮我把这些药抓来可以吗?”

  行叔以为这是给他们大小姐用的药,忙点头道:“好的,没问题!”

  林昊有些不放心的道:“有点贵,而且也可能有点难找的。”

  行叔摇头道:“没关系的,不管多贵,多难找,只要这个世上有,我都会弄来的。林少爷尽管放心吧!”

  这话,无疑是牛逼的。换了一般人说,绝对是吹牛!但出自李大管家的嘴,却一点也不夸张,因为这个世上买不来的东西并不多,而李家什么都没有,就是有钱!

  林昊这么一想,便笑道:“那就麻烦行叔了!”

  “不麻烦,不麻烦!”行叔说着,拿了两张方子急匆匆的走了。

  在李冰的药水差不多打完的时候,行叔终于回来了,后面跟着两个保镖,肩上各扛着一个极大的麻包袋。

  林昊上前问道:“都齐了吗?”

  “齐了!齐了!”行叔忙点头应道:“不过,林少爷你要的这些东西,可真的又贵又不好找啊。我几乎把香江所有的药房和医院都跑遍了,还是不能凑齐,最后托了关系,找了好些人,这才终于把东西凑齐了。”

  林昊自然知道这些药不好找,否则也不会让行叔去了,“行叔,辛苦了!”

  行叔摇头道:“辛苦倒没什么,只是……”

  林昊问道:“只是什么?”

  “有人说这些药有相当一部分都是有毒的,有一些甚至是剧毒。”行叔十分困惑的问道:“林少爷要这些药……应该不会是给小姐治病吧?”

  林昊并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模棱两可的道:“行叔,你听说过以毒攻毒吗?”

  行叔点头道:“听过!”

  林昊笑道:“听过就可以了!”

  行叔固执的道:“可是……”

  林昊见忽悠不过去了,只好道:“放心吧,这些药不是用在李冰身上的!”

  行叔松一口气,然后又好奇的道:“那是用在谁身上?”

  林昊不能跟他说实话,只能随口扯一句:“对付那些来杀李冰的杀手用的!”

  行叔这才一脸恍然的表情,然后用力的点头道:“不错,对付那些不知死活的东西,就得以这种以毒攻毒的办法。”

  一旁的好姐也十分赞同,忙凑上来道:“林少爷,有什么是需要我们帮忙的吗?”

  “有!”林昊道:“你们帮我在后院架几口锅,一会儿我要开始熬药了!”

  好姐答应一声,然后带着下人去准备了……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