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林昊要制药,大家都很是好奇,除了行叔,好姐,林弟,林佩如一等,就连刚打完针有点昏昏欲睡的李冰也强撑着去后院一看究竟。

  林昊所制的并不是西药,而是中成药,没有太多的讲究,有药材,有锅,有柴伙就可以了。只香江不比羊城石坑村,这里虽然也处处是森林,但不是绿色森林,而是水泥森林,所以柴火这种东西是比较稀缺的,不过这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用煤气来替代就可以了,虽然口感可能会差点儿,但效果是一样的。

  近二十口大锅,一字排开的架在后院的空地上,随着煤气灶呼呼带风燃烧的声音响起,锅里的水也袅袅升起白色的水雾,使得整个后院如梦似幻,仿佛仙境一般。

  在水即将烧开的时候,林昊便把行叔买回来的各种药材按照配方与剂量投放进不同的锅里,先是武火猛煮,直到药材里的成分都渗透在水中后,这又将药渣捞起,再用文火细熬……

  李冰在边上看了一阵之后,感觉没意思,而且味道还熏人,这就打着呵欠回房补觉去了。

  冷月寒倒是想看个明白究竟,因为她知道林昊现在所熬制的东西和之前毒害自己的药应该是一样的,最少也是同类型。可是医理药理,她七窍通了六窍,只剩一窍不通。中草药这种东西,更是一种也不认识。而且林昊也没有一点要给她讲解的意思,在旁边呆了半响,最终只能郁闷的走开,找个没人的地方练功去了。

  反倒是林佩如与林弟姐弟俩,一直都留在那儿给林昊打下手,尤其是林弟,始终都是兴趣蛊然的样子,不过也难怪他感兴趣,这些可是与他所学的有关,却又是他没学过的。

  文火煎熬到响午的时候,林昊便将其中四口锅的火给关了,剩余的十五口锅却继续熬着。

  看着那十五口锅里的药水已经越来越黑越来越浓越来稠,要是用来喝的话,明显已经过了火候,可林昊仍然没有关火的意思,林弟便忍不住问道:“哎,已经熬成这样了,还没不吗?”

  林昊摇头,“必须熬成胶体状才行!”

  林弟醒悟过来,“我明白了!那四口已经停了火的锅,是用来做药水的。这另外十五口还在熬的,是用来做药丸或药膏什么的,对吗?”

  林昊点头,“不错!”

  林弟道:“我学的虽然是西医,但也自学过中医中药,这些药之中有不少是认识的,而且知道其中有一些带毒,你制的这些,通通都是毒药吗?”

  林昊摇头,“是,但不全是。”

  林弟道:“你做毒药来做什么?”

  林昊道:“还能做什么,当然是替你们解决麻烦。”

  林弟恍然大悟的道:“你要用它们来对付新兴帮的人?”

  林昊笑笑,没有再多作解释。

  林弟则忙问道:“林昊,你能告诉我,这些药都有什么用,人吃了之后会有什么反应,然后又怎么解吗?”

  林昊爽快的答应一声:“可以!”

  林弟兴奋得不行,满心期待着下文,可是等了一阵也不见他开腔,不由催促道:“说啊!”

  林昊抬眼看看林佩如,见她正在远处用长长的筷子在搅拌着锅中的药水,一时半会并没有过来的意思,这就悠悠的道:“你叫我一声姐夫,我就告诉你!”

  林弟睁大眼睛,愣愣的看着他,半响才道:“你真的想泡我姐?”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林昊便继续逗他道:“你不觉得你姐姐这样的气质女人,只有我这样英挺的美男子才能配得上她吗?”

  林弟上下打量他一眼,然后目光又落到他的裤子上,定定的看一阵后,目光回到他的脸上,问道:“那李冰怎么办?”

  林昊不解的问:“什么她怎么办?”

  林弟道:“就算肓的也能看出来,她很喜欢你啊!”

  林昊摊手,很不负责任的道:“她喜欢我,跟我有什么关系?”

  林弟:“……”

  林昊半真半假的道:“我又不喜欢小女孩。”

  小女孩?林弟再次睁大眼睛,因为他完全搞不懂林昊的眼光与品味了,李冰不管是从哪个角度来看,都已经不是小女孩,是个出落得既水灵又成熟,而且艳美无双的冰美人!

  不是他有意诋毁自己的姐姐,要是论外貌,自己的姐姐就算拍马也赶不上李冰的。要是比家世……算了,还是不比了!

  然而这样一个要相貌有相貌,要身材有身材,要家世有家世,要性格有性格的大美人,林昊竟然不喜欢,而且还说人家是小女孩?

  这,什么人啊?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林弟郁闷半响后,终于应了一句,“林昊,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林昊:“呃?”

  林弟悠悠的道:“我姐姐同样也不喜欢小男孩的。”

  这下,轮到林昊傻眼了,闷闷的道:“我小男孩?我哪里小了。”

  林弟道:“你哪里大了?”

  林昊无爱的看他一眼,“我大的地方能让你看的吗?”

  林弟:“……”

  两人正逗逼似的争论不休的时候,林佩如走了过来,问道:“你们俩聊得这么嗨,正聊什么呢?”

  林弟立即指着林昊道:“姐,他让我……”

  林昊忙打断林弟,推着他道:“我让他去看看那些停了火的药水凉了没有,如果凉了就找瓶子装起来。”

  林弟道:“他……”

  林昊道:“行了行了,别磨蹭了,让你做点小事都不愿意吗?我可是为了解决新兴帮的事情才熬这些药的。”

  林佩如忙道:“阿弟,快去看看,然后我找些瓶子来。”

  林弟无奈,只能怏怏的去了。

  支走他之后,林佩如有些忧心的道:“林昊,你真的要管这个事情吗?”

  林昊道:“我已经管了啊!而且我不是说过吗?我不管则已,一管就会管到底。”

  林佩如道:“可是那些人是黑社会,是没有人性的。”

  林昊摇头,“我才不管他们是什么人,招惹了我,招惹了我的家人,我就不会把他们当人!”

  林佩如听了这话,窝心得不得了,可仍是忧心的道:“可是……”

  林昊道:“姐,你放心吧,我能够对付他们的。”

  林佩如见自己劝不住他,只能悠悠的叹气,然后叮嘱道:“那你一定要万事小心!”

  午饭过后,药水已经通通制好了,药丸也已经渐渐浓缩成了胶体状的半成品,只要晾晒烘干便能装瓶。

  林昊拿上其中一些半成品,走进厨房用烤炉又加工一阵,彻底的烘干装瓶,小心的收在身上,这才拉着冷月寒出门。

  走出别墅,来到前面花园的时候,冷月寒看到旁边停了一辆黑色的大切诺基,老九正在那儿拿着抹布仔细的擦着车,显得极为珍惜爱护的样子,她就走了上去!

  对于这个恐怖的女人,老九是有阴影的,所以一见她过来,立即就警惕的看着她。

  冷月寒并不看他,只是看了眼那车子,“这车不错!”

  老九有些得意的道:“那可不,这可是进口的,落地价二百多万呢!”

  冷月寒把手一伸,“车钥匙给我!”

  老九愣了下,然后很不高兴的道:“凭什么?”

  冷月寒也不说话,只是微微扬起了手掌。

  这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凭什么?就凭我一掌能把你打趴下!

  除了李冰,老九没有见过这么野蛮霸道的女人,可是他能说什么?难道还算被劈倒在地吗?所以最终只能乖乖的掏出车钥匙递了过去,并叮嘱道:“你,你可得小心点儿开啊!”

  冷月寒没有理他,夺过钥匙就上了车,发动车子后,一脚油门就往大门口冲去,而且还是倒着车身往大门冲去。

  眼看就要撞向大门了,老九心脏一阵紧缩,牛大个的人像个娘们一样失声尖叫起来:“妈呀,我的车!”

  “嘎!”一声急刹声响,车尾眼看就要撞上大门的瞬间,冷月寒突地打了下方向盘,同时配合着刹车,整辆车来一个神龙摆尾,刷地调转了方向,稳稳的停在了大门前。

  看着被吓得一脸煞白直抹冷汗的老九,旁边的林昊笑笑,“放心吧,我表姐车技很好的。虽然……她没有驾照!”

  老九:“ovo”

  切诺基驶出别墅,守在路口的便衣警察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副驾驶室的林昊,忙叫醒坐在后排打磕睡的罗宝蓓,“头儿,头儿,那个家伙又出门了!”

  对于林昊,罗宝蓓已经不敢再掉以轻心,这厮不出门则已,一出门肯定就出事,所以她立即就下了车,然后亲自驾着另一辆车跟上去。

  然而她反应虽快,那切诺基的速度却更快,她刚追到路口,便已经失去了它的踪影,正懊恼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给林昊的那个手机,忙掏出用来追踪信号的平板电脑,发现上面有一个信号正与自己所在的位置渐渐拉开距离,这才安了心,因为这明显是林昊把那个手机带在了身上,于是不紧不慢的跟了上去。

  只是隔着远远的跟了几个公里之后,她却发现信号突然停了下来,仔细查看一下信号周围的地图,却见那是一段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偏僻路段。

  奇怪,这个家伙停在那儿干嘛呢?

  想到刚才坐在驾驶室里的那个冷艳女郎,罗宝蓓的心里不由一突,这个家伙,该不会突然来了兴致,和那女的在路边玩车震吧?

  以那小子的轻浮性格,很有可能会是这样的!如此一想,罗宝蓓突然就怒了,实在太不要脸了,简直道德沦丧,必须……得去看看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