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冷月寒车震,林昊确实有想过的,而且不止一次,对着一个冷艳娇美又惹火的女人,要是没有点想法,他还算男人吗?不过也仅仅只是想想而已。

  尽管从目前的种种来看,冷月寒对他多多少少是有那么点意思,可他更加确定,她绝不会为了这点意思,而甘愿散去一身功力跟他oo。

  既然如此,想要跟她共沐鱼水之欢,恐怕……绝对绝对绝对绝对是个梦,即使心窝更痛也是这样情重,即使身体更冻,仿佛一片冷的风!

  “嘎!”急急的刹车,弄得毫无防备也没有系安全带的林昊身子一阵惯性前倾,乱七八糟的思绪也因此停了下来,抬眼朝前一看,发现前面一辆紫红色的保时捷卡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突然刹车灯大亮,整辆车急停了下来,弄得冷月寒也只能跟着紧急刹车。

  刚开始的时候,两人都以为这辆卡宴是无意的,前面有什么状况又或是香江脚犯了才会踩到刹车。而且它停了一下后,又立即朝前驶。

  只是当冷月寒也重新发动,并发足马力,想要从左边超过去的时候,那车又毫无预兆的往左边打了一下方向,生生挡住了超车道。

  切诺基的车速为之一滞,反应极快的冷月寒又迅速的打方向,朝右边驶去。谁知道那辆车也跟着往右打,又一次堵住了去路。

  一次是这样,两次是这样,三次还是这样。前面那辆卡宴不偏不倚不紧不慢,始终挡着切诺基的去路。

  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这是挑衅,赤果果的挑衅。瞎子都能看出来!

  冷月寒突然沉声道:“扣安全带!”

  看见她一向都没有什么表情的脸变得更加没有表情,林昊知道,这女人要飙了,所以赶紧拉下安全带扣上。

  “嘭!”安全带刚刚扣上,车头前面就传来了一声巨响。

  冷月寒竟然不管不顾,一脚油门踩到底,切诺基狠狠的撞上了前面卡宴。

  被生生的卡宴仿佛疼极了似的,失控的一下弹得老远,差点儿撞上了侧边的隔离带。

  然而就算是这样,被惹恼的冷月寒仍不罢休,车子微停一下,又一次发足马力,对着那辆斜停在前方的卡宴猛撞了过去。

  “嘭!”又一声巨响,卡宴被撞得连续转了两个圈,差点没侧翻过去,整个车尾也严重的变了形。

  连续撞击了对方两次之后,冷月寒才仿佛稍为有点息怒,推开车门走了下去。林昊见状也赶紧安全带走下去。

  当他们双双下车的时候,那开卡宴的家伙也跟着下来了。

  让林昊无比意外的是,这开着紫红卡宴,主动发起挑衅的司机,竟然不是二十出头的愣头青,反倒是个约摸五十来岁的中年男人,穿着米色的唐装,留着小,看起来一派老成持重的样子。

  看清这人的模样,林昊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劲了,这么大的年纪,不夸张的说半只脚已经开始踏进棺村了,怎么还会做这么无聊的举动呢?

  果然,他这个念头没停,那中年男人已经突地朝自己疾冲了过来,还未近前,手便猛地一扬,无数细如牛毛的银针便如满天寒星,劈头盖脸的朝他罩来。

  银针来得又疾又密,简直是避无可避,危急之下,林昊也顾不上什么风度不风度,仿佛扑十二码似的往侧边一扑,落地之后就势接连几个翻滚,堪堪避开了这一招要命的天女散花。

  当他有些狼狈的爬起来的时候,打斗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反应极快的冷月寒不但避开了那些银针,而且和中年男厮打在一起。

  眨眼瞬间的功夫,两人都掏了家伙,杀得难分难解。

  中年男人使的是一把很符合他的装扮与气质的折扇,开合之间嚯嚯有声,每一击均是人体大穴,即歹毒,又致命。

  冷月寒则用她的招牌尖刀,刀锋破空之声呼呼作响,寒光所向,每每均能挡住中年男人的杀招。

  “呛呛”的金属交击之声在场中不停响起,刀与扇交错间,还隐约可见溅射的火星,由此可见,中年男人手中的折扇绝非凡品,最少……不是木做的,而且他的功力也不是一般的浑厚,否则根本挡不住冷月寒无坚不破的尖刀。

  刚开始的时候,林昊还想扑上去帮忙,可是仔细看看,发现冷月寒见招拆招,从容不迫,一副游刃有余,甚至是逗着这人玩的样子,他便打消了这个念头,抱着手臂在旁边观战。

  两人以快打快,身形转换间快得让人感觉眼花缭乱,根本就看不清他们的出手,仅仅只是瞬间,两人便斗了无数招!

  不多久,中年男人一套家传的点穴**已经使完了,可仍不能在冷月寒身上讨到丝毫的便宜,这样的状况之前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因此他越打就越是心寒,最后一咬牙,使出了从来不轻易用的七穴绝杀。

  “嚯嚯”折扇收放间,在空中绽放开朵朵华丽的扇花,仿如冬天怒放的寒梅,漫天遍地的飘散着,而就是这唯美的景致中,七点寒芒带着夺命之势分袭冷月寒身上的七处大穴!

  “呛呛呛呛呛呛呛!”一连七声响,尖刀接连挡住了折扇七下,中年男人的这记浪漫大杀招落空了。

  看着眼前年纪只有自己一半不到的女孩,中年男人涌起了一股挫败与苍老感,果然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代浪啊!

  眼见着中年男人施出绝招后,再没有新意,招式也开始走老。

  冷月寒便失去了新鲜感,再没心思跟他玩下去,手中的尖刀一紧,化守为攻,准备将他砍杀于刀下!

  冷月寒的刀法,是歹毒狠辣的。她的性格,却比她的刀法更加的狠绝。所以她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定是丝毫不留余地的杀招。

  寒光,骤然在中年男人面前亮起,一道刀锋斜斜的由下至上挥起,刀未致,刀气已经凌厉的袭来,夹带着毁天灭地,无坚不摧之势。

  中年男人知道这一刀非同小可,不敢有丝毫怠慢,忙运起全身功力,扬起折扇挡去。

  “呛!”的一声脆响,折扇挡住了尖刀!

  中年男人虽感觉整只手臂都麻了,折扇也差点脱手飞出,但总算是挡下了这一刀,然而没等他高兴,折扇上突地一轻,架在上面的尖刀突地消失了。

  寒光再现,已经诡异的到了胸前。

  中年男人心头大寒,手忙脚乱的闪烁退避,但胸前还是被尖利的刀锋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火辣辣的刺痛立即从胸膛弥漫至全身,中年男人又怒又怕,战意也尽失,一手捂住胸膛,一手霍地打开折扇,同时一摁扇中暗藏的机关。

  “逢!”的一声轻响,十二道扇骨中同时射出了十二根银针,朝冷月寒疾射而去。

  这一招来得突然,正欲再下杀手的冷月寒急忙退避,闪开之后又欲前扑,可是身形未动,又听“逢”的一声,那把折扇竟然又射来一波银针。

  冷月寒无奈的撤身后退,准备先避其锋芒再取其狗命,可是她退,那中年男人也退,不但退得更快,而且边退边射出银针。

  几个眨眼间,他的身形便再次钻入了那辆卡宴里,然后飞快的发动车子,朝前驶去。

  冷月寒不甘心就这样被他逃掉,欲飞扑上去,将他从车里拽出来,只是她才狂奔两步,已经坐进车里的中年男人突地探出手来,但这次手中握着的并不是折扇,而是一把枪。

  “砰!砰!砰!”的枪声响起,子弹朝这边疾射过来。

  见势不妙的林昊急忙飞扑,将冷月寒一把压倒在地上,抱着她在地上连翻了好几滚,躲到了切诺基的侧边,以男上女下的姿势将她地上,同时也躲开了那要命的几枪。

  当林昊定下心神,探出头去张望的时候,那辆卡宴已经驶远!

  呼一口气后,林昊便赶紧的在冷月寒身上胡乱的摸起来,想要确认她有没有受伤。

  冷月寒被他摸得浑身不自在,脸也热了起来,赶忙一把抓住他的手喝问道:“你干嘛?”

  林昊道:“我想看看你有没有受伤,那个家伙的银针的针尖全都是黑色的,显然都浸了毒液。”

  冷月寒不屑的道:“就凭他那点雕虫小技也能伤到我?”

  林昊道:“小心驶得万年船嘛!”

  冷月寒见他还想在自己身上乱摸,喝道:“够了,我都说我没受伤。”

  林昊只好停下手,可是仍见她冷冷的瞪着自己,不由问道:“你看着我干什么?”

  冷月寒面无表情的问道:“这样压着我很爽吗?”

  林昊垂眼看看,这才发现自己仍然将她身下,而且还是分开的下面,自己的某个部位和她的某个部位正严丝密缝的紧贴在一起,不由嘿嘿一笑道:“确实很爽呢!”

  冷月寒的目光就冷了下来,杀气也开始散发。

  林昊心头一凛,再不敢占便宜了,赶紧的从她身上起来。

  见她起来的时候,身上沾满尘土,林昊便伸手替她拍干净。

  冷月寒原本是想拂开他那只爪子的,可是最终还是什么都没做,只是没好气的喝问道:“你是死人呀,就不会帮我拦住他吗?”

  林昊摊手道:“你都拦不住他,我能拦住他吗?”

  “你……”冷月寒被气得不行,“那你总该做点什么吧?”

  林昊道:“我做了啊!”

  冷月寒仔细的回忆一下,好像刚才的时候,他确实拿了个石头什么的东西砸到了那辆卡宴上面。可是那又有什么用呢?

  见她仍是一脸的郁闷,林昊淡笑道:“放心吧,他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的。”

  冷月寒见他说得很有把握的样子,心里虽然有些疑惑,但也懒得问了。

  当两人要再次上车的时想,林昊看到那车头已经有点变形的切诺基,不由得一阵叹息,“撞成这样,恐怕得不少钱来修呢!”

  冷月寒心里有气,这就瓮声瓮气的道:“管他呢反正有保险,反正车又不是我的!”

  林昊狂汗,心里暗暗发誓,以后把车借给谁都可以,绝对不能借给冷月寒这样不负责任的女司机。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