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伏龙离开之后,轮到金来福忐忑难安了。

  不过,他并不是害怕赵伏龙后面找他谈什么生意,而是害怕林昊,刚才的言语冲撞至今还记忆犹新,而在场的众人,就算瞎的都能看得出来,这个林昊跟李子锋的关系不简单,否则他怎么会成为兴盛国际的形象代言,又怎么会跟李子锋坐一桌,而且还有说有笑呢?

  万一林昊因为刚才的事情怀恨在心,在李子锋耳边说自己两句坏话,那自己跟兴盛国际的生意不是全砸了吗?

  他真的怕像刚才那样,突然来个侍应,和请赵伏龙一样,把自己请到李子锋那一桌去,然后李大总裁跟他来一句:从今天起,兴盛国际不再欢迎你。

  有的时候,事情就是这样的,你怕什么它就来什么!

  金来福的这个想法还没停呢,一个旗袍女郎已经走了过来,对他道:“金总,林生请你过去。”

  金来福有点反应不过来,“林生?”

  旗袍女郎道:“就是我们兴盛国际的代言人林昊林先生!”

  金来福的脸色白了一下,但还是赶紧站了起来,想了想后道:“小柳,你跟我一起去给林生敬杯酒吧!”

  柳思思忙答应道:“好!”

  正当她要起身的时候,范统已经先站起来道:“金总,我和你去吧!”

  金来福立即怒叱道:“你去什么去,你还嫌给我惹的事不够吗?”

  范统被喷了一脸,喃喃的出不了声。

  柳思思也感觉很是丢脸,可又没办法,谁让这不成器的东西是自己的丈夫呢,但她也没有在外人面前让丈夫难堪的习惯,所以道:“你好好吃饭吧,没关系的,我去去就来!”

  范统还想说什么,柳思思却已经端起酒杯,跟着金来福走向林昊那一桌。

  到了林昊这一桌后,金来福立即笑得像个煮熟的狗头一样,恭敬的道:“李总,林生,你们好!”

  李子锋有点搞不清楚眼前的人是谁,疑惑的看向旁边的宁悦容。

  宁悦容忙在他的耳边低声道:“这就是金来福,今年才刚开始跟咱们合作。”

  李子锋恍然,淡淡的道:“原来是金总,久闻大名了!”

  金来福不知道人家是客气话,还是真的听过自己的名字,没敢乱说别的,只是扬起酒杯道:“多谢李总的关照,我敬李总一杯!”

  李子锋并没有动弹,甚至连去碰酒杯的意思都没有,虽然大家都是同道中人,但还是有区别的,他这种等着别人投怀送抱,而且来者不拒的,叫做。金来福那种挖空心思,去撬别人墙角的,叫做下流。所以在他的心里,是十分鄙视金来福这种人的。

  “李总你随意,我干了!”金来福不但识趣,而且脸皮厚,见人家不动,忙补充一句后忙将一大杯高度数的洋酒喝了个底朝天。

  见他这么有诚意,李子锋终于还是端了一下酒杯,算作回应。假假的,也是个合作伙伴不是。

  “谢谢李总!”一杯喝完之后,金来福道了声谢,然后又斟满一杯,转而对林昊道:“林生,我有眼不识泰山,刚才多有得罪,请你原谅,我自罚一杯。”

  林昊也不说话,只是目光淡淡的看着他,直到他又将满满一杯洋酒喝下去后,这缓缓的道:“罚的话,一杯是不够的,最少也得三杯。”

  听了这话,金来福原本就因酒精而发红的脸便有点绿了,喝这两杯他已经是在死撑了,再喝两杯下去,他非得当场倒下不可!可是为了获得林昊的原谅,为了保住与兴盛国际的合作,他不能喝也只能认了,了不起一会儿马上去医院洗胃就是了。谁让自己狗眼看人低,把人给得罪了呢!

  当他立即就要倒酒的时候,林昊则伸手拦住他,淡笑道:“呵呵,金总,我开玩笑的。而且我也不知道你说什么,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呢?”

  金来福微愣一下,然后忙道:“感谢林生宽宏大量!”

  林昊没有搭理他,而是对旁边的柳思思道:“嫂子,回头有空记得给我打电话!”“好!”柳思思忙答应一声,然后扬起酒杯道:“那,我敬你一杯。”

  林昊笑道:“嫂子,咱们是一家人,没必要敬来敬去的,你要敬就敬李总吧!”

  柳思思感激的看他一眼,然后对李子锋道:“李总,我敬你!”

  林昊趁机介绍道:“李子锋,这是我嫂子柳思思!”

  “林昊的嫂子,也是我的嫂子,嫂子敬的酒,我必须喝的。”李子锋很给面子的端起桌上的酒,一口给干了,然后道:“嫂子随意就行了!”

  柳思思没敢随意,忙将杯中的酒喝完。

  姿态,林昊已经摆出来了,柳思思就是他的亲嫂子。金来福要是有点眼力劲儿,那就不敢再打她的主意。

  不过有些事,也说不好的,那啥虫上脑,色迷心窍之下,谁会去管那么多呢!所以林昊就道:“金总,我请你过来呢,是想送你两句话的!”

  金来福忙应道:“好,好!金某洗耳恭听!”

  林昊道:“有些话不能乱说,说了会得罪人的。有些东西也不能乱吃,吃了会坏肚子的。”

  金来福愣了一下,然后忙道:“好,我知道了,谢谢林生!”

  林昊笑了,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淡笑道:“招呼不周,吃好喝好啊!”

  金来福答应道:“好,好!”

  柳思思虽然什么都没说,可是心有七窍玲珑的她却明白林昊这样做的意思,看向他的目光也充满了感激。

  在两人离开后,李子锋不由冲林昊竖起大拇指,经过他这么一敲打,金来福除非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否则他怎么还敢打柳思思的主意。

  “你小子,说话办事很有一套嘛!原来我还真以为你是乡巴佬,根本上不得台面呢!”

  “哪里哪里!”林昊虚伪的道:“我再会说话办事,那也得李总给面子不是!”

  “哈哈!”李子锋乐了,指着他道:“认识你这么久,终于说了句我爱听的!难得,实在太难得了!”

  “你给我面子,我拍你马屁,投桃报李嘛!”

  “看来我的眼光没错,这个形象代言人选对了。”

  “是啊是啊,李总真是目光如菊!”

  “目光如菊?”

  “……”

  “目光如炬!”宁悦容见两人说着说着又开始扯乱七八糟的东西,没好气纠正一句后提醒道:“你们两个,一个总裁,一个形象代言人,注意下场合和形象,好好说话。”

  好好说话,那就没办法聊了,所以两人齐齐闭嘴。

  宴席进行得差不多的时候,李子锋上台又作了一次讲话,向各方表示了感谢,致词结束后下来,便示意林昊跟他离开,至于后面事情,宁悦容自然会安排。

  出了宴会厅,李子锋脸上挂着的笑容消失了,变得阴沉沉的。

  林昊并不是个善于察言观色的主,但也知道这厮为何如此,他最担心也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早上的车祸不是意外,确实是有人谋害他,刚才的时候,要不是自己观察够仔细,反应够迅速,他的一条小命恐怕已经交待在桌上了。

  看到保安主任领着一班保安簇拥上来,李子锋真的很想给保安主任一大耳光,质问他怎么办事的?但大庭广众之下,他终于还是忍了,沉声喝问道:“那个女人呢?”

  保安主任忙道:“已经带去了保安部的临时临时羁押室。”

  李子锋喝道:“带我去!”

  在保安部一个类似审讯室的小暗房里,李子锋看到了嘴巴被塞着破布,身体被五花大绑的旗袍女郎。

  一进门,李子锋便死死的看着她,眼神十分的可怕,仿佛恨不得将她开膛破肚,生吞活剥了一般。

  一阵之后,他的脸上浮起阴险残虐的笑意,冲左右喝道:“你们通通给我出去!”

  保安们互顾一眼,脸上的神色有些怪异,不过谁都没说什么,纷纷退了出去。

  保安主任也示意林昊离开,但林昊不动,只是漠然的站在那里。

  这位爷什么来头,保安主任不是很清楚,明面上虽说只是集团的形象代言人,可他觉得并没有那么简单,这厮当人百众的直呼李大总裁的名姓就可见一般。因此,他要留下来看戏的话,保安主任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自个退了出去,并体贴的替他们关上门。

  万一,这两位爷是想玩三p什么的呢?

  李子锋冲上去,一把拔开女人嘴里的破布,然后捏着她的下巴强迫她看向自己。

  李大少认识的女人很多,想要他命的女人也不少,但她们通通都只是在,想拿刀子来捅他的,仅仅只有眼前这一个。

  “我一向都不打女人的,但你是例外。”李子锋说着,狠狠一巴掌就扇了下去。

  “啪!”随着巴掌与脸颊接触的声音响起,女人的半边脸红肿起来,嘴角还被打出了血迹。

  “说!”李子锋喝道:“谁派你来杀我的。”

  女人什么都不说,只是瞪着他。

  “到了这个时候还嘴硬,好,我看你的嘴到底有多硬!”李子锋说着,又扬起大巴掌甩了下去。

  女人的两边脸都红肿起来,但她仍然什么都不说。

  “嘴硬是吧!?”李子锋顿时恼了,扬手准备来一通连环狠刮,“好,我看看你的嘴到底有多硬!”

  只是这一次,他的手刚刚扬起来,林昊便拦住了她。

  李子锋下意识的喝道:“你干什么?”

  林昊放开他,淡漠的道:“我只是想说,你打死她也没用的。”

  李子锋:“呃?”

  林昊道:“她身上被我封住的穴位还没,她哪里说得了话呢!”

  李子锋恍然,“那你赶紧。”

  林昊摇头道:“她就死了!”

  李子锋道:“放心,我不会杀了她。”

  林昊道:“可是她会自杀。”

  李子锋:“……”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