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月寒一直在抽打那个女杀手。

  女杀手被抽得遍体鳞伤,身上几乎没有一块肌肤是好的了,惨叫声一直不绝于耳,可她不管叫得怎么惨绝,就是不求饶。

  只是她越不求饶,冷月寒就越是抽打她,就像当年她的师父天英师太抽打她一样,甚至是更狠。

  人,都是有两面的,林昊正直起来,什么人都救。可是阴暗起来,也可能什么人都杀。冷月寒的性格远远不如他,阴暗起来自然更是可怕。

  最后的最后,冷月寒手上的鞭子抽断了,人也打累了,盯着依然嘴硬的女杀手呼呼喘气。

  “哼!”喘顺一口气后,冷月寒扔了手中半截鞭子,“你以为这样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吗?”

  女人吐出一口含血的唾沫,目光冷冷的看着她,眼神中带着不屑与嘲讽,仿佛是在说:你就这么点本事吗?

  冷月寒这下是离奇愤怒了,直接就朝她扑了过去。

  女人虽然被抽打得不轻,可是并没有失去反抗的能力,一见她扑来,立即的挥掌相迎,掌中劲气十足,呼呼有声,显然是憋着劲儿要跟冷月寒拼死一博了。

  只是冷月寒正面跟她对拆几招后,身形却突然一转,刷地就到了她背后。

  女人也反应极快,立即就要转身挥掌相迎,可是她忘了脚下还有一条沉重的铁链,身上还受了伤,而且她的武功离冷月寒还有一定的距离!

  被铁链这么一牵绊,她的动作就慢了半拍,尽管这半拍一秒钟时间还不到,但对于冷月寒来说已经足够了。

  “嗯”女人惨哼一声,后背已经中了招,身形一个跄踉倒在地上。

  当她挣扎着要爬起来的时候,冷月寒已经不再给她机会,一下扑到她的身上,双手齐出,使出了恶毒残酷的大招,她一向都不怎么使的分筋错骨手!

  “喀啦!”“喀啦!”随着她的双手落下,女人肩背上的筋络被完全扭转,四肢关节被错开卡死,整个身体便躬曲起来,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

  冷月寒的分筋错骨手,明显要比林昊的逆筋点穴更加残忍,其疼痛的程度比生孩子更要严重百倍,绝不是常人能够忍受的,所以冷月寒还没停手,女人已经无法自控的在地上翻滚嚎叫起来。

  为了避免她承受不住而咬舌自尽,她的嘴巴一张开,冷月寒就把一团破布寒进她嘴里。

  看着痛苦无比的女人,冷月寒的脸上没有一点同情之色,只是冷冷的站在那里,因为她想看看,这个女人的骨头到底有多硬!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这个女人的骨头,明显要比冷月寒预想的要硬很多,她原以为这女人顶多就撑个三五分钟就会无法忍受的求饶。可是足足十分钟过去了,女人仍没有一点求饶的意思,只是躬着身体,像一只垂死挣扎的大虾般不停翻滚,想借此来缓解疼痛!

  只是,分筋错骨手所至的疼痛,又哪是她死扛就扛得住的,十一分钟不到,她就活生生的痛得昏死过去。

  看到这样的状况,如果换了林昊,说不准就上去给她复位,暂时饶了她。可冷月寒不是林昊,她杀人的时候不会手软,折磨人的时候也同样不会。

  女人昏过去后,她的脸上仍然没有丝毫动容,捡起地上的消防水笼头,扭开开关,水柱就对着女人冲了下去。

  冰冷的刺激很快就弄得女人醒过来,可神智才一清,剧烈难忍的疼痛便绵绵不绝的袭来,使得她再次没命的翻滚起来。

  一个小时之内,女人活活痛得昏死过去六七回,可冷月寒仍然无动于衷,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将她弄醒,让她在疼痛中煎熬。

  做杀手,冷月寒无疑比林昊专业,而审讯逼供,她也同样更专业。

  最后的最后,女人终于撑不住了,这样的疼痛,绝不是血肉之躯可以承受的,如果可以选择,她真的情愿被臭男人糟蹋,也不情愿承受这样的酷刑!

  她挣扎着抬起头,向冷月寒发出呜呜的声音。

  冷月寒走上前去,拔开女人嘴里的破布。

  眼泪,鼻涕,唾沫齐齐横流的女人已经没法儿看了,一身的傲气在残忍无比的折磨下消失殆尽,破布一被扯开,她就忙迭声道:“我说了,我说了,你要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我叫血青!”

  冷月寒冷哼道:“血清?我还球蛋白呢!”

  血青忙解释道:“青是青青河边草的青。”

  冷月寒冷哼一声,不屑的道:“你不是很有骨气的吗?继续给我装啊!”

  血青泪流不绝的连连摇头道:“我不装了,我不装了!你饶了我,饶了我吧!”

  冷月寒冷冷的看她一眼,这才伸出手,给她错位的关节复位,同时纠回被扭转的筋络。

  疼痛尽去,血青也已经变得奄奄一息,像一条离开水的鱼般大口大口的喘气。

  冷月寒漠然的看着她骂道:“你说你是不是贱骨头,好好跟你说话,你不搭理我,非要我出大招不可。”

  血青呼呼的喘了一顿粗气后,正要张嘴说话。

  冷月寒却摆摆手,止住她道:“现在你想聊,我却不想了。折腾了这么久,我也累了,等我吃饱喝足睡醒看看心情怎么样再说吧!”

  血青:“……”

  冷月寒将一条毯子扔到她满是伤痕与污垢的身上,这就往外走,只是走到门口的时候,脚步突然又停了下来,掏出手机在她面前扬了扬,声音不带一丝感情的道:“你如果想死的话,可以咬舌自尽,也可以用头撞墙。不过我不希望你死,所以你最好不要尝试,否则你会比死更难受!”

  血青看到了,她手机屏幕上的画面就是正趴在地上的自己,下意识的抬头看看,发现正对自己的墙顶上,有一个正闪着红灯的摄像头,而且周围还有四个这样的摄像头,毫无死角的监控着房间!

  换而言之,那就是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这个女人的监视之下,想死都不是那么容易,而自己一旦死不了,那就会承受更加残忍的折磨。

  只是,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人呢?能够活下去的话,谁会愿意寻死呢?

  冷月寒离开了地下室,这就上去找林昊。

  恶人,她已经做了。是时候该好人出场了。只是整个别墅找遍了,仍看不到他的身影,问了好姐,才知道这厮又跑出去浪了!

  林昊不想出门的,天都黑了,还出去浪什么呢?

  只是他正准备和李冰他们开饭的时候,手机却响了,来电显示是个陌生号码,但地区却显示是羊城,于是他就接听起来。

  电话接通,那头传来一个熟悉又妖软的声音:“林昊,能听出我是谁吗?”

  林昊一下就听出来了,这人是柳思思,放下了尖酸刻薄之后,她的语气和她的面容一样甜美,这就笑道:“是嫂子吧!”

  “对,就是我!”柳思思轻笑一下,问道:“你在哪儿呢?”

  林昊道:“在一个朋友的家里。”

  柳思思道:“你有时间吗?我请你吃个饭吧!”

  林昊看着已经端上桌的菜肴,问道:“现在?”

  柳思思道:“对,就是现在。”

  “可我这儿已经开始上菜了!”林昊有些为难,随后道:“嫂子,你是有什么事吗?我听曾帆说,你去诊所找过我好几次。”

  柳思思道:“是有点儿事!”

  林昊道:“可以在电话里说吗?”

  柳思思摇头道:“电话里说不是那么方便呢!”

  林昊默叹一口气,“好吧,你在哪儿,我过去找你!”

  柳思思这就给他报了地址,挂断电话。

  听说林昊要出去,最不高兴的人明显不是李冰,而是那位从兴盛国际回来后就没敢离开过李冰家的李大总裁。

  李子锋以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天塌下来,他都可以当棉被盖,可是今天接连的意外,真的把他给吓坏了。心里惶惶的不可终日,感觉全世界的人都想要他命似的。

  只有呆在李冰家,呆在林昊身旁,他才能有一点点的安全感!

  也正是因此如此,他不但没回家,甚至让人把他的衣服,日常用品,以及经常开的那辆法拉利跑车通通都带了过来,这个节奏,无疑是要常住了!

  然而就算这样,他仍然感觉不踏实,寸步也不敢离开林昊,甚至连窗户都不敢靠近,生怕一靠近窗户,外面就会射进来一颗狙击子弹,把他的脑袋给打爆!所以听到林昊跟别人打电话,而且说要出门,他就首先叫嚷着抱怨起来。

  “哎,哎,姓林的,你还有没有一点职业道德了,你现在不但是私人医生,还是私人保镖,你怎么可以说走就走,想去哪就去哪呢?”

  “那要不然怎样?带上你吗?”林昊问道。

  “我……”李子锋摇头不绝的道:“我才不出门。”

  “那你就别废话,我去一下就回来。这里有我表姐,有老六他们,还有那么多保镖,苍蝇都难飞进来,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

  不管李子锋有多不情愿,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林昊要出门,这是谁都阻挡不了的,所以最终,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林昊开着他的车出门。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