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生气!

  林昊看到大巴掌挥来的时候,却不止是生气,而是怒火滔天,因为刀疤脸的手掌中竟然一枚寸余长的铁钉,欲取自己的太阳穴。

  这一掌要是被拍下来,自己还有命吗?

  说时迟,那时快!

  林昊的脑袋微微一偏,避开这一巴掌后,人已经迅速的反身弹起,单手一伸,奇准无比的一把捏住巴疤脸的手腕,另一手刷地抓住他的头发,将他的脑袋狠狠的朝墙上撞去。

  “嘭!”在刀疤脸被撞得七荤八素的原地转圈的同时,和他一伙的三人也已经动了,齐齐朝林昊扑了过来。

  一个留着寸头的家伙直直一拳朝林昊脸上打来,林昊晃肩扭腰,避开这一拳的同时,一个高高的肘击已经砸到他的锁骨上,硬生生的砸得他跪倒在地,锁骨也当场断裂。此时,另一个黄毛男也到了身侧,一把抓住他的肩膀,嘴巴就凑了过来,仿佛是要亲吻他。

  只是林昊却不敢让他吻上,因为这厮的嘴里含着一枚锋利的刀片,反身推拒,一个膝顶已经撞上了这厮的。

  “嗷!”黄毛男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捂着胯就倒在了地上。

  剩下的最后一个长毛男已经狠狠的朝林昊撞来,速度又快又猛,林昊躲闪不及,被撞得一个跄踉,没等他完全站稳,长毛男一个头锤已紧随而至。

  林昊及时的偏了偏头,两指分叉,疾快的刺出,刷地一下就在他的眼睛上戳了一下。

  “啊!”长毛男顿时就捂着眼睛蹲了下去。

  打斗,发生在一瞬间,可是动静不小。照理而言,警察应该被惊动了,过来查看才对。可是直到四人跪的跪,倒的倒,叫的叫,始终都没人过来查看。

  估计是忙吧,毕竟来了这么多嫌犯呢!

  不过不来更好,林昊伸手,手指刷刷的点到了四人身上要穴,定住他们之后,这就将他们一个个弄得墙角,排成一线蹲下来。

  在他做完这些的时候,警察终于过来了,发现传出动静的临时羁押室里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九人都安静的呆在那里,只是其中几人的神色却有些古怪,尤其是那个刀疤脸,额头上红肿一片,于是就喝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以刀疤脸为首的四人是出不了声的,因为他们不但被林昊制住了要穴,连哑穴也被点了,不但不能动,也不能张嘴说话。

  另外四人中的柳芒也不会出声的,刀疤脸那一脚可踢得他不轻呢!至于剩下的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看向林昊。

  当其中一人张嘴准备对警察说什么的时候,发现林昊的眼神正凌厉的看着他,想起这厮刚才狠厉的手段,心中一凛,终于什么都不敢说。

  警察见没有人吱声,这就喝道:“通通都给我老实点!”

  扔下这句话后,他就走了!

  林昊确定他走远了,这就蹲到刀疤脸的身旁,伸手他的哑穴,问道:“谁让你们来杀我的?”

  刀疤脸一能说话,立即就要张嘴大叫:“救……”

  林昊刷地一伸手,又制住他的哑穴,摇头叹气道:“看来你是敬酒不吃要吃黄酒了!”

  一旁的柳芒弱弱的提醒他道:“是罚酒!”

  林昊笑了,冲他点点头,然后双手齐出,逆筋点穴手法已经施展到了刀疤脸身上。

  逆筋点穴手和分筋错骨手,其实是可以相媲美的,尽管是一个由里往外发,一个是由外往里钻,但却有异曲同工之效,疼痛的级别是差不了多少的。

  可怜的刀疤脸,甚至不能像洪强那样翻滚,叫喊,来分散缓解身上的剧烈疼痛,这就像打了麻药上手术,可是麻药一点也不起作用,偏偏医生又不知道,手术刀哗哗的翻搅切割内脏一样,活活的挨刀子,却动不了又喊不出来。

  这,无疑就是酷刑中的酷刑!

  仅仅只是一会儿,刀疤脸的脸色便一片惨白,冷汗像是水一样从头上流下来,口角也开始歪斜,口水鼻涕眼泪齐齐横流。

  又过了一会儿,林昊竟然闻到一股腥臊味儿,扭头垂眼看看,不由嫌弃的直捂口鼻,这厮竟然痛得生生了,一大片。

  林昊没有管他,换到另一边,伸手又点开那个寸头男的哑穴,“他不肯说,你来说吧!”

  寸头男并没有像刀疤脸一样,一能说话就张嘴大叫,而是脸色铁青的看着林昊,紧闭着嘴,一句话都不说。

  林昊叹了口气,“看来,你们一个个都是硬骨头,一个个都想喝黄酒……不,罚酒!好吧,我通通成全你们。”

  林昊又封了他的哑穴,逆筋点穴手再出,把三人都点了一遍。

  完了之后,林昊也不再理他们,而是走到另一边,然后朝柳芒招了招手,“来,咱们再聊会儿。”

  柳芒怯怯懦懦的挪过去,问道:“,你想聊什么啊?”

  林昊笑道:“别紧张,我很随和的,我这人最讨厌暴力了!”

  柳芒:“……”

  林昊道:“快跟我说说,后来的事情怎么样了?”

  柳芒茫然的道:“什么后来?”

  林昊道:“就是你的事啊!”

  柳芒摊手道:“你不是看见了吗?我就被关在这里了!”

  林昊疑惑的道:“那个女警就没来看过你?”

  柳芒摇头,“没有!”

  林昊叹气道:“看来这女人心很狠啊。怎么说也夫妻百日恩不是,何况你们睡了应该不止吧?”

  柳芒道:“确实不止!我射在她身上的,嗯,怎么也能装一矿泉水瓶了!”

  林昊:“……”

  柳芒又叹气道:“不过那也不怪她,要怪就怪我自己,我不该骗她的。”

  林昊道:“可你要不骗她,她估计又对你没兴趣了!”

  柳芒眼光有些激动的看着他,仿佛遇到了知音似的,“对啊对啊,我要是一开始就告诉她我是个少爷,估计她看都不看我一眼呢!”

  林昊好奇的道:“你们住那么长时间,她就没对你怀疑过吗?”

  柳芒道:“有什么好怀疑的,我工作的时间十分不固定,客人随叫随到,有时一两个小时,有时两三天,有时带少爷们外出,十天半个月也不一定的。工作时间也不能开手机,和特工没有什么区别呢!”

  林昊想想又觉得很有道理,转而问道:“那你现在怎么办呢?”

  柳芒苦恼的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林昊想了想,轻拍一下他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吧,女人一般都是刀子嘴豆腐心的,如果她对你真的有感情,你不会有什么事的。”

  柳芒道:“可是把女人得罪狠了,她却会连你的jj都割下来的。”

  林昊深以为然的道:“说的也是!”

  柳芒沉默一阵,然后又道:“!”

  林昊道:“嗯?”

  柳芒指了指对面,弱弱的道:“你是不是看一下他们,有一个好像!”

  林昊抬眼看看,只见那个比较瘦弱的黄毛男已经脸青唇白,嘴角开始冒泡沫,身体也一抽一抽了。这明显是承疼痛,要休克了!

  被吓一跳的林昊赶紧过去,给四人了穴道。

  四人只觉身体一松,纷纷都到地上,不停的哀嚎喘气。

  林昊刷地就变了脸,沉声喝道:“你们再嚎一下试试。”

  四人心头一颤,齐齐止了声。

  林昊原本想伸手去提那个刀疤脸的,可是他的湿漉漉的,一阵阵臊气熏人,这就换到那个寸头男旁边,踢了他脚道:“你来说吧,是谁让你们来的。”

  寸头男张嘴,可是还没开口,却看向刀疤脸。

  林昊喝道:“不要挑战我的耐性,我再出手的话,你就不会再有机会开口了!”

  寸头男终于扛不住了,张嘴道:“是我们老大让我们来杀你的。”

  林昊没好气的道:“我当然知道是你们老大派你们来的,可你们老大是谁呢?”

  寸头男道:“就是,就是……玉面虎!”

  “玉面虎?”林昊茫然的道:“没听过,混哪的?”

  寸头男道:“和胜堂。”

  林昊隐隐约约已经猜到了,可是听见寸头男亲口说出来,还是愣了一下,随后又用逆筋点穴手封了他们的穴位。

  整个一天,林昊就这样一直反复的折磨他们,看到他们快撑不住了,就穴位。稍为让他们松口气后,又继续。

  到了傍晚的时候,警察终于陆陆续续的提人走了,林昊这才终于罢了手,不过那四个家伙已经被折磨的瘫在地上,仅剩下半口气了。

  当警察叫到他们名字的时候,四人却赶紧连滚带爬的挣扎着起来,离开了这仿佛人间地狱一般的地方。

  林昊原以为不会那么快轮到他的,自己是杀人罪,比他们都大条,要么是第一个,要么就是最后,谁知道人只走了一小半,警察就开始叫他的名字。

  无奈的叹口气,只好像别人一样,先把手伸出去,让警察重新上了手铐,然后跟着走出去……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