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昊被带出临时羁押室后,进了一个审讯室,然后被锁死在一张铁椅子上。

  主审他的是那个胡高,另外还有三名警察,边上架着已经开始录像的摄影器材。“林昊!”胡高的审讯方式明显干脆直接,喝问道:“你昨天晚上在哪里,和谁在一起,做了什么?”

  林昊没有隐瞒,其实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所以就一五一十的把昨天晚上的经过像竹筒倒豆般,一股脑儿的全部倒了出来。

  胡高听完之后,立即怒声道:“你撒谎!是你杀了金来福之后,才带着柳思思离开的。”

  林昊摇头,神色平淡的道:“我没有杀他!”

  “你不用抵赖,抵赖也没有用,现在所有的证据,都证明你就是凶手!”胡高冷哼一声,将一个密封袋扔到他面前的桌上,喝问道:“你看看这是什么?”

  林昊抬眼看看,密封袋里有一把很普通的银色餐刀,这就应道:“不就是一把餐刀嘛!嗯,确切的说是一把带血的很高级的餐刀!”

  胡高很有气势的拍了一下桌子,整个胡青天似的喝道:“这就是杀死金来福的凶器,而且上面有你的指纹,你怎么解释?”

  林昊冷哼道:“昨晚我在金来福的私人会所里用过餐,吃的是牛扒,当然要有餐刀,难不成我用手抓来吃吗?既然这样,餐刀上有我的指纹有什么奇怪!别人故意要栽赃陷害我的话,自然可以把我用过的餐刀拿去杀人!”

  胡高怒道:“你还狡辩?法医已经验过尸,金来福的死亡时间,和你带着柳思思离开会所的时间是吻合的。”

  林昊道:“那就证明是我杀了他吗?真是好笑,就不可能是我前脚出门,后脚他就被人拿着我用过的餐刀杀了吗?那样的情况下,时间也是吻合的。”

  胡高道:“林昊,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不老实,我看你是真的不见棺材不掉泪了!金来福死亡前后,会所门口的监控,只拍到你带着柳思思离开,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人进出。凶手除了你之外,还能有谁?”

  林昊冷笑道:“那后门呢?窗口呢?楼顶阳台呢?那些地方的监控你也看了吗?”胡高被问着了,因为林昊所说的那些地方都没有监控,可是那些地方明显是可以进出的。无语半响后,他只能摆出另一条证据:“有目击证人称,他听到了会所里面传出激烈的争吵声,然后亲眼目睹你慌慌张张的带着柳思思离开。你要不是杀了人,心有鬼,为什么要慌慌张张的离开?”

  林昊怒道:“我没有和谁争吵,我之所以急着离开,那是因为我发觉自己和柳思思都被人下了药,必须在自己还清醒的状况下赶紧离开!”

  胡高冷哼一声,继续给他摆事实,讲证据:“我们有人可以证明,在昨晚天中午兴盛国际的招待会上,你曾经和金来福发生过争执。”

  林昊不屑的道:“那又怎样?”

  胡高道:“证明你有杀人动机!”

  林昊嗤之以鼻的道:“胡警官是吧?现在你我这样,也算是一种争执,等会儿你出了警署,立即就被人杀了,是不是也说明我有动机呢?”

  胡高怒拍一下桌子,“你少跟我在这儿胡搅蛮缠。我们已经核实过了,李家的保镖,下人都能证实,你半夜回到李冰家的时候,整个人已经疯子一样,连李冰的保姆都没放过!”

  林昊哼道:“可以证明我就是杀人犯吗?”

  胡高道:“我们在你的血样,以及柳思思的血样中,都提取到了药物的残留物,也在剩余的食物中提取到了同样的残留物,而且专家已经做了药物分析,得出结论是,这是一种足以让人神智错乱的烈性迷幻剂。”

  林昊冷哼道:“然后呢?”

  胡高道:“因此我们有理由有证据相信,你和柳思思确实是被金来福下了药,你在神智迷失之前发现了这件事,愤怒之下杀了金来福,然后带着柳思思离开。这个推论也完全符合现在所有的证据链。”

  “不管你们有什么证据,我只有一句话!”林昊霍地想站起来,可是手铐将他死死的锁在椅子上,但他仍是一字一顿的道:“我,没,有,杀,人!”

  说完这句之后,林昊便彻底的闭上嘴,再不发一言!

  说再多,那都是没用的,这个胡高已经先入为主了,给自己进行的是有罪推定,并不是无罪推定。

  他的嘴硬,胡高也明显不是善茬。不足五十岁的他能爬到总督察的位置,除了靠着一定关系外,与他自身的实力是分不开的!

  审讯从傍晚开始,一直进行到深夜,胡高各种手段层出不穷,诱供,骗供,指供,除了刑供之外,无所不用其极!

  奈何林昊仿佛吃了秤砣铁了心似的就是不开口,任你花招再多也白搭。

  不过,胡高并没有打算就此罢手,出去和手下一边吃宵夜一边商量,最后决定进行疲劳轰炸,分三班人马轮流不停审讯。

  看见他们来这一手,林昊索性默运起帝经心法,进入半眠半休状态,不就是熬嘛?看谁熬得过谁。

  审讯,断断续续的进行到第三天傍晚,足足四十八小时,胡高与自己的一班手下终于人困马乏,再也支撑不住了,无可奈何之下,只能将林昊暂时收押。

  林昊被带离审讯室后,又回到了那个临时羁押室!

  这个时候,羁押室里已经基本没什么人了,但让他意外的是,那个柳芒竟然还在。

  看见他回来,柳芒十分的欢喜,赶紧的迎了上来,见他一脸的疲惫憔悴,关心的问道:“小兄弟,你怎么样了?他们给你用刑了?”

  林昊摇摇头,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了那么几句之后,精神也接近崩溃状态的他倒头就睡。

  柳芒没有走开,就陪在他的身边,事实上他也无处可走。

  约摸大半个小时候,柳芒见林昊真的睡着了,发出均匀的睡鼾之声,脸上和善的神色便渐渐消失了,变得阴沉不定。

  半响,他的目光终于彻底的沉了下来,心中也仿佛终于有了决定,他摘下了自己那副金丝眼镜,在耳柄上扭了扭之后,耳柄一分为二,一根尖锐的长针被他从耳柄中抽了出来。

  只是当他扬起长针,对着林昊的心脏就要刺下去的时候,看到他那张熟睡如婴儿般纯净的脸,动作又滞了一下!

  连续反复几次之后,他终于还是叹了口气,颓然的住了手。

  也正是这个时候,仿佛早已经睡死过去的林昊张开了眼睛,悠悠的问道:“为什么不下手?”

  柳芒仿佛被吓了一跳,然后很快又平静下来,只是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林昊坐了起来,问道:“以前没杀过人?”

  柳芒道:“有,但都不是我亲自动的手。”

  林昊竟然很理解的道:“第一次,总是比较艰难的。”

  柳芒疑惑的问道:“你一早就感觉我不对劲?”

  林昊点头道:“多少有点吧!”

  柳芒道:“你不相信我说的事情?”

  林昊道:“你说的故事很精彩,我差点儿就信了!”

  “差点儿!”柳芒道:“我哪里露了破绽吗?”

  林昊悠悠的唱道:“你的眼睛背叛了你的心……别假装你还介意我的痛苦和生命……”

  柳芒看着他,眼中一片小星星,好好说话不行吗?唱什么歌呢?这又不是印度电影!

  林昊解释道:“那个刀疤脸向你呵斥,踢了你一脚的时候,你虽然没有反抗,甚至屁都没放一个。可是我在你的眼睛里却看不到丝毫的畏惧。”

  柳芒道:“就因为这个?”

  林昊摇头,“也不仅仅因为这个,还有你的话也有问题。”

  柳芒道:“什么话?”

  林昊道:“进来这里的人,个个都是犯了事的,照理来说,谁也不认识谁,在完全不熟悉的情况下,互相都会提防着,更不会主动把自己的事告诉别人。可你却知道每一个人都犯了什么事,连强奸那么难以启齿的事情你都知道,那我就纳闷了,你是怎么知道的呢?他们主动告诉你的?不太可能吧!”

  柳芒点头道:“看来我只顾着确认你的身份,和你套近乎,让你放低戒心,有点口不择言了!”

  林昊又看了他一眼,平淡的继续道:“还有,也是眼神,你们虽然假装谁也不认识谁,可是暗地里却有眼神交流的,也就是说除了刀疤脸四个之外,那个三角眼,那个瘦高个,甚至那个胖子,都想要我的命。只是他们被我的出手震住了,也被刀疤脸他们的惨状给吓住了,所以始终不敢出手。”

  柳芒叹气道:“现在,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要反复折磨刀疤他们了,这是典型的杀鸡儆猴。不过我得承认,你这一手很漂亮,别说是他们,连我都被吓到了。杀人不过头点地而已,可你却把他们当成猪狗来虐。”

  林昊微笑一下,“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除了你们八人外,别的人也通通想要我的命吧!”

  柳芒竟然点头道:“是的,当时羁押室里的有百分之九十都是我们的人,不管你进入哪个羁押室,都同样会被刺杀!不过看见刀疤他们的下场,我又觉得别的羁押室里的人是幸运的!”

  林昊道:“为了杀我,弄了这么多人进来,挖了这么一大个坑,真是难为你了!”

  柳芒叹气道:“我也不想这样大动干戈,可是没办法,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林昊道:“可以理解。”

  柳芒问道:“这么说来,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

  “是的!”林昊点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就是他们所说的老大——玉面虎!”

  柳芒惊愕的道:“你怎么会知道的?你以前见过我?”

  林昊摇头道:“没有,我说了,我是猜的。”

  柳芒忙道:“可是……怎么猜的?”

  林昊道:“我进来的时候,发现他们并不愿意和你说话。一般情况下,只有两个原因。一,他们嫌弃你,不屑搭理你。二,他们害怕你,不敢和你多说话!虽然这后面一种可能性看起来很低,可我观察后却发现真的是后者!”

  柳芒:“哦?”

  林昊道:“首先一个,刀疤脸在踢你那一脚的时候,看起来非常狠,可事实上并没有用什么力。另一个,寸头男被我逼得招供,报出他老大名号的时候,目光曾不止一次的看向你。而你虽然没有什么表情,手却握得紧紧的,这明显是因为愤怒所致。”

  听他说了这么一通,柳芒终于彻底的服气了,这家伙的观察能力实在不是一般的细致,逻辑推理能力也不是一般的强悍,沉吟半响后才弱弱的问道:“如果刚刚我那一针真的刺了下去,我会怎样?”

  林昊平淡的道:“你会比刀疤脸他们惨一百倍。”

  柳芒:“……”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