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昊从地下室上来的时候,发现冷月寒竟然倚立在上面的楼梯口处,仿佛替自己站岗似的,心里很是疑惑,不是说没人敢下来吗?干嘛还要守着呢?

  直到他从楼梯下面走上来,冷月寒的目光仍落在他的身上,一是看他的神色,二是看他的,仿佛是想从这两方面找到他已经成为男人的蛛丝马迹!

  只是最后,她什么都没找到,再对上林昊那清亮透澈的眼神时,她又不免幽幽的叹了口气。

  林昊不解的问道:“你为什么叹气?”

  冷月寒却反问道:“血青那样的女人,也不符合你的胃口吗?”

  林昊汗得不行,也终于明白她为什么死盯着自己看,没好气的道:“冷月寒,你觉得我是那么随便的男人吗?”

  冷月寒道:“可男人随便起来却不是人那样的!前两天的时候,我就看见李子锋叫来三个女人陪他过夜。”

  林昊无爱的看她一眼,“我不是李子锋,我也随便不起来!”

  冷月寒并不感觉欣慰,反倒有些无奈的叹息一声,“好吧,跟我进房间!”

  林昊疑惑的道:“进房间干嘛?”

  冷月寒白他一眼,“让你进你就进,哪来那么多废话!”

  林昊见她说完这句便走进自己的房间,心里很是疑惑,这到底是要干嘛呢?练功吗?天好像还没黑吧!难道她想通了,愿意……

  想到这个可能,林昊立即兴奋起来,屁颠颠的跟着她进了房间。

  只是进去之后,却发现好姐也在房间里,不由得一阵愕然,这到底什么情况?要一起飞的节奏吗?

  冷月寒进来后便问道:“已经准备好了吗?”

  好姐忙应道:“嗯,早就准备好了!”

  冷月寒道:“那你侍候着他吧!”

  好姐微微犹豫一下,终于还是点头答应道:“好的!”

  冷月寒这就扔下林昊,独自走了出去。

  林昊则被弄得有些莫名其妙,难道好姐要替代冷月寒来侍候自己?

  这样……真的好吗?

  看见林昊的目光不停的在自己的身上打转,好姐也有点不好意思,尤其是想到上次这厮狂性大发将自己推倒在地上的光景,一颗心就更是怦怦狂跳不止,只是当她想到李冰与冷月寒的吩咐,终于还是唤了一声:“林少爷!”

  “好姐!”林昊疑惑的问道:“这是要做什么?”

  “寒表姐说林少爷你在里面呆了这么多天,必须得去去晦气,这样以后才能吉利,小姐也觉得是这样,所以就让行叔带人去摘了很多柚子叶,煮了水给你洗澡!”好姐一边解释,一边走过去打开了浴室的门。

  浴室门一开,一股白色的水雾便从里面涌了出来。

  得知是这么个情况,林昊如释负重的轻吁一口气,搞得那么神秘,还以为要什么呢?差点都吓着宝宝了。

  好姐见他还呆愣在那里,这就催促道:“林少爷,你进去吧!刚刚我已经试过了,水温刚刚好的。”

  林昊答应一声,并说了句谢谢,这就走进了浴室。

  云雾弥漫的浴室里,圆型的浴缸盛满淡黄色的温水,热气正袅袅腾起,空气中浓浓柚子叶的味道。

  林昊从来没有那么多讲究的,可是女人们既一番心意,也乐得享受,这就脱了衣服,跨入浴缸,将自己的身体浸泡于热水中。

  被温热的水包围着,确实说不出的舒坦,林昊悠悠的呼着气,一边伸手缓缓的拨动着热水,水波层层粼起。

  正享受之际,外面却响起了敲门声,紧跟着是好姐的声音:“林少爷!”

  林昊道:“嗯?”

  好姐道:“我进来了!”

  “哦!”林昊下意识的应一句,然后又立即感觉不妥,惊愕的叫道:“呃?”

  好姐却已经推门进来了,而且走到了浴缸旁边。

  林昊被吓了一跳,赶紧伸手捂住自己的小林昊,急声道:“好姐,你进来干嘛?”

  好姐道:“寒表姐还让我去黄大仙庙求了些香灰,给你搓洗身体用的。”

  林昊摇头道:“不用那么讲究的,我随便洗洗就可以了!”

  好姐却道:“不行的,寒表姐说了,必须这样不可!”

  林昊只好道:“好吧,那你放在边上,我一会儿自己搓就行了。”

  好姐又摇头道:“也不行的。寒表姐说了,必须得让我给你搓洗!”

  林昊苦笑道:“为什么啊?”

  好姐道:“寒表姐说这是你们那边的习俗,规矩就是由年长的女性来代为搓洗的!这个家里,就我年纪稍为大一些。”

  林昊啼笑皆非,连连摇头道:“好姐,你别听寒表姐胡说八道,我们那儿根本没有这样的规矩,我自己搞掂就好,你出去吧!”

  好姐十分固执的道:“林少爷,你不用客气的!”

  林昊汗得不行,我这是客气吗?我是压根儿没有被人服侍的习惯!

  好姐道:“寒表姐已经告诉我了,她说你肯定会不好意思,然后会说你们那儿没有这样的规矩。她交待我不要管你说什么,一定要给你用香灰全身搓洗,否则你以后会不顺,不旺,不发的。”

  林昊哭笑不得,忍不住破口大骂道:“冷月寒,你个小娘皮,一会儿我收拾不死你!”

  好姐忙道:“林少爷,你可不能骂寒表姐,她是真心为了你好呢!”

  林昊苦声道:“好姐,真的不用的,你出去吧!”

  好姐道:“林少爷,我完不成寒表姐和小姐交待的事情,她们会骂我的!”

  林昊道:“她们要敢骂你,我替你跟她们说理去!”

  “不!”好姐可怜兮兮的道:“林少爷,当我求你了,还不行吗?”

  林昊连连摇头道:“不是求不求的问题,是根本没有这样的必要!”

  女人一旦心狠起来,那是很可怕的。而女人一旦认真起来,也是无比恐怖的。不论林昊如何说,好姐就是固执的要完成冷月寒与李冰交待的工作,最后林昊发火了,厉声喝责她,弄得她眼泪汪汪了,可她仍然不出去,仍然要求给他搓死!

  聪明的女人,林昊见过很多,可是像好姐这么死脑筋的,他却是第一次见,最后看见她哭得,他的心肠也没办法再硬下去了,她要这样自己出去,别以指不定认为自己对她做了什么呢?

  因此最后的最后,他只能软瘫瘫的道:“好吧好吧,你别哭了,你想怎样就怎样,我都依你还不成吗?”

  好姐这才勉强破涕为笑,欢喜的道:“林少爷,那你出来吧!”

  “啊?”林昊惊愕的道:“还要出去?不能就这样搓吗?”

  好姐道:“这样泡着水怎么搓啊?当然是要出来,我用香灰给你全身搓一遍,再冲洗干净,然后你再接着泡澡。”

  林昊这下真的是哭都没眼泪流了,的对着冷月寒,那还好说,毕竟大家既有感情,也有感觉。可是对着好姐……这叫什么事呢?

  好姐见他半天也没从浴缸里出来,心知他是害臊,这就故作从容的道:“林少爷,没关系的,好姐虽然还没有生孩子,可是已经结婚了,什么都见过的。”

  这话让林昊很是忿愤,你是结婚了,你是什么都见过。可是我没有啊!

  最终,好姐还是想到了办法,拿了一条毛巾递给他道:“林少爷,你用这个围上吧!”

  这,无疑是唯一的办法了。

  林昊只好用毛巾围在自己的,摭住重要部位,从浴缸里走了出来。

  好姐看见他身上匀称又结实的肌肉,脸上微微热了下,这可比自己丈夫那身松垮的皮肉好看多了,只是当她仔细看的时候,发现他的身上竟然密布着陈旧的疤痕,出于天然的母性,不禁有些心疼,“林少爷,你这些疤痕是怎么弄的?怎么会这么多?”

  林昊很是尴尬,心说你要搓就赶紧的,问那么多做什么呢?这样的时候,你觉得我还有心情聊天吗?于是瓮声瓮气的应道:“小时候落下来的!”

  好姐原以为会听到一个故事,然而他说完这句后就什么都不再说,只能默默的从一个布袋里掏出些香灰,均匀涂抹到手上后,缓缓的搓揉到林昊的身上。

  不能不说的是,好姐是很会服侍人的,手势轻柔温和,仔细体贴,无微不至,不过真要让林昊评价,却只有四个字:令人发指!

  纵然李冰再怎么吩咐,纵然冷月寒再怎么威逼,你也用不着那么仔细吧?

  见得人的部位随便搓两下,对付着了事就行了,怎么连那个地方都不放过呢?

  当好姐蹲到他的跟前,将他裹在的毛巾摘掉的时候,林昊真的被吓坏了,忙伸手捂住,慌慌张张的道:“好姐,这儿……”

  “别说话!”好姐不知道突然从哪来的脾气,十分威严的喝道:“把手拿开!”

  林昊:“……”

  好姐连喝了两声,见他竟然仍不放手,气急败坏之下竟然用手去扳,而且极为有力,最后生生就将林昊发颤的手给扳开了。

  见已经没办法躲了,林昊能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好姐还是像刚才那样,双手先沾上香灰,涂抹均匀了,这才缓缓的抹上去,一层接着一层,同时嘴里还低声解释道:“寒表姐特别交待过了,她说这……才是重点,必须得上多一下香灰,让神佛多保佑你。好姐也很难为情的,可没办法,谁让好姐是这里年纪最大,而且是唯一有经验的……”

  血气方刚又未涉人事的的林昊哪经得起这样的阵势,完全听不到她在说什么,只觉得自己快要精呆了!

  好容易,香灰终于搓完了,浑身黑如碳的林昊也变成了非州黑人一般!

  看着自己的杰作,好姐心满意足的呼一口气,目光触及到他身上的某个部位,眼光又无法自控的轻跳了几下,只是以过来人自恃的她很快又平定下来,拿过莲蓬给他冲洗。

  当那层黑如墨汁一般的灰泥终于被冲洗干净后,林昊便二话不说,“卟嗵”一声跳进了浴缸里,再让她这么弄下去的话,他真的要崩溃了。

  好姐见他像个孩子似的落慌而逃,不由得失笑一下,再健硕威猛又怎样,不过还是个孩子罢了。

  冷月寒和李冰交待的任务,好姐无疑已经完成了,不过她并没有立即离开,伸手探了探浴缸的水,发现已经有点凉了,这就去又提来了一桶热热的柚子水,先是让林昊让到一旁,然后一边倒水,一边搅拌,确认水温合适了,这才作罢。

  在她退让到一旁的时候,抱着自己的身体缩在浴缸里的林昊道:“好姐,谢谢你!”

  好姐温和的笑道:“没事,这是我应该做的。”

  林昊想了想又道:“还有,对不起!”

  好姐疑惑的问:“为什么说对不起?”

  林昊道:“那天晚上的时候,我……”

  说起这个事,纵然好姐自恃过来人,脸也迅速红了起来,忙打断他的话道:“没关系的,我知道林少爷不是故意的,只是被别人下了药,身不由己,我不怪你的。而且……也没有发生什么。”

  没有发生什么,并不表示林昊没做什么,当时他虽然浑浑噩噩的,但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依稀还是记得的,当时他把好姐的裤衩都给来了!

  想到这些,林昊很羞愧,也感激她的宽宏大量,这就撑强的冲她笑笑,再次道:“好姐,谢谢!”

  好姐点点头,加完了热水之后,这就将给他准备的新衣服放到一旁,“林少爷,衣服放这儿了,我就在门外,有什么需要,你就叫我!”

  林昊忙答应道:“好!”

  待她出去之后,林昊放开捂着小林昊的手,发现它始终如一,不由得连连苦笑,除冷月寒外,自己是不是该找个真正的女朋友了呢?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