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佳宜,是一名交际花,而且还是红遍香江的交际花!

  不过,她也确实有这样的本钱,今天在场的女人,不管是总裁还是助理,不管是单身还是人妇,个个都是女人堆中尖顶的角儿,但和她一比,明显要逊色几分,她要比她们更年轻,更漂亮,也有气质,也更具风情!

  许佳宜虽然是一名交际花,可是她从不觉得这是耻辱,在她看来,交际花不仅仅是一种角色,一种行业,更是一门艺术!

  她认为,交际花不必是女强人,也不必是大才女,但一定要有丰富的文化内涵,东西南北、天文地理、琴棋书画、歌舞词赋都能略知一二。

  她认为,交际花要会杨柳含烟,风情万种。在任何集体场合,无论是酒场还是舞场,都能成为大众!

  她认为,交际花要有一颗平常心,不能太浮躁。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心态是万万要不得的,从言谈举止到接人待物,应当处处显示自己与众不同的丰富文化内涵和善于化解一切矛盾的优越性,不要摆阔,更不能耍小聪明,妒火也是万万要不得的!

  她还认为,交际花不是董小婉,不是薛涛,也不是小凤仙,更不是傍大款吃软饭。而是一种文化与传统的继承!

  是的,许佳宜虽然是一名交际花,但她是自豪的,也是骄傲的,香江那么多富豪商贾政要,能让她心甘情愿的裙子的,不多!

  然而眼前,无疑就有一个,虽然此脱非彼脱!

  林昊看见她脱裙子的动作,忙道:“宜姐,等一下!”

  孙佳宜疑惑的道:“不是要做检查,要像老妮那样的吗?”

  林昊摇摇头道:“未必个个都要的,要看具体的情况,妮姐的情况属于比较特殊的!你先跟我说说症状好吗?”

  孙佳宜道:“我就是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下面会流出巧克力一样的液体。”

  这样的症状,可能性是很多的,如出血、炎症、肿瘤、息肉、内膜炎、糜烂……等等!

  想到这些,林昊不由苦笑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恐怕是要检查一下的!”

  孙佳宜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所以点点头,再次准备脱裙子。

  林昊却忙道:“等一下!”

  孙佳宜疑惑的停下来,“怎么了?”

  林昊解释道:“如果真的要检查的话,这里没有消毒的药物,也没有手套,更没有鸭嘴钳……现在让别人送来的话,也明显来不及了。”

  孙佳宜道:“那该怎么办呢?”

  林昊道:“其实这些东西,也不一定都要的,但……”

  见他吱吱唔唔,吞吐的,孙佳宜道:“林昊,你就给句痛快话吧,到底要怎么样?姐既然决定让你看,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

  林昊道:“就是……要用手指直接伸进去检查!”

  孙佳宜愣住了,因为她没想到会需要这样,一时间就有些犹豫不决,实在是太难为情了啊!

  只是,当她想到在他的妙手巧施之下已经痊愈的黄清芳与许媪妮,终于咬了咬牙,把心一横的点点头。

  林昊年纪虽小,却是货真价实的名医,神医,错过了这个村,或许就没那个店了。主意一打定,她就再次把手伸到裙子侧边的拉链上,显然是要把它来。

  然而林昊却又一次拦住她,“宜姐,再等一下!”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打断,孙佳宜有点软瘫瘫了,这可真是急病遇到慢郎中啊。但也只能停下来问道:“又要怎样呢?”

  林昊道:“我先问清楚你的一些情况,然后再检查!!”

  孙佳宜道:“好吧,你问!”

  林昊问道:“你说的巧克力液体,会不会是每个月的好事吗?”

  孙佳宜摇头道:“不是的,我每个月的好事还算准时,颜色也不是那样的。”

  林昊接着便问了其它一些详细情况,例如初潮周岁,行经周期大约是几天,总共来几天,流动的情况,经量是多少,颜色是怎样,气味如何,质地又怎样,有无血块,血块大小……事无巨细,通通问了个清楚明白。

  作为一名交际花,孙佳宜深知要给男人保留神秘感,因为男人都是贪新鲜的,可是对着林昊,她却没办法隐瞒,否则这病就看不好了,所以只能无奈的一一详尽的作答。

  这些情况,孙佳宜无疑都是良好的,然而林昊听完之后,眉头不见舒展,反倒皱得更紧,继续问道:“大概是一个月哪几天会出现这样的症状呢?”

  孙佳宜道:“好事停了几天之后。”

  林昊道:“时间固定吗?”

  孙佳宜摇头道:“不固定!”

  林昊道:“那你以前有没有怀孕或流产的病史呢?”

  孙佳宜再次摇头道:“也没有!”

  林昊又问道:“出现这些症状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异常状况?”

  孙佳宜道:“异常状况是指什么?”

  林昊道:“例如腹痛?”

  孙佳宜摇头:“没有!”

  林昊再问道:“那是不是同房之后?”

  孙佳宜低声问道:“……是和男人做那种事情吗?”

  林昊道:“当然!”

  “没有的!”孙佳宜连连摇头,然后很不好意思的低声道:“我至今还是处……女!”

  “什么?”林昊以为自己听错了耳朵,愕然的问道:“你再说一次!”

  孙佳宜脸红耳赤的低声重复道:“我还是黄花大闺女!从来没有和男人有过什么!”

  林昊睁大了眼睛,感觉十分不可思议,身为一个当红交际花,整天被群狼围饶,竟然还能保持着完壁之身,无疑是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难得,实在太难得了!

  “你觉得我在骗你?”孙佳宜问了一句,然后不等他回答便叹气道:“我知道你不信的,其实不但是你,别人也一样不信,像我这样一天到晚游走于男人之间的女人,怎么可能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

  林昊并没有怀疑她的话,只是暗叹着好险,得亏自己多问了几句,否则鲁莽之下铁定要铸成大错了,同时也在思索这可能是什么病症,黄花大闺女虽然也会犯妇科病,但排除房事所造成的各种病症,病情和病因却会单纯许多。

  然而见他沉默不语,孙佳宜却以为他仍有疑虑,这就再不犹豫,一下就将裙子的拉链拉开,然后连着里面的裤袜一并脱了下去。

  林昊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她的已经袒露在眼前,不由苦笑,人家那些结过婚,有过房事的,要检查的时候扭扭捏捏,装模作样。你这个没结婚,还是黄花闺女的倒是干脆利索,仿佛迫不及待的样子呢!

  “宜姐,未婚女性是不能做妇科检查的,尤其是你这种没有性行為的就更不能。”

  “呃?”孙佳宜闻言大臊,立即就想把的裙袜拉上去。

  “既然已经脱了!”林昊却又拦住她道:“那就检查一下吧!”

  孙佳宜疑惑的道:“不是说不能检查吗?”

  林昊道:“不能检查是指不能用常规的双合诊或鸭嘴钳方式检查,但病情需要的话,也是要做外陰检查,肛腹诊,或腹部b超检查的。你以前没有做过类似的检查吗?”

  “我打小就很少生病,除了预防针外,基本没打过针,也没看过医生的。就是这一年来,也不知道怎么搞的,突然就出现了这样的症状。”孙佳宜道:“可是得了这样的病,又不敢去看医生,要不是这次悦容一直劝我,我还不好意思来呢!”

  原来是这样,难怪对这些事情一窍不通呢!

  林昊摇头道:“很多时候,女人就是这样被自己耽误的,小病拖成大病,大病拖成无药可治。”

  孙佳宜紧张的道:“那我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林昊道:“我先看看!”

  孙佳宜这就顺从的将已经脱到了膝盖下的裙袜通通脱了下来,张开了雪白修长的美腿。

  林昊看了一眼后,便证实她并没有说谎,她确实是货真价实的原装黄花大闺女!

  不过禀着对病人负责的态度,他还是给做了肛腹检,结果却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再回头看看,她脱在一旁的裙袜的内内上贴着护垫,上面确实有些巧克力状的液体,分辨一下性状与及颜色质地后,心里便已经大概有数,但为了避免误诊,他还是去找了个绵签与一次性封口袋,用绵签伸进了她的体内,取了点分泌物放进封口袋里,然后让她穿妥衣服。

  迅速的整理好之后,孙佳宜忙问道:“林昊,现在能确诊我是得了什么病吗?”

  林昊点头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这个患的就是陰道炎!”

  孙佳宜疑惑的道:“这,怎么可能,我这……你刚刚也看到了,我没说假话,我确实没有过男人的。”

  林昊摇头道:“这种妇科炎症并不是仅仅只是有过性经历的女人才会发生的,没有性经历,甚至是幼女也并不少见。”

  孙佳宜道:“为什么会这样呢?”

  林昊道:“如果家人之中有这类炎症,大家共用座厕、毛巾、脸盆甚至洗衣机,都可能受感染。另外,到游泳池游泳也是危险因素之一。若患有炎症的女人先去游,泳池里的漂白粉不可能杀死这些细菌病毒等,就会给后来者造成感染的机会。再另外,排除被别人感染的可能外,一些不良习惯也会造成炎症的!”

  孙佳宜忙问道:“例如呢?”

  林昊道:“一,紧身衣裤,例如那种非棉质的,透气性能不好的紧身裤,会导致潮湿,容易滋生真菌!二,严重瘦身所引起的免抵抗力下降。三,因工作,学习,生活的压力。四,过多过勤的冲洗,把正常的菌群洗掉了,使得内环境改变。”

  孙佳宜听得呆了呆,然后失声道:“天啊,你说的四样,我几乎占全了!”

  林昊:“呃?”

  孙佳宜道:“今年我参加了香江小姐大赛,要排舞,要瘦身,经常穿的舞蹈服,身体也因节食暴瘦十几斤,而且我还有经常用洗剂清洗的习惯。最少早晚一次,天热的时候还不止。为了以后的路更好走些,我一心想要在大赛上夺冠,心理压力也不是一般的大!”

  林昊很无语,这四样,她确实全占了!

  “尽管已经大概可以确定是炎症,但为了更明确无误,我取了一点分泌物,一会儿让人送去仁诚医院化验一下,得出结果之后,我就给你开方子!”

  “还要化验呀?”

  “其实病情已经基本明朗了,不化验也可以勉强开方子,但化验一下,明确炎症的类型,对你有益无害,治疗也更有保障!”

  “好吧!”孙佳宜点点头,“林昊,谢谢你了!”

  林昊笑笑,“等治好了再检查也不迟!”

  在孙佳宜出去的时候,林昊进里间洗手,也终于有空查看调了静音的手机,发现这个时候竟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而且上面有好几个未接电话,都是香江这边的本地号码,于是就回拨过去。

  电话接通,里面传来了一个女声:“林生,你好,我是吕轻盈!”

  “哦,轻盈,你好!”林昊问道:“有事吗?”

  吕轻盈道:“中禾集团的董事长赵国胜先生来了,说要见你,已经等了两个多小时。”

  对于赵国胜到来,林昊并不意外,中禾集团与兴盛国际的合作,关乎到整个和胜堂的生死,他怎么可能不紧张呢?

  不过林昊只是平淡的道:“好,我知道了!”

  吕轻盈问道:“那林生你回来吗?赵先生现在还在外面等的!”

  林昊道:“你转告他,我现在有事,回不去!”

  吕轻盈道:“这……好吧!”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