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保金是香江人。

  早在改革开放之前便到了内地发展,而且一开始就从事龟类买卖行业。

  谁都知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总是幸福的。任何的行业,入行越早就越吃香。

  他最早来内地的时候,身家不过只是一千万还不到,可是在龟鳖这一行摸爬滚打二十多年后,他的资产已经突破了百亿。

  现在,他除了是龟商外,还是广省养龟协会的副主席。除了买龟卖龟外,还养龟。有着比严素更大规模的养殖场,而且不止一个。

  数千万,甚至上亿的种龟种鳖,没有谁能吃得下,只要他高兴,随便就能同时吃下好几单。因此他在龟鳖这一行不但有话语权,也有着绝对的影响力。

  然而现在,他却被一个刚入行的新丁扫了颜面,这口气如何能消?

  回到明珠区富豪酒店总统套房的时候,他没有让自己带去参观的一行人离去,而是马上跟他们开会。

  是的,这些人虽然确实是养殖场主,名龟收藏家,龟类研究学者。但同时还有另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他们通通都是罗保金的职员,替他打工的。

  “嘭!”罗保金愤怒的拍着桌子道:“我要把这个小贱人的养殖场搞臭,让她的龟一只也卖不出去。敢跟我作对?真是不知死活!”

  这话,让众人面面相觑,半响没有人应声!

  罗保金怒道:“你们全都哑巴了?给我说话啊!”

  其中一人终于弱弱张嘴道:“老板,刚刚我已经问过了,她那养殖场里的龟,全都是留来做主的,两三年内,都不打算出售。”

  罗保金被噎得一窘,咆哮着道:“她不是还在收购种龟吗?那就放出风声去,谁要敢把龟卖给他,那就是跟我罗保金作对!”

  另一人又跟着开了声,“老板,我刚刚也问过了,她所收的种龟,基本不是来自养殖场,多数是一些以捕鱼为业的山野村夫,他们……恐怕未必知道老板你是谁。另外,我也问过她收龟的价格,要比我们高出许多。所以就算知道老板你是谁,恐怕还会偷偷的卖给她!”

  罗保金怒得不行,接连拍着桌子喝问道:“那就没有办法收拾这个小贱人了吗?”

  刚开始接话的那人想了想道:“老板,我看见她的那些龟,很多都是野生的,咱们是不是可以从这一方面下手,向野生动物保护部门进行举报!”

  罗保金摇头道:“这样做没有用,我刚刚进她的办公室看了,有一面墙上,挂满了野生动物的经营,养殖等等许可证!”

  另一人又出馊主意道:“那能不能从消防,卫生,检疫等方面下手,我在这些机构里有熟人!”

  罗保金道:“我说你能不能出点有用的主意。这些证件人家通通都有,而且比我们还要齐全。另外你没看到吗?她的养殖场虽然不大,但卫生搞得极好,完全不像你们那些养殖场一样,进门就是一股臭味。旁边还有一条专门的走火通道!”

  这下,众人有点软瘫瘫了,因为这表示严素的养殖场是铁板一块,根本无从下手!

  看着这些人说来说去,始终都没能拿出一个有用的法子,罗保金真的想破口大骂,废物,全都是废物!但想到以后还要靠他们为自己赚钱,终于还是忍了,又听一阵之后,见他们还在说废话,这就不耐烦的摆手示意他们离开!

  别的人都走了之后,其中一个叫赵九诚的养殖场主却留了下来,“老板!”

  罗保金的心情很不好,语气也很差,“还有事?”

  赵九诚道:“其实我是有个主意的!”

  罗保金道:“那刚刚干嘛不说?”

  赵九诚摇头道:“刚刚人太多,不好说!”

  罗保金道:“那现在可以说了吧?”

  赵九诚抬眼左右看了看,这才低声道:“老板,这事儿既然不能明着来,那咱们就给她玩阴的!”

  罗保金的神色一动,疑惑的看向他:“嗯?”

  赵九诚道:“她那个养殖场,最重要也最值钱的就是后面溪潭里的金钱龟!”

  罗保金问道:“那又怎样?”

  赵九诚道:“刚才参观的时候,我仔细的看过,发现溪潭的水不是自来水,而是从背后山上接来的溪水。如果上面的水出了什么问题,下面溪潭的龟必定也会受影响。”

  罗保金的眼神顿时一亮,因为他已经明白过来了,霍地站起来一砸手掌道:“对,就这么干,这个小贱人,给脸不要脸,我要让她血本无归,让她哭都没眼泪流!”

  …………………………

  严素的投资就这样被林昊给搞砸了。

  不过很奇怪的是,罗保金一等气急败坏的离开后,严素不但没有生气,反倒笑吟吟的看着林昊!

  不是装的,是真的在笑!

  “还乐?”林昊没好气的道:“你知不知道,你今晚要真的去了,你就会被这老东西吃得渣都不剩!”

  严素不以为然又意有所指的道:“吃就吃呗,反正白送给别人吃,别人也不稀罕!那倒不如给想吃的人吃呢!”

  “你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啊?”林昊不知道是真听不明白,还是装糊涂,喝问道:“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那老东西根本就没打算给你投资,他就像金来福对柳思思一样。”

  严素听得眼前直冒小星星,“什么金来福?什么柳思思的?这事跟他们又有什么关系?”

  林昊便把金来福图谋柳思思的事情跟她说了一遍。

  严素听完之后,终于不再没正没经了,缓缓的道:“我当然知道这个罗保金不怀好意,而且就算他真的要投资我也不会答应,这养殖中心是我一手一脚弄起来的,我才不会让它的话事权落到别人的手上。”

  林昊被气得不行的道:“那你刚刚还笑得出来?”

  严素突然凑了过来,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林昊被她看得浑身不自在,下意识挪了挪身子,离她远一点的问道:“看我干嘛!?我脸上有花吗?”

  严素斩钉截铁的冒出一句道:“黑面神,你喜欢我!”

  林昊愣住了,脸色发窘的否认道:“鬼才喜欢你!”

  严素道:“那你为什么吃醋?”

  林昊辩解道:“我那是吃醋吗?我是担心你吃亏。”

  严素得意的笑道:“你不用狡辩,你的眼睛已经背叛了你的心……”

  “闭嘴!”林昊有点老羞成怒的沉下脸,扬起大巴掌道:“再说信不信我一巴掌过去。”

  谁知道严素又看他一阵后,竟然转过身,微微弯腰,把浑圆翘挺的臀向给他。

  这下,林昊被弄得哭笑不得了,打不是,不打也不是,最后只能狠下心,一巴掌拍了过去。

  “啪!”因为心里有些慌,力道也把握不住轻重,所以打得极响,而且也极重!

  严素被打得脸红了,眼眶也红了,揉着自己的臀坐到一旁。

  看见她可怜兮兮的样子,林昊又有些不落忍,凑到她的身旁边下,伸手轻碰一下她的肩膀。

  严素扭转过身,不看他,也不理他。

  林昊有些尴尬的挠头道:“……我原本没想真打的,可是你又让我打。我不打的话,不是不给你面子!”

  “你还说!!”严素语带哭腔,瓮声瓮气的道:“我没让你打那么重啊!”

  林昊道:“那……下次我轻点儿?”

  这没有半点诚意的话,严素竟然很受用,点头应了一声:“嗯!”

  林昊没想到她这么好哄,这就道:“那你转过头来我看看!”

  严素乖乖的转过身来,看着他。

  林昊仔细看看,发现她的眼眶还是红的,而且蓄满泪水,心里有些不是滋味的道:“真的打得很疼吗?”

  严素委屈道:“你给我这么大力的打一下试试!”

  林昊这就要站起来让她打,谁知道她却扯着不让,只好道:“那我给你揉揉。”

  严素竟然又一次转过身,显然是真要让他给揉揉。

  林昊被弄得有些哭笑不得,只能象征性的给她揉了那么几下,因为心慌意乱,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像猪八戒吃人参果似的。然后摭掩着心中尴尬的道:“真是奇了怪了,以前用藤条抽你都不哭,现在这么打一下,怎么就急了!”

  严素冷哼一声,“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能相提并论吗?”

  林昊有些好笑,以前也是你,现在也是你,有什么不能相提并论的?见她仍是闷闷不乐的坐在那儿,他就用肩膀轻碰一下她问道:“还生气呢?我家严素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呀!”

  谁是你家严素!不要脸!严素心里轻骂一句,嘴上却叹气道:“我只是有些担心!”

  林昊疑问道:“担心什么?”

  严素道:“这个罗保金我虽然没有接触过,但听别人说,他在龟鳖行业的影响力确实很大。他真的报复的话,我们这个养殖中心的日子将变得更加艰难。”

  被她这么一提醒,林昊也深以为然,那个罗保金长得贼眉鼠眼,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路数,必须得小心提防才行了。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