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梅起初只以为自己是听错了耳朵,可仔细想想又觉得不是,为了验证这一点,她也顾不上再追打林昊了,反正怎么打也打不到他,忙弯下腰来问道:“儿子,儿子,你刚刚说什么,妈没听见,你再说一遍好吗?”

  梁善征道:“妈,我让你别打哥哥了,他应该不是有意的,他刚刚不但跟我玩游戏,还帮我干活呢!”

  听着他吐字清晰,语言流利的说出这番话,唐梅真的惊呆了,难以置信的问道:“儿子,你怎么不结巴了?你这是怎么弄的?”

  梁善征有些茫然的道:“我不知道啊!”

  林昊凑上前缓缓的道:“大婶,善征之所以会结巴,不是别的原因,而是因为出生后舌系带没有退缩到舌根下,导至舌头不能伸出口外,舌尖也不能上翘所引起的,也就是我们临床术语上所说的舌系带过短,刚刚我划的那一刀,并没有伤害到他,只是将他的舌系带稍为割开了一点,这样他的舌头就能灵活自如的伸出与上翘了,说话自然也就不会再结巴了。”

  唐梅明白过后,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心里即是羞愧又是懊悔,喃喃的道:“大,大兄弟,我,我刚刚不知道,所,所以……没,没伤着你吧?”

  林昊疑问道:“大婶,你怎么也突然结巴了?”

  唐梅:“……”

  林昊笑道:“放心吧,我机灵着呢,你刚刚根本就没打着我!”

  唐梅脸色讪讪的,不知该怎么接话了!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吴若蓝才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心里既是佩服又是惭愧,林昊正直善良,刚正不阿,绝不会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就算做了那也是有原因的,自己应该坚定不移的站在他那边,绝不应该怀疑他的。

  不过她也多少有点埋怨林昊,做什么事情之前就不能先说清楚吗?弄这么大一个误会。要真是被扁担给轮中那么两下,那该怎么得了?

  林昊则没理会两个女人怎么想,蹲下来示意梁善征张开嘴巴,翘起舌头让自己查看,完了之后不由默默的给自己点了10086个赞!

  自己这一刀,划得不轻也不重,力度与角度都把握得相当到位,既割开了过短的舌系带,又没造成过多的出血,这会儿血已经自然止住了!

  “大婶!”检查完之后,林昊疑问道:“善征这个结巴看起来仿佛很严重,事实上只是个小毛病,你干嘛不带他上医院看呢?”

  “这个……善征他爸也有结巴的毛病,别人都说这个病会以遗传的,所以我就没敢折腾,而且你看我们家,也折腾不起啊!”唐梅有些尴尬的说着,随后又轻拍脑门道:“看我,让你们呆站了这么久,快,屋里坐吧!善征,快给哥哥姐姐倒水。”

  梁善征这就赶紧的上来,拉着林昊往里走。

  吴若蓝与林昊互顾一眼,会心的微笑一下,跟着走了进来。

  到了里屋,在简陋却整洁的客厅落座后,唐梅给他们倒了水,还给他们拿来了一盘刚煮好的新鲜盐煮花生,然后又一次对林昊道歉道:“大兄弟,刚刚真的对不住啊,婶子一下火急攻心,所以就不管不顾了!你别往心里去啊!婶子是急糊涂了!”

  林昊忙摆手道:“大婶,没事儿,我能理解的。换了我,以为别人要伤害我的孩子,我也得跟他拼命不可的。”

  唐梅愕然的道:“大兄弟,你已经结婚有孩子了?”

  林昊汗道:“没有,我只是这样比喻罢了!”

  唐梅释然,然后又有点难为情的道:“大兄弟,你可真是神医啊,轻轻的一伸手,我儿子的结巴就被你给治好了。你不知道,为了他这个毛病,我愁得肠子都快断了!村里的孩子都不愿意跟他玩,上学也老让人欺负,老师也嫌弃他,上个学期已经无奈的退学了!现在好了,他的病好了,什么问题都解决了,我……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激你才好呢!”

  吴若蓝知道林昊脸嫩,不懂得开口,这便趁势道:“婶子,你要真想感谢林昊的话,就把地卖给他好吗?”

  这下,唐梅又为难了起来,半响才道:“大兄弟,照情分来说,你把善征给治了,去了我一块心病,我真的应该把地卖给你的。可是我家的地真的没有多少!你也看到了,那块地我一直在耕种的。刚刚若蓝护士说,让我拆了这老房子新建一个宅子,可是你们有所这知,这老房子现在虽然只有我一家人在住,事实上却是好几家人共有的。不是我说拆就能拆的,所以……”

  林昊见她说什么也不肯卖,心里也有些失望,但想了想灵机一动,自己不是非要那么多地不可的,只是想连成一片罢了,所以就道:“嫂子,你看这样成不成,我不买你的地,我跟你换地!”

  唐梅愣住了,“换地?”

  林昊点头道:“对,不瞒你说,你那块地周围的地方,我都已经买下来了,如果把你那一块也买下来,我就能连成一片,到时候不管我是盖房,还做别的什么基建都方便!”

  唐梅仍然为难的道:“这……”

  “嫂子,你别急,先听我把话说完!”林昊缓缓的道:“你说那块地是留着以后给善征做房子的,可是我刚刚去看过了,那块地是三角形的,做房子的话,明显不够周正。你看这样行不行,你现在跟我去,在我买下的那些地周围挑一块四方周正,地势够高,地基够稳固的地,我们交换一下可以吗?”

  唐梅听得终于有些心动了,可仍有些犹豫不决。

  从她的神色变化中,林昊已经知道她开始动摇了,这就趁热打铁的道:“嫂子,你那块地只有三百平方,做个宅子的话勉强是够的,可是要想再修个院子,却显得有点窄了!这样,为了补偿你换地的损失,我多给你一百平方,凑够四百,你看怎样?”

  唐梅听得眼神大亮,但嘴里仍然道:“这,这怎么使得?”

  林昊道:“没关系的,我买了不少的地,多这一百不多,少这一百也不少。走,咱们现在就过去吧!”

  在林昊与吴若蓝连番劝说之下,原本坚决不肯卖地的唐梅终于勉勉强强的同意了,跟着林昊与吴若蓝一起看地方。

  到了地头后,唐梅绕着林昊买来的那些地转了一圈,然后便老实不客气的选了一块自认为最好的宅基地。

  林昊也没有小气,拉开卷尺给她丈量出四百平方,并用准备好的石灰给做了标记,等到时候别的地一办完过户手续,再跟她过一个户,那面前这一片总共六万多平方的土地的使用权就归他所有了。

  唐梅虽然个性倔强,但毕竟只是个农村妇女,得了个大便宜便喜滋滋的想要回去继续忙碌。

  林昊忙拦住他道:“嫂子,等一下!”

  唐梅疑惑的问:“大兄弟,还有事?”

  林昊道:“嗯,还有一点事!是关于老婆婆眼睛的问题,刚才你没回来的时候,我仔细的瞧过她的眼睛,她现在之所以看不见,是属于后天性白内障。这个是可以治好的。”

  唐梅忙问道:“该怎么治?”

  林昊道:“只要做一个手术就可以了!”

  唐梅听得有些犹豫的道:“手术啊,那应该很贵吧?”

  林昊摇头,“一般的眼科医院,三五千可以拿下来的。”

  唐梅为难的道:“可是……我哪有那么多钱啊!”

  林昊想了想道:“嫂子,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这个手术,我可以替老婆婆做的,手术费也可以免掉。”

  唐梅道:“这,这怎么使得?”

  林昊道:“没有什么使不得的,不过只是举手之劳罢了。你当我是敬你一个女人辛苦的撑着这头家也好。当我学雷锋做好事也罢。反正你别客气。不过我得准备一下,你得过两天才能带婆婆过来。到时候我再给她弄个助听器。争取让她能听见,也能看见。”

  唐梅的眼眶一下就红了,喃喃的道:“大兄弟,我,我真的不知该怎么感激你才好,我,我还贪你的便宜,我,我真的……!”

  林昊见她马上就要给自己下跪的样子,被吓好大一跳,赶紧上前一把扶住她道:“大婶,你怎么又结巴了?”

  被他这一打茬,唐梅又忍不住“卟哧”一声笑起来,算命的说自己今年能遇贵人,家里也将迎来好光景,看来眼前这个比自己儿子大不了几岁的小伙子就是了!

  千恩万谢中,唐梅又要把那一百平方的地还给林昊。

  林昊却说什么也不要,称这事既然说好了,就不会更改,然后拉着吴若蓝走了!

  不过,他并没有拉着吴若蓝回家,而是拉着她爬上了后面的半山腰,找了一块平坦的平坦的大石头。

  看见周围偏僻无人,吴若蓝心里多少有那么一丁半点的紧张,低声问道:“林昊,你拉我来这儿做什么啊?”

  “没什么!”林昊语气平淡的道:“只是看这儿比较幽静,想和你谈谈人生,聊聊理想!”

  吴若蓝:“……”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