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下午。

  林昊和吴若蓝回到诊所的时候,发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婆坐在办公室里。

  看那衣着打扮,林昊还以为是梁善征的奶奶来了,仔细辨认一下才发现不是。

  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后,他才道:“婆婆,你好!”

  老太婆微点一下头,声音有些沙哑的应道:“医生,你好!”

  林昊问道:“婆婆,你有什么不舒服呢?”

  老太婆没有回答,只是把手伸到了林昊面前。

  林昊不以为意,考究他的人多了,眼前的不是第一个,也很可能不是最后一个。三根手指轻轻一伸便搭到了她的脉博上,然后缓闭上眼睛,只是才一会儿,他就霍地张开眼睛,疑惑的看向老太婆。

  老太婆没有什么表情,也没有发问,可是接触到林昊的目光,头却微微垂了下去。

  林昊同样也没有说话,继续把脉。只是一边把脉,却一边时不时的看着她,仿佛要把脉象与面相结合起来给她下诊断。

  约摸有五分钟之后,林昊终于放开她的手。

  老太婆沙哑的声音便再次响了起来,“医生,我患了什么病?”

  林昊看着她道:“你这个……嗯,除了月事有点不调外,基本没有别的。”

  老太婆顿时就傻眼了,有些生气的道:“医生,我已经七十多了,我还月事不调,你没搞错吧?”

  站在林昊身后的吴若蓝也听得目瞪口呆,完全反应不过来,这都哪儿跟哪儿呢?

  七十多岁,早就绝经了,上哪来的月事不调啊?

  林昊正要回答,外面突然传来一个年轻女人焦急的叫声:“医生,医生,救命,救命啊!”

  林昊听到外面的叫声不是一般的急,只好道:“婆婆,麻烦你等一下!”

  老太婆有些不情愿的嘟哝道:“明明是我先来的。”

  林昊摇头,匆匆的道:“事情有分轻重缓急,在医院在诊所也一样。它不是只论先来后到的。而是要先重后轻,先救命后治病。”

  老太婆仍然不依不饶的道:“医生……”

  林昊突然很不客气的喝道:“行了,闹什么闹,那么大个人了,一点事都不懂吗?”

  老太婆被喝得一愣一愣的,喃喃的出不了声。

  林昊也不理她,赶紧迎出去,只见一个年轻女人推着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急急走进来,后面还跟着不少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有。

  轮椅上的男人很年轻,看年纪约有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双手紧捂着裤裆处,面容极为痛苦,嘴里还时不时惨哼着。

  林昊问道:“怎么回事?”

  男人只是惨哼,说不出话来。

  年轻女人张嘴,可是看到大厅里有不少人,脸色讪讪的欲言又止。

  林昊看看男人紧捂的地方,知道这事涉及到病人**,于是赶紧的将他们带进自己的办公室。

  刚才那个很纠缠不清的老太婆这会儿竟然很识相,自动自觉的退了出去。

  林昊见跟着两人来的家属也一窝蜂进来了,办公室里乱糟糟的,这就问道:“你们都是家属?”

  年轻女人道:“我是他的妻子,他们是我爸,我妈,还有我家公,家婆,小叔子,小姑子!”

  林昊道:“那你留下,他们先在外面等吧!”

  吴若蓝听了,这就赶紧配合着将别的家属给请了出去,然后关上了门。

  直到办公室里只剩下这对年轻夫妇的时候,林昊才道:“好了,现在可以说了吧,到底什么回事?”

  年轻女人正要张嘴,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却咬了咬牙,伸手将自己的裤子给拉了下去。

  林昊定睛看一眼,当时就精呆了。

  这男人的丁丁上,竟然卡着一个钻戒!

  ………………………………

  年轻女人是石坑村人氏,和吴若蓝一样也姓吴,叫吴雪莉。

  不过吴雪莉却要比吴若蓝幸福得多,她的家要比吴若蓝富裕得多得多,在吴姓之中是顶尖的,在整个石坑村也是数一数二的,就连严素家也只能望其项背,因此她不但上了大学,而且还是去国外留学。

  留学归来的时候,不但带回了满是英文的毕业证书,还带回了一个外省男朋友——黄宾!

  吴雪莉是独女,家里极为宠爱,捧在手里怕碎了,含在嘴里怕融了,所以并不反对她恋爱,也不在乎她找的是哪个地方的人,别说是外省人,就是洋鬼子都没问题。但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不能嫁出去,必须得招婿上门。

  在吴雪莉全面接手家族企业,黄宾作为副手协助她的时候,吴家也对他进行观察,经过两年的时间,吴家终于确认了小伙子的人品与才能都是杠杠的,尤为重要的是一点,对他们家的闺女百依百顺,让他站着不敢蹲着,让他往东不敢向西,于是就将黄宾在外省农村的家人通通接到羊城。

  在吴家给黄家在羊城买了两套房子外加两个商铺又加三辆宝马后,这门亲事就妥了,妥得不能再妥,因为这随便一算都不止两千万。

  昨天的时候,吴家给两人举行了一场盛大又隆重的婚礼,在村里摆了二百围桌流水席宴请亲朋好友,吴仁耀也作为代表被请去喝喜酒。

  热闹过后洞房花烛夜,场景自然不是一般的温馨浪漫,床上也不是一般的风流荒唐!

  恩爱欢好之后,吴雪莉突发奇想,摘下自己的钻戒,套到了老公的小丁丁上,想要拍个照留念一下。

  结果,照是拍了,念也留了,戒指却是怎么摘也摘不下来了!

  这种事情,无疑是羞于启耻的,小两口虽然荒唐,但仅限于二人之间的闺房之乐,所以没好意思告诉家人。只能自己想办法折腾,肥皂水,沐浴露,洗发液,通通轮流上,可弄了整整一宿却始终不能弄下来。

  到了早上的时候,小两口终于撑不住了,因为黄宾的丁丁已经被弄得红肿破损了,再自己瞎弄,可能会废掉,忙告诉了父母。可又折腾一个上午之后,家人也没折,最终只能来找诊所找林昊了。

  听完了事情经过之后,林昊和吴若蓝互顾一眼,不约而同的感叹:你们城里人,实在太会玩了!

  病因简单,病情看起来也不复杂,不过要取下来,恐怕不是那么容易。

  结婚的钻戒就那么一点大,套进去的时候是最萎靡的时候,所以轻而易举,可是后来一卡住就紧张了,再加上自己瞎折腾,变得红肿不堪,哪还能用普通的手法取下来。

  吴若蓝想了想,这就去手术室拿来了一把进口的剪牙钳。

  这,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办法!

  钻戒的戒托是铂金做的,铂金的硬度为445度,比黄金与白银都高得多,但再硬也硬不过铁,铁的硬度是555度,剪牙钳却是连铁都能剪断的。

  只要拿着剪牙钳小心的咬住钻戒的铂金戒托,用力的一剪,剪开缺口后再扳开,便能轻而易举的将钻戒取下来。

  然而看到她手中的剪牙钳,吴雪莉却立即就叫了起来,“不行不行,不能剪断我的戒指,这可是我的结婚钻戒,五克拉的钻石呢!很值钱,也很有纪念意义的。”

  林昊与吴若蓝听得一阵狂汗,到底是你老公的重要,还是你的戒指重要呢?

  吴若蓝怕林昊发火,弄得难以收拾,所以赶紧婉转的劝说道:“雪莉姐,如果你们出事的时候第一时间过来,或许还能用别的办法把戒指取下来,可是你们自己折腾了这么久,不但造成了损伤,还造成了严重的水肿,不剪的话,恐怕没办法取下来。”

  吴雪莉却轻重不分的蛮横的道:“不,我不同意剪掉!”

  吴若蓝道:“可是不剪掉的话,戒指取不下来的!”

  吴雪莉连连摇头,大声叫道:“我不管,如果你们硬来,我这个戒指的损失,由你们来负责!”

  吴若蓝看看那颗钻石,确实有五克拉那么大,这样的戒指少说也得上百万,绝不是她可以赔得起的。

  至于林昊,他当然赔得起,可他是医生,他们是上门来求医的,他为什么要给他们赔呢?既然她都不在乎她老公的死活,他又何必在乎呢!所以他也不着急,慢悠悠的问道:“那个……你怎么称呼来着?”

  林昊是个小鲜肉,颜值比她那个看起来斯文儒雅的老公要高得多,所以她的语气稍有缓和的道:“我叫吴雪莉。”

  林昊点点头,“吴小姐,你看到了没有,你老公的这个已经被戒指勒得转紫转青了。”

  吴雪莉也不害臊,仔细的看了几眼后,愣愣的道:“原来不就是这样的颜色吗?我记得是的啊!”

  林昊汗了一下,“原来或许是这个颜色,但绝不会这么深!”

  吴雪莉道:“那,那意味着什么?”

  林昊道:“意味着血液循环不畅,已经开始出缺血了,如果不赶紧取下来的话,到时候要剪掉的就不是戒指,而是你老公这个传宗接代的东西。”

  吴雪莉愣住了,喃喃的道:“这,这……”

  一直在哀哀的惨哼的黄宾终于忍不住挣扎着道:“雪莉,你就让他们剪掉吧。戒指没有了,咱们可以再买。可是我这个……要是没有了,它不会再长出来的。”

  吴雪莉道:“戒指又不是你出钱买的,你当然不心疼。这可是我这辈子最贵重的礼物。你先忍着,我再问问。”

  黄宾:“……”

  吴雪莉却不理他,问林昊道:“林医生,除了剪掉,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林昊道:“目前来看,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吴雪莉失望的道:“既然你这里没办法解决,那我们就上大医院去,我就不相信,只要舍得花钱,还没办法取下一个戒指。”

  林昊摇头道:“这里离最近中心医院,在路上最少得花四十分钟。而你老公的,恐怕撑不了这么长的时间就会完全缺血而死。”

  黄宾听了这话,眼泪终于下来了,心疼自己才刚上战场征战没几年的丁丁。

  谁知道吴雪莉也哭了,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不过谁都知道,她是心疼她的戒指。

  “林医生!”吴雪莉哭哭啼啼的道:“我真的不想剪掉我的戒指,我也不想我老公的身体有事,你再想想办法吧!”

  林昊摇摇头,“这世上的事情,有得就有失,两全其美的事情是很少的。”

  吴雪莉竟然凑了过来,拉着他的手臂摇晃着道:“林医生,你这么酷,这么帅气,肯定能想到办法的。”

  吴若蓝在旁边看得直翻白眼,心里骂道:帅气就能想到办法了吗?你这什么逻辑啊?还有……你离他远点啊!别忘了你是个有夫之妇!

  林昊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

  吴雪莉见这招不灵,便换了一招,放开他道:“林医生,只要你能完好无损的取下我的戒指,又不损伤我老公的身体,我愿意出五万块的诊疗费。”

  林昊依然沉默不语。

  吴雪莉一咬牙,加价道:“八万块。”

  林昊仍然一声不吭,只是皱着眉。

  吴雪莉犹豫了又犹豫,终于把心一横道:“十二万!”

  吴若蓝连连苦笑,她觉得这事跟钱没关系的。虽然别人都说,没钱万万不能!但有钱却也不见得万能,像眼前这样,你再有钱也没办法既保住戒指又保住。

  谁知道林昊在这个时候突地眼神一亮,仿佛被这价钱给打动了。可事实上,他并没有留心听吴雪莉说什么,而是在想着到底有没有办法,真的既能保住戒指又能保住。这个时候终于想到了,当然,对于这样的大肥羊,能狠狠来上一刀的话,那也是他乐见其成的。因此他就问道:“还能再高一些吗?”

  吴雪莉苦着脸道:“没办法再高了。再高我就拿不出来了。”

  林昊慢悠悠的道:“我听说,你昨天刚举办婚礼……”

  吴雪莉竟然很自觉的接口道:“昨天我们虽然收了很多彩礼,可都已经作了安排,好吧,再加一万,十三万。林医生,可以了吧?我上省人民医院都未必花这么多钱呢!”

  “好吧!”林昊终于点点头,指着黄宾对吴若蓝道:“姐,你推他去手术室吧。”

  吴雪莉一听就有点慌神,“怎么要去手术室,不是说不损伤他的身体吗?”

  林昊道:“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不会让他有损伤的。”

  吴雪莉又忙道:“也不能损伤我的戒指啊!”

  林昊道:“放心吧!”

  在吴若蓝将黄宾推进了手术室,林昊进去的时候,吴雪莉也不放心的想要跟进去。

  林昊将她拦住道:“抱歉,吴小姐,你不能进来!”

  吴雪莉担心的道:“可是……”

  林昊道:“我保证他完完整整的出来,也保证你的戒指完完整整出来。”

  吴雪莉还想说什么,但林昊已经拉上门,将她关在了外面……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