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术室,吴雪莉的丈夫黄宾按照林昊的吩咐,挣扎着躺到了手术床上。

  吴若蓝发现他仍然处于痛苦与紧张的状态,这就劝慰他,让他放松些,声称只要配合林昊的治疗,绝对不用切那啥的。

  谁知道她不劝还好,听到她柔婉亲切,比吴雪莉不知道好听多少倍的声音,他不但没能放松,甚至更是剑拔弩张。

  林昊一看这样不行,要是让他有反应的话,戒指就会勒得更紧,也更难取下来,可是又不能将吴若蓝赶出去,于是就让她远远的站到门边去,然后自己和他说话,分散他的注意力。

  在黄宾断断续续的叙述中,林昊与吴若蓝才知道,他因为办婚礼,又洞房什么的,已经两天一夜没合眼了,疲倦得不能再疲倦,可是因为紧张,恐惧,还有疼痛,眼睛就是合不上去。

  林昊给他检查了一下,综合他的全身情况,给他打了一针镇静剂。

  镇静剂打下去之后,黄宾高度紧张的精神终于勉强有点放松了,可是仍然睡不着。林昊便适时的对他进行催眠,让他入睡。

  只是当他终于全身放松的进入睡眠状态的时候,下身却竟然仍是紧绷的,加上又有水肿,戒指仍然无法取下来。

  吴若蓝叹口气道:“林昊,看来这钱不是我们赚的。”

  林昊没理这个茬,看了一下后道:“姐,你去给我拿些冰块来!”

  吴若蓝问道:“要冰块来做什么?”

  林昊解反问道:“热胀冷缩的道理都不明白吗?”

  吴若蓝立即恍然明白过来,肿块刚刚成形的时候,就是毛细血管破裂,出血造成淤积所致,冷敷不但可以止血,消肿,还可以麻木痛感神经,起到止痛作用。这就赶紧去取来了两个冰袋。

  林昊将冰块敲成碎粒,用干毛巾包着覆盖包裹到他的丁丁上。

  吴若蓝见他做完这个之后,便坐了下来,不由疑惑的问道:“接下来做什么?”

  林昊道:“等!”

  吴若蓝问道:“等?”

  林昊道:“等它消肿!”

  吴若蓝微点一下头,又问道:“那需要输液吗?”

  林昊摇头,“输液的话,很容易有尿,一旦憋尿,他就会更紧张,戒指就更难取下来了!”

  吴若蓝只好无奈的停下来,站到他的身后,看着黄宾出神,不过明显不是被他的什么所吸引,连林昊的一半尺寸都达不到,有什么好看的。她是在想着还有没有别的办法能把戒指取下来。

  林昊虽然坐了下来,可是他的双手并没有停着,而是在他的中厥阴经与督脉的穴位上揉按起来。

  过了约有十五分钟之后,林昊便停下手,将包裹着那个地方的冰块给拿下来,发现水肿已经有所消退,可是戒指仍不能轻松取下来。

  吴若蓝见状却是大喜,“林昊,我们用点润滑剂,应该就能把戒指给取下来了。”

  林昊摇摇头,“这样可能还会造成损伤,不保障。”

  吴若蓝道:“那该怎么办!”

  林昊想了想道:“看我的!”

  吴若蓝抬眼看看,发现他把冰块再次覆盖包裹上去,然后掏出了随身不离的针盒,接着便一针接一针的扎到了黄宾的身上。

  在林昊离开的这一个多月里,已经恶补过一阵中医经脉穴位知识的吴若蓝知道,林昊这几针分别扎的是哪些穴位,于是他一边扎,她就一边念道:“三阴交穴,大敦穴,肾俞穴,命门穴,腰阳关穴,太冲穴,委中穴,长强穴!”

  林昊见自己扎的穴位,她竟然都准确无误的报出来了,不禁赞道:“姐,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你竟然会认穴了!”

  吴若蓝有些得意的轻笑一下,然后又摇头道:“穴位我虽然勉强认得,可是刺这些穴位有什么作用我却不知道!”

  林昊解释道:“这是一套治疗阳缩的针灸刺穴手法!”

  吴若蓝道:“可是他现在不是阳缩,是缩不回去啊!”

  林昊点头,“是啊,所以我把针法反过来施展了!”

  吴若蓝愕然的问道:“这样有效果吗?”

  林昊摊手道:“我也不知道,只能试一试!”

  “咣当!”话刚说完,手术床上便响起了一声脆响,林昊忙拿开覆盖在黄宾身上的冰块,发现他的丁丁已经缩得像小孩一样了,而原本死死勒在那里的钻戒已经掉了下去。

  吴若蓝见状大喜过望,立即就要伸手合戒指!

  林昊则赶紧一把拍开她的手,没好气的道:“不嫌脏啊?”

  吴若蓝顿时醒悟过来了,这钻戒虽然价值上百万,可是却在男人那个地方套过,确实不是一般的脏,而自己连手套也没带,不由脸色讪讪的缩回手。

  林昊先是起出了那些银针,然后拿起一个镊子将钻戒夹了起来,装进一个透明密封袋里,然后才松一口气。

  吴若蓝看着那价值不凡的钻戒,有些羡慕的道:“有钱可真好呢!”

  林昊摇头道:“也不见得有多好!”

  吴若蓝疑惑的道:“呃?”

  林昊伸手指了指躺在床上昏睡的黄宾,“我说的是他!”

  吴若蓝不解的道:“他怎么不好了,娶了个超级白富美,不但自己成为了羊城人,家里的人也通通跟着沾光。”

  林昊继续摇头道:“他娶了个有钱的女人或许不错,可是你想想刚才,当意外发生的时候,那个女人首先想到的并不是老公的身体,是自己的钻戒,你觉得他真的好吗?他的婚姻生活会幸福吗?”

  吴若蓝有点回答不上来,喃喃的道:“这……”

  “不过别人怎么活,是别人的事。与我们无关,我们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林昊说着,将密封袋里的戒指递给她,“去领诊疗费吧!”

  说到诊疗费,吴若蓝立即又高兴了起来,将袋子小心的拿到手上,然后往外走去!

  “记住!”林昊提醒道:“是十三万!一分不要多,一分也不能少!”

  吴若蓝甜甜的笑道:“知道了!”

  林昊走到洗手台洗完手的时候,吴雪莉从外面进来了,扒开自己丈夫的裤子仔细看看,确认他的丁丁真的没事,这才走出去给吴若蓝结账!

  离开的时候,连句谢谢也没有说,仿佛她给了钱,这一切都是天经地义的。

  在林昊有点眦牙的看着她的背影的时候,吴若蓝则将他拉了回去,劝慰道:“算了,她就是这么个性格,打小就心高气傲瞧不起人,和柳思思有得一拼!”

  林昊撇了撇嘴,柳思思又怎么样,现在在自己跟前不照样服服帖帖的。不过想想,又觉得有些纳闷,不是说好了拿项目计划书来给自己看的吗?怎么到现在还不见动静呢?再想想又恍然明白过来,范统被抓了,她现在应该也在焦头烂耳吧!

  回到办公室刚坐下,那个刚刚不知道跑哪儿去的老婆婆又出现了。

  见她老神在在的坐到自己对面,林昊便站起来道:“跟我来吧!”

  老婆婆疑惑的问:“去哪儿呀?”

  林昊没有回答,而是径直进了检查室。

  老婆婆虽然感觉莫名其妙,但还是跟着走了进去。

  林昊见吴若蓝也随后跟进来,便对她道:“姐,这儿不用你了,你去忙别的吧!”

  吴若蓝愣了一下,“不用我?”

  给病人做妇科检查的时候,不是必须有女护士在场的吗?尽管这病人的年纪大了些,可她也是个女的啊!

  林昊却坚定的点头道:“是的,这里我能自己搞掂。”

  吴若蓝等了半天,仍然不见他解释半句,只能无奈的走了出去。

  门关上之后,林昊便指着那张妇科专用检查床道:“上去吧!”

  老婆婆不解的问:“上去?”

  “嗯!”林昊点点头,然后又提醒道:“上去之前,把一只裤脚先脱下来,然后两腿张开,放到这两边的脚手架上!”

  老婆婆目瞪口呆的道:“这,这……”

  林昊道:“你别告诉我,你这把年纪了,还没做过妇科检查吧?”

  老婆婆道:“我,我……”

  林昊催促道:“快点儿,别磨蹭,一会儿我又来别的病人了。”

  老婆婆终于忍不住了,软瘫瘫的道:“林昊,别玩了!”

  林昊没好气的道:“是你先玩我的!”

  老婆婆疑问道:“你一早就看穿我了?”

  林昊道:“也没有一早!”

  “那是什么时候发现的?”老婆婆不解的问:“这一次我可是戴了假瞳,而且身上也抹了老年人常用的凤油精。甚至连嗓音也改变了。”

  林昊道:“把脉的时候!”

  老婆婆:“呃?”

  林昊侃侃而谈的道:“你虽然装得十分像,不管是头发,面容,衣着,声音,就连身上的味道都像极了一个老妇女,从上到下找不出一丝破绽,可是你的脉博却出卖了你!健康人的脉象,随年龄的增长而产生形态变异,年青人脉象多带滑,老年人脉象多变弦。另外,部位、至数、长度、宽度、力度、流利度、紧张度、均匀度都会有区别,而你的脉象,我怎么摸都摸不到与你年龄外貌相符的象征。然后用脚趾头一想,我便猜到是你了!”

  不错,这个假扮成老婆婆的女人,就是韩雪,mss四局三处驻羊城联络办主任。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