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程,简单了许多。

  驾车的仍是冷月寒,坐在后排的仍是严素与林昊。

  只是林昊却有些精神恍惚,总是东张西望,前后瞻顾。

  严素忍了一阵,终于忍不住道:“黑面神,你到底在找什么东西?”

  林昊看一眼前面默然驾车的冷月寒,敷衍的应道:“没什么!”

  之前的时候,冷月寒说回去的时候,会带一个人回去。对于天英师太的下人,林昊是十分期待的,因为他们的武功高绝,一个比一个厉害,不说全部,随便有一个人为他保驾护航,安全指数都将成倍的上升!

  然而现在要回去了,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怎么也看不到那个人!

  林昊原本是很想问一下冷月寒,你说的那个人呢?可是她已经警告过他,对于这些人的事情,最好不要过问,所以他虽然好奇,也只能在心里暗暗的好奇。

  一路无话,回到了石坑村。

  车子停到吴若蓝家门前的时候,吴仁耀正在门前忙活着贴对联,林昊这才想起今儿个是年二十九了,家家户户都在为新年忙碌。

  看见林昊回来,吴仁耀立即就没好气的骂道:“过年过节的,你小子跑哪儿野去了?不知道家里很多事情要忙吗?”

  林昊自知理亏,便难得的没有应嘴,只是默默的接过他手里的活,开始贴对联!

  对联,门神,福字通通都贴好之后,他才问道:“老爸……”

  吴仁耀不知道是一个月那几天来了,还是跟那小闹矛盾了,一句老爸就将他惹得炸了毛,没好气的打断他喝道:“叫爸就叫爸,干嘛要搭上个老字?我现在很老吗?”

  林昊汗了下,但还是实诚的道:“对我来说,你确实很老了啊!”

  吴仁耀被气得不行,“你,你是不是要把我气死?”

  林昊有些委屈的道:“我不过说实话而已,你老人家都五十好几,差不多六十了,难道还昧着良心的说你年轻力壮,血气方刚吗?”

  吴仁耀跳着脚的骂道:“你还说,你还说!你是不是迫不及待的要把我送火葬场去?”

  林昊看着他,一脸的无辜,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说错了什么似的。他仅仅只是陈述一件事实罢了!

  恰好这个时候,吴若蓝从外面回来,见吴仁耀被气得在那儿上窜下跳,忙上前来问道:“爸,怎么了?”

  “你问他!”吴仁耀怒气冲冲的一指林昊,然后就拂袖进了屋。

  “林昊!”吴若蓝疑问道:“你怎么咱爸了?”

  “我没怎么他啊!”林昊感觉十分的无辜,“我只不过在是叫他一声老爸罢了,然后他就像吃错药似的冲我大发雷霆,姐,你早上给他吃炸药了吗?”

  吴若蓝横他一眼,又认真的询问起来,明白了事情原由之后,这就将他扯到一边,抬眼小心看了看屋里之后,这才低声道:“现在他不能听到老字,谁说他老,他就跟谁急!”

  林昊感觉莫名其妙,“明明就这把年纪了,既然敢活,还不敢让人说?”

  “嘘,你给我小声点!”吴若蓝有点急的道:“你不知道,他昨天见家长了!”

  林昊不解的道:“家长?”

  吴若蓝点头,“就是小杏姐的爸妈!”

  “哦哦!”林昊恍然,又问:“然后呢?”

  吴若蓝道:“然后就请他们一起吃饭啊!”

  林昊道:“再然后呢?”

  吴若蓝道:“再然后他就生了一肚子闷气,而且昨儿一宿都没睡好呢!”

  林昊挠头道:“什么情况,小杏姐的父母不同意这事?”

  吴若蓝道:“他们没有说不同意!他们的女儿是个,而且每个算命的都说她的女儿命硬,他们还有什么可挑的!”

  林昊道:“那……”

  吴若蓝道:“可他们也没有说同意!”

  林昊道:“啊!?”

  “还有!”吴若蓝犹豫一下,终于道:“昨儿在外面吃饭的时候,咱爸给小杏姐她爸夹了一个鸡腿。你猜小杏姐她爸怎么说的吗?”

  林昊好奇的道:“怎么说的?”

  吴若蓝道:“她爸说,你比较老,还是你吃吧!”

  林昊听得睁大眼睛:“啊?小杏姐她爸真这样说?”

  吴若蓝点头道:“是的!”

  林昊汗得不行,“那她爸的年纪是?”

  吴若蓝道:“五十刚出头,比咱爸小五岁!”

  林昊目瞪口呆的道:“我了个去!”

  吴若蓝道:“试问这样的情况下,他还能听这个老字吗?”

  林昊摊手道:“那有什么办法!谁让他要跟这么年轻的女人鬼混呢!”

  吴若蓝气恼的道:“哎哎,会不会说话,能不能捡好听的说呢!”

  林昊道:“这样的事情,我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听的来说!”

  吴若蓝气乎乎的瞪他几眼,然后又叹气道:“反正你不能再刺激他了,这大过年的,万一把他气出个好歹……”

  林昊不以为然的道:“我包给他治好不就结了!”

  吴若蓝被弄得跺脚的喝道:“林昊!”

  “好吧好吧!”林昊扬起手道:“我尽量不刺激他!”

  吴若蓝这才偃旗息鼓,准备去做午饭。

  然而正是这个时候,六七辆车子刷刷地的驶到门前,然后从车上下来一群人,气势汹汹的来到吴若蓝家门口,而带头的就是孔志斌与巢华丽。

  …………

  羊城是广省大都会,经济发达,人口稠密!

  因此,几乎广省所有的大型综合医院,专科医院都集中在这座城市。

  明珠区的新塘,虽然属于羊城郊区,但也有十几所大型医院,奇痒难耐的孔志斌与巢华丽不用走多远,从家门口出来拐个弯就是新塘中心人民医院。

  三更半夜的,门诊医生已经下班了,只能看急诊科。

  急诊科的医生给他们做了检查后,也和孔志斌的自我诊断一样,诊断为皮肤过敏。

  尽管这么严重的皮肤过敏比较少见,而且过敏原也不明确,但急诊科医生还是按照常规给他们进行治疗,促进体内的排泄,应用抗过敏药,解毒药,支持疗法!

  一通治疗后,两人身上的症状稍为有所缓解,虽然还是痒,但已经是勉强可以忍受的范围。

  两人以为开始好转,只要睡醒一觉便会没事。

  然而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拿了药刚走出医院大门,身上的瘙痒又一次变得剧烈难耐起来,只能无奈的重新返回医院。

  急诊科医生见他们去而复返,身上的症状不轻反重,终于感觉不对了,这个皮肤过敏明显不像表面看来那么单纯,为了避免耽误他们的病情,建议他们转院,找专家治疗。

  深更半夜的找专家,这对于普通人而言,无疑是件难事,只是落到孔志斌身上,却算不上什么。

  孔志斌的工作单位在明珠区卫生局,最经常打交道的就是医院,尽管他现在只是卫生局里的一名普通职员,可他的哎呀岳父却是市卫生局的副局长,所以新塘周围的大医院他都有关系。

  很快,他们转到了一所专门诊治皮肤科疾病的医院,并找来了一个对皮肤过敏很有研究的专家诊治。

  专家的诊断也和之前的医生一样,他们属于皮肤过敏,非常严重的皮肤过敏。

  生活中,经常会碰到这样的状况。有的人吃了鱼、虾、蟹等食物后,会发生腹痛,腹泄,呕吐,或是皮肤奇痒难熬;有的人吸入花粉或尘土后,会发生鼻炎或哮喘;有的人注射青霉素后会发生休克……这些都属于过敏反应的表现。严重的过敏反应,甚至会导致死亡。

  引起过敏反应的物质,在医学上被称为过敏原。当人体抵抗抗原侵入的功能过强时,在过敏原的刺激下,就会发生过敏反应。

  找出过敏原,并且尽量避免再次接触过敏原,是预防过敏反应发生的主要措施。已经发生过敏反应的人,只能应用抗组胺药,激素类,以及抗炎治疗

  两人被收治入院,并且马上用了药,可是几天的治疗下来,症状仍然没有丝毫好转的迹象,反倒持续恶化,很快就被他们自己挠得皮开肉绽,全身溃烂。

  正在两人备受折磨的时候,一个衣着拉风,戴着墨镜的男人走进了病房,手里还捧着一束花,但……那是一束!

  ,通常是上坟拜山的时候用的,稍为有点常识的人都不会拿它来探望病号。

  因此看到这束的时候,正备受折磨,痛苦不堪的孔志斌与巢华丽顿时就怒了,如果有力气的话,他们恐怕就从跳起来了。

  只是练日来无休无止的痒痛已经耗尽了他们所有的精神与体力,只能愤怒的瞪着来人!

  这人却不以为意,将花瓶中原本插着的新鲜康乃馨扔进垃圾桶,然后将自己的插了进去,然后才笑着问道:“怎么样,好不好看,提前给你们准备了!”

  孔志斌与巢华丽相当的愤怒,可又纳闷得不行,这家伙到底是谁呢?

  两人互换眼神,确定彼此都不认识这厮的时候,孔志斌就怒声质问道:“你是谁?”

  风衣男摇头道:“你们不用知道我是谁!”

  巢华丽立即就要发作,叫保安来把这人给撵出去,孔志斌感觉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便阻拦下来,喝问道:“你来干什么?”

  风衣男道:“也没什么,提前来给你们来拜拜山罢了!”

  巢华丽挣扎着从坐起来,指着他怒喝道:“你给我滚出去!否则我叫警察了。”

  风衣男淡淡的道:“没关系,我可以滚,只是你们别后悔就行了!”

  在这人走向门口的时候,孔志斌沉声问道:“你什么意思?”

  风衣男停下脚步道:“你们知道自己身上的病是怎么来的吗?”

  孔志斌:“我……”

  风衣男又问:“你们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落到现在这个田地吗?”

  孔志斌道:“为什么?”

  风衣男淡淡的道:“因为你们得罪了一个人。”

  孔志斌喝问道:“谁?”

  风衣男轻飘飘的吐出两个字:“林昊!”

  孔志斌愣住了,然后一下就想了起来,“吴若蓝的那个男朋友?”

  风衣男道:“不错!”

  孔志斌疑惑的道:“你是说,我们之所以会得病,是他在暗中对我们下了手脚!”

  风衣男道:“以他睚眦必报的个性,这是肯定的。”

  “王八蛋!”巢华丽咬牙切齿的怒骂,胖得像球一样的身体艰难的从滚下来道:“我早就觉得我们这病不寻常,没想到果然是有人要害我们,我现在就找他算账去!”

  风衣男也不拦阻,声音仍然平淡的道:“我劝你们别白费力气了,他不会认账的,你们也不会找到证据。这样去找他,只会让自己死得更快罢了!”

  巢华丽肥胖的身影终于顿住了,只是一脸暴怒的瞪着他。

  “害你们的人不是我,瞪我不但没有用,反倒会惹恼我!”风衣男洋气的耸耸肩,脸色突然就阴沉了下来,“一旦把我惹恼,哼,我会让你们比现在更痛苦!”

  孔志斌总算比巢华丽冷静,看着这厮阴邪的眼神,心里有些发怵,赶紧过去将巢华丽拉到背后,这才问风衣男,“你确定是林昊对我们下的手?”

  风衣男道:“确定!”

  孔志斌疑问道:“你怎么能确定?”

  风衣男道:“因为我亲,眼看过得罪他的人,也落得跟你们一样的下场,嗯,你们明显要比那个人惨一些。”

  孔志斌道:“那你知道这个病怎么治吗?”

  风衣男道:“不知道!”

  孔志斌又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办?”

  风衣男很不负责任的道:“我又不是你们,我怎么知道你们该怎么办!?”

  巢华丽看见这厮拽得二五八万似的,心里恼得不行,指着他道:“你……”

  风衣男看也不看她一眼,只是对孔志斌道:“哦,对了,我听说过一句话,叫做解铃还须系铃人!”

  孔志斌怒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去找他?”

  风衣男道:“我没有这样的意思,不过目前来看,你们不想病入膏肓的话,恐怕只能去找他!”

  巢华丽十分有骨气的骂道:“让我们去求那个王八蛋,休想!”

  风衣男不置可否,只是淡笑一下。

  孔志斌疑惑的道:“你是林昊的人?”

  “我是他的人?”风衣男神经抽搐似的,突然就怒了,叫道:“我这么帅气拉风的男人会去给他做跟班?他有这个资格吗?他配吗?”

  孔志斌点点头道:“看来,你不但不是他的人,而且还跟他有仇呢!”

  风衣男也微愣一下,然后道:“看来,你也没有蠢得那么离谱嘛,可惜的你的眼光和品味,实在太差劲了!”

  他所指的,自然就是肥胖丑陋如猪的巢华丽。

  自卑又敏感的巢华丽立即听出来了,咬牙切齿的瞪向他,仿佛随时要扑过来似的。

  “好了。”风衣男完全无视他,抖了下风衣上的灰尘道:“我来,并没有什么目的,仅仅只是想告诉你们,是谁害了你们,免得到时候死了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在他出门的时候,孔志斌忍不住叫道:“你究竟是谁?”

  风衣男的脚步停了下,缓缓的道:“别问我是谁,也不用感谢我,如果真的要,那就请叫我雷锋吧!”

  孔志斌与巢华丽:“……”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