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一帮人马气势汹汹的杀到吴若蓝家的人,就是听了那神秘风衣男蛊惑的孔志斌与巢华丽。

  尽管连日来备受病痛折磨,可仍然不能让巢华丽轻减几分,仍然那么肥胖,也仍然那么丑陋,甚至变得更丑陋,因为她那肥胖的脸已经被自己抓烂了,有的结了痂,有的还在出血,红一块,黑一块的,恐怖碜人的程度简直比兰姑更甚!

  至于孔志斌则落得胡须拉扎,眼眶发黑,虚弱颓丧得像是被霜打过后的茄子。

  “吴若蓝,你个小贱人,给我滚出来!”巢华丽一站到门口,立即就叉着腰冲里面叫喊起来,不过中气严重不足,纵然是只母老虎,也不过是纸糊的。

  正准备做饭的吴若蓝听到叫骂声,从里面走出来,看见是巢华丽带着一班人马堵到家门前,先是愣了一下,看清楚她的模样后又吃了一惊,“这不是巢华丽同学吗?哦,孔志斌你也来了。几天不见,你们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

  巢华丽咬牙切齿的骂道:“你少假惺惺的,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比谁都清楚!”

  吴若蓝面无表情的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巢华丽怒道:“你还跟我装蒜,明明就是你把我们害成这样的!”

  吴若蓝蹙起秀眉,俏脸也沉了下来,语气十分不悦的道:“巢华丽同学,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否则我分分钟告你诽谤!”

  “哼,你还告我诽谤!”巢华丽怒得不行的道:“实话告诉你,我今天就是来找你算账的!”

  “找我算账?”吴若蓝嗤之以鼻的道:“你确定自己没搞错吧!”

  巢华丽还想叫嚷,孔志斌已经将她拉到身后,冲吴若蓝喝道:“你那个野男人呢?他在哪儿?”

  吴若蓝现在是主场,气势自然不是一般的足,平淡又冷漠的道:“我这儿没有野男人!还有,请你说话给我客气点!”

  孔志斌道:“就是那天和你在一起的那个姓林的!”

  吴若蓝蹙起秀眉,“你们找林昊?”

  巢华丽盛气凌人的欺上来道:“我们就是找他。叫他马上给我滚出来。”

  吴若蓝冷哼道:“你们让他出来,他就出来,他岂不是很没面子?”

  巢华丽怒道:“吴若蓝,你最好就赶紧让他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念往日的情分!”

  “往日的情分?”吴若蓝笑了,绝顶清美的人儿笑得跟冷月寒一样冷酷,“我们往日有情分吗?”

  这话的讥讽意味极浓,吴若蓝的意思很明显,如果往日咱们真有情分,你怎么会挖我的墙角呢?

  巢华丽想要反驳,可是一句漂亮的话都说不出来。

  孔志斌有些不耐烦的挥手道:“吴若蓝,你别跟我们在这儿胡搅蛮缠,那个姓林的在哪儿,赶紧把他叫出来。”

  吴若蓝冷声道:“我要是不呢!”

  巢华丽怒道:“那你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不客气?”吴若蓝嗤之以鼻冷哼一句,然后十分霸气的道:“你们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家吗?你试一下在这里撒野试试,看看你们走得出这石坑村不!”

  巢华丽夹怒而来,又带着这么多人,自然不是想着和平解决问题的,见吴若蓝的态度如此强硬,心头更是火大,肥胖的大手冲后面一甩,喝道:“你们上,给我把她家给砸了!”

  一声令下,后面的大班人马呼喝着冲上来,往大门涌气。

  吴若蓝被吓得不行,赶紧的后退往门内躲,同时想把大门给反锁上。

  只是没等他把大门反锁上,这些人已经冲到了近前。

  眼看着他们就要闯进来,眼看着才刚装修好没住多久的新房子就要被砸得七零八落了,刷地一下,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一道俏生生的身影已经拦到面前。

  “我看你们谁敢!”

  众人定睛看看,发现面前骤然多了一个面若寒霜的极品美女。

  尽管是个女人,可是气场却非比寻常,冷冽如刀的目光仿如刀子般狠狠的剜着他们,和她对视着心中无不一凛,脚步也生生的顿在那里。

  巢华丽见他们停下,立即扭动肥胖的身躯艰难的挤上来,看清楚是个女的后,十分不屑的道:“不过是个女人罢了,你们怕什么,给我上,把这个贱人的家给我砸了。让她知道我巢华丽可不是好欺负的!”

  一班人马互顾几眼,便再次朝前冲,带头的一人甚至卑鄙又猥琐的朝冷月寒胸部撞去。

  冷月寒眉目一沉,杀机陡生,单掌猛地挥出,嘭的一声闷响,正中这人的胸膛,打得他整个人往后倒飞而去!

  后面一班人马正气势汹汹的往前冲,却不防前面的同伴倒身飞来,反应不及的他们被生生砸倒了一大片!

  冷月寒一击得手,立即乘胜追击,身影如灵巧的燕儿钻进了人群中,速度奇快的左冲右突,同时拳打脚踢!

  那些人还没看清楚面前的人影,也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自己的身上已经中了招,然后在剧痛中倒飞而出。

  “嘭嘭啪啪”的一阵乱响过后,冷月寒的身影终于停了下来,而孔志斌与巢华丽带来的那班乌合之众,通通都横七竖八的倒在了地上。

  巢华丽既肥又丑,身上自带凶气,一般的女人在她面前都不敢乍唬,这让她自卑得来又自我感觉良好。可是现在,她看到了一个比她更凶悍的女人,接触到对方冷冽的目光,慌恐的连连后退,嘴里同时叫道:“你想干什么?你可别乱来,我爸是巢中!我爸是巢中!”

  巢中就是羊城卫生局副局长,算是个不小的官!不过现在这样的情况,别说她爸是巢中,就算她爸是李刚抵不上什么用了!

  冷月寒步步紧逼,一步比一步快,瞬间就到了她的面前,然后便毫不犹豫的扬手朝她的脸上扇了下去。

  “啪!”巴掌与脸颊亲密接触的声音响起,巢华丽的脸上已经多了一个五指红印!

  巢华丽捂着脸,愣愣的看着冷月寒,仿佛还不相信自己挨了打似的!

  孔志斌赶紧的抢上来,护着巢华丽肥胖的身体,冲冷月寒怒喝道:“你敢打她?”

  冷月寒没有说话,只是用实际行动来告诉他,自己不敢打巢华丽,连他孔志斌也敢打,手刷地往前一伸,揪住他的领子后拽了过来,另一只手扬起就扇了下去。

  “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

  “……”

  是的,不止一下,冷月寒正正反反反反正正的一连抽了他十几二十下,而且还极有节奏感!

  噼里啪啦的一顿狂扇之后,孔志斌瘦削的脸浮肿了起来,肿得像头猪一样。

  “啊啊,我跟你拼了,我跟你拼了!”看见孔志斌挨打,巢华丽立即就飙了,一边歇斯底里的喊叫,一边像疯子般张牙舞爪的朝冷月寒扑去。

  冷月寒不屑的冷哼了声,一脚将孔志斌踢开,然后等巢华丽冲到面前之际,手突然一扬,奇准无比的就掐住了她的脖子,生生止住她肥胖无比的影!

  “唔唔”没办法呼吸的巢华丽喉咙里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拼命的想挣脱她的手,同时伸手乱抓乱挠的去攻击冷月寒的脸。

  只是她一个泼妇,怎么可能是冷月寒的对手,不管她怎么发疯,始终也没能摆脱脖子上的手,更没办法伤到冷月寒分毫。

  很快,巢华丽一张猪头似的脸就由白变红,由红变紫,由紫转黑……

  周围那一班倒下的人虽然挣扎着爬起来了,看到即将溃死的巢华丽,纷纷想冲上来抢救,可是身上的疼痛,以及冷月寒那杀气凌人的气势,无不在提醒着他们,上去只是找死!

  不但他们是这样,就连孔志斌也一样,他早已经在乌天黑地晕头转向中平复下来,可是他也同样没有勇气上去救巢华丽。

  眼看着巢华丽就要当场被掐死了,一声朗喝从后面传来:“冷月寒!”

  冷月寒回头看看,发现是林昊,见他冲自己缓缓的摇头,终于是松了手。

  恢复自由的巢华丽立即像一瘫烂泥似的软倒在地上,捂着喉咙连声的咳嗽起来。

  孔志斌则赶紧的扑上来,仿佛极为关心的问道:“亲爱的,你怎么样了,怎么样了?”

  林昊走上前来看看,发现冷月寒并没有搞出人命,心里微松一口气,这才看向地上的两人,“你们来找我?”

  巢华丽庞大的胸部仍然起伏不定,嘴里也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断断续续的道:“你,你……”

  “你的胸那么大,还是别说话了,继续喘气吧!”林昊摇摇头,看向孔志斌道:“你来说!”

  孔志斌负气的道:“不错,我们就是来找你!”

  “哦?”林昊不咸不淡的道:“来找我?给我拜早年吗?”

  “拜年,我们是来找你……”孔志斌怒吼,可是吼到一半声音就弱了下去,然后后面就完全听不见了!因为他说话的时候不经意见瞥到到冷月寒射来的阴冷眼神,刚才那一通劈头盖脸的耳光,不但打出了他的牙血,也打松了他的牙齿,而最后那一脚,则差点把他的肺给踢出来了!

  这会儿被冷月寒一瞪,整个人就衰了!

  “我没听清楚。”林昊疑惑的把手伸到耳朵上,问:“找我做什么?”

  孔志斌道:“找你……”

  话还没说完,冷月寒又跨前一步,目光更是凌厉的盯着他,生生又止住了他的话。

  林昊苦笑的看一眼冷月寒,心说你不要老是捣乱行不行?可是见孔志斌这怂货确实被吓衰了,只好看向已经喘顺了气的巢华丽,“还是你来说吧!”

  巢华丽也比孔志斌好不了多少,刚才冷月寒那一掐,虽然没有完全将她掐死,但也掐了个半死,而且她有种预感,如果这个林昊没有及时出来的话,这个女人真的会把自己活活掐死不可的!

  看着旁边虎视眈眈的冷月寒,她那肥胖的心脏情不自禁一缩一缩的,人也无法自控的瑟瑟发起抖来……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