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山恶水,泼妇刁民!

  这句话是有讲究,也有出处的。

  传说以前的乾隆帝六下江南,山山水水都玩腻了,山珍海味也吃厌了。最后一次下江南的时候突然心血来潮,“这里的名山大川我都见识了,只有民间的小巷不曾逛过,不如我去溜达溜达。”

  乾隆帝也像林昊一样,想到就做,立即换了一身便装,瞒过随行大臣,独自一人从后门溜出,不知不觉走到一条小街上,正东张西望之际,忽然听得到吱嘎一声响,街旁一户人家开了门,从里面走出一个家常打扮,模样儿却十分标致水灵的年轻女孩!

  “哇噻!”乾隆帝的魂儿顿时被勾去了大半,当即装作丢了东西,在这家门前东寻西找,不住偷看那年轻女孩。

  年轻女孩原本只是想在门口儿等个货郎,买点针头线脑什么的,没成想货郎没等到,却看到一轻浮男人,一双色迷迷贼眼直勾勾盯着自己,不觉脸上一红,转身就要回屋。

  乾隆帝生怕错过时机,十步并作一步赶到她身边:“请问小娘子姓甚名谁?看你家境不宽,与其愁柴愁米,不如跟我上京城享受荣华富贵去吧?”

  年轻女子见他说话不着调,又动手动脚的,不但上了年纪,而且长得一点也不帅,顿时恼怒非常,立马儿抡圆了给乾隆帝两大耳光,同时大声喊:“救命!”

  眨巴眼儿的功夫,家里人出来了,左邻右居也赶到了,乾隆帝想到好汉不吃眼前亏,赶紧脚底下抹油,撒丫子了。

  回到行宫,乾隆帝本想拿民女问罪,可仔细一琢磨,不行啊,这事捅出去只会更丢人,心里搓火无处发泄的他,最后只好悻悻的给这地方御赐八个字:“穷山恶水,泼妇刁民!”

  惠城属于三线城市,是远远比不上羊城的。

  惠城最穷的地方,无疑就是惠东区这个基本可说是三不管的蓝田村。

  所谓穷山恶水,泼妇刁民,把他们逼急了,那可是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的。

  梁大牛喷了朱奋一句后,便不再理他,问林昊,“林大夫,你这又是什么情况?”

  林昊伸手指了指朱奋那一班人道:“他们说我故意伤害他人,要把我抓回去,同时还要封掉这个诊所。”

  梁大牛一听就怒了,他的脑子虽然不灵光,可也知道林昊要是被抓走了,他这个保安工作的就得丢了,所以立即指着朱奋骂道:“你们这班王八羔子,把诊所封了,我以后上哪讨饭吃去?你们把林大夫抓了,我爸我妈我村里的老老小小上找谁看病去?”

  朱奋被骂了个狗血淋头,也跟着怒道:“他犯了法,我们就得抓他!别的事情,我们管不着!”

  林昊问道:“你说我犯了法,你把证据拿出来!”

  梁大牛立即附和道:“对,你拿证据出来啊!”

  “我们要是没证据,敢光明正大的来抓你吗?”朱奋怒哼道:“实话告诉你也无妨,我们不但掌握了物证,甚至还有人证,而且不止一个!”

  见他一副胸有成竹的语气,林昊心里不由疑惑起来,对孔志斌与巢华丽下毒之后,他不止一次从头到尾的梳理,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细节,最后的答案都是一样的,那就是这件事做得天衣无缝,绝对不会有任何的破绽。

  只是现在,警方却称掌握了证据,那么可能性仅仅只有两种。一,朱奋在撒谎,想让自己放弃挣扎抵抗,乖乖的束手就擒。二,他们确实掌握了证据,但这些证据是伪造的,可一旦自己归案,却能将自己绳之于法。

  思前想后,林昊便更加的确定,自己绝不能跟他们回去,否则将会死路一条,所以就蛮横的道:“你有证据,现在拿出来。你有人证,也现在把他叫出来。三口六面说清楚,如果真的证据确凿,我肯定会跟你们回去。”

  “我们执法机关的办案程序是你说了算的吗?”朱奋怒道:“林昊,我郑重的警告你,放弃无谓的挣扎,立即跟我们回协助调查。”

  林昊摇头道:“你不拿出证据,休想我跟你们走!”

  梁大牛也立即附合道:“对,你休想!”

  他的两个堂兄弟也跟着同声同气的叫道:“你们拿不出证据来,立即给我们滚!”

  说话间,三人齐刷刷的往前跨了一大步,横眉怒目的虎视他们!

  三人都长得牛高马大,魁梧雄壮,不但凶神恶煞,而且蛮不讲理,尤其中间一个还持着鲜血淋淋的凶器,一班警察被他们的气势所慑,生生退了两步,警惕的瞪着他们。

  朱奋看似冷静,但也被搞得相当紧张,因为真的发生冲突的话,自己带来的这几个人是明显不够看的。只是紧张归紧张,身为带头人之一,终于还是硬着头皮上前冲他们喝道:“你们想干什么?”

  梁大牛声音比他更高的道:“林大夫为我们铺桥施路,给我们治病救命,对我们来说,他就是救苦救难的活神仙,你抓谁都可以,抓他就是不行!”

  没想到,关键时刻,梁大牛的嘴还挺利索的,虽然法理不容,但情理之中,迎得了一片喝彩声。

  朱奋则怒道:“你想暴力抗法吗?”

  “法?”梁大牛指着自己,十分二愣的道:“我小学都没毕业,你跟我**?”

  朱奋:“……”

  梁大牛大手一挥,“我不懂什么法不法,反正你们想抓林大夫就是不行!”

  朱奋被气得不行,指着他怒骂道:“文肓,法肓!”

  梁大牛竟然点头道:“没关系,你可以侮辱我,我不揍你,只要你不抓林大夫!”

  朱奋:“……”

  争执半天之后,梁大牛终于不耐烦了,扬起了手中的杀猪刀,呼呼的对着空气乱砍几刀,喝道:“大过年的,大家都很忙,你没有证据,赶紧给我们滚。”

  梁二魁两兄弟也跟着叫道:“这儿可不是你们可以撒野的地方!”

  朱奋被弄得啼笑皆非,现在到底是谁在撒野呢?

  一阵火气上涌,他就立即就喝道:“你们别在我面前胡搅蛮缠,我们正在禀公执法,再闹下去,我告你们妨碍公务,把你们也通通抓起来!”

  梁大牛刷地一步欺上前去,十分霸气的用刀尖指着他,野蛮的道:“那你抓我一个试试!”

  他的两个堂兄弟也同样欺上去,异口同声的道:“有本事,把我也抓了!”

  朱奋被气得立即就要发作,可还没等他发号施令,外面已经传来了一片叫喊声。

  “把我也抓了!”

  “把我也抓了!”

  “把我也抓了!”

  “……”

  朱奋扭头一看,顿时被吓呆了,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诊所的院子外面已经来了几十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显然都是这个村里的村民!

  他们有的爬在院墙上,有的挤在大门外,有的则已经堵在他们的身后,无不一脸激愤的仇视着他们。这还不单止,外面仍有数不清的村民正络绎不绝的往这儿赶!

  看见这样的阵势,朱奋已经不是紧张,而是恐慌了!

  起初的时候,他以为林昊顶多只能煽动一两个无知的村民,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看起来年纪一点也不大的乡村医生竟然有如此之大的影响力,也不见怎么号召,村里的人通通都赶来了,尤其要命的是,他们似乎都极为拥戴与尊敬这个家伙,几乎是一边倒的站在他那边。

  尽管这样,但朱奋仍极力的大声道:“各位乡亲父老,你们放心,我们是人民公仆,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坏人,同时也不会放过一个好人!”

  众人:“……”

  朱奋见众人的神色不对,这才意识到自己太过紧张产生口误,忙纠正的道:“不,说错了,我是说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同时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现在我们只是把他带回去协助调查,如果证明他确实是清白的,自然会让他回来……”

  “你们不要听他放狗屁!”群民中一个村姑尖声叫了起来,“他们没有一个是好人,林医生要是被带走了,怎么说都由得他们,到时候没罪都会变得有罪,咱们绝不能让他们把人带走!”

  林昊听得这声音无比熟悉,抬眼看去,看清楚那是谁后,纵然是心情糟糕也差点儿乐了起来。

  那个村姑不是别人,赫然就是想要对自己女王硬上弓的严素,可她现在并不是平常那种时髦新潮的装扮,而是不知道穿了谁干活的衣服,戴着草帽,甚至脸上还抹了灰,看起来就跟蓝田村的村姑一般无二。

  不过装得再像又怎样,林昊对她已经熟悉到这种程度,别说乔装打扮,就是化成灰也能认得的!

  只是他虽然认得,别人却未必,严素这带有严重煽动性的话,立即像是投进了湖里的大石,击起千层浪,村民们无不大声的乱七八糟喊起来。

  “对,不能让这些王八蛋把人带走!”

  “他们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尽会冤枉好人!”

  “你们不能抓林大夫啊,他被你们抓走了,我们以后找谁看病啊!”

  “外面那么多十恶不赫的人,你们为什么不去抓,林医生那么好那么善良的一个人,你们为什么偏偏来抓他!”

  “搞错了,你们肯定搞错了!”

  “大过年的,你们就不能不折腾吗?让我们老百姓安安生生的过个年!”

  “麻辣隔壁的,你们赶紧滚出村去。要不然老子要你们好看!”

  “你们到底还有没有人性,他还是个孩子啊!”

  “……”

  看着群情激昂的场面,朱奋一个头两个大,心里也乱糟糟的,这只是一个普通的传唤事件,而且并没有向上级请示的。如果酿成**,尤其是在年节这种敏感时期,那他的麻烦就大了!

  为了尽量控制影响,避免刺激到不明真相的群众,他没敢再让自己的手下去铐林昊,而是让他们退到一旁,并戒令他们绝对不能轻举妄动,然后走到付研杰那边,和他勾头接耳的低语起来……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