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相爱的两个人,不会输给贫穷,不会输给身份,不会输给地位,不会输给外貌,不会输给距离,不会输给身高,不会输给年龄,不会输给别人,不会输给流言蜚语……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不信!————摘自了了一生胡言乱语录!

  郭子健现在所想的并不是爱情,而是立功,所以在一招狂蛇乱舞的快拳组合中将林昊逼得手忙脚乱之际,趁隙就使出了终极大招——变龙吞天!

  拳未至,劲气已经夹带着毁天灭地的磅礴气势袭卷而来。

  狂蛇乱舞已经逼得林昊毫无招架之力,这会儿面临这样的大绝招,已经挡无可挡,避无可避!

  那他该怎么办呢?傻傻的用胸膛去顶炮火吗?不,他作了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举动,在郭子健双拳合一的袭来之际,他立即仰天就倒!

  其实,林昊的想法很简单,反正这一招他是绝对避不过了,与其是被打倒,还不如自己先倒呢!最起麻这样疼痛会轻一些些!

  不能不说的是,林昊的狗屎运实在太好了!这种自暴自弃的举动,恰恰就是躲避郭子健这招变龙吞天的最好办法。

  水能载舟,亦能煮粥!手中有招,心中无招,无招自胜有招!

  郭子健做梦也没想到林昊会突然使出这种不战而屈的破招之法,临时想要变招已经来不及了,所以只能直直的向前轰去。

  尽管在林昊倒地之前,双拳仍是在他的胸前划过,可也仅仅只是划过,而不是打中,凶猛尖锐的拳劲虽然了他的衣服,也在的胸膛上留下一道浅浅的伤痕,但并没有给他造成严重的伤害,郭子健的这记大招所有的劲力几乎都打到了空气中。

  在两人擦身而过之际,欲倒未倒的林昊只感觉胸膛传来一道火辣辣的疼痛,但并不像他所预想的那么剧烈与致命,大脑仍然敏锐,反应仍然灵活,所以在这电光火石的刹那,顺势扬起一脚,不轻也不重的踢向他的!

  别人所理解的,是。但林昊的理解,却是之间。所以他这一脚踢的就是郭子健的那个地方。

  郭子健全身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变龙吞天这一招中,不但无法变招,也无法停止自己的身形,感觉到劲风突起,意识到不妙,却已经无法避让了,最为要命的地方传来了剧烈无比的疼痛!

  “嗷”无法忍受的疼痛使得他捂着那儿,在让人心酸的惨叫声中跳了起来。

  趁你病,要你的命!

  对于从小被当作杀手培训的林昊而言,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的道理是比谁都领悟深刻的,所以哪怕胸前有伤,后背又重重的砸在地上,整个人痛得仿佛被了一般,可是他还是硬咬着牙关,迅速的一记鲤鱼打挺翻身起来。

  刷刷两步欺到郭子健的身前,一记凶狠的侧踢就劈了过去,仍在疼痛中无法平释的郭子健完全没有抵挡之力,身形被踢得跄跄踉踉的往后跌去。

  只是没等他倒下,林昊已经如影随形的紧追而上,双拳轮番砸出,密集的拳头仿佛雨点一样落在他的胸膛上。

  当林昊的身形终于停下来的时候,郭子健最少已经挨了五六十拳,整个人晃晃悠悠的原地荡了两下后,便像面条一样软倒在地上。

  说来话长,事实上所有的一切就发生在四五秒之间。

  当马德毕反应过来的时候,他这支中队中最厉害最能打最拔尖的部下已经像死狗一样倒在那里,怒不可竭的他终于再也管不了那么许多了,嘶吼道:“上,全都给我上,把他给我拿下!”

  “是!”整齐又洪亮的应答声在场中响起!

  “来得好!”林昊看着前面像潮水一样涌来的武警,心中没有半点畏惧之意,有的只是熊熊战意所带来的兴奋,大叫声中伸手将胸前已经掉了扣子的衬衣外套通通一扯扔到地上,露出了身上斑驳交错的狰狞疤痕,以及匀称结实的肌肉。

  “哇噻!”村姑装扮的严素见状立即尖叫了起来,“黑面神,你好man啊!我好好喜欢你哦!”

  众人:“……”

  混战,眼看就要一触即发。

  拳脚无眼之下,死伤恐怕在所难免!

  然而就在这个瞬间,让人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

  一辆警用轿车疾快无比的冲进了战圈,“嘎”的一声刺耳刹声中,带着滚滚的尘土横停于战圈中间,生生将林昊与那班武警分隔开来。

  车门打开,一个中年男人首先从副驾驶座上走下来,但面青嘴唇白,刚站到地上便“哇”一声吐了满地,显然是被这个飘移急刹给弄反了胃。

  与此同时,驾驶座那边走下来一个警服笔挺的男人,这人赫然就是姗姗迟来的沈荆彬,而那个吐得稀里哗啦的则是石坑村的村主任严伯。

  马德毕已经被激怒了,原本打定了主意,今天不管谁来,他都得拿下林昊,可是当他看到从车上走下来的沈荆彬时,却又不禁愣了下,然后冲部下作了个暂停的手势!

  林昊虽然不知道这两人怎么凑一起来了,但看到他们,紧握的拳头终于缓缓松了下来,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后嘲讽的问:“沈局长,你怎么不吃了晚饭再来呢?”

  沈荆彬没好气的看他一眼,质问道:“林医生,你这是干什么?我不是说了,在我没到之前,你要保持克制,保持冷静,切莫轻举妄动吗?”

  林昊苦笑道:“他们要朝村民开枪,我怎么冷静得下来呢!”

  沈荆彬眉头皱了起来,回头看一眼那些武警与民警,然后喝道:“你们谁是负责人。”

  沈荆彬虽然只是羊城一个分局的副局长,可羊城是省会,是副省级城市,他的级别为副处,警衔为二级警督。

  先不管这些人从哪来的,又是什么职务,光是看在场的所有人的肩章,便没有一个能有沈荆彬的高,因此他的喝问声也别具威仪。

  朱奋看到对方是个二级警督,比自己高了可不止一个级别,心里就有些发怵,原本指望马德毕会像刚才那样一马当先的迎上去应答,谁知道这厮竟然装聋作哑,甚至还把眼光看向自己。不由得一阵气恼,可最终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前去道:“领导,您好,我是这次行动的负责人!”

  沈荆彬上下打量他一眼,冷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哪个单位的。”

  朱奋道:“我叫朱奋,惠城惠东区公安分局江东中队副队长!”

  “我是羊城明珠区分局的副局长沈荆彬!”沈荆彬跟着介绍一下后,立即面无表情的质问道:“谁让你们来这里抓人的?谁给你们的权力?”

  这一通质问,弄得朱奋莫名其妙,这里是蓝田村,属于惠城,正好是自己分局的管辖范围,怎么就不能来这里抓人呢?

  “沈局长,这个是蓝田村历来是我们……”

  “我不管你们什么历来不历来!”沈荆彬打断他道:“我只知道从现在起,蓝田村已经不是你们管辖的范围!”

  “呃?”朱奋听得一头雾水,“这,这怎么可能?蓝田村一直都属于惠城惠东区,一直都是我们管的啊!”

  沈荆彬也不说话,只是拿眼看向还在那里干呕的严伯。

  严伯费力的咳嗽几声,勉强压下翻腾的胃后,这才掏出一份红头文件递过去道:“朱队长,你看这份文件!”

  朱奋并没有第一时间接文件,而是问道:“你又是谁?”

  严伯自我介绍道:“我是石坑村村委会主任严伯!”

  朱奋不屑的道:“这里是蓝田村,有你们石坑村什么事?”

  严伯扬着手里的文件道:“你先看这个,看完这个,你就明白了!”

  朱奋疑惑的将文件接过来,只是看完之后,脸色就刷地白了,“这,怎么回事?我们怎么没有收到消息?”

  严伯道:“我们也是这两天才接到这份文件,让我们村做好接收安置工作,你们那边应该也接到了,估计是还没下达罢了!”

  朱奋道:“可是……”

  沈荆彬见两人说来说去说个没完,终于有些不耐烦了,自己堂堂一个副处级的局长,在自己的辖区内要接管一个案子都要不到?

  “那个谁……”沈荆彬道:“小朱是吧?”

  朱奋忙恭声道:“对,是我!”

  沈荆彬道:“你识字吗?”

  朱奋被问得愕然,自己可是正规警察院校毕业的,怎么可能不识字呢?但还是赶紧点头道:“识的!”

  沈荆彬道:“文件你看清楚了吗?”

  朱奋道:“看清楚了!”

  沈荆彬突然怒喝道:“那你还等什么?等我请你吃晚饭吗?”

  这话的潜台词无疑是:你还不滚在这儿等什么?

  朱奋被斥责得老脸一窘,“沈局长,你先别急,这个案子的报案人是去我们分局报的案,而且这里以前也是我们的辖区,现在……”

  沈荆彬十分强势的打断他道:“我不管当事人去哪报的案,我也不管以前这里是谁管。我只知道现在这里归我管,案子就得移交到我们分局。”

  朱奋道:“可是……”

  沈荆彬道:“如果你拒不移交,我会向你们市局以及省厅反映你越区执法的行为。”

  朱奋听得脸色一变,心压低声音道:“沈局长,咱们借一步说话,借一步说话好吗?”

  沈荆彬有些不耐烦,但还是和他走到了一边。

  朱奋左右看了看之后,这才低声道:“沈局长,这个案子是市局一把手赵局长亲自挂帅督办的,我只是奉命行事,你看是不是能行个方便。毕竟通知没有下来,我也不知道这里已经不是我们豁管的范围。”

  “赵局长?”沈荆彬疑惑的道:“我们市局的一把手好像不姓赵。”

  “不!”朱奋忙道:“不是羊城市局,是我们惠城市局。”

  你惠城的局长又管我不着,拿来说个毛啊?沈荆彬心里很是不屑,不过如果这件事不牵涉林昊的话,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虽然说大家不同一个城市,但大家都是同一个系统的,属于兄弟单位,抬头不见低头见,搞得太尴尬了日后不利于跨地执法,可是事情牵涉到林昊,而且又有着红头文件在手,他就没办法让步了,所以摇头道:“不行,这个案子必须交由我们来办,你们赶紧移交吧!”

  朱奋真的很想应一句,我要是说不呢?但他不敢,对待林昊这样的小村医,他可以蛮横粗暴,可是对待着一个比自己级别高很多的警督,他却什么都不敢说,只能婉转的道:“那……我向上面请示一下好吗?”

  沈荆彬催促道:“快!”

  朱奋这就赶紧走到一旁打电话去了……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