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城市区中心商业街。

  市局局长赵浩明正陪着妻子在一个红酒酒庄里挑选过年用的红酒,可他的电话却时不时响起。

  他的妻子巢月娥见状便有些埋怨的道:“这都过年放假了,你怎么还那么多事?”

  赵浩明没好气的道:“你也知道过年放假了,还叫我办事?”

  巢月娥不屑的道:“不就一点小事吗?”

  赵浩明质问道:“一点小事?”

  巢月娥疑惑的道:“难道到现在还没搞掂?”

  “搞掂?”赵浩明一下就火大了,“你以为蓝田村是什么地方?那种穷山恶水的山旮旯,进去抓个人这么容易吗?”

  巢月娥不以为然的道:“那有什么难呢?”

  赵浩明有些恼的道:“现在我动用了关系,要求武警过去了!”

  巢月娥道:“既然武警过去了,那你就放心吧,不过是一个小小村医罢了,翻不了天的。”

  赵浩明正想说话,手机又响了,掏出来看看来电显示,发现又是朱奋打来的,这就接通道:“老朱,人带回来了吗?”

  朱奋摇头道:“局长,事情麻烦了!”

  赵浩明疑惑的道:“怎么了?武警过去也搞不掂吗?”

  朱奋道:“刚开始的时候是差不多搞掂了,那小子虽然有几手三脚猫功夫,但好汉架不住人多,可是就在我们将要拿下他的时候,羊城来了一个警察。”

  赵浩明疑问:“羊城的警察?”

  朱奋道:“确切的说是一个警官!”

  赵浩明:“呃?”

  朱奋道:“他自称是羊城明珠区分局的副局长沈荆彬!”

  赵浩明问道:“然后呢?”

  朱奋道:“然后说要我们把案子交给他。”

  赵浩明怒道:“凭什么?蓝田村属于惠城,是我们的辖区。”

  朱奋接口道:“可是他出示了一份红头文件,上面写着明珠区扩容,蓝田村将划入羊城范围。”

  赵浩明道:“这……”

  朱奋疑惑的道:“局长,你也不知道这事吗?”

  这个事情,赵浩明确实不知道,所以他道:“你等等,我打个电话问一下。”

  挂断了电话后,他赶紧打给了市府一个专管这类事情的主任,问了之后才知道,确实有这么回事,只是因为春节假期,也因为涉及到一些手续,暂时没有下达。

  挂了这个电话,他又打回给朱奋。

  朱奋忙问道:“局长,蓝田村这个事情是真的吗?”

  赵浩明道:“是真的,但文件还没下达,必须春节假期之后。”

  朱奋弱弱的道:“那我现在该怎么办,他勒令我必须马上移交这个案子。”

  赵浩明态度强硬的道:“文件没下达之前,蓝田村仍是我们的辖区,你别理他,把人给我带回来。”

  朱奋十分为难的道:“可是……局长,这样做是不是不妥,虽然说他不是我的直管上级,可他是个副局长,而且还是个警督,比我的级别高很多呢!”

  赵浩明恼怒之余终于有所醒神,问道:“这个沈荆彬的身份能确认吗?”

  朱奋应道:“能确认,我刚刚用手机上了明珠区分局的官方网站查了下。确实就是他!”

  赵浩明又问道:“他带了多少人?”

  朱奋道:“就他自己一个!”

  赵浩明沉思一阵后道:“既然他是一个人去的,那证明他并不想把这件事情闹大,你们态度强硬点,说服他,把人给我带回来。”

  朱奋苦声道:“可是……”

  赵浩明却不等他把话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听到手机里传来挂断的忙音,朱奋不由得连连叹气,心说你老人家这不是为难我吗?

  看见朱奋从那边走回来,沈荆彬立马问道:“怎么样?案子可以移交了吗?”

  朱奋只好硬着头皮道:“沈局长,抱歉,我们局长说在文件没正式下达到地方之前,这里仍是我惠东区的辖区。”

  沈荆彬的脸刷地阴了下来,质问道:“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一点!”

  朱奋只好解释道:“局长的意思是说这里发生警情的话,仍由我们惠东区分局接管!等到文件正式下达,辖区转交之后才……”

  沈荆彬打断他道:“也就是说你们不同意将案子移交给我咯?”

  不错,就是这个意思!朱奋真想这样给他顶回去,不过话到了嘴边却变得极为婉转,“沈局长,对不起,请你高抬贵手,别为难我好吗?”

  怎么说都说不通,沈荆彬被激怒了,真像个神经病似的吼道:“今儿个我还真就为难你了怎么地?”

  朱奋这难的道:“沈局长,我不过是奉命行事罢了……”

  话说到这里,沈荆彬已经觉得没有跟他们理论下去的必要了,直接打断他蛮横的喝道:“我不管你奉谁的命令,我只知道现在这里是我们的辖区,没有正规手续,任何人不得在我们辖区内办案抓人!”

  朱奋苦着脸道:“沈局长,你这又是何必呢!”

  沈荆彬道:“想让我不管这事,可以,让我直管的上级领导给我下令!至于什么草局长,干局长的,通通免谈!”

  朱奋还欲再说话,沈荆彬已经理也不理的调头往诊所那边走去。

  在林昊凑上来的时候,他一把拽着林昊走进门,同时瓮声瓮气的冲后面那些人喝道:“我这就在这里面,你们惠城警方真有那么牛气,那就冲进来,连我也一并抓走!”

  朱奋等人面面相觑,半响作声不得。

  蓝田村出刁民也就算了,因为他们穷。可是羊城如此富裕的地方,警察怎么也这么蛮不讲理呢?

  直到沈荆彬的身影彻底消失后,朱奋才回过神来,忙跟付研杰商量起来。

  然而付研杰是管卫生的,你要说收拾个无牌无证的黑诊所,他经验十足,可是面对一个副处级的副局长,他哪里有半点儿办法?

  朱奋见他没主意,只好找那马德毕,“马队长,你看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马德毕没有说话,只是一脸奇怪的表情看着他!

  朱奋疑惑的道:“怎么了?”

  马德毕面无表情的道:“我只是来增援你的,该怎么办,我怎么知道?”

  好嘛,这家伙看起来硬,可是遇到个更硬的就一推三六九了!

  朱奋无可奈何,只能再次打给那位赵局长!

  ………………

  诊所里头。

  沈荆彬仍然气呼呼的直冒火,冲林昊等人道:“你要说这里不是我们分局的辖区,那我无话可说。可现在明明已经成了我们辖管的范围,他们竟然还敢耍横,真是岂有此理。”

  林昊忙给他递上一杯茶道:“沈局长,你喝点茶,消消火!”

  沈荆彬将茶一饮而尽,然后将杯子重重的顿在桌上,掏出手机道:“欺负我一个人来是不是,好,那我就让特警队出动。”

  特警?人家已经出动了武警,你觉得你的特警有武警厉害吗?

  然而不管到底是武警厉害,还是特警厉害,林昊并不愿意看到两地警察对恃的场面,那样的话事态将更加难收拾的,因此他忙对沈荆彬道:“沈局长,你先别冲动,咱们先商量一下,看看还有什么办法解决不!”

  经他这么一提醒,沈荆彬也勉强冷静了下来,他这次来完全是出于私人感情帮林昊的,真把事情闹大,惊动了上面的头头脑脑,虽说不致于受什么处分,但也不太好看。

  不过如果惠城警方真的敢蛮来,他也不介意横上一把,看看到底谁比谁硬!

  尽管在林昊的劝阻下,沈荆彬将手机收了起来,可仍是气呼呼的道:“我本来确实打算跟他们商量来着,可是你看他们的态度,像是能跟我商量的样子吗?”

  林昊苦笑一下,见严伯也坐在旁边沉默不语,手里还拿着那份文件,这就伸手过去。

  严伯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递给了他。反正这份文件迟早也是要公布的。

  林昊仔细的看起来,发现这份文件的主要说的是明珠区扩容的事情!

  随着经济的飞速发展,羊城出现了土地和资源难以维系的局面,土地告急,导致房价节节高升。人口剧增带来的交通、土地等的压力,让羊城不堪重负。

  在这些压力之下,向外扩展,寻求新的城市发展空间已经势在必行。因此位于羊城郊区的明珠区将成为发展新区,除别的向外扩展的村镇外,鉴于蓝田村地广人少,又与羊城分界不清,经审批之后由原来的惠城惠东区蓝田村变成为羊城明珠区蓝田村,管辖权限也变更为明珠区!这份文件是让石坑村村委会全力配合区委区政府的进行变更安置等工作。

  看完了文件之后,林昊看严伯的眼神变得极为复杂,也终于明白他为什么极力鼓励自己买下蓝田村的土地使用权。

  蓝田村原本是属于惠城,荒山野地数不胜数,也值不了几个钱。可一旦纳入羊城,变成开发新区的一块蓝图,那价值就不可限量了!

  林昊所拥有的财富,在这份文件正式公布的时候,将一夜间翻个n倍!

  到了这会儿,他也终于领会严伯当初为什么说那句:“当是我还给你的!”

  这,可不是还给林昊这么简单,而是摆明了往他口袋里送钱呢!

  正当他想说什么的时候,严伯却冲他微不可闻的作了个禁声的神色,显然让他不要声张!

  林昊想想也对,闷声才能发大财,而且现在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要紧的是怎么解决面前的难题。

  见他愁眉不展的,仍余怒未消的沈荆彬反倒安慰起他,“林医生,你不用担心,有我在这里,谁也休想把你带走!”

  尽管他如此打包票,可是林昊仍然有些忧心,以目前的形势来看,不想让事态继续恶化的话,那唯一的选择便是自己被朱奋等人带回去。

  一旦跟他们回去,那自己的处境将变得十分糟糕。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