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门押送嫌犯的警车上。

  林昊沉默的坐在那里,徐忆惜也安静的坐在他的身旁。没有人来给林昊上手铐,甚至都没有人看守他们,整个后车厢就只有他们俩。

  静默中,只有车轮声传入耳朵,林昊无聊之下不经意的扭头看了看,然后目光就有点转不开了,因为他看到了徐忆惜的。

  膝盖破了口子的裤袜来后,徐忆惜就没有再穿上去,所以两条雪白的腿现在仍是无摭无掩的暴露在空气中,想起之前这时那妙不可言的触感,林昊的心思情不自禁的一荡,又荡,再荡……

  正荡个不停的时候,徐忆惜忍不住轻咳了一声,显然是提醒林昊,这样盯着一个女人看,尤其还是人家的腿看,并不是礼貌的行为。

  林昊回过神来,尴尬的将目光扭向另一边。

  “卟哧!”徐忆惜轻笑一声,打趣道:“林医生,原来你也很色呢!”

  “我……”林昊听得更是尴尬,可心里又有些不服气,到底谁比较色呢?是谁把我的手拿到她的腿上呢?

  真是的,还说我,你不我,我能吗?我不,还有男人本色吗?

  “不过这也正常!”徐忆惜见他窘迫又带着幽怨的样子,又以一副过来人的语气替他开脱道:“你这个年纪,要对异性不好奇,那不是身体有问题,就是心理有问题!”

  林昊的身心都没有问题,他只是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扭头左右看看,目光不经意的又落到她那双美腿上,发现雪白稚嫩的肌肤上已经起了层层鸡皮疙瘩,便问道:“惜姐,你冷吗?”

  这话问得有点儿废,大冬天的原本只穿着裤袜就有些冷,何况现在连裤袜都脱了,光着两条腿,怎么可能不冷呢?不冷能起鸡皮疙瘩吗?

  “冷呢!”徐忆惜点头应道,然后又打趣他道:“你脱件衣服给我穿呀?”

  林昊看了看自己身上,不由苦笑起来,他只穿了件长袖,连外套都没穿,要脱了给她,自己就得光着了。不过谁让自己嘴贱呢,这就伸手要去脱身上的衣服,反正他练有帝经,抗寒能力比常人更强一些。

  “哎,别,我逗你玩的!”见他来真的,徐忆惜忙阻止道:“我已经让人送了衣服去分局的,一会儿到了我就换上!”

  林昊停了下来,想了想道:“那你挨我近点儿坐吧!暖和一些的!”

  这话一出口,他就有点后悔了,两人虽然已经有过“肌肤之亲”,可严格说起来,并不算特别熟悉,这么亲密的行为明显不合适的。

  然而何忆惜并没有多想,立即就坐了过来,不但挨得他极近,同时还道:“我早就想坐过来了呢!”

  林昊很是无语,停了一会儿才道:“惜姐,其实你没必要跟我一起去公安局的。”

  徐忆惜摇头道:“这件事没有彻底解决之前,我不会离开你的。”

  林昊道:“既然主管这个案子的人是沈局长,你大可以放心,我和他……”

  徐忆惜道:“我知道,你和他认识。而且我还知道,你之所以会跟他认识,是因为你救了他妹妹一家好几口!”

  “呃?”林昊疑惑的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徐忆惜道:“为了找你,我让家人帮我找齐了车祸中所有相关人员的资料,然后顺藤摸瓜才找到你的。”

  林昊恍然,点点头不再说话。

  徐忆惜却突然又叹口气道:“可惜当我恢复元气,准备找那个梁少秋算账的时候,这家伙却人间蒸发了,不但他,他的父亲,他的母亲全都不见了,梁家的产业也通通易了手。显然有人比我抢先一步出了手。”

  林昊有些心虚,弱弱的问道:“你觉得这是谁干的?”

  徐忆惜沉吟一下道:“我猜是沈静的老公,让一个权财世家说倒就倒,让他们说消失就消失,恐怕只有他才有这个能耐了!但这也只是我的一种猜测罢了。”

  林昊顺手推舟的道:“可能吧,不过也可能是他们梁家自己的原因!”

  徐忆惜点头道:“不管是因为什么,反正那样的人就不该有好下场,现在这样的结果是让人喜闻乐见的,省了我不少事呢!”

  林昊含糊的道:“嗯嗯!”

  徐忆惜又道:“对了,你们年夜饭一般吃什么菜的?”

  林昊汗了下,这谈话的节奏是不是变得太快了呢?根本就没有缓冲和过渡就换了话题,想了想道:“也就平常那样吧,鸡啊鹅啊鱼啊肉啊什么的!”

  徐忆惜道:“不包饺子吃吗?”

  林昊摇头,“我们南方一般没有过年包饺子的习俗,尤其是客家人,不过会弄很多菜,都是以肉居多。”

  徐忆惜好奇的问道:“你是客家人吗?”

  林昊道:“也许吧,我也不太清楚!”

  徐忆惜疑惑的看向他,“呃?”

  林昊只好道:“我是个孤儿!”

  徐忆惜愣了下,然后声音低低的道:“抱歉哈!”

  林昊摇头道:“没事,我已经习惯了。”

  徐忆惜又道:“对了,你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年轻就成了少校。”

  又换话题了?这谈话的节奏太缥缈了吧!林昊有些汗,不过还是顺着她的话道:“确实有些好奇,我听说军衔等级很严格的,好像要四年才能升一级是吗?”

  徐忆惜摇头道:“这也不是一定的,军衔制是以军官的职务、贡献、才能等综合因素作为评定与晋升的!例如学历一样,带着越高的学历参军,起点就越高。我的学历原本就不低,兵种也比较特殊,容易立功,所以升得也比较快!”

  林昊不明觉厉,十分羡慕。

  徐忆惜有些得意的道:“尽管我的兵种是文职,不过我可能是我们国家最年轻的一个少校呢!”

  林昊好奇得不行的道:“我能知道你当的是什么兵,怎么立功的吗?”

  徐忆惜:“不能!”

  林昊闷闷的道:“你这样说一半留一半的,不是逗人玩吗?”

  徐忆惜咯咯的笑了起来,“就是逗你玩啊!大过年的,你还苦着脸,皱着眉,一点也不欢乐喜庆呢!”

  林昊苦笑不迭的道:“惜姐,我现在是被扭送公安局,能欢乐得起来吗?”

  “就这啊,我还当什么事呢!”徐忆惜不以为然的道:“我不是说了吗?别说你没犯事,就算你真的犯了事,我也会保你平安的。”

  林昊问道:“那你想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吗?”

  徐忆惜道:“你愿意说,我就听。你不愿意说,我就不问。”

  林昊终于有点乐了,故意的道:“那我就不说了!”

  徐忆惜被弄得愣了下,然后道:“到你逗我了?”

  林昊问道:“你真的想知道?”

  “当然!”徐忆惜点头,解释道:“不过我想知道,并不是想窥探你的**,而是想要更好的帮助你解决这件事情。”

  林昊道:“那我真的要说啊?”

  徐忆惜再次点头,“而且越详细越好!”

  林昊只好把那天自己跟吴若蓝去逛街买年货,偶遇巢华丽与孔志斌的经过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当然,给两人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说的。

  徐忆惜听完之后,有些忿愤的道:“这对狗男女这么过份,真是死不足惜。”

  林昊又被充道:“刚才警察进入村里要抓我的时候,那个孔志斌还打电话给我姐,要我陪偿他们一人一百万,还要我姐跟他……就是那个什么呢!”

  徐忆惜睁大眼睛道:“真的?”

  林昊点头,“我没骗你,我姐的手机里面还有通话录音呢!”

  徐忆惜愤怒的道:“这个王八蛋,竟然敢这样欺负你,我绝饶不了他。”

  林昊同声同气的道:“我也饶不了他!”

  徐忆惜道:“林医生……”

  林昊道:“惜姐,你就叫我的名字不好吗?”

  “好,就叫你的名字!”徐忆惜失笑,然后极为真的道,“林昊!你放一百个心,以前我不在的时候,那也就算了。现在有我在,谁也甭想欺负你!”

  咦?这个对白,怎么听着有点耳熟呢!林昊心里纳闷,但还是答应了一声,然后道:“我有个问题想问你,可是不知道该不该问。”

  徐忆惜道:“想问什么就问呗!你现在也算是个大男人了,有什么好婆婆妈妈的!”

  林昊道:“我是想问……”

  徐忆惜又忙打断他道:“不过工作上的事情是绝对不能问的,我们有保密条约!向别人透露,等于是出卖国家机密,性质很严重的!”

  林昊摇头道:“我是想问你个人的问题,与工作无关的!”

  徐忆惜微松一口气,看了看他后,声音有些低的道:“我还没有男朋友!”

  林昊汗得不行,“我不是问这个!”

  徐忆惜疑惑的道:“那你想问什么?”

  林昊犹豫一下,终于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上一次你两条腿都断了,可不管是治疗前,还是治疗过程中,又或者治疗结束之后,我都没听见你哼过一声。是这样的吗?”

  “是啊!”徐忆惜点头,“我虽然从小就体弱多病,可也不习惯在别人面前表现得那么软弱的。”

  林昊疑惑的指着她膝盖上贴着纱布的小伤口道:“这个伤口有上次断了腿那么疼吗?”

  “怎么可能有那么疼呢!”徐忆惜下意识的应了一句,然后终于知道他问的是什么,既然上次断了腿都没喊疼,为什么这次只是擦破点小伤口就大呼小叫呢?脸红耳赤的低声道:“还不都是你害的!”

  林昊感觉十分冤枉的道:“我害的?”

  徐忆惜脸更红,声音更低的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自从那次被你……治疗之后,身体就变得特别的敏感,一点点疼一点点痒都!”

  林昊愕然的道:“怎么会这样!”

  徐忆惜不自禁的又想起当时的光景,心神顿时变得慌乱起来,再也没有勇气去看林昊了,只是声如蚊鸣的道:“……我也不知道!”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