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巢中被抽打到了门外,狼狈无比的摔倒在马路上的时候,林昊心中的一口怨气终于出得差不多了,悻悻地扔掉已经不剩几根毛的扫帚,冷哼一声回了屋。

  一直在旁边勾头探脑的吴仁耀忙走进去,然后劈头盖脸的数落道:“林昊,你小子是不是疯了?他是巢中,是羊城卫生局的!”

  林昊瓮声瓮气的道:“那又怎样?”

  “那又怎样?”吴仁耀更是愤怒的质问道:“难道你不知道现在蓝田村已经归羊城管,不知道咱们的诊所归羊城卫生局管吗?你竟然敢这样殴打那姓巢的,你还想不想做医生,咱们的诊所还开不开了?”

  林昊哼道:“他奈何不了咱们的!”

  吴仁耀气得不行的道:“他奈何不了咱们?他可是局长,虽然是个副的,可也管着咱们!咱们就算循规蹈矩,老老实实的做生意,可他要是三天两头给咱们小鞋穿,咱们的诊所也开不下去的。”

  林昊不以为然的道:“你想得有点多了!”

  吴仁耀指着他道:“你,你……是不是要把我给气死!”

  小杏忙凑上前,伸手顺着他起伏不定的胸膛,低声劝道:“你消消气,消消气啊!”

  吴若蓝也跟着道:“爸,林昊不是个糊涂的人,他要是没有主张,应该不会乱来的。”

  林昊听了便咧嘴一笑,送她一个还是你比较了解我的眼神。

  “你还乐!”吴若蓝没好气的瞪他一眼,“赶紧说,你为什么抽人家!”

  林昊摊手道:“没什么,就是看他不顺眼,想抽他,仅此而已!”

  众人:“……”

  吴若蓝有点忍不住,一手叉腰,一手指着他,像是头雌老虎似的喝道:“你再闹,我可发火了啊!”

  见她好像要动真格的,林昊终于不敢再没正没经了,缓缓的道:“你们就安心吧,我这顿打绝对是白打,打了他也不敢吭声的!”

  吴仁耀差点又要跳起来,吴若蓝忙拦住他,问道:“怎么说?”

  林昊道:“你们觉得这姓巢的真的是来找茬的吗?”

  吴仁耀疑惑的问道:“他不是来找茬的?”

  林昊冷笑道:“你看过谁找茬的时候,是单枪匹马的找上门去的呢?”

  “看过啊!”吴若蓝点头道:“柳思思找人算账的时候,就经常一个人去的!”

  林昊汗了下,摇头道:“或许别人是这样,但我敢说巢中绝对不是!”

  吴仁耀也终于感觉有点不对劲了,疑问道:“那他来干嘛的?”

  林昊再次摊手道:“既然不是来找茬的,那多半就是来求和的!”

  众人:“呃?”

  林昊解释道:“昨晚回来的时候,惜姐……就是那个徐少校告诉我,羊城市局已经成立了专案局,旦凡有份参与诬陷我的人,不管哪个单位不管什么级别,有一个算一个,通通都跑不了!”

  吴若蓝迟疑的道:“这么说,巢中真的是来求和的?”

  林昊朝外面指了指,“爸,不信你看看,巢中走了没有?”

  吴仁耀这就鬼鬼祟祟的在窗口勾头朝外面看了眼,摇头道:“没走呢!”

  林昊又问道:“那他有打电话吗?”

  吴仁耀又仔细的看一眼,摇头道:“没有!”

  林昊再问道:“他在干嘛!”

  吴仁耀再次仔细的瞧了又瞧,半天才道:“他好像在那儿发呆!”

  林昊冷笑一声,“现在你还觉得我是疯了吗?”

  吴仁耀脸上窘了下,半响才幽怨的挤出一句道:“你干嘛不早说!”

  林昊道:“早说又怎样?”

  吴仁耀道:“早说我也去抽他几下啊!”

  林昊:“……”

  吴仁耀想了想后,这就站起来东寻西找!

  小杏疑惑的问:“你找什么?”

  吴仁耀道:“我的鸡毛掸子呢?”

  小杏忙去给他找了来,然后问道:“你要干嘛?”

  吴仁耀接过鸡毛掸子,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道:“既然他是来求我们的,那我出去再抽他一顿!反正像林昊说的,抽了也白抽!”

  众人:“……”

  林昊拽住他道:“刚刚那一顿已经够了,你要是再去抽他,他恐怕就得老羞成怒,狗急跳墙了!”

  吴仁耀有些颓丧的扔了鸡毛掸子,问道:“那现在咱们该怎么办?”

  林昊想起昨晚与徐忆惜临别前的话,终于叹口气道:“算了,让他进来吧!”

  吴仁耀这就走了出去,但再也不像之前那样卑躬屈膝,而是颐指气使的指着巢中喝道:“哎,那个谁,进来!”

  巢中见他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变化,顿时沉下目光看向他。

  吴仁耀被他一瞪,胆子就不由缩了缩,吱唔道:“那个,我儿子让你进去。”

  巢中这会儿也明白了,刚才抽他的那位爷才是正主儿,这个不过是打酱油的,所以也没跟他计较,理了理身上皱巴巴的衣服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看到大马金刀的坐在那儿的林昊,想到刚才挨的一顿毒打,顿时就怒从中来,狠狠的瞪向林昊。

  林昊接触到他的眼神,皱眉道:“巢局长,我劝你在我面前还是收起这套,你要是再跟我这儿装十三,我恐怕又会抽你一顿!”

  巢中怒道:“你敢!”

  “啪!”林昊刷地就抓过了吴仁耀放在桌了的鸡毛掸子,在他的身上狠抽一记!

  巢中吃痛,捂着被抽的地方龇牙咧嘴的连连吸气,脸上虽然一片怒容,可又敢怒不敢言!

  林昊慢悠悠的道:“你这种身份地位的人,如果不是已经到了穷途末路,你会死皮赖脸的跑我这儿求饶吗?”

  巢中道:“你……”

  林昊打断他道:“难道你敢说,你不是来求饶的吗?”

  巢中真的想说不是,可他说不出来,因为他确实是来求饶的。

  巢华丽与孔志斌的病情已经每况愈下,昨天还能勉强下地上门来找茬的他们,今儿个已经基本没办法动弹了,医院那边也开始下了病重通知书,替他们治疗的那位教授说了,如果再找不出过敏原以及应对过敏原的特效药,那没什么好说的,准备身后事吧!

  另外,昨天参与抓拿林昊的一班相关人员,一个不落,通通都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了。他巢中更是半夜就被请去了,直到今天早上,靠着他父亲的关系,才勉强暂时停职的放出来,可是他的妹夫赵浩明,还有朱奋等人,至今仍在接受调查中,他们这个新年,恐怕是不能回家过了。

  巢中被放出来后,多方打听,终于知道了大概的内情,而且也有明眼人给他指点,称解铃还须系铃人,想要化解这场浩劫,想要救回女儿女婿的命,想要将损失降到最低,那就得来石坑村找吴若蓝找林昊!

  刚来的时候,他还是抱有幻想,想以官威压人的,当吴仁耀出现的时候,他以为自己想对了,可是当林昊的扫帚没头没脑的抽下来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想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

  在他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时,林昊又继续道:“既然你是来求饶的,那就该有求饶的态度!”

  巢中面如死灰,头已经垂了下去,显然是再也装不起来了。

  林昊见他总是不吭声,终于有点不耐烦的道:“怎么,不会求人吗?那就回去学会了再来!”

  巢中终于撑不住了,软瘫瘫的问道:“林医生,你到底想要怎样?”

  林昊好笑的道:“这话我也正想问你呢!”

  巢中忙道:“我当然是想你治好的我女儿与女婿,放过我的一班亲朋戚友。”

  林昊道:“那我的损失呢?”

  巢中道:“我,我自然会补偿你的!”

  林昊道:“哦,你可以怎么补偿我?”

  巢中道:“我可以赔钱!”

  林昊道:“你有多少钱?”

  巢中想了想道:“十万!”

  林昊皱眉道:“十万?”

  巢中道:“我只有这么多了!这十万我还是准备给我女儿结婚用的!”

  林昊半信半疑的道:“是不是真的呀?你那么大的官,那么有性格,才只有十万?”

  巢中苦笑道:“我这算什么大官啊,而且我从来不贪。以前的积蓄,全都给我女儿买了房结婚,这十万还是我东挪西凑给弄来的……”

  这种话,不管别人信不信,林昊是绝对不信的,摆手打断他道:“行了行了,别跟我这儿装穷了,你那点钱还是自个留着吧!”

  巢中弱弱的道:“那你……”

  林昊道:“照我以前的规矩,你要不给我下跪,不给我赔个千儿八百万,不坑你坑到死为止,我是不会善罢干休的。”

  巢中听得脸色一阵一阵发白,一句话也不敢接。

  林昊道:“不过今天过年了,过年应该喜喜庆庆的,我也应该慈悲一些,所以这些通通都免了!”

  巢中微松一口气道:“那……”

  林昊道:“我只有一个要求!”

  巢中忙道:“什么要求?”

  林昊道:“给我一个成立民营医院的指标。”

  此言一出,不但巢中懵了,就连吴仁耀一等也全懵了!

  知子莫若父,虽然林昊并不是亲生的,但吴仁耀对林昊的品行却十分了解,这小子要么不宰人,要宰的话那绝对会狠狠一刀。刚刚林昊说这个要求不要,那个要求不提的时候,他已经预感到林昊的图谋极大,可是他真的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么大。

  半响,巢中才反应过来,喃喃的道:“这……”

  “这个要求太简单了是不是?”林昊淡笑道:“我也知道简单,可没办法,我原本就是个简单的人!”

  巢中哭丧着脸道:“林医生,你别开玩笑了好吗?这件事,绝不是我一个人,又或者一个部门就可以解决的……”

  “这些我不管!”林昊打断他道:“我知道以你巢局长的能力,只要你答应,这件事就绝对能拿下来。”

  巢中道:“可是……”

  林昊道:“只要你答应了,我会尽全力去救治巢华丽和孔志斌。不能答应的话,那抱歉,我也没有办法。”

  巢中道:“不是的,林医生,我……”

  林昊站了起来,十分强势的道:“好了,别的话,你不用多说。如果你要考虑的话,那就回去考虑,什么时候考虑好了,什么时候答复我。就这样吧,今天可是过年,我很忙的!”

  巢中嘴巴嚅了嚅,但最终什么都没说,垂头丧气的离开了吴家……

  推荐一本很好看的书《魔眼狂人》,既热血又激情,书荒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