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面神,黑面神!”严素见他闭上眼睛,吓得尖声大叫起来。

  “……”分贝极高的尖叫声使得林昊再次将眼睛撑开了一条线,无神又迷茫的看着严素。

  “黑面神!”严素忧心如焚中突然灵机一动,柔声的诱惑道:“你只要撑着,撑到家,我就……我就给你跳脱衣舞好不好?”

  我了个去的,严素的思想竟然这么污?

  不过对于男人而言,无疑是污得好,污得妙,污得呱呱叫的!

  因为这一招明显是灵验的,林昊一听有脱衣舞可以看,原本半点儿精神都没有的他顿时就来了精神,挣扎着将眼皮又撑开一条缝问:“你说真的吗?”

  严素连连点头道:“真的,珍珠都没那么真,我骗谁敢骗你吗?”

  林昊有些疑惑的道:“可是……你会跳脱衣舞吗?”

  这下,严素被问着了,她只是想刺激一下林昊,让他振作一些,至于自己会不会跳,却没有想过,吱唔着道:“这个……我会的!”

  林昊有些失望,因为从她的语气来看,明显是不会的,精神又复低糜,再次昏昏欲睡!

  严素忙道:“黑面神,你别瞧不起人,像之前戴套子那样,我不也是第一次给男人戴吗?我不也是照样给你戴得好好的吗?”

  林昊苦笑着应道:“这怎么能比!”

  严素较真的道:“怎么不能比,我只要去学,绝对比职业舞娘跳得还好看。还有,你可能不知道,我有学瑜伽的!”

  林昊勉强应一声,“哦!”

  严素不高兴的道:“哦什么哦,我真的有学的,而且每天晚上睡觉之前,我都会抽出半个小时来练习的!黑面神,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练这个吗?”

  林昊敷衍的摇了一下头,然后闭上眼睛道:“好累呢,让我睡一下好吗?”

  “不好!”严素再次断然拒绝,因为她害怕他这一睡过去就再也不会醒来,忙主动的道:“我告诉你吧,我之所以练瑜伽,是为了让我将来的男人更舒服!”

  这个话题,绝对是污的,但身体如果没问题,心理也没毛病的男人绝对是喜欢的!

  然而非常可惜的是,林昊的身体现在出了大问题,已经虚脱到完全没有精神体力去和她讨论这个话题了。

  严素见他的眼皮只是动了下,又再次合上,这就发狠的道:“这样,黑面神,只要你能给我撑到家,我就用嘴给你那啥行不行!”

  意识已经渐渐焕散的林昊听到这话,心脏突地跳了下,一股血不知道从哪儿涌上来,直往脑袋上冲,迷糊的意识也清醒了一下,挣扎着张开眼睛问:“那啥是啥?”

  严素脸有些红,轻声嗔骂道:“死蠢,就是用嘴给你那个啊!你不是怕我缠着你,又怕搞大我的肚子,不敢跟我做那个事吗?那我用嘴还不行吗?那样你不用怕了吧?”

  林昊的精神终于又振作一下,因为他突然想起之前何心欣用嘴给他那啥的美好滋味。

  严素见他真的来了精神,知道这招管用,忙继续下重本的道:“你喜欢的话,还可以用手机拍下来,以后去到别的地方,我不能陪着你,你感觉无聊,又或者想撸一把,也可以拿出来看看。”

  林昊听得精神大作,严素实在是太污了,当然,说得好听就是太懂男人的心了!

  抱着撑回去就能快活似神仙的念头,林昊极力的不让自己睡过去,每一次当眼皮要垂下来的时候,他都狠狠的咬下嘴唇,用疼痛来刺激自己清醒。

  一路晃晃悠悠的,林昊竟然撑到彻底离开九环山。

  车子回到两边两向都是六车道的环城快速,严素终于微松一口气,刚才的盘山公路实在是太惊险了,有好几次她都差点控制不住方向撞向悬崖呢!

  只是一口气还没松完,目光便触及旁边稍为没留神就闭上眼睛的林昊,一颗心又再次揪紧起来,“黑面神,醒醒,醒醒,马上就到家了!”

  林昊没有反应,他已经撑得太累太累了,实在是半点也撑不住了!

  严素这就拿过他的手机打开,然后查看与曾帆的位置共享,发现他离这儿还有一段距离,按车速来看,就算自己全速赶过去,在半路上碰头的话,最少还要十分钟才能赶到!

  十分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可对于伤势沉重的林昊而言,很可能就会要他的命。严素急得有点不知该如何是好,焦虑之下就用语音对曾帆骂道:“mb,你倒是快点儿啊!”

  曾帆立即有了回应,“我已经在全速前进了。姑奶奶,我开的是救护车,不是跑车啊!”

  严素道:“可是黑面神快要不行了,他要昏死过去了!”

  曾帆道:“你想尽一切办法,一定要让他保持清醒,最少要撑到我来为止!”

  严素没好气的道:“能想我的都想了!”

  曾帆道:“你再想想!”

  严素烦躁的扔了手机,自己还有什么办法好想呢?

  思索一阵后,脑袋突然闪过一道灵光,她便果断无比的把车靠到边上的停车带,然后打亮双闪灯。

  为了让林昊保持清醒,为了救他,她可以不管不顾的做任何事情!

  将车一停稳,她就下了车,然后来到副驾驶座拉开车门,将林昊的座椅尽可能的往后退,并且自己就挤了上去,趴在他的两腿中间,然后伸手在林昊的脸上轻轻打了两巴掌,“黑面神,你醒醒,你醒醒!”

  林昊的眼皮动了动,不过并没有撑开。

  严素叫道:“快醒醒,我改变主意,在这里伺候你了!”

  林昊的眼皮再次动了动,好一阵才终于撑开了一条缝。

  严素见状忙道:“你看着,睁大眼睛好好看着。”

  说完,她就手颤颤巍巍的伸向林昊牛仔裤的钮扣,只是要解开的时候还是有犹豫,她再怎么大胆豪放,也仍然是一个未出阁的黄花大闺女啊!可是看到脸色苍白,奄奄一息的林昊,她终于是什么都顾不上了,赶紧解开他的裤链,轻启朱唇伏下头去……

  异样的强烈刺激,使得林昊渐渐又有了一点意识,极力的将眼睛撑开来,发现有个女孩正伏在自己的腿间,刚开始还有点迷糊,以为是何心欣回来了,可仔细看看,却发现这女孩儿赫然是严素!

  “咝”刺激使得林昊忍不住吸一口气后,吃力的唤道:“严素!”

  听见林昊呼唤自己,严素知道自己的努力与牺牲没有白费,忙抬起头来,欣喜的答应道:“嗯!”

  林昊道:“你……”

  严素忙打断他道:“你不用感动的,只要你能撑住,只要你不睡过去,我为你做什么都没关系的。你只要给我撑着就可以了。”

  林昊道:“我……”

  严素又道:“我已经打给了曾帆,他已经在路上了,最多十来分钟,他就能赶到的,他到了,你就有救了!”

  林昊道:“……”

  严素见他数次欲言又止,最后又软瘫瘫的什么都不说,只好问道:“你想说什么?”

  林昊道:“我想说的是,不要用牙齿,你弄得我好痛呢!”

  严素:“……”

  十五分钟,对于早已经是强弩之末的林昊而言,是非常非常漫长的!

  他仍能晃晃悠悠的撑过来,绝对可以说是一个奇迹,当然,这得归功于甘于奉献,不怕牺牲的严素!

  要不是她,林昊这会儿早就昏迷不醒了!

  在两人还没完没了的时候,驾驶着救护车的曾帆已经赶到了。

  听到了救护车的呼啸声,严素忙停下来,然后赶紧的整理好他的衣裤,抬眼看看林昊,发现他虽然精神低糜,可还微张着眼睛,而且流露出欲求不满的神色,这就轻笑道:“先保命,别的事情,等你好了再说!”

  林昊的嘴唇蠕了蠕:“我……”

  严素不等他把话说完,又故作狠厉的道:“黑面神,我警告你,你必须得给我活下来,否则我绝不会替你守寡的,我会去找别的男人,白天么么哒,晚上啪啪啪,客厅啪啪啪,厨房啪啪啪,阳台啪啪啪,楼道啪啪啪,电梯啪啪啪,车里啪啪啪,山上啪啪啪……”

  原本差点又一次昏睡过去的林昊听了这话又被刺激得不行,硬是死撑着打断她道:“好了,别啪了,我不死还不行吗?”

  严素这才满意的哼一声,推开车门走下去。

  这个时候,曾帆已经拉着车床来到了车旁。

  两人合力将林昊弄下车,又推开救护车后,曾帆问嘴唇仍湿湿的严素,“你能开救护车吗?”

  严素想也不想的点头道:“没问题!”

  曾帆便道:“那成,咱们现在立马回诊所,你来开车,尽量开稳点,我来处理他的伤势!”

  匆匆的交待完之后,两人便急忙上车,一人在前面开车,一人在后面处理林昊的伤势!

  只是曾帆给林昊检查一通后,发现一些很诡异的情况,这厮身上的伤口足有六道,虽然都不是致命伤,但失血不少,生命体征低危,照这样的情况来看,他应该早就支撑不住陷入昏迷状态才对,可让人纳闷的是,这厮此时此刻仍然还能撑着,勉强保持清醒。

  尤其诡异,让他费解的是,这厮全身上下都是软的,可独独有一个地方却是硬的,让他莫名其妙摸不着头脑。

  这,到底什么情况呢?

  给他挂上液体,开始全速补充血容量后,曾帆一边给他处理伤口,一边问道:“黑面神,你这到底是怎么搞的?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昊的脑袋昏昏沉沉的,哪还能说得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只能无力的摇头。

  曾帆见状也不再追问,只是道:“好,现在事情暂时已经过去了,我也来了,你的伤虽重,但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我会给你处理好的,你安心休息吧!”

  林昊没有应声,只是缓缓闭上了眼睛……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