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林昊明显是装出来的惊恐表情,韩雪没好气的道:“这个时候有心情卖萌了?刚才不是还怒火冲天吗?”

  林昊讪笑道:“男人嘛,那把火发泄出来就好了!”

  听着这话里有话的话,韩雪汗了下,心说你就一小毛孩,男什么人啊?可是想到刚才那把抵着自己的枪,这话又硬是说不出来,改而冷哼道:“你听说过候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吗?”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林昊虽然打小在国外长大,中文水平不高,但也知道她是在说,你一日是特工,终生都将是特工。换而言之,那就是:你生是我的人,死也是我的鬼!

  林昊使劲的想了想,终于憋出了一句:“我听说过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听出他似乎有打退堂鼓的意思,韩雪冷笑道:“开弓没有回头箭!”

  林昊确实有些寒心了,摇头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韩雪轻蹙起秀眉,冷声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林昊弱弱的道:“得饶人处且饶人。”

  韩雪摇头不绝的道:“纵虎归山,后患无穷。”

  林昊脖子一梗,“男子汉大丈夫,宁死不屈!”

  “错了!”韩雪嗤之以鼻的笑道:“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

  胖哥一等虽然离了包厢,可是并没有走远,就在门外贴着耳朵偷听呢!

  刚开始的时候,他们还勉强听得明白两人在说什么,可听着听着就迷糊了,你们怎么不聊正事,反倒弄起俗语比赛了?

  林昊的中文水平,无疑是有限的,硬接了那么几句后终于接不下去了,软瘫瘫的问道:“你到底想怎样?”

  韩雪道:“我没想怎样,现在是你想怎样?”

  林昊苦笑道:“我也没想怎样啊?”

  韩雪道:“你不是想跟我玩退出吗?”

  林昊反问道:“你不是说训练不及格吗?”

  韩雪道:“我只说你最后一关不及格!”

  林昊被弄得有气无力的道:“老板,你到底什么意思啊?”

  韩雪道:“你最后一关虽然不及格,但综合所有的评定,你还是勉强可以过关的!”

  林昊弱弱的问:“也就是说……”

  韩雪道:“也就是说你已经完全通过了审核,可以开始外勤实习,执行特殊任务了。”

  林昊疑惑的问:“还要实习?还不算正式特工?”

  韩雪没什么表情的问:“谁告诉你正式特工就不用实习的?曾帆比你早那么多加入,他现在还在实习呢!”

  “好吧!这个实不实习咱们先不说!”林昊被打败了,改而道:“那我的基础训练呢?不是说一个特工,必须得会外语,格斗……”

  “这些还用得我教吗?”韩雪打断他,反问道:“要说外语,你说得比我还溜吧,而且除了英语,你好像还会其他几个国家的语言是吧?”

  林昊点头,尽管他的母语是中文,但没等他说利索就被拐卖了,到了杀手集团的特训岛之后,通用语言变成英语,因此他第一个要学习的就是外语。之后去了古堡,那里的医生来自世界各个不同的国家,说不同地方的语言,他想要从他们身上偷师,自然要努力的去学习不同的外语,不说套近乎什么的,最少也要能够交流吧?连交流都交流不上,那还偷什么师呢?

  韩雪见他点头,便继续道:“至于格斗,那就更不用说了,你本身就会武功,而且还不弱,我的这些人,能打得过你的,十个手指头就能数得过来。”

  林昊被再次噎得无话可说,只能道:“那别的呢?”

  韩雪道:“别的你放心,我会抽空给你补的,例如追踪反追踪,心理学,风土人情,情报网建立,管理等等都会教你!”

  林昊疑惑的问:“你亲自教我?”

  韩雪道:“不行吗?”

  林昊道:“行是行,可是咱们没有别的教官了吗?”

  韩雪道:“当然有,可是别的人教你,我不放心!”

  林昊汗了一下,“我有那么让你不放心吗?”

  韩雪摇头道:“原来我对你确实很放心的,也想着让别的教官教你,可是经过刚才之后,我觉得自己对你太放心了。所以我改变了主意,我要亲自教你!另外……”

  林昊忙问道:“另外什么?”

  韩雪道:“另外除了普通的科目之外,我还要特别给你加一门思想教育课。”

  林昊愕然的道:“你这是……要给我洗脑的节奏啊?”

  韩雪并不否认,而是道:“你这脑子里杂七杂八的东西太多了,不洗洗真的不行!”

  对于女人,林昊是绝对不喜欢霸王硬上弓的。同样的道理,他也不喜欢别人强姦他的意志。所以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无所谓的耸耸肩,如果他的脑子能被洗掉,他早就成为了一个名副其实的职业杀手了!

  韩雪知道这家伙虽然表面看起来温顺平和,其实性子无比固执,不旦认准了什么事情,十头牛也拉不回来。不过也她也同样是个认死理的人,她要是认准了,别说是一头牛,就是一块粪坑里的石头,她也有信心感化他!

  该问的都问了,该说的也都说了,林昊看看时间差不多,回去后正好上班,这就准备离开!

  只是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又突然想起一事,问道:“老板,那个段霖涛怎么样了?”

  韩雪反问道:“你觉得他会怎样?”

  林昊道:“应该在医院里躺着吧!”

  韩雪没好气的道:“既然知道,你还问?”

  林昊道:“我是说,他会不会致残,虽然那四枪我完全避开要害来打的,但是……我的解剖学是中医老师教的!心里有点不把握!”

  这,无疑是个冷笑话,解剖学是对生物的生理构造最直观的研究,属于西医。

  中医讲究整体观念,对于解剖,中医有自己的理解。中医脏象学说,其中的器官划分和西医差距非常大,因为整体观念的贯穿,它很多时候是按照中医理论中各功能的行使状况而命名的,更多的是一个抽象的概念!例如……就不例如了,不懂问度娘吧!

  因此,中医老师教解剖学,无疑就是体育老师教数学。

  韩雪虽然不是医生,但多少也知道这一点,“不,你的中医老师教得很好。你的枪法也很不错。”

  林昊弱弱的问:“老板,你这是在夸我?”

  韩雪没什么表情的反问:“你觉得呢?”

  林昊嘟哝道:“我哪里知道!”

  韩雪没说话,只是给他一个白眼,让他自己体会!

  林昊推开门的时候,外面的人立即一轰而散。

  韩雪突然又叫住他,“林昊!”

  林昊转过身来,“呃?”

  韩雪道:“段霖涛最多再躺半个月就能出院了!不过……”

  林昊的脚步停了下问道:“不过什么?”

  韩雪道:“不过你跟他的事情并没有结束,他说出院了要光明正大的跟你打一场!”

  林昊的武功明显要比段霖涛弱不少,但人活一口气,佛争一柱香,输人不输阵的他道:“你转告他,我随时恭候!”

  韩雪轻哼道:“那你就恭候着吧!”

  ……………………

  回到诊所的时候,不迟不早,正好就是上班时间。

  吴若蓝看见林昊回来,忙问道:“中午着急忙慌的干嘛去了?”

  林昊吱唔道:“去处理一点事情!”

  吴若蓝并没有问具体是什么事情,只是问:“处理好了吗?”

  林昊点头道:“嗯!”

  吴若蓝道:“有麻烦吗?”

  林昊道:“没有!”

  吴若蓝道:“那吃饭了吗?”

  林昊道:“吃了一口的。”

  吴若蓝又道:“那现在还饿不饿?”

  中午在私房菜馆的时候,林昊只顾着生闷气,哪有心情吃饭,龙肉到了嘴里都跟树皮似的,所以当时什么都没吃,这会儿摸摸肚子,发现自己还真饿了,于是点点头问道:“还有饭吗?”

  吴若蓝轻横他一眼,上楼去了,下来的时候手里提着一个食盒。

  林昊打开食盒,发现里面有肉,有菜,有饭,还有点心,而且饭菜都是热的,这就拿起筷子开饭。

  吴若蓝道:“哎哎,干嘛这样直接吃?”

  “不直接吃,难道还要……”林昊疑惑的道:“做点?”

  “拿碗啊!”吴若蓝白眼连翻道:“我也还没吃呢!”

  林昊不解的问:“你干嘛不吃饭?”

  “你还好说?”吴若蓝数落道:“你走的时候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我以为又出什么事了,追又追你不上,只能回去匆匆拿了饭菜就回来这里等你了!”

  林昊道:“只是个误会罢了!现在已经没什么事了!”

  “那吃饭吧!”吴若蓝道:“肉给你,菜给我点!”

  林昊便把素菜都分给她,然后问道:“姐,你不问我到底发生什么事?”

  吴若蓝道:“你愿意告诉我的话,你自然会说。不能说的话,我问又有什么用?”

  林昊张嘴,可是欲言又止,特工的事情无疑是不能跟她说的!

  吴若蓝打断他道:“算了,每个人都应该有一点自己的秘密。”

  林昊道:“好吧,咱们吃饭。”

  刚扒几口饭,诊所就来人了!不是别人,是严伯!

  林昊招呼他坐下后问道:“严伯,你找我是看病,还是有事,又或是闲聊?”

  严伯道:“我……”

  林昊不等他说话又道:“我猜不是前者,也不是后者!”

  “别贫了!”严伯无爱的看他一眼,“我找你有正事!”

  吴若蓝见严伯说有正事找林昊,可又吱吱唔唔的不说什么事,知道是因为自己在这儿不方便,于是便用碗盛了一些饭菜道:“严伯,你们聊,我上外面吃去!”

  待她走了之后,林昊问道:“严伯,到底什么事,这么神神秘秘的!”

  严伯道:“你不是让我找拍卖那座老宅的档案记录吗?”

  “是啊!”林昊忙点头,又问道:“你找到了?”

  “没找到!”严伯摇头道:“拍卖的所有档案都没了,估计是搬迁或遭火灾的时候弄没的!”

  林昊的心沉了下去,仍然捧在手里的饭菜也一下就没了滋味。

  严伯见状就笑道:“但不幸中的大幸是,我找到了一个退休的村干部,他正好是那次拍卖会的经手人!”

  林昊的神色一下就亮了起来,也顾不上吃饭了,忙道:“他人呢?来了吗?”

  严伯朝外面指了指,“嚅,不就在外面候着吗?”

  林昊勾头往外看看,发现候诊室里果然坐着一个老人,虽然年纪已经有七十岁左右,但精神却不错,这就忙把人家给请了进来。

  在他忙斟茶递水的时候,严伯介绍道:“林昊,这是我本家的火明叔,你应该喊叔公。”

  林昊将一杯茶递给严火明,礼貌的道:“叔公,你好!”

  严火明笑着点点头道:“林医生,你也好!”

  寒暄两句后,林昊便直入正题的道:“叔公,之前村里的房产拍卖会是你经手的?”

  严火明年纪虽大,但无疑是个健谈的人,这就打开话匣子道:“原来的时候,我在村委担任副主任,同时兼着组织委员,你说的那个拍卖会是九八年的时候,对,就是九八年,我记得很清楚,因为拍卖会前一天就是香江回归一年纪念日,从对外公示,招标,登记,联络,接待等等都是我经手的。”

  林昊忙问道:“叔公,你记得是谁把那座地主老宅给拍卖走的吗?”

  严火明显然没听懂,疑惑的道:“地主老宅?”

  严伯跟他解释道:“就是原来咱们生产队做仓库的那座老宅。”

  “哦!”严火明想了想道:“是个台省人!”

  林昊疑惑的道:“叔公,你有没有记错?”

  严火明摇头道:“没有记错,就是个台省人,因为他给的价格比别人高出一半不止。所以我印象特别的深刻。”

  林昊忙又问道:“那你记得他叫什么名字吗?”

  “他叫,他叫,他叫……”严火明叫了半天,最终颓丧的道:“我想不起来了!”

  林昊心急的道:“叔公,你好好想一想。这个对我很重要!”

  “林医生,你别急!”严火明安抚一下他,然后一边努力回忆一边道:“我记得他不但出的价比别人高,姓氏也很特别。”

  林昊忙道:“是复姓吗?例如上官,司马,欧阳,第五,东方,端木,南宫,公羊,公冶,太史……”

  “不对!”严火明打断滔滔不绝的林昊,“我记得他是单姓!”

  林昊接口道:“那他姓什么?”

  严火明努力的想了半天,最终还是摇头道:“我真记不起来了!”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