骤然间被林昊抱住,吴若蓝被轻吓一跳,想到他得寸就会进尺的无赖性格,立即就伸手去推他,可是手上又软软的使不出一点力气,只能道:“哎,你干嘛呀,不是说好了不动手动脚的吗?”

  林昊仍然抱着她道:“姐,是你说*一刻值千金的!”

  吴若蓝欲哭无泪的道:“我一时口快,说错话了。”

  林昊道:“可我怎么觉得那就是你的心声呢?”

  “心你的头!”吴若蓝羞得不行的道:“才不是呢!你赶紧放开我!”

  林昊道:“我就抱着,不乱动好吗?”

  吴若蓝道:“不行!”

  林昊颓丧的叹口气,放开了他,然后沉默了下来。

  吴若蓝见他闷闷不乐的样子,心里又有些过意不去,轻碰一下他的胳膊问道:“这样就生气了?”

  林昊摇头,“我没有生气,只是有不开心罢了!”

  吴若蓝:“……”

  林昊道:“我想到明天就去进修了,咱们再不能像从前那样朝夕相处了,我的心里就很难过。”

  装可怜,博同情,无疑是泡妞的一招妙手!

  不管别的女人吃不吃这套,反正对吃软不吃硬的吴若蓝却特别有效!

  原本就有些难过的她被林昊这么一说,心里也跟着难受起来,犹豫半响后,终于咬了咬唇,挪动娇躯凑过去,主动的抱住他。

  美人主动投怀送抱,林昊欣喜得不行,挪了挪身体,将胳膊更贴近她丰满柔软的胸部。

  两人默默的拥抱了一阵之后,林昊突然道:“姐,你放心吧!”

  吴若蓝疑问道:“放什么心?”

  林昊道:“我是个很有坚持很有原则很有底线的人,去进修的时候绝对不会主动去认识别的女孩的!”

  吴若蓝虽然不知道他说真还是说假,但听了他这话,心里是欣慰的,所以就更抱紧他一些。

  然而没等她还没高兴完呢,林昊又很不要脸的接着道:“可是你也知道的,我挺招人喜欢的,尤其是女人。就算我不去主动去认识别的女人,别的女人也会来招惹我的。”

  吴若蓝听得心里一紧,因为这厮的女人缘确实好得让所有男人都羡慕妒忌恨的。

  林昊又接着道:“姐,只要你答应我那什么,我可以又跟你保证,去进修的时候,不管多漂亮的女人来勾搭我,我都不鸟她!”

  吴若蓝疑问道:“答应你什么?”

  林昊无耻得让人发指的道:“只要……你今晚给我!”

  吴若蓝的脸刷地又红了,嗔骂道:“林昊,你敢再不要脸一点吗?”

  林昊情深款款看着她道:“姐,为了你,脸算得了什么,命我都可以不要的!”

  吴若蓝:“……”

  林昊滔滔不绝的谆谆善诱道:“我已经十八了,成年了,还是处男会被别人笑话的。而你也二十好几了,也应该那啥了。咱们改日不如撞日,就今晚,把生米做成熟饭好不好?反正老爸也希望我们在一起,希望亲上加亲……”

  “闭嘴!”吴若蓝听得心脏怦怦狂跳不停,再也没办法听下去了,推开他后喝骂道:“你再这样满嘴胡言乱语,我就把你踢床下去了啊!”

  已经有了一定经验的林昊知道,有些事情是绝对不能操之过急的,必须像蚂蚁搬家似的一点一点来,现在能钻她的被窝,能让她主动拥抱自己,无疑已经是一个很好的开始了!

  “好嘛好嘛!我不说了!”林昊果断无比的立即妥协,然后又要求道:“那让我这样抱你一会儿,抱一会儿我就回去睡觉,这总可以了吧?”

  吴若蓝沉默着没有回答,但有的时候沉默,无疑就是最好的回答。

  硬币只有正面和反面,人却有许多面,例如林昊一样。

  不了解他的人,或许会以为他是童年心理受创伤,变成一个隐藏式多重人格的精神分裂症患者!

  他单纯的时候,像个幼稚的孩子。

  他狡猾的时候,像条精明的老狐狸。

  他霸道的时候,像个主宰一切的王者。

  他软弱的时候,像个优柔寡断的女人。

  他正经的时候,像个食古不化的孔夫子。

  他犯贱的时候,没有人能比他更淫荡,更无耻……

  这么多矛盾的个性通通都集中在同一个人身上,着实让人匪夷所思,而这种强烈的冲突,却又让他产生了一种独特的男人魅力。

  男人魅力是什么?是一种返璞归真的真诚,是一种曾经沧海的宽容,是一种厚积薄发的人生积淀,是一种和睦良善的处世观点,是一种健康爽朗的卓然不群!

  这些种种,林昊身上都有,但吴若蓝认为,他最大的魅力并不是这些,而是他的贱,贱得让人无法抵挡。

  从一开始见到这个男人的时候,吴若蓝就给自己提了个醒,这不是个小屁孩,是一个危险又可怕的男人,为了自己的安全,最好就离他远一点。

  然而不管她怎么警惕,他还是黏上了她!不管她怎么严防死守,还是心甘情愿的让他上了自己的床,最后还被他拥抱在怀中。

  尽管说不清道不明,但她却不得不承认,依靠在他坚强厚实的胸膛上,感受着他身上的温暖,以及他身上好闻的男性气息,她真的感觉很安全,很放松,心中的那些郁闷情绪也通通烟消云散!

  茶,是越喝越淡。情,却是越谈越浓!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林昊与吴若蓝都不再聊天了,只是相互拥抱着躺在床上,安静的感受着对方的体温,气息,以及心跳!

  严昊原本答应了她,绝不动手动脚的,可是拥抱着如此佳人,能忍得住才怪呢,所以他只是安静了十分钟不到,这就忍无可忍不能再忍的在她柔美的脊背上轻抚起来,仿佛无意识的,又仿佛故意的,然而不管是什么,吴若蓝感觉是舒服的,就像是从前小的时候,父母亲哄她入睡一般。

  在这种温馨浪漫的氛围中,吴若蓝禁不住昏昏入睡!

  神思正恍惚间,她却觉得背上一热,林昊的手竟然从她的衣服下摆伸了进去,毫无距离的抚摸着她嫩滑光洁的肌肤。

  吴若蓝原本想阻止的,可她也是一个正常与成熟的女人,尽管她很清楚这样再放纵他,任由他再继续下去,那将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可不知道是太舒服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她竟然没吭声,甚至最后还自己给自己找理由:反正……只是后背罢了!

  林昊的两只手像蛇一样在她的后背游动着,那温热柔软又带着青春弹性的触感,让他好受得不行,只是上下抚摸一阵之后,又觉得那文胸带子很是碍手,忍了一阵,终于还是没忍住伸给解开了。

  感觉到后背一松,胸部失去了束缚,沉浸于美感之中吴若蓝突地清醒过来,连忙张开眼睛喝道:“林昊!”

  “姐!”林昊知道她要骂自己,不等她开口便主动的道:“你那个带子有些碍手!”

  “碍你的头!”吴若蓝白他一眼,催促道:“赶紧给我扣回去!”

  林昊道:“可是我想没有距离的感受一下你的体温。”

  吴若蓝道:“你忘了刚刚是怎么向我保证的吗?”

  林昊道:“我……只是摸一下,我不干别的!”

  吴若蓝道:“不行,你把扣子给我系上!”

  林昊道:“好姐姐,你就让我摸摸好吗?我只摸后背,不摸别的地方!”

  吴若蓝受不了他腻死人不偿命的语气,因为她的心会跟着变得柔软,为了避免最后搞出人命,他还是硬着心肠骂道:“不行!”

  林昊只好再次出动杀手锏,“姐,明天我就去进修了,虽然照理来说可以回来住,但万一要住宿呢?万一一个月都没一天假期呢?咱们就得很长时间见不了面呢!”

  被他这么一说,吴若蓝的心里又难受起来了,然后心也硬不起来了,犹豫了半响后,终于低声问道:“你真的只是摸摸?”

  林昊用力的点头,“嗯!”

  吴若蓝没说可以,也没说不可以,只是骂了一句:“死相!”

  这话,无疑等于是默许了,林昊心领神会,立即再次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在她光滑柔顺的腰背上轻轻抚摸起来。

  舒服的感觉再次从后背传来,吴若蓝忍不住微闭上双眼,享受这来自异性的抚摸,同时也在心里安慰自己:只是后背,只是后背,只是后背罢了。

  只是被他摸着摸着,身体除了安逸之外又生出另外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希望他的手再大力些,再往下些,又或者摸到前面去……

  这个时候的林昊,仿佛成了她肚子里的虫子一般,竟然真的顺着她的意思,双手的力度微微大了起来,而且弧度也越来越大,越过她的纤腰往她的臀部摸去,然后又时不时的往前面划去。

  随着越来越接近敏感的地方,吴若蓝的气息也渐渐急促起来,当她感觉胸前一热的时候,意识也刷地一醒,忙抓住他的手道:“林昊,这里不可以!”

  林昊温和的道:“没关系的!我不做什么,我只是把手放在这里。”

  吴若蓝被弄得哭笑不得,女人的胸,是男人说放就可以放的吗?开了这个口子,别的地方还能坚守吗?所以她态度十分坚决的道:“不行,你赶紧把手拿……唔……”

  她的话还没说完,一双温热,柔软,湿润的唇落到了她樱红的双唇上。

  吴若蓝被吻得顿时滞住了,抓住他的手也变得更是无力,反倒是瑟瑟的轻颤起来。

  不会勾引女人的男人是残缺的,犹如孔雀开屏,美只是一瞬间。而林昊无疑已经变成了一个会勾引女人的男人,能让你不知不觉,一步一步踩进他的陷阱,无法自拔。反正不管别人是不是这样认为,反正吴若蓝是这样认为的,因为他吻上来的时候,她是那么的难以抗拒。

  幸存的一丝理智,使她紧闭着牙关,不让他粗长又灵活的舌头钻进去。

  只是林昊是那么的执着,又是那么的狡猾,嘴唇不停的吮吸,撩逗着她红艳的双唇,而一只仍然覆盖在她胸部的手开始灵活的动作起来……

  “嗯”异样的刺激,使得她情不自禁的叫唤一声,齿关也因此松开。

  林昊的舌头立即就趁隙长驱直入,一下俘虏了她的丁香小舌,疯狂而又粗鲁,粗鲁中又不失温柔的抵死纠缠……

  吴若蓝被吻得几乎喘不过气来了,或许正是这种缺氧的感觉吧,让她整个人也变得神思恍惚的,无法正常又理智的思考任何问题,只能任由林昊摆布。

  不过,当她感觉到自己的睡裤要被林昊拽下去的时候,人还是终于彻底的清醒起来,忙抓住他的手,用可怜兮兮的双眸看着他,显然是要让他住手。

  只是这种仿佛欲拒还迎的眼神,更是刺激了已经那啥上脑的林昊,仍然继续拽她的睡裤。

  吴若蓝见软的不起作用,心肠终于狠了起来,一脚就伸了过去。

  完全没有防备的林昊被直接就踹下床,摔了个四脚朝天,惨叫不绝。

  吴若蓝原本想要去查看他的,可是想到他刚刚可恶的样子,又冷哼道:“活该,叫你不老实!”

  林昊从地上爬起来,委屈的喊道:“姐!”

  吴若蓝硬起心肠道:“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

  林昊问道:“哪两个?”

  吴若蓝道:“一个是立刻滚!”

  林昊又问道:“另一个呢?”

  吴若蓝道:“马上滚!”

  林昊狂汗,又问道:“还有第三个选择吗?”

  吴若蓝道:“有!”

  林昊问道:“是什么?”

  吴若蓝道:“立刻马上滚!”

  林昊:“……”

  吴若蓝道:“听到我说的话没有?”

  林昊垂头丧气的道:“听到了!”

  吴若蓝哼道:“明天我会很早喊你,要是喊不醒,我就一瓢凉水过去。”

  林昊:“……”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