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婆虽然老态龙钟,步履维艰,不过看起来……好像并不缺钱,因为她听说中年男人的衣服要三万块后,竟然不是说自己没有钱,而是说自己身上没有那么多钱!

  林昊不由苦笑,暗地里道:婆婆,有钱也别外露啊!

  果然,她的话音一落,中年男人立即就道:“那你给你的家人打电话,让他们立即送钱过来赔我衣服!”

  过分的人,林昊见得多了,可是这么过分的,他还是第一次见,所以他忍不住道:“哎,这位大叔,你讲点道理好不好?明明是你走路只顾着看手机不看人,老婆婆想让你没让开,这才撞到你的!而且人家已经赔你早餐钱了,你怎么就不依不饶了呢?”

  中年男人顿时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冲林昊喝道:“你谁啊你?”

  林昊道:“我只是路过的!”

  中年男人没好气的道:“你路过的就赶紧走你的路,别跟我这儿没事找事!”

  林昊耐着性子继续跟他讲道理:“大叔,婆婆的年纪这么大了,行动又不方便,你就算了不行吗?况且你的衣服虽然弄脏了,但只是沾了点油渍,拿去干洗一下就能洗干净的!让婆婆赔你一点干洗费就算了……”

  “行动不方便就在家里老实呆着,别出来丢人现眼,免得害人害己!”中年男人打断林昊,骂骂咧咧的道:“妈的,这一大早就叫个老不死的给撞了,真是晦气!”

  林昊终于有些生气了,问道:“你这人怎么这样说话啊?”

  中年男人一步欺上前来,逼问道:“我怎样说话?我怎样说话啊?我就这样说话你管得着吗?”

  “大叔!”林昊冷声道:“你也会老,你也会行动不便的时间,多一点宽容,多一点谅解,算是给自己积德吧!”

  中年男人怒骂道:“你TM在诅咒我?”

  林昊摇头,“我只是看你活了一大把年纪,连怎么做人都不会,给你讲一点道理罢了!”

  “妈的!”中年男人火大了,伸手就欲推林昊。

  我都还没动手,你竟然敢动手?林昊眉头微皱,只好放开老婆婆,伸手一把掐住中年男人探过来的爪子,然后反手用力一拧,一个小擒拿利索无比的弄得他反身单膝跪倒于地。

  中年男人痛得龇牙咧嘴,可是又挣不脱林昊的手,喝道:“你放开我,放开我!”

  老婆婆失去了林昊的搀扶,无力站稳的她又一次摔倒在地,但她没顾自己,只是慌张的冲两人道:“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别动手啊!”

  林昊见老婆婆又一次摔倒,这就一脚踢开了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爬起来后,一边揉着自己酸痛无比的胳膊,一边怒骂道:“你TM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林昊最讨厌这种自以为是又蛮不讲理的人渣,所以理也不理他,只是回过身去查看老婆婆,“婆婆,你怎么样?没事吧?”

  老婆婆一脸痛苦神色的道:“我,我脚没力气,站不稳!”

  林昊忙给她把起脉来,一阵之后不由皱起眉头,“婆婆,你这是刚中过风不久啊?”

  老太婆叹口气道:“是啊,我这已经是第二次进医院了,眼瞅着有些精神了,我就想着出来活动活动,争取早点好起来,别再拖累子女,谁想这才走了几步便把人给撞了!”

  林昊忙安慰她道:“婆婆,这不赖你,你病成这个样子,是人看到都要让着你一点儿的。可他只顾着看手机,根本不好好走路,撞了你之后不但不道歉,反倒要你赔在赔那,实在是太过份了!”

  老太婆并没有责怪那个中年男人,只是自怜自艾的道:“都怪我这身体,我要是能让开,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林昊摇头道:“婆婆,这事真不赖你!你别再自责了。”

  中年男人在一旁大呼小呼,可是这一老一少却将他当成透明似的自说自话,更是被气得不行,指着他们怒骂道:“好,好,你们给我等着。给我等着!”

  林昊嗤之以鼻的看他一眼,将老婆婆扶到一边坐下来。

  中年男人则掏出手机,拨通电话后就大声的道:“喂,喂,保卫科吗?我是医务科科长吕赫瑾,我被人打了,在西区走廊这儿,你们赶紧过来,快!”

  铝合金?这名字倒是不错,刀枪不入呢!

  不过想到这厮的身份,林昊又有点头大了,这才刚到医院,还没开始正式进修呢,就把医院的领导给得罪了!

  不过不打已经打了,那还能怎么地,给他道歉吗?

  要林昊给这种人道歉,他情愿不进这个修了!

  吕赫瑾见林昊的脸色有些反复不定,以为他是怕了,得意洋洋的冷笑道:“刚刚不是很威风的吗?刚刚不是挺牛逼的吗?有本事你就别走,有本事你就继续揍我啊?”

  欠揍的人林昊见过,可是这么欠揍的却还是头一次见!

  林昊是个热爱生活,心地善良,且乐于助人的有为青年,否则他也不会管这档子闲事,吕赫瑾既然这样要求了,他怎么可能不成全他呢?所以他将老太婆安顿到边上的椅子坐下后,这就立即扑向吕赫瑾,对着他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反正……揍一下也是揍,揍一顿也是揍不是?

  像吕赫瑾这样的,林昊揍起他来完全没有压力,就像是打沙包似的。不过他也没运劲,否则两拳过去,这厮嗝屁了!

  正痛快出气的时候,保安终于赶来了,而且来得不少,足足有十几个居多,个个都手持着电棍!

  看见这样的阵势,林昊知道今天免不了一场恶战了,进修也只能这样半途而废了!不过他觉得没关系,大丈夫有所为,必有所不为,就算时间可以重来一次,他也同样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这个老婆婆被欺负!

  尽管路见不平一声吼后,将要承担惨重的结果,但最起码午夜梦醒的时候,他的良心不会受谴责!

  被揍得鼻青脸肿,头破血流,真的连老母都未必认得的吕赫瑾看见保安来了,立即指着林昊大叫道:“就是他,就是他,给我揍他,揍他!”

  保安们费了半天的劲才终于认出这被揍成猪头一样的人是他们医务科科长,这就二话不说,立即扬起电棍扑向林昊。

  眼看着一场大战将要一触即发,林昊的身后却传来一声叫唤:“妈!”

  众人回头一看,发现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正快步走来,走到那老太婆身边后便急声道:“妈,你怎么跑这儿来了,我到处找你呢!”

  老太婆道:“儿子,你先别管我,快去帮帮那个年轻人!”

  中年男人疑惑的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太婆便言简言骇的将事情的经过迅速说了一遍。

  “妈,你放心,这事我来处理!”中年男人听完事安慰老人一句,然后便凑上去道:“你们给我住手!”

  从两人的称呼中,吕赫瑾已经知道这人是老太婆的儿子,所以就道:“你妈的账,我一会儿再给你算!现在你先给我让开!”

  中年男人却没让开,反倒挡在林昊面前道:“他是替我母亲抱不平,你们有什么事就冲我来!”

  吕赫瑾见这人的态度如此强硬,怒火攻心的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冲一班杵在那儿的保安喝道:“把这人也一并给我拿下,一会儿通通扭送派出所!”

  中年男人冷笑道:“我是刘华强,我看看你们谁敢!”

  “刘华强?”吕赫瑾隐隐感觉这名字有点耳熟,仔细的想了想,一下子就想了起来,以前有一部电视剧里头有个黑社会大佬不就是叫做刘华强吗?当即不屑的道:“你是刘华强?我还是孙红雷呢!别搭理他,给我两个一起拿下!”

  一班保安便再次准备动手,可是那保安队长却冲自己的手下摆了摆手,然后凑到吕赫瑾耳边低声道:“吕科长,咱们明珠区的一个区长好像也姓刘!”

  吕赫瑾:“嗯?”

  保安队长声音更低的道:“而且好像名字就叫做刘华强!”

  “啊?”吕赫瑾惊愕的道:“你确定?”

  保安队长点头,“前几天我去区府办事的时候,在大厅里呆了一阵,上面就有这个刘区长的介绍。”

  吕赫瑾气得不行的道:“你怎么不早说?”

  保安队长讪声的道:“刚开始的时候,我也不敢确定。他贴在墙上的照片可比真人年轻,又精神许多。”

  吕赫瑾更是气得不行,难道你不知道现在的相机都带美颜功能吗?

  刘华强见他们交头接耳个没完,便对身后的林昊道:“小兄弟,这没你的事了,你先到旁边坐着!”

  林昊道:“可是他们……”

  刘华强道:“没事儿,这事我会处理好的!”

  林昊见他说得很有把握的样子,又见旁边的老太婆一脸痛苦之色的揉着腿,这就冲他点点头,走到一边去查看她。

  半响,吕赫瑾才小心翼翼的问道:“你是刘华强刘区长?”

  刘华强却强调道:“只是个副的!”

  吕赫瑾的脸色一白,吱唔着道:“这,这……那,那……”

  “什么这啊那的!”刘华强十分不耐烦的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吕赫瑾憋了半天终于憋出了一句:“刘区长,这是个误会!”

  “误会?”刘华强语气平淡的道:“我听我妈说,她走路没走稳,把你给撞了,不但打洒了你的早餐,还弄脏了你的衣服,是这样吗?”

  吕赫瑾忙摇头道:“不,不是的,不是伯母不小心,是我走路长没眼,不小心撞了她!”

  刘华强没理他这茬,继续道:“我妈还说,你不但要她陪你早餐,还要陪你衣服,而你这件衣服要三万多块钱!”

  “不,不!”吕赫瑾忙摇头迭声道:“我这衣服拿去干洗一下还能穿,还能穿!不用赔,不用赔的!”

  刘华强道:“真的干洗一下还能穿?”

  吕赫瑾点头如蒜的道:“是的,是的!”

  刘华强这就掏出一百块钱,“嚅,这是干洗费!”

  吕赫瑾忙推拒道:“不,不用!”

  刘华强不容置疑的喝道:“你拿不拿?”

  吕赫瑾被喝得浑身一颤,只能伸手接过。

  刘华强又问道:“够不够?”

  吕赫瑾道:“够了!够了!有多了!干洗只要二三十块钱罢了!”

  刘华强又问道:“早餐多少钱?”

  吕赫瑾道:“几块钱,只要几块钱!也够了,够了!”

  刘华强道:“那我母亲撞了你这事,就这样揭过了!”

  吕赫瑾一边抹着额上的冷汗,一边应道:“揭过了,揭过了!”

  刘华强又伸手一指正在边上给母亲揉腿的林昊道:“那这个小兄弟因为帮我母亲说话和你发生冲突的事情呢?”

  吕赫瑾忙识相的道:“也揭过了,也揭过了!”

  刘华强问道:“不用赔你医药费吗?”

  吕赫瑾像个应声虫似的道:“不用,不用,我这就一点皮外伤,不碍事,不碍事的!”

  刘华强道:“皮外伤?”

  吕赫瑾见他的脸色又阴沉了下来,忙改口道:“没有伤,根本就没有伤!这只是误会,都是误会来的!”

  “这话可是你说的!”刘华强指着那班保安道:“你们可都是有耳朵听着的,到时候可别说我刘华强仗着自己是个芝麻官就无法无天的欺负老百姓!”

  一班保安忙附和的赔笑摇头,“不会,不会!”

  吕赫瑾以为这件事真的就这样揭过,暗里大松一口气,但还是凑上前来,讪讪的道:“刘区长,对不起,我不知道她是你的母亲。如果我……”

  刘华强沉声打断他道:“如果她不是我母亲呢?你就一定要人家赔你三万多块是吗?”

  吕赫瑾忙否认道:“不,不是的!”

  刘华强冷哼一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吕赫瑾道:“我叫吕赫瑾!”

  刘华强道:“铝合金?”

  吕赫瑾忙解释道:“吕布的吕,高赫希的赫,刘瑾的瑾!”

  刘华强又问道:“你在这个医院担任什么职务?”

  吕赫瑾道:“医务科的科长……也是个副的!”

  刘华强再问道:“你一个月多少工资?”

  吕赫瑾低声道:“没多少,除了交社保,打税之外,只有五千多一点!”

  刘华强笑了,不过却是皮笑肉不笑的那种,“看来,吕科长也是个爱美之人啊,一个月只拿五千多的工资,却买三万多的衣服,半年的工资才换一身衣服!”

  吕赫瑾道:“不,不是这样的!”

  “不是这样?”刘华强喝问道:“那是你吕科长混得相当,吃拿卡要,弄了个盆满钵满,随便就能穿几万块一身的衣服?”

  “没,没有!”吕赫瑾将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道:“我这个阿玛尼是山寨的,地摊货来的……”

  刘华强却懒得听他解释,深深的看他一眼后,径直走向他的母亲,然后背转过身蹲下来道:“妈,来,我背你回病房!”

  谁知道老婆婆却摇头道:“不用的,我自己能走!”

  刘华强道:“你连站都站不稳了,还怎么走啊!”

  老婆婆道:“不是的,刚刚确实站不稳,可这个小伙子给我上上下下扎了几针,又替我揉了几下后,我感觉腿暖暖的,热热的,现在已经没有那么麻痹了,也有力气了,可以自己走呢!”#####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