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进行到十一点半左右,这才终于宣告结束!

  整个上午听下来,林昊总算明白了几件事情。一,进修的单位就在明珠区人民医院内,进修的科室由医院视具体情况安排,进修医生必须无条件服从。二,没有处方权,不管在原单位多牛叉,在这里就只是个医学生。三,没有工资,不安排住宿,也不管伙食!四,必须遵守医院的各项规章制度,如若违反,除按规定处罚外,从哪儿来回哪去。

  一句话来概况:这是史上最正式最官方最严厉最抠门的进修培训!

  在来之前,林昊已经做好了一定的思想准备,官方组织的进修培训绝不会有什么特别好的福利,可没想到别说什么好福利,压根儿就没有福利,反倒苛刻的条件一大堆!

  从小礼堂出来,林昊心情十分的郁闷,忍不住就给吴若蓝打了个电话。

  吴若蓝听了情况后,也感觉很气愤,“这哪是进修,分明就是让你去做苦力嘛!”

  林昊道:“就是,再怎么的,也得管饭吧!古堡那儿还一天管三顿饭呢!”

  吴若蓝有些心疼他,问道:“那你怎么想的?”

  林昊道:“我当然是想回去!”

  吴若蓝自然也希望林昊回去的,他才走了一个上午,她就感觉心里空落落的,整个人也有些神思恍惚,干什么都不得劲儿!可是她也知道,对于没有受过正规教育的林昊而言,这可是难得的学习机会。

  为了林昊的前途,为了他的成长,吴若蓝痛定思痛,还是决定不能让他回来,不能让他错失这样的锻炼机会,而且他穿上白大衣的时候,脾气实在太臭了,必须在医院里磨磨,否则以后真的成立了医院,不知道有多少医生护士要遭他的罪呢!

  不过虽然这样决定,但吴若蓝并没有劝慰,反倒是道:“既然你想回来,那就回来吧!”

  林昊原以为她会骂自己没出息的,没想她反倒鼓励自己回去,忍不住问道:“姐,我真的可以回去吗?”

  “怎么不可以呢?你想回就回呗!”吴若蓝说一句后又道:“虽然说进修结束之后,他们会给你结业证书,对你的职业生涯来说是一份不错的资历,但你已经这么厉害了,而且又有热业医师资格,有没有这份资历也没什么的!”

  林昊附和着点头道:“就是!”

  吴若蓝又接着道:“虽然说你进修结束之后,咱们的诊所会被评为文明先进个体卫生单位。但咱们又不靠这个当饭吃,有没有都无所谓的!”

  林昊挠头道:“这个……”

  吴若蓝再接着道:“虽然咱爸和严伯以及村里的人都十分看好你,觉得你到了医院后,肯定能为咱们诊所,为咱们石坑村争光,但你才刚刚成年,用你的话说还是个孩子,争光这种事情,还是让别人去吧!”

  林昊:“这……”

  吴若蓝还接着道:“虽然说刚去报到马上就回来有点没面子,可是没面子就没面子呗,面子又不能当饭吃。你说是不是?”

  林昊:“……”

  吴若蓝仍然没完没了的道:“虽然……”

  “姐!”林昊越听越是郁闷,最后忍不住打断她道:“你到底是希望我回去,还是不希望我回去啊?”

  “我当然是希望你回来啊!”吴若蓝故意的道:“回来吧,没事儿,不能争光就不能争光,没面子就没面子呗,了不起就姐养着你!养你一辈子!”

  林昊总算听出来了,她这是在说反话,在变相激将呢!想了又想后,终于叹气道:“算了,我还是留下吧!”

  吴若蓝听得心头微松,但仍然故意的道:“你可考虑清楚了,别这头说要留下,那头又悄悄溜回来,我可受不了别人五时花,六时变的!”

  林昊十分猥琐的道:“姐,我们相触了那么久,虽然我还不知道你的深浅,但你应该知道我的长短……”

  吴若蓝汗得不行,“又开始胡说八道了是吗?”

  林昊道:“我哪有胡说八道,我是说你那么了解我,我像是那种反复不定的人吗?”

  吴若蓝道:“看着是不像,可是万一你受不了人家的气又或者一个冲动就炒了医院鱿鱼呢?”

  林昊道:“放心吧,我不拿到结业证书,绝不会回去的。”

  吴若蓝又道:“可是你留在那儿是做苦力,而且一做就是半年呢!”

  林昊道:“没事,反正我什么都没有,就是年轻,就是有时间,半年罢了,熬一熬很快就过去的。”

  吴若蓝故作无奈的叹气道:“既然你这样决定,那我也只能支持你!不过你熬不住的话,那就马上回来知道吗?”

  林昊嬉皮笑脸的道:“你的怀抱随时为我敞开是吗?”

  吴若蓝嗔怪的低声道:“又来劲了是吧?”

  林昊仿佛看到她在那头羞得红通通的俏脸,不由嘿嘿乐了起来。

  吴若蓝道:“不理你了,我要去做饭了,你也赶紧去吃饭吧!对了,你可别跟外面吃啊!就在医院食堂吃,那儿是管医生和病人吃饭的,味道可能差了些,但绝对要比外面的卫生健康。”

  林昊道:“好,我知道了!”

  挂上了电话之后,林昊的心情总算好了一些,脸上也有了点笑容,可是不经意的回头看一眼,笑容又滞在脸上,因为他看到脸色阴沉无比的正迎面走来的巢中!

  林昊的年纪看起来还是个愣头青,但心智却是成熟稳重的,尤其是面对敌人,面对逆镜的时候,整个人就出奇的冷静,头脑也特别的清醒。

  看见巢中后,他只是微愣一下便打招呼道:“嗨,巢局长,又见面了!”

  有些人,相见是不如怀念,怀念不如再见的。然而有些人,相见却不如不见,最好今生今世,来生来世,生生世世都老死不相往来。

  对于巢中而言,林昊无疑就是后者。可有的时候,冤家的路就是那么窄!

  你想见的人,远隔天涯,相见无期!你最不愿意见到的人,往往就在转弯的地方跟你不期而遇。

  巢中沉声问道:“林医生,你又想怎么样?”

  林昊摇头道:“没想怎么样,只是这么巧遇上了,问候你一下,看看你是否安康罢了!”

  巢中面无表情的道:“托你的福,我还死不了!”

  林昊道:“那巢华丽和孔志斌呢?”

  巢中道:“他们出院回家了!”

  看着这厮阴沉不定的神色,林昊觉得很有必要敲打一下他,“哦,那你要记得提醒他们,半年之后去我那里复查!”

  巢中皱眉道:“复查?”

  “对!”林昊点头,然后摊手道:“否则有什么并发症,后遗症的,可别怪我没提醒!”

  巢中惊疑的怒喝道:“你还对他们做了什么?”

  林昊没有解释,只是给他一个深刻的眼神,让他自己去体会!

  巢中得出的体会是恐惧,几乎是吼着喝问道:“你到底还对他们做了什么?”

  林昊则完全无视已经开始暴走的巢中,挥手淡然的道:“好了,我的话说完了,你可以走了!”

  巢中没走,只是狠狠的盯着他!

  “哦,巢局长不想走!”林昊点点头,用气死人不偿命的语气道:“那行,我走!”

  只是往前走了几步后,林昊又突然停下来,回头道:“对了,我还有一件事忘了提醒你!”

  巢中很不耐烦的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林昊道:“你欠我的钱,是不是该付利息了?”

  巢中怒道:“我什么时候欠你的钱了?”

  “哎呀呀!你还不认账!”林昊立即伸手往怀里掏去,掏了半天后,没掏出借条,但掏出了手机,翻开一张图片道:“你看看,这是不是你亲手立的借据?”

  看到上面的借据相片,巢中才不得道:“你不是说这只是个形式吗?”

  林昊道:“我要你办的事情能落实,这肯定就是个形式。不能落实,这可就是真金白银的借据。”

  巢中被气得不行,可是想到这厮有军方的背景,而且似乎对自己的女儿女婿还留有后手,生生发作不得,最后只能道:“你要办的事情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办好的!”

  林昊道:“那总得有个期限吧!”

  巢中想了想道:“层层关系跑下来,拿到批文最少也得半年多的时间……”

  林昊大方无比的道:“以借据的日期为准,我给你一年的时间,一年后我要是拿不到批文,你可别怪我上门逼债!”

  巢中面如死灰似的点了点头,然后抬步离开……

  ――――――――――――――

  吕赫瑾上午应该出席进修培训的开幕仪式的,可是因为被林昊揍了个鼻青脸肿,羞于见人,最终只能告假躲在办公室里,这会儿正用煮熟的鸡蛋滚着眼角的淤青。

  忙活不停的时候,医院的副院长田新亮来了!

  看见他这模样,田新亮疑惑的问:“老吕,你这是怎么了?”

  吕赫瑾自然不好意思说自己被人揍了,只能吱唔着道:“没什么,只是不小心摔了一跤!田院,您有事找我?”

  他身上的伤势,明显不是摔的,不过他既然不愿意说,田新亮也没有细问,开门见山的道:“老吕,我如果没记错的话,实习生和进修生通通都归你管是吗?”

  吕赫瑾点头道:“是的!”

  田新亮又问道:“这次的进修医生中有一个叫林昊的,你知道吗?”

  吕赫瑾虽然被揍了,但并不知道揍他的人就是林昊,所以摇摇头道:“田院,这一批的进修医生刚来报到,我还不是特别了解,不过我这里有他们所有人的档案,你等下,我这就查查!”

  不多一会儿,吕赫瑾就找到了林昊的档案,看到上面的照片后,他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因为他没想到揍他的人就叫林昊,而且是归他管的进修医生!

  好啊,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进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不过当他想到刘华强,心里又打了个突,想要收拾林昊的心思突然就变淡了,因为刚才的时候,他已经了解到了刘大区长的一些情况,这人做事雷厉风行,政绩突出,是新一届区委书记的热门人选,尤其让吕赫瑾惊惧的是,这人是个大孝子。

  早上的时候,林昊这个小王八蛋帮了刘华强母亲一把,他肯定会对这厮感恩戴德,现在自己折腾这厮,那岂不是跟刘华强作对?

  田新亮见吕赫瑾看着林昊的档案出神,这就道:“老吕,老吕!”

  “呃!”吕赫瑾回过神来,不动声色的问道:“田院,你问这个林昊做什么?他是你的什么亲戚吗?”

  田新亮摇头道:“不是!”

  吕赫瑾道:“那……”

  田新亮道:“他的进修科室,你给安排了吗?”

  吕赫瑾摇头道:“还没有,我这正准备安排呢!”

  田新亮道:“照一般情况,他会被分到哪个科室?”

  吕赫瑾仔细看看他的档案后道:“他是卫校毕业,学的是中医,按照专业对口的原则,要分到中医科去的。”

  田新亮道:“你别让他去中医科了,有一个科室很缺人,你把他分到这个科去!”

  吕赫瑾问道:“哪个科!”

  田新亮说了三个字。

  吕赫瑾听后便愣住了,“田院,这,这……以前没有先例啊!”

  田新亮道:“以前没有,现在不是有了吗?”

  吕赫瑾低声问道:“田院,你跟这个林昊是不是有什么过节?”

  田新亮摇头,不屑的道:“我堂堂一个院长,跟一个进修生能有什么过节呢?”

  吕赫瑾道:“那为什么要把他安排到那儿去呢?”

  田新亮道:“我不是说了吗?那儿缺人!”

  吕赫瑾见他语言间不尽不实,脸上便出现为难之色,“田院,我这样安排,他可能会找我来闹的!”

  田新亮道:“他要找你闹,你就让他滚!我们医院不要挑三拣四的进修生!”

  有人要对付林昊,这自然是吕赫瑾乐见其成的事情,只是一想到刘华强,心里又不由发怵,不过要是把上午的事情说出来,田新亮又恐怕会改变主意,可不说出来,又怕把自己捎进去,一时间不由左右为难!

  田新亮见他仍然犹豫不决,终于痛快的道:“这样,他要真敢来找你闹,你就让他来找我。”

  有他这句话,吕赫瑾就安心多了,终于点头道:“好,我这就安排!”

  田新亮又道:“对了,那儿的人手特别紧缺,光他一个进修生还不够的,你再给我找一个过去!”

  吕赫瑾应道:“没问题!”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