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达新被收入骨伤科后,鉴于伤情严重,主任丁勇忠没敢怠慢,立即让元方开展检查工作。

  急诊x光,急诊b超,急诊血常规,急诊尿常规,解诊肝功能……

  一连串的检查过后,最先出结果的无疑是x光,只是当丁勇忠和元方看到患者的x光照片之际,两人几乎同时傻眼了!

  任君齐的诊断没有错,患者确实是胫腓骨骨折,而且是极为严重的粉碎性骨折,肢体外观可见肿胀和瘀斑,x光照片也能看到明显的骨折线,骨碎,只是让他们感觉不可思议的是,骨折并没有旋转错位,骨碎也没有游离,仍然完完整整的保持着原来的生理解剖位置,看起来就像完好如初的……拼图!

  不错,拼图两字最能形象的形容他们此刻的观感!

  如此严重的粉碎性骨折,还能保持着如此完好的状态,一般情况下,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主任丁勇忠看了一会儿后,问旁边的元方,“元方,你怎么看?”

  元方下意识的应道:“我只能说,这个患者的运气实在太好了!”

  丁勇忠皱眉问道:“运气?”

  元方道:“骨折这么严重,竟然还能保持着解剖位置,不是运气好是什么?”

  “你啊!”丁勇忠摇头叹气,毫不客气的给他一句:“真是不学无术!”

  元方无端端的被指责一句,委屈的道:“舅舅……”

  丁勇忠没好气的打断他道:“我不是说了吗?在医院叫我主任!”

  元方只好改口:“主任!”

  丁勇忠怒其不争骂道:“这个骨折已经被人用手法复了位,可你竟然看不出来,而且还说运气好,你说你不是不学无术是什么?”

  “手法复位?”元方愕然的道:“这……怎么可能?”

  丁勇忠指着x光照片道:“你看骨折接驳处的软组织,里面有被骨折穿插过的伤痕,那证明什么?证明这个骨折十分的严重,不但有错位,有旋转,还有嵌顿!”

  元方忙凑上去仔细查看,然后不得不同意丁勇忠的看法,可心里更加纳闷,疑问道:“如果骨折真有这么严重的话,是谁将它复位的呢?而且还能将它复位得如此漂亮,对位对线整齐如初,连骨碎都被镶嵌回原来的位置。任君齐应该没有这种本事吧?”

  丁勇忠摇头道:“别说是急诊科,就是我们骨伤科也找不出来!”

  元方疑问道:“连舅舅……不,主任你也不行吗?”

  丁勇忠叹气道:“如果是开刀做内固定术,我肯定可以。可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外固定术,我自问没这个能耐!”

  元方纳闷的道:“那到底是什么鬼?这个外固定术是谁做的?”

  丁勇忠沉吟一下问道:“急诊科新请了什么专家教授吗?”

  元方是任君齐的爱慕者,虽然没勇气展开追求,可是却时刻留意着急诊科的动向,所以对急诊科的人事变化了如指掌,所以忙摇头道:“没有听说啊!”

  丁勇忠又问:“新的医生也没有?”

  元方再次摇头,“也没有,不过……好像新去了两个进修医生!”

  难道是这两个进修医生给做的?丁勇忠想了想问道:“病人家属呢?”

  元方道:“在外面!”

  丁勇忠道:“叫他进来!”

  元方忙去把廖达新的儿子廖喜川喊了进来,详细问了情况后,两人不禁又一次傻眼!

  从廖喜川描述的情况来看,完全可以证实这确实是一个复杂又严重的粉碎性骨折,因为当时肢体不但有肿胀,淤斑,还有畸形以及明显的骨擦音!同时也证实这个骨折确实被人用手法复位过!只是让他们万万想不到的是,复位这个骨折的人只是一个不满二十岁的进修医生!

  两人面面相觑一阵之后,元方张嘴问道:“廖先生,你确定那只是个学生?”

  廖喜川点头道:“是的,那个出急诊的护士亲口跟我说的,当时因为这个,他们还吵了半天,我也纠结了半天叫!”

  丁勇忠又问道:“他叫什么名字知道吗?”

  “叫做林昊!”廖喜川铭记着林昊对父亲的救命之恩,自然紧记着他的名字,应一句后问道:“医生,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丁勇忠摇头道:“没有,我们只是了解一下情况!好吧,你先出去,一会儿各项检查结果出来后,如果没有什么问题,我们就会给你父亲做手术!”

  廖喜川点点头,这就走了出去!

  元方疑问道:“舅……主任,这个粉碎性骨折既然已经处理得这么完美,我们还要做什么手术呢?”

  丁勇忠瞪他一眼道:“这个骨折确实是不需要再做手术,可是那个断裂的股动脉呢?”

  元方恍然,“哦,对,还有这茬呢!一会儿我们给患者做截肢,我先去跟家属沟通一下!”

  丁勇忠喝道:“回来!”

  元方止住脚步,疑惑的看着他。

  丁勇忠喝问道:“我什么时候说要截肢了?”

  元方挠着头道:“不截肢?”

  丁勇忠虽然生气,但也没急着发作,只是问道:“你先跟我说说,为什么要截肢?”

  元方想当然的道:“股动脉完全断裂,患者会很快就因失血而死。现在患者还活着,肯定是任君齐运气好,找到了断裂的地方,并结扎止了血。可是时间过去这么久,下肢肯定已经坏死了,不截肢还能做什么?”

  丁勇忠并没有先评判对错,而是挥挥手道:“你先去看看病人的腿,然后再回来跟我说!”

  元方这就出了办公室,去查看病人了。

  不多一会儿,他又再次回到主任办公室,只是脸上却是一片惊愕怪异之色。

  丁勇忠问道:“怎么样?”

  元方道:“他……那条腿没有坏死!”

  丁勇忠这才发作的喝问道:“那为什么要截肢?”

  元方窘迫的道:“我以为……”

  丁勇忠问道:“刚刚交接患者的时候,你没有问任君齐对患者做了什么处理?”

  元方摇头道:“没有!”

  丁勇忠道:“你不是跟她走一边去说了会儿话吗?怎么没问?”

  元方尴尬的挠头道:“我只是问她累不累,饿不饿,要不要给她买宵夜?”

  丁勇忠:“……”

  元方亡羊补牢的拿起桌上的电话道:“我现在就问!”

  “不用问了!”丁勇忠摇头道:“患者既然在咱们这儿,检查一下不就知道了!”

  元方只好放下电话,然后跟着丁勇忠去了病房。

  当丁勇忠小心翼翼的打开简易包扎好的伤口,然后又用组织剪剪断里面的一道缝线后,终于看到了伤口里面的情景,然后他和元方都彻底震惊了!

  动脉血管断裂,他们见得不少。血管吻合术,他们也做过不少。可是能将动脉血管接驳得如此清新脱俗的,他们还是头一次见!

  民间有种说法:十只马蜂蜇死一头牛!

  由此可见,马蜂的毒性有多大,可是眼前这个被马蜂蜇伤的患者身上明显不止一处蜇伤,粗略一数也超过二十处!

  被蜇伤的局部不但有红肿,疼痛,骚痒,起了水疱。同时还引起了全身中毒症状,发热,呕吐,腹痛,以及肌肉痉挛!尤其可怕的是,患者明显对马蜂毒素过敏,冷汗淋漓,面色苍白,嘴唇紫绀,喉头已经发生了水肿,出现喉痛,声嘶,呼吸困难等症状!

  这些过敏与休克症状,还在进一步加重中,如果不及时处理,他很可能就会死亡。处理蜂蜇伤,任君齐已经有一定经验了,虽然这么严重的还是头一次,不过她还是赶紧就地进行急救!

  “躺卧,中凹位,头侧一边,给氧!开双静脉通道!”任君齐飞快的下起医嘱:“肾上腺素05皮下注射,甲基强的松40mg静脉推注,10葡萄糖酸钙20ml加5葡萄糖20ml推注,氨茶碱025g静脉滴注,多巴胺40mg加生理盐水50ml推注,低分子右旋糖苷,林格氏液静脉滴注!”

  随着她一串医嘱落下,彭小洁立即忙成一团,林昊见她弄得满头大汗,也客串了一把护士上去帮忙。

  药物有条不紊的打入患者的体内后,别的症状虽然有所减轻,可是呼吸困难仍然十分严重。

  林昊注意到,患者的喉结部位正好有一处马蜂蜇伤,出现明显的肿胀。内有蜂毒过敏引起的喉头水肿,外有蜂毒蜇伤,气管在内忧外患的压迫下自然没办法通气,这样的情况下必须得马上进行气管切开,否则患者很快就将窒息缺氧而死!

  “任君齐,你用的药没办法缓解他的喉头水肿,必须赶紧做气管切开!”林昊提醒她道。

  “呃?”任君齐一下就急了,吱唔着道:“我,我没做过气管切开啊!”

  林昊被弄得相当无语,没好气的道:“你连这么简单的小手术都不会?你还好意思让我叫你老师?”

  任君齐脸红耳赤,心里委屈得不行,平常的时候急诊虽多,但要气管切开的患者并没有多少,在出诊的情况下更是一个也没遇到过!

  林昊见她一副很惭愧的样子,也不再数落她,只是道:“拿切,我教你!”

  听见这话,任君齐愣住了,一旁的彭小杰也懵圈了,主次完全颠倒了啊,学生变成老师了!

  林昊喝问道:“还愣着干嘛?拿切啊!”

  任君齐下意识的拿来切,可打开之后又犹豫着道:“我,我不行……”

  林昊没好气的道:“任君齐,你别让我瞧不起你,还没做你就说不行?”

  任君齐被刺激到了,伸手拿起了手术刀……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