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三分钟的时候转瞬即逝!!

  林昊握住徐文聪的传后并没有上下动作,也没有松开手,反倒是闭上了眼睛,仿佛在倾听什么,也好像在感受什么!

  任君齐看得很无语,你到底是在干什么?

  在她终于忍不可忍的要张嘴质问之际,林昊却突然放开手,然后再一次拿起了注射器,然后在徐文聪那已经被扎得惨不忍睹的传上又一次扎了下去!

  天才,往往都被人视为异类!

  林昊是不是天才,任君齐不敢说,但在她看来,他绝对是个异类,除了他的医术,还有他的性格!

  保守的疗法,明明就对徐文聪没有一点作用,可他偏偏还固执的继续做这种无用功,实在让人无语到抽筋。

  顽固到如此程度,已经不能用粪坑里的石头形容他,必须说是粪坑里的千年老石头!

  当林昊不厌其烦的又一通反复抽吸注射之后,任君齐忍不住道:“林昊,拜托你别这么固执了好吗?没有用的!现在马上就到二十四小时了,你没有能力做手术的话,赶紧把他送医院去,让别的医生给他做手术吧!你不能因为自己的执念,而耽误他的病情!”

  “任君齐!”专注地忙活着的林昊头也不抬的道:“我们打个赌怎样?”

  “打赌?”任君齐愣了一下,“打什么赌?”

  林昊道:“如果我用这个方法治好了他,那以后你就叫我老师,而且得听我的话,我让你干嘛你就干嘛?”

  任君齐睁大眼睛道:“你说什么?”

  林昊又接着道:“如果我用这个方法治不好他,非要手术不可,那就算我输了!”

  任君齐下意识的道:“然后呢?”

  “然后也一样!”林昊道:“我会端正自己的态度,会叫你老师,会老老实实的听你的话,你让我陪吃就陪吃,陪喝就陪喝,就!”

  任君齐定定的看着他,半响后咬牙切齿的道:“好,我赌了!”

  林昊道:“真的?”

  任君齐扫了一眼墙上的时钟道:“以二十四小时内为限,如果你的治疗还不能凑效,那就算你输了!”

  林昊痛快道:“君子一言!”

  任君齐道:“快马一鞭!”

  林昊的脸上浮起一个诡异的笑容,继续用注射器抽吸,注射,反复循环。

  任君齐没有笑,只是冷哼一声,现在仅仅只差几分钟就到十一点,到了十一点就是二十四个小时!折腾了两三个小时都不起作用,最后几分钟就会凑效?这显然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换而言之,这小子输定了!

  他要是输了,到时候自己想让他圆他就得圆,想让他扁他就得扁!

  想到这里,她不禁得意起来,有些迫不得待的想看到林昊输了的表情,于是就抬起自己的手腕,看着手上的表给他倒计时。

  到最后十秒钟的时候,她甚至还报起数来:“十,九,八,七,六……一!时间到了,你输了!”

  始终忙活不停的林昊终于停了下来,不过脸上没有丝毫沮丧之色,反倒绽放出了笑容,然后缓缓的松开自己的手,将徐文聪的传显露出来。

  任君齐原本是极为得意的,因为林昊输定了,可是当他放开手,她看到徐文聪的传时,整个人就滞住了!

  那原本比石头还要坚硬,比倔驴还要顽固的传,此刻竟然变成了半软不硬的状态。

  “这……”足足有半天,任君齐才终于说出一句完整的话,“这是怎么回事?”

  林昊笑容不减的道:“治疗是有效果的,只是效果很慢罢了!”

  刚才林昊之所以突然抓住徐文聪的传,并不是神经短路,而是想要知道静脉到底有没有回流,如果完全没有回流,这个手术不做也得做。如果有回流,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回流,那都还可以用保守的抽吸注射法再尝试。

  只是这种血流的检测往往要专业仪器来检测才能知道的,例如超声多普勒法血流测量,激光多普勒血流测量,核磁共振法血流测量等等。但这里完全没有条件,林昊能用的只有他的手,以及他体内敏感如丝的帝经!

  在帝经气息的帮助下,林昊是能感觉徐文聪的传有静脉回流的,虽然回流得极为缓慢,缓慢得仿佛根本就没有流动似的。但它确确实实是有静脉回流的,因此他就不管不顾的继续不停抽吸注射。

  功夫不负有心人,林昊的执念没有改变天改变地,但却改变了徐文聪的传,更确切的说,是改变了徐文聪的命运!

  一旦开刀,徐文聪将会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变成,变成一个带把的太监!可是现在,保守的治疗凑效了,他虽然还有可能变成,但几率已经远远的降低了!

  任君齐原本是不敢相信的,可是她亲眼看着徐文聪的传变,而且越来越软,最后就缩成了一团。

  扎针抽吸太多次数的原故,纵然是疲,它仍然处于肿胀的状态,所以咋一看去,不是一条,而是一团!不过这不是问题,只要后续治疗得当,它会恢复原样的,而且林昊对自己的医术也很有信心,让它很快就能恢复原样,重振雄风,甚至比以前更猛!

  看着自己治疗的成果,林昊松了一口大气,然后道:“小任,小任……”

  任君齐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后,见林昊在叫个不停,疑惑的问:“你在叫谁?”

  林昊道:“这里除了你之外,还有别人姓任吗?”

  任君齐怒道:“你——”

  林昊淡淡的道:“你别忘了,刚刚咱们的赌注!”

  任君齐顿时唯之气结,“我——”

  林昊仍旧是用气死人不偿命的语气道:“小任,先叫一声老师来听听!”

  任君齐这下终于被气得彻底抓狂了,抬脚朝林昊的小腿踢去。

  能把头可断,血可流,淑女风范不可丢的齐大美女气到如此地步,林昊也算是本事了!不过也能理解,换了哪个老师被自己的学生如此,也是叔可忍,婶不能忍的!

  林昊这么大的本事,自然不可能被她给踢中,她的脚刚抬起,他就刷地一下弹了开去,弄得她这一脚生生踢到了床头柜上,痛得她清美的脸都扭曲了起来。

  当她恼羞成怒的还想继续追杀的时候,林昊则喝道:“任君齐,愿赌不服输是吗?”任君齐被气龇牙咧嘴,可又奈何不了他,自己确实是输了,输得十分彻底!

  因此最后她只能呼呼地喘着粗气瞪着他,的胸也因此剧烈地起伏不定,波涛汹涌!

  林昊毫不示弱的与她对视,看了一阵后又不禁感叹,这女人果然是个妖精,连生气的样子都这么迷人!

  为了不再受她魅惑,林昊主动退让,走到床前在徐文聪耳边弹了个响指,然后缓缓的道:“现在我数七个数,数到七的时候,你将从睡梦中醒来。一,二,三……七!”

  七字刚落地,徐文聪便缓缓的张开了眼睛,然后第一时间就去看自己的传,发现它虽然不再脖起,可是却胀得像个小气球似的,忙问道:“我,我这……什么情况?”

  林昊没有回答,只是起出了麻醉用的五根银针,然后问道:“现在感觉怎么样?”

  徐文聪感受一下后,脱口而出道:“痛!”

  林昊道:“怎么个痛法?”

  徐文聪道:“和刚才的痛不同,刚才的痛是好像要断掉一样的堵着痛,现在是麻麻的,胀胀的,好像打了针一样!”

  “不是好像,我确实给你打了针,而且不止一次。这种痛是正常的!”林昊缓缓的道:“一会儿我会给你用些药,用完药你就会好些的!”

  “哦!”徐文聪似懂非懂的点头,又问道:“那我现在算是治好了吗?”

  林昊道:“勉强治好了一大半吧!”

  徐文聪摸不着头脑的道:“什么意思?”

  林昊指着他的传解释道:“虽然我已经恢复了它的静脉供血,但时间毕竟有点长了,海绵体难保不会出现纤维化。如果出现了,你这玩意儿的功能就只剩下嘘嘘了!”

  徐文聪大惊失色的道:“啊!?”

  林昊道:“但也不一定的,因为二十四小时之内保守疗法凑效,发生的机率低于百分之五十。”

  徐文聪苦笑道:“那我到底是会还是不会?”

  林昊道:“这个最快都要明天早上的时候才知道,它要是会晨脖,那就表示没有问题!”

  徐文聪忙问道:“如果不能脖起呢?”

  林昊道:“那就有点难搞,持续观察一个月才能下准确的诊断!”

  徐文聪被弄得软瘫瘫了,无力的闭上眼睛。

  林昊见他终于不再咯哩叭嗦的询问,便对旁边的任君齐道:“给他包扎处理一下,上点利尿剂,抗感染之类的药!”

  听见他颐指气使的话,任君齐又一阵恼火,可是病人已经醒来了,她也不好反作,这事要是闹得众人皆知,吃亏的还是她。

  只是让她就这样忍气吞声,她又不甘心,正纠结之际,拉了一上午的余儿宝终于从厕所里出来了。

  看见他,任君齐便立即道:“二宝,来,给他处理一下,然后上点利尿剂,抗感染之类的药。”

  余儿宝哭丧着脸道:“老师,我都拉成这样了,你还让我干活?”

  任君齐很没同情心的道:“你这么胖,拉一拉正好当减肥了!”

  余儿宝道:“可是……”

  任君齐摆手道:“好了好了,先干活,一会儿我给你开点药吃!”

  在两人说话的时候,林昊已经走了出去。

  等候多时的徐忆惜立即迎上来问道:“林昊,他怎么样了?”

  林昊道:“还好,保守疗法见效了,不用做手术!”

  徐忆惜微松半口气,又忙问道:“那他以后还能不能那个……什么!”

  林昊道:“目前来看还不太好说!必须得观察一下!不过现在这样,无疑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徐忆惜道:“可万一他真的不能那什么的话,我徐家岂不是……”

  林昊摇头道:“就算他真的不能那啥,他的种子是没有问题的,现在试管婴儿的技术已经很成熟,培育一个就是了。你们徐家不会绝后的。况且就算他真的不行,那不是还有你吗?你招个上门女婿不就结了!”

  徐忆惜:“……”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