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以防万一,林昊离开的时候,让任君齐留下看顾徐文聪。

  任君齐没有答应,但也没有不答应,只是忙着给余儿宝开药,仿佛没听到似的!

  林昊下了楼,在路边等计程车的时候,却见这女人竟然也跟下来了,这就上前质问道:“任君齐,我不是让你看着他吗?”

  任君齐没好气的道:“我在医院很多事情,哪有时间在这儿耗着!”

  林昊道:“你……”

  任君齐又道:“我让二宝留下了!”

  余儿宝虽然有点二,但也是正儿八经的科班出身,看顾个情况已经完全稳定的病人是没有问题的。

  想到这个,林昊终于不再跟任君齐计较了!

  任君齐是开车来的,自然要开车回去,林昊是被老司机半路带来的,自然要坐车回去。反正顺路,他准备蹭任君齐的车。

  不过在走向停车场的时候,他却看见这女人走路一拐一拐的,忍了一阵终于忍不住问道:“任君齐,你脚怎么了?”

  她的脚怎么了?当然是受伤了!

  怎么受伤的?刚刚踢林昊的时候不小心踢到床头柜上了呗!

  他的无心问候,任君齐却理解为明知故问的讽刺,停下来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林昊,人的容忍是有限度的,你别太过份了!”

  林昊一脸懵懂,心里无辜的要命,我又哪儿踩着你的尾巴了?

  可恨之人往往都很可怜的,林昊见她走路一拐一拐的,眉头也始终皱着,终于又良心发作的道:“算了,你别走了,把车钥匙给我,我去开车,你在这儿等着。”

  任君齐示毫也不领情,继续咬牙往前走。

  林昊忙伸手一把拽停她,喝道:“我说车钥匙给我!”

  任君齐没好气的道:“用不着你在这儿猫哭耗子假好心!”

  林昊啼笑皆非,自己是真慈悲,什么时候假好心了,但既然已经被她当成了恶人,也不介意把恶人饰演到底,这就沉声喝道:“你给不给?”

  任君齐冷哼了声,一副我就不给,你能拿我怎么办的架势!

  林昊道:“不给我自己掏了啊!”

  任君齐抬头挺胸叉腰,佯装凶蛮的道:“你敢!”

  林昊没说话,但行动已经回答了她,手直接就伸进她外套口袋。

  这个口袋掏掏,没有。那个口袋掏掏,也没有!

  林昊猜想没在外套口袋,肯定就是在里面衣服的口袋。和吴若蓝,严素,何心欣她们闹惯了的他没有丝毫男女授受不亲的观念,直接就把手从她敞开的外套内沿伸了进去!

  任君齐做梦也没想到这厮竟然如此大胆,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竟然敢对自己动手动脚,直接就呆住了,愣愣的看着他把手伸进来。

  一直到感觉他的手要自己前面的裤兜,而且深入腹地之际,她才霍然大醒,忙抓住他的手喝道:“林昊,你干什么,疯了?”

  林昊道:“把钥匙给我!”

  任君齐道:“就不给!”

  林昊便把另一只手也塞进去,从另一侧摸她里面的裤兜。

  “呀!”任君齐惊叫一声,连忙用另一只手去拦阻,“你别乱来!”

  在大厦里看顾徐文聪的余儿宝感觉有些无聊,看到窗边正架着一架高清倍数的长筒望远镜,而且一看就是个高级玩意儿,立即就好奇的凑上前去,上下左右的察看起来,希望能看到什么限制级的画面。

  结果望远镜对到楼下的时候,他真的看到了精彩的画面,一男一女竟然当街搂抱在一起,只是当他看清楚这两人面容的时候,顿时就精呆了!

  那一男一女,赫然就是刚刚离开的林昊跟任君齐吗?

  任君齐身材高挑,又穿着敞怀的长外套,林昊站在她的面前,双手在外套里和她的双手纠缠,从外面看起来,尤其是从上往下看,当真就像是拥抱的姿势,亲热得不能再亲热,暧昧得不能再暧昧!

  我了个去!

  这才几天啊,就勾搭在一起?

  还有没有天理,还有没有王法,还给不给**丝活路了?

  林昊这个狗贼,不是说好了把她介绍给我的吗?媒人怎么客串起新郎来了呢?这什么套路啊?

  还有任君齐,表面装得那么冷傲清高,结果这么快被人上手了!

  碧池,真是个碧池!

  狗男女,一对天造地设……不,一对狼狈为奸的狗男女!

  余儿宝在心里漫骂个不停,目光更集中的对他们进行批判!

  任君齐的力气无疑是不够林昊大的,只挣了两下,前面两个裤兜就被林昊掏了个底朝天,可仍然没有钥匙,林昊这就把双手往她背后的两个裤兜里插!这一来,两人的身体就更不可避免的来了个亲密接触!

  任君齐被他这样紧挨着,感受到他结实的胸膛,以及他鼻息间呼出来的热气,骤然间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了地铁上的一幕,然后就变得心慌意乱,手足无措,只坚持了几秒钟,她就忍不住投降的道:“别,别,别掏了,这么多人看着呢,钥匙在这儿,在这儿!”

  林昊看到钥匙,这才松开她,一把夺过钥匙往停车场走去。

  任君齐看着他的背影,呼呼地喘着气息,半响才发现,自己……好像又湿了!

  两人坐上车回医院的时候,林昊因为救治了徐文聪的传,帮了徐忆惜的忙,变相的报了她之前的恩情,心情大好,嘴里不自觉的吹起了口哨。

  任君齐则是黑着脸,仿佛奔丧一般,尤其是听到他那不成调的口哨时,脸色就变得更加难看,她被口哨声弄得想嘘嘘,而且越来越急。

  因为早上太闲,也因为最近有些上火,所以她喝了很多带利尿,降火,美颜等功效的花茶,后来忙活一通准备回办公室上厕所的时候,骨伤科的主任来了,跟着她又去了院长办公室,从院长办公室出来回到科室想上厕所吧,余儿宝又来让她开处方,接着又马不停蹄的赶过来,进屋之后第一时间看病人……忙活来忙活去的,连厕所都顾不得上了,直到这会儿坐在车上,心里平静下来,才感觉到急意。

  然而不幸的是车子现在已经驶入了快速的主道,而且离医院还有大半个小时的车程,也就是说她不出声的话,最少得忍大半个小时!可是她现在连五分钟都忍不了了!

  尤其让她感觉心塞的,现在正值下班时间,是交通高峰期,要是一个不走运遇上塞车……

  天啊,任君齐真心不敢再往下想了!

  车行一路之后,林昊终于发现她坐立不安,疑惑的问:“你怎么了?”

  任君齐虽然已经急得不要不要的,但还是硬气的甩他一个“要你管”的表情!

  不过林昊明显不能领悟,又问道:“是不是脚疼?”

  任君齐面无表情,暗里却苦笑不迭,脚疼我可以忍,可是水火无情,有些事情是真的没办法忍啊!

  林昊则以为她是真的脚疼,这就道:“你再忍一下,我开快一点,咱们回医院再说!”

  车子又前行一阵后,任君齐终于忍无可忍的道:“我忍不住了!”

  林昊疑惑的问:“真的这么疼吗?”

  任君齐没好气的质问道:“你看我这样子像是因为疼吗?”

  林昊仔细看看她的表情,发现她脸红耳赤的,额上还在冒细汗,这就点头道:“像啊!”

  任君齐被气了个半死,可又内急如火,失控的冲他吼道:“笨蛋,我是要上厕所!我是要上厕所!我是要上厕所!”

  林昊这才明白过来,没好气的道:“人有三急,我是可以理解的,可是我问你的时候,你干嘛又不说呢?”

  任君齐觉得自己真的不能再跟他说话了,要不然不被急死,也会被活活气死,可她还是忍不住道:“现在我说了,你满意了?”

  林昊叹气道:“现在才说,有点晚了!”

  任君齐疑问道:“什么意思?”

  林昊伸手指了指前方,“你自己看!”

  任君齐抬眼朝前一看,脸色顿时就白了。

  人倒霉的时候,可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前面的那些车开始慢了,而且越来越慢,然后就彻底的停住了,正在通过隧道的他们被不前不后的堵在中间。

  看着吓得面无人色的任君齐,林昊也有点着急,在车内左右看了看,发现车上有一瓶喝了一半的矿泉水,这就打开车窗将里面的矿泉水全部倒掉,然后把空瓶子递给她道:“实在急的话,你先用这个先将就一下!”

  任君齐哭笑不得,“你——”

  林昊扬起双手,很认真的道:“去后排,我保证不看你!”

  任君齐软瘫瘫的道:“你觉得我能用得上吗?”

  林昊这才发现自己出的这个主意有点馊,她是个女的,生理构造和男人完全不同,瓶子根本不顶事,必须盆子才行……不过,好像也不是完全没办法!

  林昊看了看那个矿泉水瓶,灵机一动,立即掏出随身不离的手术刀,“恰恰”两下,将矿泉水瓶给切掉一小半,将开口放到最大后再次递给她,“嚅,这样应该勉强可以对付了!”

  任君齐:“……”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