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件事!”任君齐缓缓的道:“我觉得有必要跟你说一下!”

  “什么事?”林昊推开已经吃得连汁都不剩的饭盘,作出洗耳恭听之势,“说吧!”

  “早上的时候,脑外科的陆达辉主任,以及骨外科的丁勇忠主任都来急诊科找你!”任君齐原本不想把这个事告诉他,可是想着他迟早会知道,不如早点说的好,这样也不至于那么被动。

  “找我干什么?”林昊不解的问。

  “他们都想把你挖到自己的科室去工作!”任君齐一边说话,一边看着林昊的表情,显然想从他的表情变化中分析他的想法。

  “呃?”林昊皱眉道:“可以这样的吗?不是说分到哪个科室就在哪个科室进修的吗?”

  “听清楚!”任君齐提醒道:“是工作,不是进修?”

  “有什么不同吗?”林昊仍是很二愣的道:“去进修去工作不照样都是做苦力吗?”

  “进修,只是个学生的身份。”任君齐难得耐心的解释道:“工作,是医生,是医院的正式职工!”

  “呃!?”林昊终于有些明白了,可仍然有点发懵。

  “呃什么呃,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林昊点头。

  “那你怎么想?”任君齐有点紧张的问。

  “什么我怎么想?”林昊道。

  “想去哪个科室,是骨伤科,还是脑外科?”

  “不!”林昊想了想摇头,“我哪儿都不去,我就呆在急诊科!”

  任君齐一直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终于难得的露出一点欣慰之色,“行,既然这样,一会儿回去,我就给你填用工合同。然后院长那边盖个章就行了。”

  “用工合同?”林昊摸不着脑门的道:“什么意思?”

  “你既然愿意留在急诊科工作,那当然要填用工合同,只有成为正式医生,你才能有处方权,才能更好的开展工作,才能……”

  “任君齐!”林昊打断她的话:“你误会我的意思了!”

  “你到底什么意思?”任君齐蹙起了秀眉。

  “我的意思是说我留在急诊科,就仅仅只是进修,进修期结束后,我就会回到我的原来的诊所去,我没有一点要跳槽的意思,我对成为你们医院的正式医生,也没有一点兴趣!”

  “你——”任君齐这下是终于明白了,也给气着了,“在一个小诊所里做村医,能跟在二甲医院做正式医生相比吗?那样的小地方,只会埋没你的才华。”

  林昊没有解释,只是摇头。

  之后,不管任君齐怎么劝怎么说,他就是摇头。

  最后任君齐又被弄得火大了,骂道:“真是烂泥扶不上墙,我就没有见过像你这么不识好歹的人!你就是……”

  “任君齐!”林昊又一次打断她道:“你不用劝我,也不用骂我,我自己的事,我自己心里有数!”

  “你心里有个……”任君齐气急之下,差点又爆粗,生生忍住后才道:“反正你再好好考虑下,我估摸着这几天院长就会找你,正式和你谈工作的事情。”

  林昊觉得这事没什么好谈的,他只是来进修混资历的,根本就不想留在这儿工作,不过为了避免任君齐再咯嗦个没完,他就什么都不说了。

  吃过饭之后,林昊更跟任君齐回急诊科!

  在林昊眼中,任君齐或许不算什么。但在明珠区人民医院,在急诊科,她却是女神一样的存在。尤其是她还没结婚,据说也没有男朋友,所以不但有很多医生偷偷喜欢她,而且有不少光明正大的对她展开追求。

  林昊只来了几天,可是却已经开始跟她出双入对,自然引起了一些追求者的妒忌,哪怕他只是个进修医生,哪怕他和任君齐的年龄差了一截。因此他跟任君齐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引来了一片仇视的目光。

  特别是其中一个叫朱泽明的医生,他的目光像是利剑一般扎在林昊身上,如果目光也可以杀人的话,林昊在进门的那一瞬间就已经被他万剑穿心。

  朱泽明是羊城本地人,家里资产颇丰,人也长得不差,是急诊科公认的高富帅,也是从多追求者中最有机会和任君齐凑成一对的人选!

  任君齐是今天的总值班,所以进来后第一时间便问道:“中午有新收病号吗?”

  听见她这样问,朱泽明终于把目光从林昊身上收回来,抢先第一个回答,“有,好几个呢!”

  任君齐道:“都处理好了吗?”

  朱泽明道:“基本都处理好了,不过有一个病号比较奇怪。”

  任君齐道:“是哪一个?”

  朱泽明便凑过去,将一份病历递给她,然后一边贪婪的吸着她身上传来的好闻气味,一边介绍病人的情况。

  这是一个外院转来的外伤病人,已经放置了双侧胸腔闭式引流,做了气管切开,现在双侧胸腔引流管畅通,行呼吸机辅助呼吸血氧饱和度却只有60。

  任君齐看完病例后道:“带我去看看病人!”

  朱泽明道:“好,跟我来!”

  任君齐去查房,林昊觉得没有自己什么事,所以就准备找个地方偷着打会儿盹。

  正往走廊那边偷溜的时候,眼尖的任君齐却一眼看到他,喝问道:“林昊,你去哪儿?”

  林昊道:“我……上厕所!”

  一说到上厕所,任君齐就想到了车上的一幕,心里也一阵羞窘,顿时就报复性的道:“跟我去查完房再上。”

  林昊一阵无语,连厕所都不给上,太没人性了吧?

  任君齐喝道:“愣着干嘛,走啊!”

  你个提上裤子就不认人的小娘皮,看来我还是对你太仁慈了!林昊无奈,只能跟着她去了急诊监护病房。

  在病房里,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躺在床上,病因是外伤,情况也基本稳定,可就是血氧浓度在60上下徘徊,始终上不去。

  任君齐检查了病人后问道:“查胸片了吗?”

  “查了!”朱泽明忙道:“双肺复张挺好的,未见严重创伤性湿肺。”

  任君齐沉吟一下道:“给用点地塞米松看看!”

  “也用了!”朱泽明又道:“可是情况就是不见好转。”

  任君齐看了眼林昊,见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心中有些恼火,工作的时候你竟然这个态度?便故意问道:“林昊,你是什么意见?”

  林昊还没开口,朱泽明已经阴阳怪气的道:“主任,他不过就是个进修医生,是来学习的,他能有什么意见啊?”

  不错,他确实只是个进修医生,可却是个牛逼得连自己都不得不服气的进修医生!任君里如此想,嘴上却不能说,所以只能装作什么都没听到!

  林昊早就察觉到这个朱泽明对自己有敌意,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厮就是那晚看见自己出急诊回来后,看不得自己清闲,让自己去跟余儿宝清理病人身上玻璃碎渣的家伙。

  只是这股敌意是怎么来的,他又摸不着头脑,因此也没有发作,只是平淡的道:“朱医生,我现在虽然只是个学生,但我也是带执业资格的正职医生!”

  朱泽明对此嗤之以鼻,有执业资格很了不起吗?在这里工作的医生,哪个不是有执业资格的呢!

  “这么说来!”朱泽明语带讥讽的道:“我应该要称你一声林医生才对咯!”

  林昊当仁不让的道:“这是最起麻的!难道朱医生的语文是数学老师教的,没听说过人先自重,后他人重之!”

  朱泽明被气得脸色一沉,便故意给他出难题道:“好,林医生,既然你觉得自己那么能,那你来告诉我,这个病人的血氧浓度为什么会这么低?”

  林昊不答反问:“你觉得呢?”

  “我要是……”朱泽明差点就冲口而出,我要是知道还用得着问你吗?但这样的话说出来,无疑会显得他很无能,所以立即改口道:“我现在问你呢!”

  林昊道:“这么说,你是不知道咯?”

  朱泽明一下被给问着了,因为他确实是不知道什么原因。

  任君齐见两人在这个节骨眼上竟然拌起嘴来,不由得蹙起秀眉,她虽然从来没接受过哪个追求者的好意,也不介意男人们为了她争风吃醋,但要分场合,把私事扯到工作中,那是她无法接受的,所以就冲林昊喝道:“林昊,你知道就说,别耍嘴皮子!当着病人这样,你觉得很好看吗?”

  事情是朱泽明挑起来的,可任君齐却只针对林昊,这让林昊心里有些不爽,咱们假假也有过一次户外交流,称得上革命友谊,你怎么能胳膊肘朝外拐呢?

  只是没等他出声,朱泽明又夹枪带棒的对他人身攻击道:“主任,他要是真有那么能耐,还用得着来咱们这儿进修吗?除了会耍嘴皮子,他还会什么啊?”

  林昊被给气着了,伸手一下就拔掉了病人身上的气管插管。

  他这样做,可把在场的人给惊着了!

  不过庆幸的是这是在急诊监护室内,只有护士没有家属,病人也昏睡不醒,否则在医患关系紧张的今天,光凭林昊这个不分轻重的举动,那就够家属闹的!

  朱泽明脸上也是一片惊色,可语气却极为兴奋的喝骂道:“你干什么?你疯了?你这是谋杀知不知道?”

  任君齐也是大急,病人现在可全靠气管插管的这条管子来呼吸,拔了管子就等于是要他的命,随时都可能因呼吸衰竭而死的,所以立即喝道:“快,把管子插回去,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不错,林昊确实是个喜欢开玩笑的人,有时候开的玩笑简直是要命!可他有一个原则,从来都不拿病人开玩笑。可既然如此的话,他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去拔病人的管子呢?

  是被朱泽明气坏了,还是撞邪了?

  然而让人更加想不到的是,听到朱泽明的叫骂以及任君齐的呼喝,林昊不但没把管子接回去,反倒更是变本加厉,直接就把管子扔到地上。

  “疯了!疯了!这个家伙彻底疯了!”朱泽明见状立即唯恐天下不乱的叫道:“快,赶紧报警,赶紧把家属叫进来!”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