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所有的证明中,最伟大,最正确,最天才的无疑是时间。

  转眼间,林昊在明珠区人民医院已经呆了一个星期,这天早上起来,他并没有像以往那样,一起床就赶往医院!

  他向院长彭大海请假了!其实也不算请假,不过是提前休假罢了,他每个月只要上足十天班就可以了,至于什么时候上班什么时候休息,由他和彭大海协商,因此他觉得有必要跟彭大海说一声。

  另外,他也打给了韩雪,告诉她,这几天别在路上堵自己,自己有事情要忙,没办法去农场训练。

  那他为什么请假呢?约了严素去断魂岭吗?

  非也,明天就是十五了,他之前应承过林氏宗亲,说年后要筹备一场盛大又隆重的祭祖仪式的,今天应该准备了,而且对正常人家来说,今天才准备已经有点晚了。

  起床之后,他并没有急匆匆的出门,而是慢悠悠的打了遍七十一段锦,然后洗了个白白,并吃了吴若蓝做好的早餐,这才悠哉游哉的出门。

  他先去了林石天家,不过家里没人,苏晴去上班了,林石天去野外作画了,家里只有保姆和小侄子在,他就逗小侄子玩了半响,然后去林国平家,询问他答应前来参加祭祖的宗亲有多少。

  林国平早就联络好了,而且把名单都列了出来,将名单交林昊后便问道:“林昊,明天的祭祖仪式你都准备好了吗?”

  什么都还没准备的林昊竟然点头道:“放心,我都准备好了!”

  “林昊!明天是咱们林家的大日子,我跟每一个能联系上的林氏宗亲都打了电话,他们都答应回来参加,有的是携带老小,有的不能亲自回来,派自己子孙做代表,所以祭祖仪式以及酒宴一等,你一定要给我办得隆重体面点,千万不能跌份啊!”林国平语重心肠的说着,又伸手从兜里颤颤巍巍的掏出一本存折递过来道:“这是村里这些年给我发的老人金,虽然不多,但我也只能出这点力了!”

  林昊忙摇头道:“不,不用的,我有钱,我有钱呢!我通通都置办好了!只要他们明天能准时到达就好了!”

  林国平见他怎么也不接自己的存折,只能道:“好吧,一会儿我再一一给他们打电话,确认一下!”

  林昊点头,离了林国平家,又去了林德发家。

  只是刚到林德发的老屋院外,林昊便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剧烈的咳嗽声,这咳声无疑就是林德发的。

  林德发的病情在林昊的药方控制下,虽然已经稳定,不会再进一步恶化,可并没有痊愈,所以仍然十分的痛苦。

  林昊走进去的时候,只见林德发捂着在咳嗽,可是听他的咳声,却仿似有一口痰怎么也咳不出来似的。尽管林佩如在后面不停的拍着他的背,可仍然无济于事。

  林昊见状便快步走过去,伸手拉开林佩如,双手拼指,快速的在林德发肩背上疾点数下,然后两个拇指压到两条筋络上,往下一拖,用力的按下去。

  “咳”一口又浓又绿的痰从林德发的嘴里吐出,咳嗽声终于止了,人也舒服了一些,无力的靠在床沿上大口的喘气。

  林佩如感激的看一眼林昊,忙去倒了杯水给父亲。

  林昊伸手把了把林德发的脉,眉头就不禁皱了起来,因为他的脉息致滞的程度明显要比之前严重了一些!

  见林德发有些困倦,林昊便将他弄平躺下来,并给他盖上被子,然后才拉着林佩如出去说话。

  “如姐!”林昊问道:“这段时间,你没给林伯伯吃药打针吗?”

  “有啊!”林佩如去洗了手,这才一边忙着给他沏茶,一边答应道:“药方就是你开的,每三天煎服一次。针也是三天去打诊所一次,那个曾医生按照你交待的处方给打的!”

  林昊听得再次皱眉道:“如果严格遵造着我的医嘱吃药打针,仍不能控制的话,那恐怕林伯伯的身体对这些药物开始产生耐药性了。”

  林佩如道:“那该咋办?增加吃药打针的频率吗?”

  林昊摇头,“增加频率是最没办法的办法,现在还没到那种程度,我给他换些药试试。如姐,你给我拿纸笔来。”

  林佩如赶紧拿来纸笔,递给他。

  林昊便刷刷的写了两张处方,让她中午吃了饭之后去诊所交给曾帆。不过在一边写处方的时候,他也一边在暗暗告诫自己,不管是换药方还是增加使用频率,均都是一时之计,想要减轻他的症状,完全控制病情,还必须进行肺灌洗术!

  看来,必须得赶紧想办法,将古堡里用的那种特殊肺灌洗液给制造出来才行了,否则再拖下去,林德发会不行的!!

  林佩如小心的将处方收好后,疑问道:“林昊,你怎么会来的?你不是在区人民医院进修吗?”

  林昊张嘴就道:“我想你了,来看看你!”

  林佩如刷地被闹了个大红脸,羞得都不敢拿眼看他,吱唔着低声道:“你,别拿我开玩笑了,我,我会认真的。”

  林昊不过是见气氛有些重,故意缓解一下罢了,见她这副模样,也不好再逗她了,忙正色的道:“嗯,是这样的,明天就是咱们林家的祭祖活动,想让你跟我一起筹备下!”

  林佩如忙道:“我可以帮什么忙,你尽管吩咐吧!”

  林昊摇头问道:“林弟呢?”

  林佩如道:“他回香江了,现在已经在一个医院里上班了!”

  林昊道:“哦,既然他也不在,那就算了,林伯伯现在这样的情况,你走不开的。”

  林佩如很是愧疚的道:“对不起,林昊,我什么忙都帮不上你,反倒一个劲儿的拖累你!我……”

  见她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林昊生怕她会哭起来,忙摇头打断她道:“咱们是同宗同亲的家人,不要说这么见外的话,否则我生气了!”

  林佩如忙道:“好,不说!”

  林昊道:“如姐,你先别想这么多,一会儿给林伯伯弄点吃的,然后去诊所给他用药。”

  林佩如道:“好,我等下就做饭去。”

  林昊这就准备离开,可是想了想又问道:“对了,如姐,你的写得怎么样了?”

  林佩如道:“已经写了有十来万字,而且电子版已经跟一个网站签约了。”

  林昊疑问道:“哪个网站?”

  林佩如道:“是阿里巴巴文学!他们给我五十块一千字。我现在一边照顾爸爸,一边写,一个月也能写二十多万字左右,扣了税之后,勉强能有一万块的。”

  林昊皱眉道:“如姐,你自己不是有钱吗?为什么还要这么拼?”

  林佩如道:“也没怎么拼的,写作是我的爱好,还能挣钱,何乐而不为呢!签约的责编说了,我这个类型很不错,很有机会改编成电影,现在正推荐给阿里影业呢!”

  林昊笑道:“看来,我们林家真的要诞生一个大作家了,到时我就高攀不上了呢!”

  林佩如低声道:“你怎么这样说,不管我做什么,也不管我能不能做出成就,我还是我,你不会嫌弃已经是万幸,哪来的高攀呢!”

  林昊感觉这话意太深,也不敢往深处想,只是道:“那你要加油啊!”

  林佩如问道:“你……不想看看我的书吗?”

  林昊没读过什么书,平时也不看,原本是想摇头的,可是看她一脸期盼神色,便违心的道:“想啊!”

  林佩如高兴的道:“那一会儿我在上把底稿用txt传给你。”

  林昊无所谓的点头道:“好!”

  离开林德发家之后,林昊便驱车出了石坑村,之后便往夏氏集团驶去。

  要想把祭祖仪式搞得像模像样,自然要找夏氏集团……确切的说是找夏允儿帮忙,可是这个女人并不是那么好忽悠,所以就准备带上林佩如壮胆,林佩如没空,他就只能自己去了。

  到了夏氏集团的门前后,林昊想了想便给夏史打电话,可是这厮却说他在汕城,赶不回来,林昊只好自己硬着头皮进去。

  尽管他早已经是夏氏集团的签约医生,可这却是他第一次光临夏氏集团。

  夏氏集团的门面,自然是跟李子锋的兴盛国际没法儿比的,不过也弄得像模像样,是一座八层高的大厦,座落在羊城中心地带。对于林昊而言,这绝对属于狗大户了!

  “先生!”前台的一名小姐迎上来询问道:“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林昊虽然勉强算是夏氏集团的半个职员,可是夏允儿从来没带他回来过,也没给他发过什么证件,所以一进去就被拦下了。

  “没什么事!”林昊道:“我就是来找夏允儿的!”

  “夏允儿?”前台小姐有些蒙,旁边另一名前台小姐忙提醒她道:“笨啊你,就是我们的总裁啊!”

  这名前台小姐恍然明白过来,“哦,不好意思,请问先生你贵姓?”

  林昊道:“我叫林昊。了淫林,喝奥昊!”

  前台小姐赶紧用电脑查看总裁的会客安排,然后摇头道:“不好意思,林先生,这里显示没有你的预约!”

  林昊不以为然的道:“我跟她见面,还用得着预约吗?你打电话给她,说我来了。”

  前台小姐为难的道:“不好意思,我们没有权限直接向总裁汇报的,麻烦你离开好吗?等预约了之后再过来。”

  林昊没想到见夏允儿一面竟然这么难,只好掏出手机给夏允儿打电话,谁知道这女人竟然关机了。

  关机了怎么办?就这样离开?那显然是不可能的,明天的祭祖仪式还等着这女人张罗呢!想了想后,他就道:“实话告诉你们,我是夏允儿的男朋友,你们要是不通知她,到时候她怪罪下来,要开除你们,我可不会给你们说好话的!”

  两个前台小姐听得一愣一愣的,她们从来没听说过夏大总裁谈了男朋友,可也很难说的,她一向都行事低调,从不张扬的。只是看看林昊,又发现他的年纪明显比夏总裁小一些,难不成总裁大人喜欢年纪比她小的?

  难道他在胡说八道,可这不可能啊,夏氏集团是什么地方谁不知道呢,谁有胆子跑这儿来撒野,活腻歪了嫌命长的也不敢啊!

  林昊见两女仍愣头愣脑,半信半疑,旁边的几个保安已经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开始虎视眈眈,显然一言不合就要冲过来,林昊便道:“你们不信吗?不信你们可以问夏史!我刚刚还给他打过电话,他说他在汕城的。”

  对于夏允儿夏总裁,两个前台小姐虽然不算熟悉,也了解不多。可是对于夏史这个副总裁,她们却是很熟悉的,因为这厮每次来集团,总会在前台调戏她们一阵的。

  林昊既然认识夏史,甚至知道他的行踪,显然是熟识的,可他又说是夏允儿的男朋友,又实在让人有点难以相信。

  “哎,你们干嘛还不打电话?”林昊催促一句又道:“我真的是夏允儿的男朋友,我们好很多年了!”

  “好了很多年?”一个前台小姐忍不住道:“这位先生,请问你今年多大啊?”

  林昊道:“刚好十八!”

  两个前台小姐闻言差点没一头栽倒下去,今年才十八,却已经跟总裁好了很多年,那岂不是未成年就跟总裁那啥了,总裁这口味……啧啧,真的非同一般啊!

  “姓林的,你说跟谁好了很多年?”正在两个前台小姐被忽悠得晕头转向之际,一个冰冷的声音在电梯那边响了起来。

  林昊不用回头,仅是听这声音就知道,夏允儿来了!想到这女人可恶的脾性,这就有意恶心他道:“不就是你嘛,哼呢,你怎么那么久不给我打电话,我都想死你……”

  话只说了一半,他便嘎然止住了,因为在电梯那儿的确实是夏允儿不错,可是旁边还跟着一大票人,尤其是跟她站得最近的几个,不但上了年纪,仿佛还是她的长辈,正露着古怪又复杂的神色看向他,然后又回头看向夏允儿,而夏允儿则用一副要杀死人的目光死死的剜着林昊。

  林昊的情商虽然不高,但看这样的阵势也知道,自己恐怕是闯祸了!

  今天加更一章,明晚八点钟,了了在书旗直播中等你,想与了了互动的同学们记得来玩玩,谢谢!另外,了了的另一本书《贴身神医》已经在书旗上线,不过口味稍有点重。同学们不妨去看看,顺便给个收藏或书评什么的。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