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昊的话,差点没把夏允儿吓得跳起来。

  “黑面神!你还有完没完了?”夏允儿忍无可忍的道:“你到底还想不想我明天帮你办祭祖仪式了!”

  林昊道:“当然想啊!”

  夏允儿没好气的道:“想的话,你还敢这样对我?”

  林昊仍然没放开的手,问道:“可我潜了你之后,你不是更听我的,把祭祖仪式搞得更隆重,更像样吗?”

  夏允儿道:“谁说的!”

  林昊道:“俗语说的啊,什么木已成舟,什么生米煮成熟饭,什么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猴子满山走!”

  夏允儿被弄得哭笑不得,“黑面神,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教你中文的老师应该是个老头子吧!”

  林昊点头,教他学中文的确实是老头子,但不是一个,而是好几个,古堡中那几个已经半只脚踏入棺材的老中医!

  “那就难怪了!”夏允儿缓缓的道:“你说的这些都是老一辈的观念,太low了!时代在进步,人的思想也在改变,男女的地位也开始平等!从前只能依附男人存在的女人,早就当家作主的站起来了!在社会中的地位和男人一样,能够自主,能够自食其力,不会说因为跟哪个男人上了一次床,就是属于他的人,要跟他过一辈子。就算真的有,那也少之又少!”

  林昊道:“你就是其中一个对吗?”

  “我……”夏允儿没办法回答他这个问题,警惕的道:“你不是真的还想来吧?”

  林昊当然不想,而且从头至尾都没想过,但还是逗着她道:“有点想试试啊!”

  夏允儿正想说话,手机的铃声却响了起来,不过不是她的,是林昊的!

  林昊掏出来看一眼,立即冲她作噤声的手势,“嘘,是柳芒!”

  夏允儿心头一阵发紧,忙喝道:“黑面神,我警告你,今时今日的你已经不是过去那个屁也不值的小村医,东西可以乱吃,话绝不能乱说,否则会死人的!知不知道?”

  林昊有些不耐烦的道:“你再咯嗦,我就乱说一通给你看看。”

  夏允儿被气得不行,但更多的还是担心,所以只能闭了嘴。

  林昊这才摁下接听键,“喂!”

  柳芒在那头道:“林生,你好!”

  林昊道:“直接说,什么事?”

  柳芒道:“前一阵子,你不是吩咐我打听一个叫左坎的人吗?”

  林昊道:“你还记得?这么久没消息,我以为你给忘了呢?”

  柳芒忙道:“没忘,没忘,林生吩咐的事情,我怎么敢忘呢?只是一直没有消息,我不敢打给你。”

  林昊道:“那现在呢?”

  柳芒有点吞吐的道:“现在算是有了一点消息,但是,恐怕……”

  “别急!”林昊皱眉道:“说详细清楚一点!”

  柳芒道:“因为是我亲自拜托,台省新联帮那边挺重视这件事情,几乎是举全帮之力去打听,然后终于找到了一个叫左坎的人,年龄和林生你所说的也相符,现年已经五十五岁,身高体征也有点雷同,可是……”

  林昊急声问:“可是什么?”

  柳芒道:“可是不像林生要找的那个人!”

  林昊道:“为什么这样说?”

  柳芒道:“林生说那人是个商人,可能很富有。可是他们找到的左坎却是一个茶楼的伙计。”

  林昊皱眉道:“伙计?”

  柳芒道:“是的!在一个叫中华茶楼的地方,做了二十多年的伙计!”

  林昊疑问道:“从来没有过发迹?”

  “没有!”柳芒道:“每个月就拿茶楼发的那点工资,哪来的发迹!”

  如果真的只是一个茶楼的伙计,那就跟从前在村委做干部的严火明说的不相符,也明显不是林昊要找的人!

  不过林昊仍不死心的问道:“这个左坎现在还在那个中华茶楼工作吗?”

  柳芒道:“没有,据说两年前得了病,然后就不在茶楼工作了!”

  林昊道:“得了什么病?”

  柳芒道:“不知道!”

  林昊道:“人现在在哪里?”

  柳芒道:“也不知道!”

  林昊皱眉道:“也就是说现在人是死是活也不知道是吗?”

  柳芒声音有些低的道:“是的!”

  一问三不知的情况,让心急的林昊有些恼火,“这也不知道那也不知道,能说点你知道的吗?”

  柳芒忙道:“林生,别生气,我会继续寻找的。”

  林昊这才稍为止怒,“刚才我问的那些事情,你帮我搞清楚。另外让他们继续找找有没有别的叫左坎的人。”

  柳芒道:“知道了!”

  挂断电话之后,林昊陷入了沉默,暗里问自己,这又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吗?

  在他打电话的时候,夏允儿始终竖着耳朵偷听,发现他说的并不是自己跟他的事情,而且由始至终也没提忠义堂,心里大松一口气。

  只是看他脸色阴沉沉的,又不敢撵他走,只能忍耐的等他主动走人!

  然而林昊呆坐半响后,突然来了一句:“夏允儿,我们刚刚说到哪儿了?”

  夏允儿也不记得说到哪儿,随口道:“说到你该回去了!”

  “不对!”林昊摇头道:“说到我该不该潜你!”

  夏允儿的表情一下就垮了,“黑面神,你别折腾了行吗?我对你不来电,你也对我没感觉,这样是何苦,又是何必呢?难道你没听说过强扭的瓜不甜这句话吗?”

  “听说过!”林昊心情有些郁闷,只能找夏允儿来,故意很邪恶的道:“我要是心情不好了,才懒得管它甜不甜,只要扭下来,扭下来我就高兴了!”

  夏允儿:“……”

  林昊又补充道:“现在,我的心情就非常不好!”

  夏允儿道:“为什么?”

  林昊从小就在残酷的环境中长大,在离开杀手集团,离开古堡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一个朋友,因此他比谁都珍惜身边的人。现在,他终于有了几个朋友,夏允儿也勉强能算一个。

  不过很可惜,不知道是性格原因,还是别的什么,他始终无法跟她成为无话不说那种好朋友。好容易端正一下态度,想跟她改善一下关系吧,她竟然认为他要潜规则!

  也正是因为这样,林昊自然不会告诉她自己寻亲的一条线索恐怕要断了,所以心情很糟糕,只是道:“因为我担心明天的祭祖仪式不够气派,不够隆重!”

  “那我竭尽全力,帮你把它办气派,办隆重,办得风风光光!”夏允儿多少有点讨好意思的问:“你心情现在好些了吗?”

  林昊摇头,“还是很差!”

  夏允儿:“呃?”

  “你老说给我办给我办,可明天就祭祖了!”林昊扬起手腕,指着上面的时间道:“现在都下午了,仍然什么都没准备,什么都没弄,能办好吗?”

  “有钱的话,鬼都能请来推磨。何况我不但有钱,还有那么多人马!”夏允儿不以为然的道:“别说现在只是下午,就算是半夜,我也能把事给你办得干脆利落!”“行!”林昊点头,站了起来,“既然你这么有信心,那就交给你了!”

  夏允儿见状如蒙大赦,这个恶魔终于要走了!

  只是没等她高兴完,走到门口的林昊又转过头来道:“夏允儿,我丑话说在前头,如果这件事你没办好,我一定来潜你!”

  夏允儿:“……”

  林昊恶狠狠的补充道:“把你潜得死过来,活过去!”

  夏允儿道:“……”

  离开了夏氏集团,林昊驱车返回石坑村。

  只是回到石坑村后,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回诊所,因为他突然想起了柳思思。

  进修开始后,他就忙得昏天暗地,根本没见过这个女人,也不知道她的身体康复得怎么样,心情有没有好些了。

  尽管之前跟她有过一些不愉快,但自从香江的交集过后,两人已经完全放下了诚见,甚至……有那么点惺惺的味儿呢!

  车子驶到柳思思家门前,林昊发现大门紧闭着,但里面传来隐隐约约的音乐声。

  这副场景何其熟悉,使得林昊的心头莫名一紧,因为年前她醉得人事不醒的时候,就是像现在这样的。

  当他从车上下来,立即就要翻墙进屋的时候,却注意到现在是白天,周围还有不少人,所谓门前事百多,柳思思虽然不是,但已经离异了,为了避免给她带来闲言碎语,他还是先按了门铃。

  结果门铃响了几声,里面就传来了动静,然后大门开了,柳思思的保姆出来应的门。

  林昊见状,微松一口气,柳思思显然没有像年前那样醉得生死不知,同时也暗赞自己深思熟虑,要是贸然翻墙进去,被保姆撞见,那可就糗大了,没什么也会被误会成有什么。

  进屋之后,林昊发现柳思思果然在家里,而且精神状态也相当不错,又恢复到从前容光焕发,迷人的样子。

  尤其让林昊意外的是,她的身旁还坐着一个女人,女人赫然就是冷月寒。

  了了的另一本书《贴身神医》已经在书旗上线,没看过的亲不妨去看看,书评,收藏一下,谢谢。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