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了!”林昊问眼镜男道:“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眼镜男忙道:“我叫宋哲!”

  林昊立即皱眉道:“宋哲!?”

  宋哲是夏氏集团的总裁助理,同时也是忠义堂的一员。因此他很清楚林昊的身份地位,也知道林昊的一言一行对忠义堂会造成多大的影响。

  除此之外,临行前夏允儿也千叮嘱万交待,务必要让这位爷满意,要是他有一丝一毫的不满,宋哲就永远不用回去了!

  现在林昊一质问,宋哲立即诚慌诚恐的道:“林医生,我先声明,我跟最近新闻上那个姓宋的没有任何关系,请不要对我抱有诚见,我只是不幸跟他同姓罢了!”

  林昊面无表情的道:“但你们同样带着眼镜啊!”

  宋哲道:“我……”

  林昊又道:“而且你们的脸型也有点相似!”

  宋哲道:“这……”

  林昊还道:“还有你们的工作性质也差不多,一个经纪人,一个助理!”

  宋哲哭笑不得的道:“林医生,经纪人和总裁助理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呀!”

  林昊对此不置可否,继续道:“你不会也说自己是个基佬吧?”

  宋哲忙摇头道:“不,不,我不是!”

  林昊道:“那我就更不放心你留在夏允儿身边了!”

  宋哲欲哭无泪的道:“林医生,请相信我,我跟他没有关系,我是无辜的!我对总裁大人也不敢有丝毫非分之想!”

  林昊笑着摆手道:“别紧张,跟你开个玩笑罢了!”

  被吓得脸色发白的宋哲陪着讪笑,心里却道,这样的玩笑可不敢乱开啊,会出人命的!

  林昊道:“夏允儿派你来,是负责协助我举办祭祖仪式的?”

  宋哲忙点头道:“是的,我们夏氏集团上下,将无条件全力配合这次祭祖,林医生请尽管吩咐吧!”

  林昊想了想,便指着祠堂两旁的空地道:“那你们先把喜棚给我搭起来吧!”

  宋哲忙问道:“要举办多少席的喜棚?”

  “最少要一百席!”林昊问道:“有没有问题?”

  “没有,完全没有!”宋哲掏出手机道:“我这就找人来办。很快就能办好!”

  这一幕,让范强与范成业叔侄俩彻底的看呆了,他们做梦也想不到,剧情会是这么个逆转法,心里也莫名其妙,这个小村医什么时候这么牛叉了,连夏氏集团的人都受他指挥?

  林昊没闲心思是搭理他们这种完全上不得台面的角色,用时下流行的话来说,那就是他们还不够格被他视为对手。

  在宋哲找人来搭喜棚的时候,他把林国平,林石天找来了!想要把祭祖仪式搞得圆满周全,是离不开这些长辈的。

  不过让林昊意外的是,林佩如得知消息后,也匆匆赶来帮忙!

  四人在祠堂的茶室里开了个小会,林国平将参加祭祖的人员名单交给了林昊,总共是五十三户人家,赴约的人数是一百九十七人!

  这五十三户人家,包括有户籍登记的和没有户籍登记的,上次祭祖来过的和没来过,牵出去的和没有牵出去的,反正原来石坑村姓林的人家,毫无遗漏,全都在这份名单上了!

  由此可见,林国平与之前参加过祭祖的林氏宗亲是没有偷懒的,这半年来一直在努力寻找着那些失去联系的亲戚。

  另外,这些前来参加祭祖的人也来自天南地北,虽然大部分都在广省各个城市,但也有的来自外省,港奥台,甚至连国外都有!到达的时间最早的是今天下四点,最迟是明天凌晨三点。有的是独自前来,有的是拖家带口。

  了解了所有的情况后,林昊马上找来宋哲,作出安排。

  一,让他立即派车前往机场,火车站,地铁站,汽车站,码头等等的地方迎接,每一户一辆专车,一名专门接待的人员。

  二,让夏氏集团腾出一间五星级酒店,专门接待前来参加祭祖的人员。

  三,宴席交给夏氏集团旗下的酒楼,总共是三顿,今天晚饭的自助餐,明天中午和晚上的传统的酒席,另外还有祭祖所需的一应祭品。

  四,准备一支专业舞狮队,一支锣鼓乐队,一支仪仗队伍。

  五,让夏氏集团的保安公司派出一百名职业保镖,从今晚开始进场维持林氏祠堂的秩序,确保明天的祭祖仪式能顺利举办。

  六,……

  安排下去之后,祭祖仪式便有条不紊的开始筹备起来。

  夏氏集团人多,有钱,关系广,在羊城几乎可说是搭通天地线,做起事情来自然不是一般的麻利漂亮。

  几个电话打出去后,搭喜棚的三十名建筑工人迅速到场,一个小时的时间,祠堂左右已经搭起了能各摆五十桌的喜棚。

  铺上大红地毯,祭旗一升起来,喜庆的气氛便在林氏祠堂中散开,弥漫至整个石坑村。

  喜棚一落成,包办宴席的酒楼派来的厨子,服务员便携带着各样炊具,食材,酒水,桌椅,碗筷等入场。服务员在前面布置,厨子则在翻新过后的祠堂厨房里忙活起来。

  夏氏集团的用车也纷纷赶往机场火车站等地方,迎接从世界各地赶来的林姓族人……。

  林昊站在祠堂门口,看着忙碌的人群,心里除了激动,更多的还是忐忑。

  这一次,林氏族人全都到场了,这其中会有自己的亲人吗?如果没有的话,自己这一番忙活替他人作嫁衣裳也就罢了,可花在石坑村的心血也白费了!

  之后,他又该去何处寻亲呢?

  这可是他跑遍了广省各地,唯一一个与记忆相符合的地方啊!

  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身旁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站了个女人,赫然就是之前还在柳思思家的冷月寒。

  被轻吓一跳的他汗道:“冷月寒,你怎么像鬼似的来无影去无踪啊!”

  冷月寒看他一眼,平淡的问道:“在担心?”

  身边的女人很多,可最懂他心事的,无疑还是这个翻脸无情的女杀手,知道瞒不过她,林昊便点了点头。

  冷月寒并没有安慰他,反倒冷哼道:“多余!”

  林昊苦笑,“我这心里正不安呢,你就不能不说风凉话,说点能安慰能暖心的话吗?”

  冷月寒道:“想听好听的?”

  林昊点头:“嗯!”

  冷月寒道:“找吴若蓝去!”

  林昊:“……”

  冷月寒伸手一指,“她也可以!”

  林昊顺势看去,发现她指的是在前面忙着布置喜棚的林佩如,不由摇头苦笑道:“算了,你还是哪凉快,哪呆去吧!”

  冷月寒没有离开,仍然默然的呆在他的身边,她确实不懂怎么安慰别人,唯一能做的就只有陪伴。

  从傍晚开始,林氏族人开始三三两两的络绎到场。

  林昊身为主人家,自然一一上前迎接,寒暄,妥善的安排他们的食宿,同时也悄悄的打探自己的身世。

  一直忙活到凌晨三点多钟,所有的林氏族人都到齐了,林昊才算消停了下来,可是他的心里比任何时候都失望!

  没有人认识林昊身上戴的那块玉佩,也没有谁家曾丢失过像他那么大的孩子。

  换而言之,他很有可能不是石坑村人氏,跟林氏族人也没有半点的关系。

  也就是说,他再办这个祭祖真的没有一点意思,林高祖根本就是不是他的祖宗。

  离开祠堂的时候,林昊有些失神落魄,人也浑浑噩噩的。

  始终默默地跟在背后的冷月寒看见他这幅掉了魂的模样,虽然不能感同身受,但多少也能理解,可又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回到诊所,林昊便闷头闷脑的进了自己房间。

  冷月寒悄悄在外看一眼,只见他默然的坐在床边,灯光照出他的背景,孤伶伶的,显得不是一般的凄凉。

  实在受不了这种惨淡的气氛,她就赶紧去把吴若蓝叫了起来。

  傍晚的时候,吴若蓝去过林氏祠堂的,也帮着招呼前来祭祖的林氏族人,一直到夜里十二点多的时候,实在熬不住困倦,这才回诊所睡觉。

  听冷月寒说了事情结果后,心里也很是难受,她比谁都清楚,林昊之所以愿意留在石坑村,在诊所工作,最大的原因不是因为她,也不是因为别的女人,而是为了找到他的亲人!

  然而现在,一切都落空了,他怎么可能不难受呢?

  同时,吴若蓝也不是一般的担忧,石坑村既然没有他的亲人,他还有留下来的理由吗?

  这样想着,她就来到林昊的房间,见他精神恍惚,魂不守舍的坐在那儿,眼眶就不禁红了起来,凑上前温柔的低声唤道:“林昊!”

  一连数声,林昊这才勉强回过神来,无精打采的看着她。

  看见他这样,吴若蓝更难过了,再也忍不住,张开柔荑将他抱入怀中,一边轻抚他的头发,一边道:“别难过,就算真的找不到别的亲人,不是还有我吗?”

  靠在她的怀中,感受着她柔软又温暖的,还有她身上传来的阵阵幽香,林昊总算感觉好了些,唤道:“姐!”

  吴若蓝将他抱得更紧,“嗯,我在的!”

  林昊道:“我心里难受!”

  吴若蓝忙伸手不停轻抚他的胸膛,“我揉揉,揉揉就不难受了!”

  林昊点头,然后又道:“我下面也难受!”

  吴若蓝下意识的应道:“好,我给你揉!”

  只是手往下移,摸到他难受的地方后,整个人就滞在那里……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