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处理周平易,任贤并不是很关心,他觉得更重要的还是化解医院这场纠纷,所以问道:“那医院这个事呢?”

  区委书记张华荣见任贤看向自己,这就忙道:“任市长,这个事情交给我来办吧!”

  任贤贵副为副市长,日理万机,自然不能因为这个事情在医院耽搁一整天,他这一趟之所以过来,仅仅只是因为徐文聪打了电话。

  现在徐文聪既然已经平安无事,他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至于医疗纠纷,由区委书记出马就足够了,所以就点点头道:“我等下还有个市会议,讨论重要的议题,所以没办法在这儿久呆。但医疗纠纷是个极为敏感的事件,你一定要慎重处理,低调解决。”

  区委书记张华荣忙应道:“任市长请放心,我一定办好!”

  任贤这就站了起来,见徐文聪仍坐在那儿,问道:“徐少不走吗?”

  徐文聪当然不走,大恩不敢言谢,林昊对他有救之恩,他这一趟来是准备请林昊喝酒吃饭的,谁曾想却遇到了这档子事。不过也正好,替林昊解决了这件事,也算是还了他一个人情。所以他就冲任贤摇头道:“任叔,我留在这儿!到事情解决为止!”

  任贤点头道:“那成,替我向首长问安!”

  他所指的首长,自然是徐文聪的父亲,所以徐文聪点头道:“嗯嗯!”

  任贤带着一班人走了之后,张华荣总算松一口,只是目光触及四平八稳的坐在那儿的徐文聪,心头却又是一紧,这位爷来头可不是一般的大,伺候不好的话,比得罪任贤还要可怕,安抚了他一下后便问区卫生局局长刘镜波,“老刘,这件事你怎么看?”

  刘镜波道:“区长,我觉得还是照任市长的意思去做比较好,低调处理,让医院跟家属协商解决。”

  彭大海接口道:“张区长,刘局长,不是我们不想协商,是家属的工作根本做不通,他们不但不愿意谈,而且对我们恶言相向,甚至大打出手,我们也很无奈!”

  区公安分局局长黄兴林插嘴道:“这个家属陈启明我是有所了解的。”

  张华荣道:“那你说说看!”

  黄兴林道:“陈启明是羊城本地人,家在楼村,在我们局有过案底,因抢劫伤人被判了四年有期徒刑,而且据我们了解,他是有黑社会背景的,是青帮的骨干成员。只是一直没有确凿的证据逮捕他。这种人没理都凶三分,何况现在他成了受害者,而且医院也有过失在先。他自然就更不讲理了!”

  张华荣沉声问道:“他儿子现在到底怎么样?手真的废了吗?”

  黄兴林接口道:“刚刚我已经打电话到省人民医去了解过,陈启明的儿子陈子航的手并没有至残,但确实因为药物的缘故导致了软组织烧伤。”

  在旁边一直默然听着的林昊忍不住插嘴道:“黄局,你确定省人民医那边说是烧伤?”

  黄兴林点头道:“是的!”

  林昊摇头道:“可是这不可能啊,骨伤黄油的药性温和,要说发生过敏,那还情有可愿,可你要说烧伤,根本就不可能发生的!”

  黄兴林道:“我是跟省人民医那边负责主治陈子航的医生亲自沟通的,绝不会有错的!”

  “那就见鬼了!”林昊站起来问丁勇忠道:“主任,我给你的药还有吗?”

  丁勇忠道:“有,在医药间!”

  林昊道:“麻烦你帮我拿来好吗?”

  丁勇忠感觉办公室的气氛很压抑,巴不得出去透透气,所以也不介意被林昊使唤,赶紧出去把没用完的药给拿了回来。

  林昊接过装药的盒子,打开看了看,发现颜色和性状都没有什么异常,可是放到鼻子前嗅了嗅后,眉头立即皱了起来,“味道不对!”

  丁勇忠上前也嗅了嗅后,疑问道:“怎么不对?交给我的时候,不就是这个味道吗?”

  “不是!”林昊摇头道:“我这药原本应该是桐油味的,我叫人送过来的时候,还打开检查过。确认没问题,我才交给你的!可现在多了股酸酸的刺鼻味道。我敢断定,这个药肯定是后面被人添加了什么东西。”

  丁勇忠道:“这……我不可能往里面添加什么来害自己的啊!”

  林昊摇头道:“主任,我没说是你!”

  两人正在说话的时候,区食品药品监督局的局长周玉生已经让护士长拿来摄子和封口袋,取了其中一点骨伤黄油装进去后,交给自己的副手道:“快,送咱们化验市化验,看看里面被加了什么东西!”

  “等下!”林昊拿起纸笔,刷刷的在上面写下一串中药名,然后交给那名工作人员道:“这些是这个药的成分,排除这些外,多出来的东西肯定就是后面加进去的!”

  人走了之后,林昊又打电话给严素,让她再从诊所拿一盒骨伤黄油送过来。

  严素正忙着卖龟挣钱呢,听他说又要自己送药,心里极不情愿,我假假也是你的女朋友,不是使腿丫环好不好?可是后面又听说他这儿出事了,便什么也顾不上了,赶紧去诊所拿了药送过来。

  拿到从诊所送来的骨伤黄油后,两相一对比,结果就很明显了!

  诊所送来的那盒子是桐油味的,但丁勇忠用过近这盒却多了一股酸酸的刺鼻气味。

  与此同时,送去药监局化验的样品也有了结果,药里面除了林昊所写的成分外,另外多了一样东西:盐酸!

  这个结果一出,众人无不惊了下,盐酸是什么?那可是具有强腐蚀性的化学品,直接用于人体的话,烧伤无疑只是轻的,弄不好整只手都会腐烂呢!

  对于这个结果,丁勇忠是难以接受的,喃喃地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跟冷月寒那个冒牌侦探混得久了,林昊也多少有了点福尔摩斯的思维,扬起两根手指道:“两个可能!”

  丁勇忠问道:“哪两个?”

  林昊道:“一,我事先加入了盐酸,害主任你!”

  丁勇忠苦笑道:“我对你那么好,你有什么理由害我?”

  林昊道:“那就只有第二个可能,别人加了盐酸,准备害我!”

  丁勇忠道:“谁又会害你呢?”

  林昊道:“人红是非多,枪打出头鸟,我来医院只是几天就转了正,还被主任,院长你们这么看好,自然会遭人羡慕妒忌恨的!”

  丁勇忠再度苦笑,这种可能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只是想了想,他又摇头道:“可是不对啊,这药到了我手上后,根本就没离开过我的手!”

  公安分局局长黄兴林道:“会不会陈启明自己加上去,故意陷害你们?”

  丁勇忠道:“虎毒不食子,他真要陷害我们,也不会对自己的儿子下毒手吧?”黄兴林摇头道:“丁主任,你还是太善良了,我所接触的案犯,为了利益谋害自己父母儿女的比比皆是!”

  丁勇忠摇头道:“可就算他真有那么狠心,他也没机会啊,我给他儿子上了药之后,也怕发生反应,所以始终没离开的,一发现他感觉不适,我就把药给拆了下来,并迅速作了治疗处理的。”

  黄兴林这下被难住了,没有接口。

  林昊沉思半响后问道:“主任,你真的确定这个药自我交到你手上后,就没离过手。”

  “你把药交给我后,我就立即拿去医药间,准备带上别的工具后,再去病房给陈子航上药……”丁勇忠喃喃自语的案件重演起来,说了一半后突然一醒道:“对了,我有离开过,当时把东西刚准备好,我感觉有点急,这便上了趟厕所所,不过时间很短,只是两分钟不到,我就又回医药间,拿着东西去病房了!”

  两分钟的时间还短?换了冷月寒的话,她已经能杀好几十个人了!林昊心里应一句后,又问道:“那当时医药间除了你之外,还有别人吗?”

  “没有别人!”丁勇忠摇头,指了指墙上的时钟道:“当时已经是下班时间,值班的四个护士,两个去打饭,两个跟着元方及另外一个值班医生在病房里忙碌,要不然我也不用自己亲自准备了。”

  黄兴林分析道:“肯定是你上厕所的那一两分钟,有人溜进医药间作了手脚。”

  丁勇忠纳闷道:“真要是这样的话,那人会是谁呢?”

  林昊探头朝外面走廊看一眼道:“外面有监控,调出当时的画面看看就知道是谁了!”

  彭大海忙让领着众人去了监控室,调看当时的画面。

  事实,真如丁勇忠刚才所说的那样,他拿着药进入医药间后没一会儿,便空着手出来了,然后往厕所走去,他一进入厕所,镜头前便出现一人,迅速的进入了医药间,然后又很快出来,消失在走廊上!

  看清楚这人容貌之际,丁勇忠惊呆了,失声叫道:“小丽?”

  小丽全名叫黄丽,是来骨伤科进修的女医生,不过她的进修期今天就结束了,上午彭大海就亲自去医务科拿了结业证书颁发给她的。

  黄兴林问明黄丽的身份,地址后,立即对手下道:“快,去把人给我带来!”

  案情到了这里,基本可说是真相大白了,病人用了骨伤黄油后之所以会疼痛,会发生烧伤反应,那是因为被人在药中加入了盐酸!这个凶手就是黄丽!

  那么,问题来了!

  黄丽为什么要这样做?林昊跟她既没有矛盾,也没有利益冲突,她有什么理由呢?

  不过这些疑问,也只能等抓到黄丽再说了。现在要解决的,还是陈启明那档子事,不论什么原因,也不管陈启明是什么人,他的儿子是无辜受害者,而这个责任出自医院。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