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羊城深水港码头附近的一个小树林里。

  一辆轿车正静悄悄的停在里面,没有开灯,可是车身却在震动,隐约还能听到里面传来女人无法压抑的吟叫声。

  不用问,车里肯定有一对男女,在这荒郊野岭趁着月黑风高行苟且之事!

  十来分钟后,车身在一阵特别剧烈的强震过后终于停了下来,接着车内的灯便亮了,也终于能看到里面的情景。

  一男一女,正的交叠在后排的座椅上。

  女的很年轻,约摸就是二十岁出头的样子,相貌也很漂亮,身材玲珑高挑,皮肤白皙,在灯光下闪着珍珠似的淡淡光泽。

  她身上呼呼的粗着粗气的却是个又黑又瘦又丑陋的男人,而且这男人少说也有四十五岁以上。

  一朵水灵灵的小白菜,就这样被猪给拱了,还是头老猪,实在是让人感觉可惜!

  中年男人开了灯之后,这就缓缓离开女孩的身体,准备穿衣服,可是扭头看看,却发现女孩正一脸的泪痕。

  中年男人疑惑的问:“你怎么了?刚刚我把你弄疼了吗?”

  “不是的!”年轻女孩声音嘶哑的道:“老师,我,我害怕!”

  中年男人垂头看一眼,见她的身下正缓缓溢着一些白色的液体,顺手抓了一把纸巾递给她后,这才道:“有什么好害怕的,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我已经做了节育手术,你不会怀孕的!”

  年轻女孩摇摇头,“我知道……我不是害怕这个!”

  中年男人一边穿衣服,一边问道:“那你在害怕什么?”

  年轻女孩将自己的身体擦干净后,这就抱着双膝卷缩在一角,哽咽着低声道:“你跟我说只要趁机把盐酸放进那个骨伤黄油里面就可以了,什么事都不会有的!可是现在警察在抓我呢!”

  中年男人摇头叹气道:“我是叫你趁人多,混乱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的放进去,谁知道你竟然这么蠢,什么时候不放,偏偏就挑人少的时候放。”

  年轻女孩的眼泪流得更凶了,“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怪责我!”

  中年男人见她哭成了泪人儿,显然有些心疼,摇头摆手道:“我没有怪你的意思,而是……算了,事已至此,再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

  到了这会儿,相信能看出来的人都看出来了,这个年轻女孩,无疑就是明珠区人民医院骨伤科的进修医生黄丽。至于中年男人,也不是别人,正是明珠区人民医院的副院长田新亮。

  那么,这一老一嫩是怎么混到一起,而且还混得这么深入的呢?

  这个事情,还得从田新亮的工作说起。

  田新亮除了是羊城明珠区人民医院的副院长外,还兼着羊城卫生学校教授一职,每周要到该校教三堂课。黄丽就是他的学生之一。

  在田新亮教的那个班上,黄丽并不是最漂亮的女学生,但萝卜青菜各有所爱,黄丽无疑是最符合田新亮口味的那种类型。

  田新亮在医院给大家的印像是个低调,和善,正直的人!因为他话不多,也不管闲心,更不争权夺利。

  不过有句话说得好,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田新亮表面看起来不错,但也仅仅只是表面罢了,暗里却藏了一肚子男盗女娼。

  他发现黄丽是自己的菜后,为了增多接触,便让黄丽担任自己科代表,除了时不时把她叫到办公室进行额外辅导外,还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给她争取或创造各种福利,施以小恩小惠!

  刚开始两人的见面仅限于学校,办公室,后来随着接触的增多,渐渐就发展到学校外,酒楼,咖啡厅,电影院……

  最后的最后,结果可想而知,田新亮把黄丽潜了!

  当然,这种事情一个巴掌是拍不响的,如果黄丽不好慕虚荣,贪图蝇利的话,田新亮再多的手段也白搭。

  没过多久,黄丽毕业了,可是田新亮当初的承诺却没有兑现!

  在田新亮掀开黄丽裙子的时候,曾亲口答应要为黄丽安排工作的,可是黄丽毕业快半年了,工作的事情却仍然没有着落。

  其实,这事也不能怪田新亮,要怪就只能怪黄丽的学历实在太低了!

  羊城是粤省省会,大小医疗机构多如牛毛,田新亮身为一个二甲医院的副院长,多少关系还是有一些的,可是这些医疗机勾最低的门坎也得是大专毕业,可黄丽只是中专。

  如果说她学的是护理专业,那还勉强能塞得进去的,可偏偏她学的是临床医学,这么低的学历纵然是临时工,别人也不愿意要的。

  黄丽付出了女人最宝贵的东西,可是结果却什么也没换来,自然是不甘心的,所以死缠着田新亮!

  田新亮是有家室的,黄丽要是真闹起来,后院必定起火不可,为了安抚她,他就在自己的医院里先弄了个进修指标给她,同时达到继续跟她厮混的目的。

  最后,他如愿以偿了!

  他真的把黄丽弄进了医院进修,而且黄丽也很乖很听话,随传随到,百依百顺,只要他有精力,随时随地都愿意满足他。

  自此田大院长便快活……不,确切的说仅仅只是,并不快活!

  原因无他,仅仅只是一个字:钱!

  黄丽愿意没名没份的跟着他,也愿意没羞没臊的满足他,但他必须每个月给她两千块钱的生活费。

  两千块钱,真的少得不能再少了,说得难听一点,比小姐还要廉价!在羊城这样的大城市,随便唱个k喝场酒都不止两千块!

  然而就是这么点钱,田新亮也很难拿出来。

  田新亮虽然是个副院长,可是并没有实权,也捞不到什么油水,有的仅仅只是一份死工资,除去房贷,车贷,家里老人小孩的各种日常开销外,能剩的并不多,而且剩的这个钱家里的黄脸婆也看得死死的,所以每个月给黄丽的生活费,他总是要七凑八拼的想办法。

  不过,这明显不是最大的难题,更难的是黄丽进修时间快到了,进修结束后,他还得安排她的工作。

  在他一筹莫展之际,庄先生出现了。

  这位神秘又阔绰的庄先先的出现,彻底的颠覆了田新亮的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

  田新亮是在一次私人聚会里认识庄先生的,庄先生的名字是什么,真实身份又是什么,他通通都不知道的,唯一知道的就是三点:这位庄先生十分有钱,非常有钱,超级有钱!

  那次私人聚会过后,庄先生单独的约了田新亮。带他去跑马场跑马,去高尔夫球场打球,去吃山珍海味,用私人游艇载他出海,甚至带他到奥省豪赌,末了不但让他参加类似海天盛宴那种派对,还给他一张价值百万的“西天”会所会员卡。

  当然,庄先生也顺带提了一点点小要求,有一个叫林昊的小村医即将到他的医院去进修,让他想办法把这个林昊搞死搞臭,反正不管用什么办法,就是不能让这个小村医快活,仅此而已。

  伟大的马克思大人说过:一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有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

  一个进修医生罢了,田新亮自然不会话在眼里,已经被利益冲昏了头脑的他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之后便有了林昊被安排去太平间进修的一幕。尽管最后由于刘华强的出面,田新亮的阴谋未能得逞,不过不管是他,还是庄先生,明显都没有死心!

  上午田新亮从西天会所出来后,更是下定决心,一定要搞死搞臭林昊,以便从庄先生那里获得更大的利益,所以他把刚刚拿到进修结业证的黄丽叫了来,把一瓶低浓度的盐酸交给她,让她偷偷的倒进林昊的骨伤黄油里面,再之后便有了下午的一场闹剧。

  这会儿,轿车内的黄丽泪流不绝的道:“那我该怎么办啊?警察要抓我呢!”

  田新亮道:“你别急,我已经联络了一个朋友,他会带你到外地去避一段时间,等风头过了,我就会接你回来。”

  黄丽疑惑的道:“什么样的朋友?”

  田新亮笼统的道:“一个能力很大的朋友。”

  黄丽问道:“那我要去哪里?”

  田新亮正想回答,树林外面亮起了车灯。

  两辆轿车正由远及近的迅速使来,到了树林前面后,带头的那辆车连闪了三次车灯。

  这,无疑就是接头的暗号。

  “他们来了!”田新亮见状便赶忙催促黄丽,“你赶紧穿衣服!”

  人都是有羞耻心的,黄丽虽然难过,可还没到自暴自弃的程度,所以也顾不上再哭了,赶紧找到自己的衣服穿起来。

  田新亮等她把衣服穿好后,这才发动车子,驶出树林。

  到了近前后,他看见来的两辆车都是豪华的s级奔驰,车上的人也都下来了,两男两女!

  “小丽,你先呆在车上!”田新亮交待这一句后,便从车上走了下去……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