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会,从来都是留给那些蓄心积虑的人。

  田新亮让黄丽陷害林昊的计划失败之后,他又给庄先生那边献了一条计谋,就是让人去羊城卫生局举报林昊滥用三无药品!

  林昊身为医院的正式医生,明知道不能对病人使用无中文标志,无中文批号,无中文说明,未经国家检验审核,批准生产的药物,可他偏偏一意孤行的给病人使用,属于明知故犯,而且还造成了医疗事故,情节特别严重,一旦认真追究起来,林昊绝对是要被医院开除不可的!

  然而,让田新亮万万想不到的是,这事捅到羊城卫生局后,林昊确实挨了板子,可是并不像他所想的那么严重,卫生局对林昊的板子高高举起又轻轻落下,再让彭大海如此这般的一糊弄,打了也等于没打。

  对这个结果,田新亮是很不满意的,可是他又没有胆量去质问卫生局的头头脑脑到底是怎么搞的,只能找到杨慧的号码拨出去。

  只一会儿,杨慧便接听起来,“田院长,您好!”

  田新亮问道:“杨助理,怎么会是这个结果?”

  杨慧问道:“你说的是羊城卫生局对姓林的处理结果是吗?”

  田新亮道:“是的!”

  杨慧在电话那头道:“这一次,我们已经提前跟卫生局那边负责处理类似情况的领导打了招呼,如果没有意外的话,绝对能将他一把撸到底!”

  田新亮心急的问道:“那现在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呢?”

  杨慧叹口气道:“有人替这个家伙说话了!”

  “谁?彭大海吗?”田新亮不屑的道:“要说在明珠区卫生局,他说的话可能会有一丁半点的分量!可是在羊城卫生,他屁都算不上一个,谁会搭理他,给他面子呢?”

  杨慧摇头道:“田院长,你错了,不是彭大海,是巢中!”

  田新亮愣了下,“巢局长?”

  杨慧道:“不错!”

  田新亮皱眉道:“巢局长跟姓林的有关系吗?”

  杨慧道:“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卫生局的几名领导在讨论林昊的处理意见时,巢中再三力保于他!”

  田新亮气愤得不行,这么好的机会,又白瞎了!

  电话那头沉默一阵,突然换了一把男声,“田院长,您好!”

  田新亮听到这声音,精神立即振奋了起来,“庄先生!?”

  “对,是我!”庄先生淡笑着应一句,然后道:“田院长辛苦了!”

  田新亮忙摇头道:“不辛苦,只是又一次让那小子溜了,实在是可惜。”

  庄先生平缓的道:“田院长别着急,这一招不行,那咱们就想别的折!只要不停的挖坑,哪怕他精得像个狐狸,迟早也有掉进去的时候!你说是吗?”

  “那是当然!”田新亮忙附合一声,但又不免叹气道:“只是这小子的运气,未免也太好一些,咱们挖空心思设的坑,总是让他轻而易举的绕过了!”

  庄先生道:“他不可能永远都有这么好运气的!”

  田新亮道:“对,只要他稍为走霉运,咱们就让他万劫不复!”

  庄先生问道:“田院长还有别的什么想法或建议吗?”

  田新亮想了想后道:“有!”

  庄先生笑了,“看来田院长也是个智多星,对付他的招式一套一套的,跟我说说,这次是什么套路?”

  田新亮问道:“庄先生在明珠区药监局有熟人吗?”

  庄先生毫不迟疑的道:“当然有!”

  钱,无疑是个好东西,它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有了它,办不到的事情却并不多。例如熟人一样,只要有钱开路,不熟也很快就熟的,他跟田新亮不就是这样熟起来的吗?

  听见庄先生说有,田新亮便把自己的主意说了出来。

  庄先生听得大为动容,“田院长,一会儿下班后请到西天会所来,咱们见面再详谈!”

  每次会面,田新亮几乎都会财色兼收,因此听到庄先生邀约,哪有不应的道理,忙道:“好,我一会儿下班马上就过去!”

  ————————————

  清晨,林昊准备前往农场参加训练。

  农场要比区人民医院更远一些,所以他起的比以往更早一些,只是五点半左右,他就起来了。

  洗漱完毕后经过走廊,尝试着推了推吴若蓝的房门,想跟她说一声自己上班去了,却发现她反锁了房门。然后又尝试推推冷月寒的房门,却发现房门一推就开了。

  冷月寒穿着薄薄的睡裙,安静的在床上熟睡,睡态如圣洁的雅典娜一般。

  林昊轻轻的走上前,帮她把被子拉上一些,然后就准备退出去。

  只是还没转身,冷月寒便张开了眼睛,问道:“要出去了吗?”

  林昊点头,有些抱歉的道:“把你吵醒了?”

  冷月寒道:“我也该醒了!”

  林昊在床边坐下来,仔细的看她,发现躺在床上的她没有丝毫女杀手的冷厉尖锐,反倒有着邻家女孩的清纯柔美,忍不住就俯下身想要亲吻她。

  冷月寒立即伸手撑住他的胸膛,并扭转过头。

  林昊很是失望,叹口气准备坐直身子。

  冷月寒却幽幽的来了句:“……我还没刷牙洗脸!”

  林昊顿时就笑了起来,拨开她的手,在她樱红的唇上吻了下,“我就喜欢原汁原味的女人!”

  冷月寒被弄得哭笑不得,扭头看看床头柜的钟,疑问道:“今天怎么起得比平时早?”

  林昊道:“今天不去医院,要去参加训练,所以早一些。”

  冷月寒道:“那些训练虽然没什么搞头,但能让你多锻炼一下也是好的!”

  林昊疑惑的道:“你怎么知道我的训练是什么?”

  冷月寒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坐起来道:“离上次练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今晚早点回来,咱们接着练!”

  林昊疑问道:“是上次那种进入你体内的练法吗?”

  冷月寒点头道:“不错!”

  林昊连忙摇头道:“不,不行,那样练对你伤害太大了!”

  冷月寒道:“没有什么伤害,稍为休息两天就复原了。”

  林昊道:“不行……”

  冷月寒也不跟他争辩,径直下床去洗漱。

  林昊很是无语,最讨厌这种说话说一半的人了。

  不过冷月寒就是那么有性格的一个女人,林昊无奈,只能驱车出门。

  经过之前的老诊所的时候,发现加盖的两层已经弄好了,开始进入装修阶段。

  自从去医院进修开始后,这个房子的事情就交给吴若蓝与冷月寒负责,现在看来这两个女人还是挺能干的,将房子弄得有模有样,十分的新颖气派呢!

  将来装修好了,住进去一定会比以前更舒服吧!林昊这样美好幻想着,一边驱车前行。

  车子将要驶出石坑村路口的时候,他看见一个约摸十**岁,身穿私立中学校服裙的女孩站在公车站台前,一边嚼着口香糖吹泡泡,一边左顾右盼,显然是在等公车。

  只是这个时候才六点半不到,公车哪会有这么早呢?

  女孩的装扮,使得林昊突然想起了之前的冷月寒,她在第一次正式刺杀自己的时候,也是这幅装扮。

  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也许是同情心发作,又也许是女学生长得清纯可人胸又够大,林昊被吸引了过去,缓缓停下后问道:“哎,小妹妹,上哪儿啊?”

  女学生撇了一下小嘴,“废话,还能上哪儿,当然是上学啊!”

  林昊没想到这女学生还挺拽,失笑道:“你学校在哪儿?”

  女学生道:“德立中学!”

  林昊点头道:“我正好经过那儿,要不要坐顺风车?”

  女学生吹了个泡泡,“啵”一声破了后,上下审视他一眼,“怎么,想泡我呀?”

  林昊被弄笑了,摇头道:“我有女朋友了!”

  女学生没好气的道:“那你还来勾搭我?”

  “勾搭?”林昊汗得不行的道:“只不过是好心想载你一程罢了,用不上这个词语吧!”

  女学生咄咄逼人的道:“换了站在这儿的是个抠脚大叔,你会这么好心吗?”

  林昊想了想道:“这个,得看他当时是不是在抠脚咯!”

  女学生被逗乐了,咯咯的笑了起来。

  林昊问道:“要不要上来?”

  女学生道:“可是麻麻告诉我,不能随便上陌生人的车子,否则分分钟都会失联的。”

  林昊好气又好笑的问道:“你看我的样子像坏人吗?”

  女学生又仔细的看他一眼,“看着是不像,可是坏人也不会把坏字刻在额门上啊!”

  林昊见她好像没有上车的意思,这就懒得墨迹,摇头道:“既然这样,那你慢慢等吧,我先走了!”

  “哎,等下!”女学生叫了一声,然后快步走跑到车旁,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坐了上来。

  “系安全带!”林昊交待一声,这就发动车子准备往前驶去。

  然而就是这个瞬间,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寒光骤然一现,女学生竟然拔出一把匕首朝林昊的胸口刺去!

  这一刀,来得相当的突兀,没有丝毫的预兆,而且速度奇快,换了别人,是绝对无法抵挡与闪避的。

  眼看着林昊就要毙命于这一刀之下了,可是在匕首将要他胸膛之际,她的动作生生滞住了,因为一个冰冷又坚硬的东西已经抵到了她的腰间!

  女学生垂眼看看,脸色便白了下,那抵着她的赫然是一把乌黑发亮的手枪。

  看到林昊脸上带着讥讽的笑意,女学生手中的匕首颓然的落了下来,幽幽的在那儿长吁短叹。

  林昊笑意不减的道:“老板,每次都是这套,能不能换点新花样啊!”

  推荐了了的另一本书《贴身神医》,没收藏的同学请去收藏一下,收藏了的请去评论一下好吗?谢谢大家了。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