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遗落在某个角落里的记忆,渐渐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得无影无踪,生活就是这样,相逢意味离别,离别为了再相逢!————摘自了了一生胡言乱语录。

  晃眼间,林昊已经回到羊城好几天!

  台省发生的事情仍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就在眼前,留给林昊印像最深的无疑就是勤劳能干又温柔体贴的招姨。当然,左立那张丑陋得让人看一眼就再也忘掉的脸,也时不时在他的脑海间浮荡。

  这几天里,招姨的消息始终没有断过,向林昊这个大股东汇报公司的进展,询问一些技术性的问题,也有普通的关心问候闲聊,至于其它什么都没说。

  林昊也认为,自己跟招姨除了纯纯的友谊之外,并没有其它!因此除了偶尔回忆外,他把更多的心思放在寻亲上面。

  尽管左坎已经过世了,也不知道左坎所说的那个彭先生也不知是死是活,很多事情自此成了谜,但林昊相信,只要他坚持不懈的去努力寻找,这些谜团最终都会的。

  他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将当时彭先生事发现场找到的弹头交给曾帆。

  曾帆的枪法虽然比不上林昊,但他对枪械的认识却远远在林昊之上。不过让林昊失望的是这货虽然号称装备专家,可他也同样无法判断这个弹头是什么枪打出来的,但他答应去找别的专家帮忙,出具一份权威的报告,让林昊耐心等待结果。

  林昊在等待的同时,开始从另外一个线索下手。

  左坎在交待遗言的时候,除了交给他房产证外,还给了他一张出生证明。

  这张出生证明虽然是手写的,只有他的出生年月,没有他父母的信息,但有医生的签名,还有医院的盖章!

  林昊认为,只要找到这个医院,找到当时为他接生的那个医生,或许能打探出父母的一些情况也不一定呢!

  期望,往往都是美好的。结果,却往往不尽人意!

  林昊在羊城找来找去,几乎把整个羊城都翻遍了,仍然找不到这所医院。

  奇了怪了,出生证明上明明盖的就是华光医院的公章,怎么会找不到呢?林昊很是纳闷,无奈之下只能去找巢中。

  巢中是羊城卫生局的副局长,对管辖内的医疗机构自然比谁都熟悉。对于捏着他喉结七寸的林昊,他自然是不敢推托的,所以很快就查到了结果。

  在羊城卫生机构内,确实有过一所叫做华光医院的私人医院,但那是经曾经,是十年前的事情。因为医疗事故,经营不善,人才流失等各种原因,这所医院已经于2006年底清盘结业。

  这个结果,让林昊既意外又失望,但他并没有死心,医院虽然没了,人总还在吧?

  他要求巢中找出当时医院的一些主管领导的名单以及联系方式,然后顺藤摸瓜,几经寻找之后,终于找到了当初负责为他接生的妇产科王主任!

  不过可惜得不能再可惜的是,他找到的并不是活生生的王主任,而是一座墓碑,王主任已经于去年病逝了!

  线索,似乎自此又中断了。

  费尽心力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林昊十分的沮丧,虽然他早就知道这件事不会那么容易,也早早做足了艰苦的心理准备,可面对这样的结果,仍感觉整个人不太好!

  他从外面回到石坑村的时候,已经是入夜时分。

  吴若蓝,冷月寒,甚至柳思思也在诊所里面,三个女人正准备开饭。

  自从林昊牵线让冷月寒成为了柳思思的投资人后,石坑村兴建综合商住大厦的项目终于得以启动,目前工程已经如火如荼的进行中。也正是这个原因,柳思思与冷月寒几乎形影不离的呆在一块儿。

  将石坑村的综合商住大厦建成,无疑是柳思思一直以来想要达成的心愿,为了这个事情,她在香江的时候差点给了老金来福,也是自那个时候起,她对范统彻底的失去了信心!

  尽管柳思思和范统离婚,香江的事情并不是主因,但绝对是一根导火索。

  之所以说起这些,无它,只是说明这个项目对柳思思的重要性,既然项目如此重要,为了事情顺风顺水的进行,对于冷月寒这个投资人,柳思思只要脑子没什么毛病的话,自然会想方设法的与之处好关系。

  见冷月寒住在诊所里,柳思思便在附近最好的酒店订了长包房,同时也让最好的酒楼给她送餐,为了让她出行方便,甚至还给她配了专车与专职司机。

  只是让她纳闷的是,冷月寒根本就不去住酒店的豪华套房,也不去吃酒楼的山珍海味,更不用她配的专车,就住在诊所里吃简单的粗茶淡饭,出行自己驾车。

  柳思思劝说无果,便想着给她请大厨与专职保姆,照顾她的生活起居。

  谁知道这个想法刚说出来,便被冷月寒直接了断的拒绝了,并对她说:“柳思思,你没必要耍这么多花样的!”

  一番好心被当成驴肝肺,柳思思讪讪的道:“我只是想……”

  冷月寒打断她问道:“你只是想感谢我对吗?”

  柳思思忙道:“是的!”

  冷月寒道:“你搞错了,你该感谢的人不是我!”

  柳思思不解的道:“那我该感谢谁?”

  “黑面神!”冷月寒漠然的道:“我之所以会给你投资,那是因为他向我开了口。”

  柳思思道:“这……”

  冷月寒道:“你要是真的想感谢我,那就让林昊尽快成长起来,变成一个真正的男人吧!”

  这话让柳思思有些莫名其妙,“月寒,你的话,我不是太明白!”

  冷月寒便凑过去,在她耳边说了一句。

  柳思思听完之后,被吓得整个人刷地跳了起来,慌里慌张的连连摆手道:“不不不,这怎么能行!绝对不行的!”

  冷月寒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神色平淡的看着她。

  柳思思慌乱失措好一阵后,终于勉强平静下来,但再次坐到冷月寒身旁的时候,仍感觉心脏怦怦的响着,她提的要求实在是太吓人了啊!

  冷月寒再次开口中道:“这个事情以自愿为原则,没有强迫,也没有要挟的意思。你愿意就干,不愿意就算!”

  柳思思道:“这……”

  冷月寒挥手打断,目光深深的看着她道:“但你想要感谢我,这就是最好的方式!”

  柳思思艰难无比的吱唔着道:“月寒,这个事情……真的不行,他……一直把我当嫂子看待的!”

  冷月寒道:“这么说,你是愿意的是吗?”

  柳思思忙摇头道:“不,不是的!”

  冷月寒皱眉道:“他为你做了这么多,你就不想着报答他?”

  柳思思道:“我想报答他啊!”

  冷月寒逼问道:“那你为什么不愿意?”

  柳思思苦笑道:“月寒,报答的方式有很多,不一定要这样的!”

  冷月寒道:“可他现在什么都不缺,就缺我刚刚说的!”

  柳思思道:“吴若蓝和他……”

  冷月寒再次打断她道:“你不用管别的,你只要告诉我,到底愿不愿意?”

  柳思思苦笑不迭的道:“就算我愿意,他也未必肯啊!”

  冷月寒道:“只要你愿意,别的不用操心,我会安排的。”

  柳思思道:“这……”

  冷月寒不容置疑的道:“就这样吧!不必再说了!”

  柳思思并没有同意,可是看到她冰冷如霜的神色,终于还是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冷月寒究竟对柳思思提了什么要求,林昊不得而知,他唯一知道的是今晚的菜很丰盛,有荤有素有汤,还有一瓶看起来不错的红酒。

  吴若蓝见林昊回来,忙问道:“林昊,你吃过饭了吗?”

  林昊摇头,他吃了早饭就出门,在外面奔波一天,什么都没吃。

  “我们也刚开始吃!”柳思思站起来道:“我去给你拿副碗筷,咱们一起吃吧!”

  林昊心情不好,胃口就不好,所以摇头道:“我不饿,先回房间了!”

  看着他消失在房门的背影,三女不禁面面相觑。

  “这是怎么了?”吴若蓝纳闷的道:“他不是从来都说天大的事,不关饭事的吗?”

  冷月寒道:“不知道!”

  柳思思道:“会不会是大姨公来了?”

  吴若蓝与冷月寒:“……”

  柳思思一副过来人语气的道:“男人和女人一样,每个月都会有情绪低落的那么几天。只是有的男人明显,有的男人不明显而已!”

  吴若蓝有些忧心的对冷月寒道:“我看他的情况有点不对,你是不是去看下他!”

  冷月寒疑惑的问道:“我去?”

  吴若蓝道:“是啊!”

  冷月寒轻哼道:“我跟他天生八字不合,从来都说不到几句话,你要是不怕我把他给气吐血的话,那我就去!”

  吴若蓝道:“这……”

  冷月寒轻推一下柳思思,“你去吧!”

  “我去?”柳思思愕然的指着自己问,心说你是不是搞错了,正宫都没上,哪轮得到我呢?

  冷月寒竟用林昊常开玩笑式的语气道:“你的胸比我们都大,你不去谁去?”

  柳思思:“……”

  吴若蓝虽然承认冷月寒说的是事实,柳思思的胸虽然比她们的都大,可是见她一脸尴尬,还是打圆场道:“嫂子,她的意思是说你胸怀宽广,能容纳海川,而且见多识广,能言善辩,所以让你去安慰一下林昊。”

  柳思思疑惑的看向冷月寒,她真的是这个意思吗?好像没这么深的涵义吧?不过不管是不是,最终还是乖乖的上楼去了,因为她在看冷月寒的时候,冷月寒也在看她,目光深沉,深沉得她不敢去猜测其中含义!

  上了楼,敲门进了房间,见林昊躺在,却张着眼睛对天花板发呆,便走过去轻声唤道:“林昊!”

  林昊见是柳思思,终于从坐起来,“嫂子!”

  柳思思问道:“你怎么不吃饭呢?”

  林昊道:“我没胃口!你们吃吧!”

  柳思思在他的床边坐下来,问道:“怎么会没胃口的,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林昊摇头道:“没什么,我只是想静静!”

  “静静?”柳思思疑惑的问道:“在台省认识的女孩吗?”

  林昊狂汗,抬眼看她,见她一脸憋着笑的表情,摇头道:“嫂子,我心情不好,你就别逗我了好吗?”

  柳思思失笑道:“就是看你心情不好才逗你的!”

  林昊:“……”

  柳思思柔声的道:“来,跟嫂子说说,你到底是怎么了?”

  林昊摇头道:“我真的没什么。嫂子,你别管我了,去吃饭吧!”

  柳思思劝说无果,只能退了出去。

  房门才关上一会儿,又吱呀一声轻响,正准备躺回的林昊抬眼看看,发现进来的是吴若蓝,便向她张开双手。

  这,无疑是想要抱抱的姿势,吴若蓝的脸迅速红了,指着外面道:“她们还在呢!”

  林昊道:“她们在有什么关系呢,只是抱一下,又不做别的什么!”

  吴若蓝是个保守又矜持的女人,但经不起林昊谆谆善诱,犹豫一下终于坐到床边,任由他抱了个满怀。

  这是两人从台省回来后头一次如此亲热,吴若蓝也感觉很好受,对她而言,真的没有比依偎在心上人怀抱中更享受的事情了,心中柔情万千的她轻抚着林昊的脊背,缓缓的问道:“林昊,你怎么了?还有你回来这些天总是早出晚归的,我问了任君齐,她说你也没去医院上班,你在忙什么呢?”

  林昊一边的吸着她身上好闻的幽香气息,一边将几天来的寻亲经历说了一遍。

  吴若蓝听完后,安慰他道:“别灰心,也不要着急,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办成的。”

  林昊叹气道:“可总是这样的结果,真的很伤啊!”

  吴若蓝给他打气道:“有志者事竟成,只要你不放弃,我相信总有一天你能找到亲人的。”

  被她安慰了一下,林昊心里终于舒服了些,然而心结刚去,色胆又起,感觉到她胸前的柔软与温暖,一只爪子就忍不住缓缓轻抚上去……

  异样的感觉从身上传来,又发现她的唇正往自己的颈脖间落下,吴若蓝有些慌乱起来,“哎哎,说话就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呀!”

  林昊含糊不清的道:“我突然感觉肚子饿了!”

  吴若蓝啼笑皆非的道:“那就去吃饭!”

  林昊道:“我想先吃些餐前甜点!”

  餐前甜点?吴若蓝垂眼看到他的唇正缓缓朝自己的胸落下,顿时哭笑不得,嗔骂道:“林昊,你别得寸进尺……”

  话未说完,林昊便突然抬起起,嘴巴一下就覆盖到她樱红的双唇上。

  被他一吻住,吴若蓝不但说不出话来了,挣扎着想要推拒间,齿关一松,他那粗长的舌头便。

  被如此深入的俘虏,她原本清醒又理智的脑袋也因他那灵动的舌头而变得一团迷糊,什么都想不到了。

  唇舌交织之间,林昊的两只手也从她的衣服下摆钻了进去,肆意的揉抚起来。

  陷入意乱情迷中的吴若蓝已经无法理智的思考,自然也没办法阻止,在神魂颠倒之下任由得他肆虐……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