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的标准,不在于他有多少优点,而是你跟着他,不怕死,也不怕一起活着。和他在一起,不曾有过绝望,永远都在希望里。————摘自了了一生胡言乱语录!

  男人是人,女人也同样是人,恋奸情热的林昊与吴若蓝交织在一起,便有些难分难舍,甚至渐渐有些失控了。

  正如火如荼之际,房门却突然被推开了!

  “哎哟喂!”柳思思的声音在门外响了起来,“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将林昊与吴若蓝吓了一跳,像是听到枪声的小鸟般刷地分开,惊慌的朝门外看去。

  柳思思用手捂着眼睛,却透过张得很大的指缝看着两人道:“那个……我不是有意来打扰你们的,可是饭菜要凉了,你们……要不是特别着急的话,是不是先吃饭再继续?呃,如果特别着急的话,就当我没说!”

  林昊与吴若蓝:“……”

  待她的身影消失后,吴若蓝才有些恼羞成怒的在林昊身上轻打一下,嗔怪的骂道:“都怪你,我都说她们还在,你偏要来,现在好了吧?”

  林昊则是坦荡荡的笑道:“那有什么呢!”

  吴若蓝忍不住了,伸手一把拧住他的耳朵道:“你还要不要脸了?”

  林昊嬉皮笑脸的道:“只要能和姐姐亲热,脸不要就不要呗!”

  吴若蓝被打败了,悻悻的松开他的耳朵道:“你不要脸,我还要呢,你让我现在怎么面对她们呀。”

  “没关系的!男欢女爱,再正常不过了!”林昊脸皮很厚的拉起她的手道:“走吧,咱们去吃饭,开胃餐吃过后,我感觉肚子真的饿了!”

  吴若蓝嗔怪的骂道:“你讨厌死了!”

  林昊嘿嘿一乐,拉着她走了出去。

  开饭的时候,柳思思很识趣,对刚才的事情只字不提。冷月寒竟然也一样,仿佛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林昊虽然脸皮很厚,可他也不会自打嘴巴的去说刚才的事,所以努力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样子,至于吴若蓝,则始终脸红红的头也不敢抬起来。

  饭桌上,谁也没说话,只有轻轻的咀嚼声。

  今晚的饭菜,不知道是谁做的,林昊吃得相当香,渐渐也忘了刚才的尴尬,可偶一抬头却发现柳思思的目光始终落在自己身上,一次是这样,两次是这样,第三次也是这样的时候,他就有点忍不住了,“嫂子,我知道我长得很帅,可你也别这样,我会不好意思的!”

  柳思思轻唾道:“呸,你还会不好意思?”

  “好吧,我没有不好意思!那……”林昊目光玩味的看着她,悠悠的问道:“是不是你对我有意思?”

  “啊!?”柳思思被他这话严重吓了一跳,“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林昊道:“要不然你老偷看我干嘛?”

  见桌上的两女都投来略带疑惑的目光,柳思思不免紧张起来,但还是反应极快的道:“我只是纳闷,这世上怎么会有脸皮那么厚的男人,明明做了亏心事,还是副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所以多看了两眼罢了!”

  “咦?”林昊道:“我做什么亏心事了!”

  柳思思道:“你刚刚……”

  一直都没说话的冷月寒突然喝道:“吃饭!”

  所谓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柳思思对性格冰冷的冷月寒是多少畏惧的,因此到了嘴边的话便给生生逼了回去。

  饭桌上,又一次回归了刚刚的沉默。然而经过林昊的一番插科打诨后,气氛仍然有些尴尬,不过这回不是吴若蓝,而是柳思思。

  她端着碗,垂着头,默默的细数饭粒,仿佛是她做了亏心事的样子。

  偏偏这个时候,林昊又好死不死的道:“嫂子,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柳思思被弄得哭笑不得,心说已经这么尴尬了,你还问鬼问马咩?有什么事不能私下里问,非得当着她们,弄得我下不来台吗?我不过就是撞破了你一点奸情罢了,至于死揪着我不放吗?

  不过当着冷月寒与吴若蓝,她又不能说什么,只能沉默以对,意思是你最好什么都别问了!

  林昊却理解为她默认,张嘴道:“嫂子,你对房产类的东西比较熟悉,你知道房子该怎么过户吗?”

  听到他并不是问那些乱七八糟的问题,柳思思大松一口气,想了想道:“只要对方的房子手续齐全,过户很简单的啊,只要花些钱就可以了!”

  林昊问道:“要花多少钱?”

  说起房产类的事情,柳思思果然是行家,侃侃而谈的道:“第一个是契税,房款的15。第二个是印花税,房款的005。第三个是交易费,每三元平方米。第四个是测绘费,136元平方米。还有一个是权属登记费及取证费,一般在200元以内。”

  林昊见她说得靠谱,便去将左坎交给自己的房产证,遗嘱,以及自己出生证明拿了出来。

  柳思思看过之后,秀眉微蹙,“你这个是遗嘱继承的话,恐怕还得交一笔遗产税呢!”

  林昊道:“那得多少钱?”

  柳思思道:“要多少钱,得看你这个房子值多少了!具时会有评估的!”

  林昊道:“嫂子,照你的经验而言,这房子值多少?”

  柳思思道:“房子在哪儿?占地多大面积呢?”

  林昊指了指她手中的房产证道:“上面不是都写着吗?”

  柳思思仔细看了看房产证上的面积,然后又看了看建筑缩略图,顿时吃惊的道:“天啊,这是咱们村里最老最大的那栋老宅!”

  林昊点头道:“是的!”

  柳思思道:“那你可得花不少钱啊!”

  林昊摆手道:“钱不是问题,你有办这个事的人吗?”

  “有!”柳思思点头道:“我有不少的亲戚相关部门的!”

  林昊道:“那麻烦嫂子帮我联系下,我想尽快把这房子过到我的名下!”

  “没问题!”柳思思利索的答应,但又有些疑惑的道:“可是这房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那个台省人为什么会留给你?是你花钱跟他买下来的?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呢?”

  这次没等林昊开口,吴若蓝便把他在台省寻亲的经过说了一遍。

  柳思思听完后惊讶的道:“这么说来,林昊真的是我们村的人,是林氏祠堂的子嗣!”

  “应该是的!”吴若蓝重重的点头道:“只是百年来,林姓走出去的人实在太多了,林昊虽然组织了两次祭祖仪式,可仍不能把所有人找齐,也无法确定究竟谁才是他的父母!”

  柳思思摇头道:“没关系的,只要确定他是我们这儿的人,迟早也能和亲人相认的!”

  ………………

  柳思思性格虽然泼辣,可绝对是个不错的女人,不但人长得漂亮,而且做事靠谱!

  第二天一早,柳思思就带着林昊去办过户手续,因为是上百年的老房子,而且又是遗嘱继承,过户手续办得有点麻烦。但柳思思在各个部门都有亲戚熟人,奔波两天之后,终于还是把这件事情搞掂了,尽管林昊因此总共花费了上百万。

  当柳思思将写有林昊名字的房产证递给他的时候,林昊激动坏了,第一时间就去看那栋老宅!

  等他兴奋完了,柳思思才问道:“林昊,现在房子已经完全属于你的了,下一步你怎么打算呢?”

  林昊道:“还能怎么打算,当然是把它给弄好,然后住进来!说不定哪天,我的父母兄弟什么的就找上门来了!”

  人活着,那就必须要有希望,哪怕再渺茫,柳思思微点一下头又问:“那你打算怎么弄这房子呢?”

  这个问题倒是把林昊给问着了,挠着头道:“我没弄过这种事情,嫂子你觉得该怎样?”

  柳思思指着门前已经被杂草乱石完全淹没的路道:“首先,你要把这条路给修好吧!”

  林昊道:“当然!”

  柳思思道:“那这条路你是想修好过人,还是通车呢?”

  林昊道:“还用问吗?肯定是通车啊,我现在已经有好几辆车子呢!”

  “通车的话,那就要打水泥混凝土,而且要铺厚一些!”柳思思拿出手机,点开计算器,迅速算一下后道:“这儿到咱们的村道,大概是两个公里左右,预算有个二十万,那就足得不能再足了!”

  林昊道:“那房子呢?”

  柳思思问道:“房子你只是想简单收拾一下,可以住人就行。还是想完全彻底的修复,甚至是融入一些时代气息,做得豪华气派一点呢?”

  林昊道:“只是简单的收拾一下,要多少钱?”

  柳思思道:“三十万内搞掂!”

  林昊道:“那要是完全彻底的修复好呢?”

  柳思思叫他把门打开,前前后后绕着房子走了一圈后,和他一起坐在天井边的石阶上,然后问道:“林昊,这个房子,你真的要完全修复它吗?”

  林昊道:“是的!”

  柳思思道:“那你最少得准备好三千万吧!”

  “什么?”林昊怀疑自己听错了耳朵,吃惊的叫道:“你说三千万?”

  柳思思点头道:“不错,就是三千万!”

  林昊道:“怎么要那么贵?”

  柳思思伸手指着周围道:“这个房子不算占地面积,仅仅只是建筑面积就有一千平方,所用的材料是现在极为罕见的天然大理石,古式青砖,名贵红木,琉璃瓦,还有很多地方用了铜件和铁件!这些材料通通价格奇高不说,要找到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林昊道:“这……”

  “另外!”柳思思打断他继续道:“这栋老宅的门,窗,梁,构件,通通都雕梁画栋极为考究的。不夸张的说,这些已经算是古董了,具有一定的历史意义与艺术价值。要修复它,根本不能用普通的装修工人,必须得专业修复的工匠才才。别的不说,仅仅是人工就得一笔庞大的数字!”

  林昊道:“我……”

  “还有!”柳思思冲他摇摇头,又道:“这栋老宅是百年前的建筑,它的设计和风格都赶不上现在的潮流,看起来有些老气。修复的时候,要保留它的原味,还要让它符合时代,那就必须重新设计,这也是一笔费用。所以三千万仅仅只是保守估计,真正要把它修复起来,恐怕远远不止这个数目!”

  林昊苦笑道:“我现在哪有那么多钱呢?”

  柳思思道:“如果你要问我的建议,我觉得你还是别折腾了,直接把这座老宅推倒吧!”

  林昊疑惑的问:“推倒?”

  柳思思点头道:“把它推倒之后,重新打一个稳妥牢固的地基,重新再盖一所时尚洋气的大别墅,那样的话,一千来万就足以拿下了!”

  林昊立即摇头道:“不,那样做对我来说没意义!”

  柳思思道:“那你就是要修复它?”

  林昊点头,“是的,我要修复它,而且要按最好的规格来整,我要让它变成整个石坑村最好的房子!”

  柳思思苦笑道:“照你这样的要求,别说是三千万,就是五千万都难拿下来的!”

  林昊又摇头道:“钱不是问题!”

  柳思思接口道:“问题是你现在压根儿没有钱啊!”

  说到钱,林昊顿时就有些蔫了,他的账上原本只剩下六十万,加上香江一行柳芒给的三百来七十万港币,加起来总共有四百万多万的rmb,可是房子过户的手续费,遗产税一类的费用就花了近百万,现在账上只剩下三百万多一些,对于修复老宅而言,无疑是杯水车薪!

  柳思思见他沉默不语,不由轻叹一口气道:“我倒是很想借钱给你弄房子的,可是你知道的,我那个项目已经上马了,我跟范统离婚,分了一半身家给他,剩下的另一半全都投进项目去了,没有钱再借给你!”

  林昊摇头道:“没关系,我会自己想办法。嫂子的心意我领了。”

  柳思思声音极低的呢喃:“……我的心意你要真明白就好了……”

  林昊专注着想钱的事情,完全没听清她这话,疑问道:“嫂子,你在说什么?”

  柳思思忙摇头道:“没什么!”

  林昊道:“嫂子你有没有办法帮我找到专门做这种古宅修复的公司?”

  柳思思道:“有!”

  林昊道:“那麻烦帮我联系,钱的事情,我会尽快想办法弄到的!”

  柳思思原本想劝阻的,但最后终于是点头道:“好!”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