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误解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解释了,仍然难以坦诚相见!————摘自了了一生胡言乱语录。

  在林昊看来,事情似乎渐渐开始变得明朗了!

  田新亮之所以几次三番的加害于他,并不是单纯的看他不顺眼,而是受他人指使!

  这个指使他的人,多半就是接电话的女人——墨煞的师妹。

  只是田新亮堂堂一个二甲医院的副院长,为何会受他人所唆摆,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呢?对此林昊觉得并不难猜测,想让他人就范,无非就是威胁利诱罢了!

  田新亮之所以如此,要么是利欲熏心之下铤而走险,要么是被人抓住了要命的把柄不得不从。

  不过让林昊有点想不通的是,他跟墨煞的师妹素未谋面,没有任何交集,更谈不上仇恨,她为何如此蓄心积虑的对付他呢?

  难不成墨煞师妹的背后还有人,那个人才是自己真正的仇家!

  不错,肯定是这样的,田新亮肯定是知道墨煞师妹背后的那个人,所以才会被灭口的!

  林昊报警后,原本就打算离开的,只是仔细想了想后,他又决定留下,还是等警察来了再说吧!

  接二连三被陷害,被刺杀,已经让他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在古堡与黑锋国际没有杀到之前,他已经被迫进入热身赛,身陷于险境之中了!

  为了不让人抓住把柄,将他致于死地,他现在每走一步都必须谨慎小心。

  没过多久,交警便首先到场!

  让林昊多少有些意外的是,带队的警官竟然是个熟人,那就是和他曾有过数次交集的警花队长——苏非!

  深更半夜又寒天冻地的,苏非原本已经准备睡觉了,可是听下属汇报说发生了致人死命的交通肇事案,哪敢怠慢,赶紧穿上警服带队赶来了。

  看见场中的林昊,以及田新亮的尸首,她的心头便情不自禁的颤了一下,忙问道:“林昊,人是你撞死的?”

  “不是,我只是正好路过!”林昊指了指红绿灯下的摄像头道:“不信你可以看监控!”

  苏非大松一口气,轻抚着丰满挺俏的胸道:“不是你就好!你先在边上等着,我一会儿再找你!”

  林昊答应一声,便站到侧边的花带上。

  拉警戒线保护现场,拍照记录取证,调取监控查找肇事车辆……苏非有条不紊的指挥完了之后,这才走到林昊跟前低声道:“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林昊只说自己是正好路过,看到被撞的是医院领导,所以就报警求助。

  做完笔录之后,苏非便问道:“最近你去哪儿了?我怎么总找不到你!”

  林昊愕然的道:“你找过我?”

  苏非点头道:“春节假期结束后,我就去诊所找过你,你的那个护士姐姐说你去明珠区人民医院进修了。之后我又去医院找了你,他们又说你没上班。问他们你什么时候上班,又没有人知道!”

  林昊道:“你怎么不打我电话呢?我不是留号码给你了吗?”

  苏非道:“我之前的手机丢了,补回卡之后很多号码都没有了,其中也包括你的。”

  林昊苦笑,真想说你怎么这么不开窍,号码没有了,你不会问吴若蓝或医院的同事吗?他们都知道我的号码!不过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重新把自己的号码报给了她,然后问道:“交警姐姐,你这么着急找我是因为?”

  苏非脸上掠过一抹不自然之色,低声道:“我就想见见你不行吗?”

  “想见我?”林昊嘿嘿的笑了起来,“难道交警姐姐喜欢上我了?”

  苏非的脸上大红,嗔骂道:“去你的!”

  林昊仍然没正没经的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交警姐姐你可以直接说出来的,我虽然从来不泡妞,可并不介意被妞泡的!”

  苏非被弄得白眼连翻,“你还有没完没完了,再这样满嘴胡说八道,我不理你了!”

  “好吧!”林昊终于道:“那你找我到底做什么?”

  苏非左右看了看,见下属们都在忙活,便低声道:“你忘了吗?我的病你还没治好呢!”

  林昊恍然想了起来,这个美女交警姐姐一个月可是来两次大姨妈的,忙问道:“现在是怎样的症状!”

  说起病情,无疑是让苏非尴尬的,尽管林昊是个很专业的医生,可他怎么也是个男人啊!但让他治病是自己要求的,所以忍着泪她也只能把这病继续看下去,于是强忍着羞涩道:“还是像从前一样,一个月来两次,可是现在明显更严重了一些,每次来的时间都特别长,量不但多,而且还拖尾……反正身子彻底干净利索的时间,每个月就十天出头的样子。”

  这样的症状表现,病情无疑是加重了!

  林昊想了想道:“看来你这病真的不能拖了,必须得好好治一下不可,否则再这样下去,你的身体迟早要垮掉的!”

  苏非为这个病也是烦得不行,问道:“那什么时候给我治?”

  林昊原本是想说现在的,可是这样的情况明显不合适,于是问道:“明天吧,我明天会在医院,你过来之前先给我打电话!”

  苏非正想说自己明天要上班,准备跟他另约时间,可是话还没来得及说,后面响起了警笛声,又有警察来了,这次来的是刑警。

  出了人命的造通肇事案,已经触犯刑法,刑警自然是要介入的。

  然而让林昊意外得不行的是,这次带队的还是熟人,明珠区分局的副局长沈荆彬。

  见他来了,苏非就冲林昊作了个电话再联络的手势,然后迎上前去说明情况,并作案件移交。

  完了之后,沈荆彬才走过来道:“林医生,这是什么情况?”

  对于刑警,自然不能再像对交警那样的一套说词,何况沈荆彬也不是外人,他就把自己目睹的经过说了一遍,同时说明了自己跟田新亮的关系,随后也把两人之前曾发生过的一些矛盾也说了一遍。

  沈荆彬听完之后,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林医生,这个田新亮该不会是你找人撞死的吧?”

  林昊平淡的问道:“你觉得呢?”

  “你的为人,我是了解的,从个人感情来说,我当然觉得完全不可能!”沈荆彬说一句后,又实事求是的补充道:“但因为你们之前发生过矛盾,他现在又被人撞死了,你难免是会被列为调查对象的。”

  对于这样的结果,林昊已经在预料之中,他之所以要等警察前来,也恰是因为这一点,所以无所谓的道:“那就查呗!”

  沈荆彬轻拍一下他的肩膀以示安慰,然后让他在笔录上签名,这才道:“那行,林医生,你先回去吧,有需要的时候我再找你!”

  林昊这就驱车离开,不过并没有回石坑村,而是朝反方向驶去。

  肚子饿了,要去找点宵夜吃?

  是,但也不全是,林昊除了想填饱肚子外,还想去见一下韩雪,让她帮助自己找到墨煞的师妹,从而挖出真正的幕后黑手,否则这事不会消停,很快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第n个类似田新亮这样的恶心角色冒出来。

  其实,从台省回来后,他已经见过韩雪,而且不止一次,因为韩雪要求林昊把台省一行的前前后后详细经过,写成一份完整的书面报告递交给她,然后呈报上级,由上级批阅后纳入他的档案,作为他的特工履历之一。

  要说是病例,林昊是写过成千上万,可是这种官方的正式书面报告,他却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写了又写,改了又改,仍然被韩雪打回来了,折磨得林昊欲生!

  然而就算这样,林昊至今仍没搞掂那份书面报告。

  深夜的羊城大道,车辆无疑已经少了许多,所以林昊一路畅通无阻,很快就到了韩雪当成办公室一样的私房菜馆。

  在私房菜馆,林昊如愿的见到了还没休息的韩雪,同时还见到了一个他不太愿意见到的女人——莫妮卡!

  只是这对曾经默契配合,完成了一个大任务的男女,见了面之后并没有热情拥抱,甚至没有打招呼,而是大眼瞪小眼,火药味十足,仿佛碰见冤家死敌似的。

  这样说的话,林昊多少是有点冤枉的,他虽然不喜欢莫妮卡,可也没有太多的诚见。

  莫妮卡先找碴,先瞪着他!

  那他能怎么办?示弱的回避吗?肯定是瞪回去啊!

  莫妮卡为什么这么恨林昊?

  不用问,肯定是因为当时在台省安全屋的时候,林昊把她摁在地上狂拱的事情,让她心里憋屈,至今耿耿于怀!

  韩雪见两人一照面就斗鸡似的互瞪起来,剑拔弩张,一副马上要开打的样子,于是就淡淡的道:“要不要我先回避,让你们两先深入交流切磋一下,完了再说别的事情?”

  深入交流切磋?林昊汗得不行,用词这么专业,难道老板也是女司机?

  莫妮止则是轻哼道:“鬼才想跟他交流切磋!”

  “既然不想,那你们这是在干什么?”韩雪的语气平和,听不出丝毫的火气,可是偏偏就让林昊与莫妮时偃旗息鼓。

  在很多人的印像中,韩雪是个端庄高雅,?”

  林昊理直气壮的道:“可她是开饭馆的!”

  莫妮卡道:“不是饭馆,是私房菜馆,专做帝王宴!”

  林昊道:“那还不是做吃的。”

  莫妮卡道:“这儿是个办公室,私房菜馆只是个幌子!”

  林昊道:“可它照样也做吃的啊!”

  莫妮卡开始有点急了,“你……”

  韩雪在旁边静静看了一阵,终于忍不住道:“你们两个慢慢吵,我去厨房看看还有什么吃的!”

  随着房门被关上,唯一的观众没有了!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莫妮卡没了跟林昊吵下去的兴趣,只是瞪着她。

  林昊见她气焰如此嚣张,真想吓唬吓唬她说,你再瞪我,信不信我又把你摁地上拱一顿?不过想到这儿到处都是摄像头,终于还是忍了,只是自顾自的沏茶喝。

  莫妮卡不说话,也不走,似乎怕他偷东西似的始终在旁边虎视眈眈。

  林昊见她如此专注盯着自己,一个邪恶的念头从心里涌起,有的时候想让一个女人变乖,不一定非得给她打乖乖针不可,催眠术也同样可以。

  只要将这小娘皮给催眠了,那就可以随心所欲了,想让她圆就圆,想让她扁就扁,想怎么拱就怎么拱!林昊想到这儿,便立即放缓了沏茶的节奏,将催眠动作融入到动作中……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