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所有人都低调的时候,你可以高调,但不能跑调!————摘自了了一生胡言乱语录。

  “郑总监!”林昊见郑珂仍站在那儿看着自己,疑惑的问道:“难道我换衣服你也要监督吗?”

  郑珂这才会过意来,脸上窘了一下,原本是准备走出去的,可是这样又感觉很没面子,于是振振有词的道:“谁知道你有没有带什么特殊违禁品呢!”

  林昊终于有点生气了,刚刚已经过了一道安检,有没有违禁品再清楚不过了,可是她还要监督自己,摆明了是要找茬嘛!

  真是日了狗了,刚才给你检查的时候,我就该多来几下,让你出出糗,要不然你都不知道我林某人的厉害。

  只是机会明显已经过了,林昊后悔也没有用,不过再想想又有了个恶心人的主意,张嘴道:“我随身带了一把枪,不知道属不属于违禁品!”

  郑珂疑惑的道:“枪?”

  林昊补充道:“而且还是随时能搞出人命的。”

  “你赶紧交出来!”郑珂立即就喝道:“实验室是不允许带枪的。”

  林昊点点头,然后松开腰带,解裤钮,拉裤链……

  “哎哎……”郑珂见状又羞又急,忙喝问道:“你干嘛?”

  林昊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意思很明显,你不是要我交枪吗?我这就交啊!

  郑珂半天才终于回过意来,他说的此枪非彼枪,脸色大红的骂道:“!”

  林昊嘿嘿一笑,继续脱裤子。

  郑珂哪还有勇气看下去,赶忙逃似的转身往外走,同时交待道:“防护服在柜子里,记得戴上通话器!”

  当三人分别都换过防护服后,在第三道门前会合。

  郑珂在门侧进行了身份验证后,门便打开了,原来里面是一个专用电梯。

  进入电梯上到了三楼,门开之处便是林昊所需的二级生物防护实验室。

  实验室的陈设,多少与古堡有些类似,但因为级别的关系,硬软件与环境条件都相对低很多,不过对于要求并不是特别高的清洗剂来说已经勉强够用了!

  林昊进去之后,郑珂便领着他来到库区,告诉他哪些东西是为他准备的。

  林昊一一进行检查,确定没有问题后,便用头罩内的通话器对徐文聪道:“你走吧,我要开始工作了!”

  徐文聪疑惑的问:“现在吗?”

  林德发的尘肺已经拖了很久,身体情况更是一日不如一日,林昊必须赶紧把肺灌洗术所需的特殊清洗剂合成出来,于是点头道:“对,就是现在!”

  徐文聪又问道:“你一个人吗?”

  一个人的话,确实有些难度,如果能有个助手就好了!林昊左右看看,看到郑珂便道:“让郑总监留下给我帮忙吧!”

  徐文聪道:“我也可以留下来帮忙的!”

  林昊摇头来了一句:“我对男的没有性趣!”

  徐文聪汗了下,这都什么跟什么呢?不过再一想又觉得他说的对,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嘛!

  他走了之后,林昊便开始忙活起来,不过他并没有忙着合成,而是先熟悉室验室内的各种生化设备!

  刚开始的时候,郑珂还十分的担心,生怕林昊什么都不懂而瞎折腾,要知道这些设备全都是价值不菲,而且十分脆弱的,稍为操作不当就可能损坏。

  然而当林昊真正动手开始检测的时候,她仅仅只是看了几眼,一颗悬着的心便放了下来。

  这些设备几乎都是进口的,没有中文标识,也没有说明书,一般的人别说操作,连开关在哪儿都摸不着,可是林昊却是驾轻就熟,操作得无比顺溜,显然是个经验丰富的老司机!

  放心的同时,她又对林昊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这么小的一点年纪,不但是个临床经验丰富的医生,还是一个能发明药物的药剂师,如此科学怪才,到底是哪个医学机构培养出来的呢?

  几分钟之间,林昊已经沉默的检测完了所有需要用到的设备,开始准备进入合成步骤。

  郑珂用通话器唤道:“林医生!”

  林昊道:“嗯?”

  郑珂低声问道:“你生气了?”

  林昊好笑的道:“我生什么气?”

  郑珂道:“刚刚进来的时候,我的态度有点……严厉!”

  对于这个风韵迷人的女总监,林昊谈不上什么恶感,可也说不上喜欢,因为她做事实在太认真太严谨太苛刻了,然而他又不得不承认,实验室这样的核心机构必须就得这样的女人来管理,所以他摇头道:“没关系,那是你的工作,我应该配合的!”

  郑珂又问道:“你没有感觉我有点特别针对你的意思?”

  林昊道:“多少有点!”

  郑珂道:“那你怎么不生气?”

  林昊反问:“你希望我生气?”

  这话,郑珂不知道该怎么接了。

  林昊则是淡笑一下,又继续准备起来。

  郑珂却还是忍不住问:“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要针对你吗?”

  林昊猜想肯定是刚才检查的时候,自己摸了她的屁屁,不过这样的话是不好说的,否则就没办法做朋友了,想了想便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高于岸流必湍之,能被郑总监如此针对,也是我的一种荣幸呢!”

  “不错!”郑珂淡笑了起来,“你确实是太年轻也太出色了!”

  林昊乐了,接口道:“出色没关系,就麻烦了!”

  郑珂道:“你也呢!”

  林昊道:“呃?”

  郑珂道:“刚刚你说什么枪的时候……我以为你真的带了枪!”

  林昊很认真的道:“我确实带了枪啊!”

  郑珂:“……”

  林昊嘿嘿一乐,有如此作伴,这个制作清洗剂的夜晚应该不会那么寂寞了。

  徐文聪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原以为林昊顶多一两个小时就会从实验室出来,所以一直等着,然后准备跟他一起吃晚饭,谈一下清洗剂的版权问题,顺便说第三件事!然而这一等就等到了天黑,林昊始终没有从实验室出来,连分给他做助手的郑珂也没有。

  搞这么久?到底搞什么鬼啊?

  徐文聪被弄得十分郁闷,不禁胡思乱想起来,这家伙该不会是看上了自己那个气质出众的制药总监,搞完清洗剂后就搞人家吧?

  郑珂可是有家室的,老公还是个跆拳道教练,林昊这货不怕被直接揍扁吗?

  最后等得实在是累了,他便进了办公室里间去睡觉。

  迷迷糊糊的一觉睡醒过来,发现已经是凌晨两点钟了,赶忙打电话去实验室那边询问,竟然发现林昊和郑珂还在实验室里忙活。

  还在整?

  难不成是天雷勾动地火,一发不可收拾?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啊,郑珂三十出头,正如狼似虎的年纪。林昊十**岁,正血气方刚!两人要是真擦出了火花,那绝对是轰轰烈烈的。

  徐文聪想了一阵后,没办法再想下去了,不是被自己的猥琐打败,而是肚子饿得,为了等林昊出来,他连晚饭都没吃呢!

  左等右等也不见他们出来,终于忍不住了,驱车离开广星药业去找吃的。

  时值凌晨三点,初步合成的清洗剂进入第一次测试阶段,忙碌也暂时告一段落!

  林昊扭头看看,发现郑珂仍然坚持着站在自己身旁,可是已经是摇摇欲坠的模样,透过氧气头盔明显可以看到她是一脸痛苦的表情,心知是她的坐骨神经痛又发作了,这就用通话器道:“郑总监,第一阶段的测试要两个小时后才结束,咱们先去休息一下吧!”

  等了那么久,终于等到这句话,郑珂如蒙大赦般连连点头。

  两人出了实验室,又在更衣室换了衣服出来,郑珂便将他带回办公大楼,进入了自己的办公室。

  她的办公室不像徐文聪那样古色古香,既现代又舒适,一进去她便不顾形象的将自己扔进真皮沙发里,长呼一口气道:“累死宝宝了!”

  听见她突然说出这么萌蠢的话,林昊忍不住又乐了,十几个小时下来,两人相处得还是极为愉快的,然后又看见她虽然坐在那里,可脸上还挂着苦色,手也不停的揉着臀侧,不由张嘴问道:“又疼了吗?”

  郑珂是个女强人,在人前比不显示自己的软弱,所以她的坐骨神经痛虽然已经好几个月,可是她的上司下属却没有一个人知道。然而在林昊这个大医生面前,她却无法隐瞒,只能点头道:“嗯!”

  林昊道:“我给你治疗一下吧!”

  郑珂疑问道:“现在!”

  林昊道:“对,就现在!”

  郑珂实在是痛得不行,犹豫一下终于点头道:“好!”

  林昊便伸手指了指侧边的长沙发道:“你过来趴着躺在这儿!”

  郑珂便走过去,趴卧到长沙发上,可是扭头看到旁边的林昊,她突然又感觉有些羞耻,因为她那个跆拳道教练老公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姿势。

  林昊走到她的腿侧坐下,然后双手搓揉一下,这就落到她的臀上。

  已婚的女人,一般没有那么敏感的,可是这样的部位,还是让她差点跳起来,失声唤道:“林医生……”

  林昊道:“我先帮你缓解一下疼痛!”

  郑珂原本是想阻止的,可只是犹豫一下,林昊已经在她的臀上揉了起来,而且手势正规,并不像自己老公那样乱揉一通,所以最终还是咬牙忍住了!

  然而只是忍了一下,她又忍不住了,因为臀上传来阵阵又酸又麻又痛的感觉,让她感觉十分难受,可难受之余又似乎有点舒服,酸爽的感觉真是难以言语!

  渐渐地,她的齿关就有些闭不紧了,声音断断续续的泄露出来:“……嗯,嗯,嗯,嗯……”

  林昊依照国际惯例的安慰:“忍一下,很快就好了!”

  郑珂仍然嗯嗯的不止,虽然除了这个词,再没有别的,可这对于男人而言,已经够了。

  林昊没想到郑珂这个看似严肃的女人,一旦叫起来竟然是如此模样,差点儿就被弄得石更了,深吸一口气后强压下心头杂念,对照着筋络穴位对她认真揉了起来。

  约摸十分钟左右,淤滞的气血全都被林昊给推开推散了,郑珂也终于感觉不到痛疼,取而代之是真正的舒爽,让她忍不住阵阵不绝:“嗯,嗯,嗯,嗯”林昊听得有些好笑,心说你叫就叫吧,能不能多点花样啊,你这样的叫法,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便秘呢!

  思想还没停,办公室的门就被推开了,一个声音喝道:“你们在……”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