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文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屋内,手里握着一把尖刀,仿佛杀猪的屠夫似的屹立在厅堂中间。

  他的身侧,杨英梅脸色苍白的跪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因为山本太郎正用一把手枪指着她的脑袋。

  孙文勇见杨慧呆住,脸上便浮起了狞笑,“你不是很厉害,很能打的吗?来呀,有本事来打我啊?”

  杨慧神色一沉,立即就要跨步向前。

  孙文勇见她有所异动,手中的尖刀就是一伸,刷地一下就在杨英梅的手臂上扎了一下。

  “啊——”杨英梅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赶紧用手捂住受伤的胳膊,可仍然挡不住鲜血在指缝间渗出。

  杨慧眦目欲裂的怒骂:“王八蛋!”

  孙文勇把刀横杨英梅雪白的脖子下面,“你要是敢再动一下,我就割破她的喉咙。”

  杨慧心中一急,忙叫道:“不要!”

  孙文勇见状,非常的得意,又喝道:“你个臭娘们,给我跪下,跪下!”

  杨慧咬着牙,眼中杀机密布。

  孙文勇等了两秒钟,见她还没有动静,刀子一动,又在杨英梅的手臂上刺了一下。

  “啊——”杨英梅再次发出凄厉的惨叫。

  杨慧怒得整个人都颤抖起来,“孙文勇,你这个,她好歹也跟了你这么久,你忍心这样对待她?”

  孙文勇刀子上移,这一次指到了杨英梅妩媚的脸上,“给我跪下,否则我就在她脸上划下去。”

  “不,不要!”杨英梅惊恐怕叫了起来。

  杨慧见他的刀尖已经快要刺入杨英梅的脸颊肌肤,再耽误下去,她可能就要会被毁容!尽管心内无比愤恨,可最终还是咬着牙,“卟嗵”一声跪倒在孙文勇跟前。

  看见她跪下,孙文勇脸上浮起了狞笑,转头对山本太郎道:“山本先生,你觉得这世上什么人是最无敌?”

  山本太郎想了一下道:“应该是武功练到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那种人吧!”

  孙文勇摇头,“不,山本先生,你错了!”

  山本太郎:“呃?”

  孙文勇道:“我们有句俗语:树没有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山本太郎恍然,“索那丝瓜!”

  孙文勇又摇头道:“可我觉得人不要脸还不是最无敌的!”

  山本太郎疑问道:“难道还有更无敌的吗?”

  孙文勇道:“还有一种!”

  山本太郎:“哪种?”

  孙文勇道:“没有感情的人!”

  山本太郎:“哦?”

  孙文勇伸手指杨慧:“你觉得这个女人的武功厉不厉害?”

  山本太郎点头,“厉害!”

  孙文勇又问道:“你打得过他吗?”

  山本太郎摇头,“我不会武功!”

  孙文勇笑了,“我也同样不会!”

  山本太郎:“……”

  孙文勇问道:“那你觉得她现在为什么会这么听话呢?”

  山本太郎道:“当然是因为我们劫持了她的亲人!”

  孙文勇又一次摇头道:“不,你错了,那是因为她有感情!”

  山太郎连连点头,“文勇君,这可真是那个什么听君一句话,胜读一本书啊!”

  孙文勇哈哈大笑,也不去纠正这话对不对,而是转过头问杨慧:“你跟这个是什么关系?”

  杨慧道:“她是我的堂姐!”

  “哦,原来是我的小姨子呢!”孙文勇目光猥琐的上下打量杨慧一阵后,十分无耻的道:“小姨子长得比姐姐还要更加正点呢!”

  杨慧强忍着心中滔天怒意,平静的问道:“你想怎么样?”

  “别人都说,小姨子的半边是姐夫的!”孙文勇下流无比的道:“不知道我这个姐夫有没有这样的福份呢?”

  杨慧怒得不行的道:“你——”

  孙文勇的刀子下移,又落到杨英梅的脖子上,冲杨慧喝道:“服,把你身上的衣服给我通通来,!”

  他这么一说,控制着杨英梅的山本太郎的脸色顿时就亮了,这个女人的身材相貌可比自己手里抓着的女人更上一个档次,以后会发生什么不知道,但最少能一饱眼福了,脸上不禁露出下流的笑意,说不定一会儿孙文勇吃了肉之后,自己还可以喝口汤呢!

  杨慧却是彻底被激怒了,问道:“孙文勇,你想过这样做的后果吗?”

  孙文勇嗤之以鼻的冷笑着问:“后果,什么后果?”

  杨慧眼中杀机极浓的沉声问:“难道你真的不想活了?”

  被她这么一提醒,孙文勇才记起自己此时正身中剧毒,而且还有伤在身,并不适合做深入切磋那种激烈的运动,于是改口道:“解药,我要解药,把解药给我交出来!”

  杨慧缓缓的摇头道:“你身上的毒,是无药可解的。”

  “你说什么?”孙文勇听得心顿时凉了半截,咆哮失声的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拉你们两个陪葬!”

  “你别激动!”杨慧见他握枪的手在颤抖,生怕他一个不小心就真的扣动板机,将自己堂姐的脑袋打开花,忙又道:“这个毒虽然无药可解,但是可以控制,只要控制好了,你会像没事人一样的!”

  孙文勇恍然的叫道:“我明白了,你这个臭表砸真是歹毒啊,你竟然想通过这个毒药控制我?”

  对于这点,杨慧并没有否认,因为她确实是这样打算的。

  孙文勇又喝道:“马上把可以控制这种毒的解药给我交出来。”

  杨慧道:“不在身上!”

  孙文勇道:“在哪儿?”

  杨慧道:“外面的车上!”

  孙文勇喝道:“立即去给我拿!”

  杨慧立即就站起来,转身往外走!

  “慢着!”眼见她就要出门了,孙文勇喝道:“你给我回来!”

  杨慧原本是指望借着出门上车去找解药之机,迅速的绕到后门,然后从背后对两人实偷袭绝杀的,可没想到孙文勇竟然临时变卦,只好无奈的转身回来。

  孙文勇将尖刀紧紧的杨英梅的脖子,同时对山本太郎道:“山本先生,你去把这个小表砸给我绑起来。”

  杨慧怒道:“孙文勇,你想干什么,不想要解药了吗?”

  孙文勇狡猾的道:“既然你说解药在车上,我先把你绑起来,让山本先生去取也是一样的。”

  杨慧道:“你——”

  “别动!”孙文勇警惕的道:“动我就一刀要她的命!”

  杨英梅这个时候已经勉强平定下了心神,强忍着手臂上的刀伤,愤怒无比的质问道:“孙文勇,假假我也跟了你这么多年,我还为你打过胎,你竟然这样对我?你还有没有良心啊?”

  “良心?”孙文勇冷笑起来,“我一心一意的对你,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捧在手里怕你碎了,含在嘴里怕你溶了,恨不能把自己的心肝掏出来给你煲汤喝,你却给我带绿帽?杨英梅,你这个贱人,我告诉你,从我知道你偷汉养奸那一秒钟开始,我就对你彻底没有爱了,我现在对你只有恨,恨不得你去死!”

  杨英梅道:“你——”

  孙文勇不再搭理她,冲山本太郎道:“山本先生,你去找绳子吧,在二楼卧室的右边第三个抽屉,里面有麻绳,我平时用来绑这个臭婆娘的。”

  山本太郎见他的刀子一直紧紧杨英梅的脖子,也不怕杨慧耍什么花样,于是就上楼去找绳子去绑杨慧。

  杨英梅能有今天的成就,自然不是草包,她很清楚,一旦杨慧真的被绑起来,那就什么机会都没有了,自己两姐妹将沦落到任由这厮鱼肉,所以见山本太郎上楼,便意识到这是最后脱困的机会了。

  如果是平时,她自然是对付不了牛高马大的孙文勇,可是他现在受伤了,一只手肿得像熊掌一样,一只脚也只能虚点在地上。所以瞅准机会,她就向杨慧使了个眼神,然后跪在那里膝盖狠狠的一下跺在孙文勇受伤脚背上。

  “嗷!”孙文勇的脚已经受伤,旧伤未愈又遇重创,顿时就失声痛呼起来,尖刀也因此离开杨英梅的脖子。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杨慧毫不犹豫,刷地一下就朝孙文勇扑了过去。

  孙文勇在吃痛之余,感觉眼角异物晃动,发现杨慧正扬着兰花指朝自己扑来,心中大惊,刀子就朝杨慧脸上扎去。

  杨慧脑袋一偏,利索的避开尖刀,一掌拍了出去,孙文勇被拍得倒飞而去,砸中客厅的玻璃茶桌。

  “嘭冷!”茶桌重力,被砸得稀碎,孙文勇整个身躯也隐入下面的铁架中,再也爬不起来了。

  毫无疑问,杨英梅是个聪明的女人,因为她懂得把握机会,然而可惜的是她只有小聪明,没有大智慧。机会虽然把握住了,可明显还欠了点火候,这个时候山本太郎正在上楼梯,还没上到二楼卧室呢!

  在楼梯半中的山本太郎见此骤变,毫不犹豫的扬起枪,对着杨慧就连射两枪。

  “砰!砰!”剧烈的枪声顿时在房子里响了起来,震耳欲聋。

  杨慧的武功虽然无比高强,身形也快得神鬼难测,可她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子弹,第一颗子弹,她侥幸躲开了,可是第二颗子弹却射中了她的腹部。

  重创使得她的身形微滞一下,但她还是紧咬着牙,兰花指一弹,一枚玻璃珠就出去,正中山本太郎的左眼。

  “啊——啊——”山本太郎的左眼立即血流如柱,连声惨叫起来,脚下一个跄啷,便从楼梯上叽哩咕噜的滚了下来,身形终于停下的时候已经再也站不起来,只能哀嚎着在地上翻来滚去。

  杨慧原本是扑过去,趁他病要他的命,可是疼痛如绞的腹部使她再也支撑不住了,捂着血流不止的腹部无力的软倒在地上!

  杨英梅顿时被吓得六神无主,也顾不上自己身上的伤痛,急扑上去失声叫道:“小慧,小慧!你怎么样了?你怎么样了?”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