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正值干旱季节,乌古潭的水位极低,边上的浅滩完全裸露了出来,就连水里藏着的大石也冒出了大半个头!

  在浅滩上有几个分化出来的小积水潭,其中一个大一点的,困着几条无路可走的小鱼,仰着肚皮奄奄一息,等过段时间水潭干了,肯定要变咸鱼干。

  不过这一次,林昊明显没有之前的好运气,沙滩上没有龟蛋,石头上也没看见金钱龟,水里面也没有价值百万的毒蛇!

  围绕着乌古潭转了一圈,林昊顺手把积水潭里几条奄奄一息的鱼抓起来,甩手扔进乌古潭,看着它们迅速恢复活力游走才满意的离开,做点好事攒人品,说不定又可以碰到值钱的东西,但是最后发现这根本不管用,因为找来找去,仍然什么都没有发现!

  林昊十分气馁,只好转入树林,准备寻找中草药。

  “黑面神!”正是这个时候,女人的叫声传来,林昊回头就看见严素跑了过来,嘴里还叫道,“等等我!”

  “你来干嘛?”林昊皱眉,指着前面密密麻麻没有路的丛林道:“我要去里面找药材,很多蚊虫的!”

  严素嬉皮笑脸的道:“没关系,我来的时候涂了驱蚊水的。”

  林昊凑过去闻一下,确实能从她身上闻到一股驱蚊水的味道,只好不再说什么,挥舞着镰刀斩开前面密布的荆刺杂草!

  严素原以为他凑过来是要跟自己亲热的,没想到只是像狼犬似的嗅一下就跑了,心里有些失望,但还是紧跟在他后面。

  这一次上山,林昊的运气似乎真的背到极点,在丛林中兜兜转转半天,中草药虽然采集了一些,可没有一样是可以入那三副药的!

  当两人来到林中一块比较干燥与空旷的草坪之际,感觉累了的严素要求道:“黑面神,咱们先坐下休息会儿吧!”

  林昊回头看看她,发现她额上满是细密的汗水,俏脸红扑扑的,还有几缕发丝黏在脸上,喘着气,看起来确实是累了,估摸着实在坚持不下去了才开的口,便跟着她坐了下来。

  严素从背包里掏出一个水瓶,自己喝了两口后便递了过来,“喝点水吧!”

  这个递水的动作十分的自然,仿佛两人已经是亲密无间的老夫老妻似的,弄得林昊微愣了一下!

  严素见状便有些羞恼的道:“怎么,嫌弃我喝过?”

  林昊摇头道:“没……”

  “哼!”严素有些生气,轻的不能再轻的敲了下林昊的头,懊恼道:“你可别忘了,当初为了救你,我连你那啥都含进嘴里了,你澡也没洗,臭哄哄的,我都没嫌脏呢!”

  林昊狂汗三六九,窘迫无比的道:“我的姑奶奶,这种事情咱们只能做,不能说的好不好?”

  严素不以为然,扬着下巴还怕人不知道似的大声道:“做都做了,还怕什么说的!”

  林昊吃瘪,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因为算起来确实是自己欠她的,只能拿起严素手里的水瓶,“咕噜咕噜”的往肚子里灌水,直到见底才递回给她。

  严素见他喝完了自己喝过的水,心里虽然欢喜,可是面上却故意撇着嘴道:“你怎么全喝完了,也不知道给我留点儿!我以后要是真嫁给你,我不得饿死呀!”

  林昊挠头,讪讪的道:“我渴了!”

  “小样!”严素轻哼一声,面有得色道:“幸亏我还有一瓶!”

  林昊:“……”

  严素这就打开自己的双肩背包,再次从里面拿出一瓶水,向林昊晃了晃问道:“还要不要喝呀?”

  林昊摇头,“不要了!”

  严素撇了撇嘴,便将水重新塞进包里,拉上包侧的拉链后没头没脑的突然冒出一句:“我听别人说,你跟吴若蓝上床了!”

  “啊?”林昊被吓了一跳,忙道,“你听谁说的?”

  这么紧张?是心虚吗?严素微微眯眼,逼上前追问,“你甭管我是听谁说的,你就说有没有吧?”

  林昊将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连连否认,“没有,绝对没有!”

  突然,严素伸手捧住林昊的脸,定定的看着他的眼睛,仿佛要通过他的双眼钻进他的心里,看看他到底有没有撒谎!

  林昊被吓了一跳,眼神有些游移,不太敢跟她对视,因为他确实心虚,虽然他并没有真的跟吴若蓝啪啪啪,可是户外运动却已经做过了。

  半响之后,严素摇了摇头道:“我不信!”

  林昊苦笑,造谣的人真的很缺德,摊手道:“你不信我也没有办法。”

  严素一双漆黑的眼珠在林昊身上滴溜溜转着圈,最后贼兮兮目光就停在林昊的裤裆上,语出惊人的道:“我要检查一下!”

  林昊一脸的黑线条,忙伸手挡住自己,“我又不是女的,怎么能检查出来呢?”

  严素一下就抓到了他的语病,大叫道:“你的意思是正因为我检查不出来,所以你就可以肆无忌惮的跟吴若蓝乱搞了是吗?”

  林昊苦笑连连,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忙争辩道:“什么跟什么啊,我和她压根儿就没发生关系!”

  严素犹豫了一下,又定定的看着他问:“真的?”

  林昊无奈摊手道:“骗你干什么?”

  “我还是不信!”严素再次摇头,刚好趁着林昊没有防备,迅速伸手去解他的裤头,一番摸索后,她终于摸着了纽扣,一边拉扯,一边大胆狂放的道:“我要检查!”

  林昊哭笑不得,连忙伸手捂着自己的裤头道:“严素,你别胡搅蛮缠好不好,我说了没有就是没有。”

  严素十分娇蛮,仍然不愿意放开他的裤子,撇嘴道:“没有我也要检查。”

  林昊刚开始以为她只是闹着玩的,闹一下就不闹了,所以也没怎么捂结实,结果一个疏忽就让她把自己的裤链拉下来了,而且她的一只小手还顺势从拉链口钻了进去!

  林昊只感觉传家宝一紧,心头也是一紧,然后整个人就滞在那里,仿佛被人点了穴位似的。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