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出于何种心态,任君齐竟然帮着林昊道:“不管别的女人看不看得上,反正我是最看不起这种男人的!”

  周梦涵嫌弃的道:“我也一样!看都不会看这种男人一眼!”

  余儿宝被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弄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喃喃的问道:“那,那我该怎么办啊?”

  林昊招招手示意余儿宝过来,余儿宝有些畏惧,但最后还是怯怯懦懦的走了过去。

  林昊没有揍他,只是语重心长道:“你要带着高富帅的心去做一个**丝!”

  余儿宝听懵了,不解的道:“纳尼?”

  “从明天起,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不对,这是我应该做的!”林昊说了一半忙摇头,改口道:“你还是减一点肥,学一点技术,认真的对待生活,积极的面对人生,尤其重要的一点,再跟我上手术的时候,别一副妊娠反应要吐不吐的样子,你看郑怡宇那么娘那么受的人,他也没你那么矫情!”

  站着中枪的郑怡宇哭笑不得,这是夸还是损啊?

  余儿宝道:“林大,我真的很讨厌血腥味!”

  林昊脸又黑了,但还是耐着性子继续管教道:“那就克服它!”

  余儿宝想了想,弱弱的问:“要是克服不了呢?”

  林昊这下忍不住爆了粗,“连这个都克服不了,你还做个屁的医生啊!”

  余儿宝像是扶不上墙的烂泥,继续道:“我真的克服不了……”

  林昊大怒,喝道:“滚!”

  余儿宝被吼得全身软瘫瘫的,弱弱的叫道:“林大!”

  林昊霍地站起来,指着门口再次吼道:“思想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余儿宝:“……”

  ——————————

  林昊的手术,无疑是成功的。

  石田美子很快就从icu转到了普外科的普通病房,林昊所管的五个床位,也终于有了一个病号。

  当她从迷迷糊糊的睡梦中醒来的时候,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守在床边的未婚夫松下佐吉,心里感觉很是宽慰,苦难来临的时候,只有最爱你的人才会陪在身边。

  只是当她想到自己的出事经过,想到自己和王书明所做的一切,又不免陷入浓浓的愧疚中,同时也恐慌得不行,如果他知道了自己所作所为,还会像以前那样爱自己吗?

  “美子!”松下佐吉看见她终于醒来,狂喜的叫唤起来,“你感觉怎么样?”

  石田美子有些心虚的道:“还好,就是感觉心口疼。”

  松下佐吉安慰她道:“刚做完手术是会疼的,熬过去了就好了。”

  石田美子的手动了动,想去握他放在床边的手,可惜距离太远,刚做完手术整个身体,手根本伸不过去!

  松下佐吉察觉到,微微低下头,似乎犹豫了一下,不过最后还是主动把手伸过去握住了她,然后道:“医生说手术做得很成功,只要配合治疗,很快就可以康复出院的。”

  石田美子沉默了一下,然后道:“佐吉,等我出院的时候,咱们就回家去好吗?”

  松下佐吉疑惑道:“回家?”

  石田美子点头道:“我感觉累了,想要回去!”

  松下佐吉道:“也好,回去休息一段时间,把身体养好了再回来。”

  石田美子摇头,他根本没听懂她的意思,解释道:“我的意思是回去之后就不再回来了,我们先把婚事办了,然后开一间宝石商行。”

  在羊城发生的事情是她的人生污点,也留给她许多的心理阴影,经历过这次生死悠关之后,她已经对这儿没有留恋了。

  松下佐吉听了,几秒后才喃喃道:“这个……”

  石田美子淡淡的笑了,两个人在一起那么久,他总是因为没有钱而觉得对不起她,但是现在不同了,她特别自豪的道:“佐吉,你放心,我已经攒了很多钱,足够开宝石商行了。”

  松下佐吉只道:“美子,这个事情以后再说吧!医生说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好好休息!”

  石田美子万分疑惑的道:“和我结婚,以及开一间宝石商行,不是你一直以来最大的两个心愿吗?”

  “是的!”松下佐右点头,随后又摇对道:“不过现在不急说这个,你先好好休息好吗?”

  看着他游移闪烁,不再坚定的神色,石田美子终于明白了些什么,默然长叹一口气,缓缓闭上了眼睛,眼角落下两滴晶莹的泪珠!

  见她这个样子,松下佐吉想要说点什么,但最终却是什么都没说,只是跟着叹气。

  沉默,一直持续到医生来查房。

  林昊作为石田美子的主刀兼主治医生,查房的事情自然是由他亲自来,而且还带着他的三个学生,余儿宝,郑怡宇,以及周梦涵。

  医生查房的时候,家属是不能在场的,所以松下佐吉便退了出去。

  石田美子看见林昊,张嘴想说话,可是看到他身后还跟着几个医生,最终只是欲言又止。

  做手术这种事情,余儿宝明显是不在行的,可是给病人检查与换药,尤其是年轻漂亮身材好的女病人,他却十分在行。

  不用林昊吩咐,他已经将麻利的将手推车推了过来,然后戴上手套,一脸正色对石田美子道:“石田小姐,我们开始给你换药了。”

  石田美子却有些不满,直言道:“只是换个药罢了,用得着这么多人吗?”

  做别的事情,余儿宝是不在行的,可是对付难缠的病人,明显很有一套,立即就张嘴道:“石田小姐,你的情况是比较严重的,尽管手术已经做下来了,但后面的治疗也十分关键,所以我们必须慎重对待。”

  这个回答很婉转也很巧妙,简直可以说是满分。因为我们重视你,所以才这么多人来的!

  石田美子看向林昊,要求道:“就不能让林医生一个人给我换药吗?”

  余儿宝自然不会答应,林昊是他的老师,学生在这里哪有让老师动手的道理?更何况区区一个倭国女人,让林昊做这种小事,想得挺美啊!便摇头继续道:“不好意思,石田小姐,林医生虽然是你的主治医生,但下面的工作却是由我们几个负责,例如书写你的病例,带你去做检查,住院期间遇到的问题,如此诸类等等,所以我们对你的情况必须完全彻底的了解!”

  石田美子终于无话可说了,沉默许久才无奈的道:“那你们快点!”

  余儿宝脸上虽然戴着口罩,可是眼角就提了起来,显然是在得意的笑,然后上前掀开她身上的被子,动手解她病号服上的纽扣!

  林昊在旁边默然看着这一幕,心里却有些赞赏,看来二宝这货也不是真的一无是处嘛!

  脱女人的衣角,余儿宝明显比林昊更在行,三下五除二就将石田美子的病号服了,因为是心胸手术,文胸是不能穿的,所以病号服一,石田美子的胸就几乎无摭无掩的显露出来。

  余儿宝手脚麻利的拆伤口上的纱布,不过并没有立即进行换药,而是凑上前去仔细的检查起来,可是郑怡宇与周梦涵都注意到,他的目光更多的是落在石田美子高耸挺俏的胸上!

  石田美子显然不同别的女人,面对如此窘境,她没有多少害羞的表现,只是沉着脸冷冷的盯着余儿宝。

  余儿宝不知道是选择性眼肓,还是完全没注意到她的表情,依然俯在那儿看个不停!

  论猥琐,余儿宝称第二,真的没人敢称第二,反正林昊是自愧不如的!

  石田美子忍无可忍,终于喝问道:“你到底看够了吗?”

  余儿宝竟然摇头道:“石田小姐,我必须得看清楚才行,我要知道你的伤口的愈合情况,引流管有多少的渗出液,渗出液到底是血,还是脓血,从而判断你刀口内是否存在感染的迹象,这些不但要记录,还决定着要怎样用药,必须得看仔细才行!”

  能将耍得如此光明正大,郑怡宇与周梦涵都有点醉了,石田美子更是被噎得无话可说!

  不曾想的是,余儿宝似乎觉得自己一个人看不够,也觉得石田美子的脸丢得不够,自己看了半天后,竟然回头朝郑怡宇与周梦涵道:“你们两也来看看!”

  郑怡宇与周梦涵面面相觑:“……”

  余儿宝是第一个跟着林昊的,自然以大师兄自居,见两人仍然呆在那里,一脸嫌弃的看着自己,顿时就喝问道:“愣着干嘛?这是个非常典型的病例,可遇而不可求,别的医院只有心胸外科才能碰到的。你们不珍惜这个学习机会吗?”

  被他如此堂而皇之的一训斥,两人只好凑上前来,跟着他一起为国争光!

  三人便在那儿研究起来,也不管石田美子脸色变得和肝一样,时不时还交流几句,对她的胸指指点点!

  当然,发起话题的通通都是余儿宝!

  林昊始终站在一旁,没有斥责他们,甚至没有吭一句声,因为他觉得余儿宝并没有说错,急性心包积血这种疾病确实比较少见,他们既然是自己的学生,自然要让他们好好的研究与学习!

  半天之后,余儿宝才慢条斯理的进行消毒,换药。

  一切做完了,余儿宝竟然很细心的给石田美子重新系上病号服的钮扣,甚至还给她盖上被子。

  然而不管他多体贴,看起来都像是猴子学走路——假惺惺!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