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凤凰估计是有些能量的,刚掏出手机拨通电话没一会,对方就接电话了,她手机的耳机声挺大的,站在她身边的周末正好能听到个大概。

  “喂,凤凰姐啊。”王凤凰电话那头的人说话明显的挺热情。

  傍上了个在城管大队上班的小职员而已,王凤凰说话的时候却一副高高在上的感觉,真把自己当成了那飞上枝头的凤凰,当成了张德帅:“小王啊,你今天值班吗?姐和你说,我们家隔壁的宝宝旅行社又开始装修了,你要不要过来看看,他们这么做可不行啊,噪音扰民不说,摆在门口的这些石灰水泥什么的也对市容市貌造成了影响。”

  电话那头被王凤凰叫做小王的人听了王凤凰的话,明显停顿了片刻,多半是在和旁边的人商量怎么回答王凤凰,末了,他说:“凤凰姐,这是我们城管的事,你最好还是别管,我们知道怎么做的。”

  一听到对方说话的语气有些强硬,刻意在周末面前装叉的王凤凰感觉到不对劲,语气软了几分:“王哥,话不能这么说啊,虽然我不是城管的,但我们家易丰和你们张队关系从来都是挺好的,再说了,宝宝旅行社偷偷装修,那噪音真的好吵啊,你们可不能不管。”

  从王凤凰当着周末的面打电话说这些话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女人虽然刁蛮爱耍泼,其实没什么心机城府,应了那句话,胸大无脑。

  周末在一旁冷冷一笑,心中暗自得意,你个傻比女人,哪有当着我的面想害我的道理?你这是猪脑袋还是以为你老公有洪门撑腰就能横着走?

  电话那边的人没闲心再和王凤凰解释了,硬邦邦地扔给王凤凰一句话:“凤凰姐,实话告诉你吧,宝宝旅行社门面装修的申请已经被张队批下来了的。”说罢这话,电话挂了。

  “嘟……嘟……嘟嘟……”

  王凤凰听了这话,脸上闪过一丝难以置信的神色,下一秒,她看向周末的眼神就恶毒起来:“你不是说申请没批下来吗?”

  “我有这么说吗?”周末装作一副很吃惊的表情,顿了顿,似乎是在回忆自己之前说的话,然后他笑道,“我的意思是想让城管那边把申请批下来不容易,我可没说没批下来。”

  “你……”王凤凰仔细一想,周末确实也没说申请没批下来,这都是她王凤凰自以为是的想当然。

  吃了暗亏的王凤凰干脆撕破了脸,指着周末开始骂街:“姓周的,你不要太得意忘形,别人怕你,我们易丰商务宾馆可别怕!”

  王凤凰说这话的时候,极力展现自己的泼辣,手舞足蹈的不说,甚至还吆五喝六地说周末装修扰民,引得路人频频围观,指指点点的。

  王凤凰暗自得意,臭小子,奶都没断呢,和老娘较劲,看我不玩死你。

  周末虽然是二十岁不到都不到的小青年,但是累日在菜市场和那些大妈砍价,不管是大嗓门的还是拥有毒舌利齿的,什么样的泼妇没见过,哪能真被王凤凰吓到?再者,即使真被王凤凰的泼妇骂街吓到了,以他近乎神化的装字门功夫,也不可能被人察觉不是?

  冷冷一笑,周末丝毫不惧怕王凤凰的撒泼,也无惧于围观人的异样眼光,他说:“凤凰姐,你们易丰商务宾馆那是十多年的老字号了,我们宝宝旅行社刚营业没几年,你铁定是不怕的,但是,我希望你能一直这么骄傲下去,生意一直能红红火火的。”说到这里的时候,周末话锋一转,做出一副比泼妇还要泼辣的表情,他阴冷地恐吓道,“但是,凤凰姐,咱们大家都是开门做生意的,你最好别暗地里给我使绊子,真要是被我发现了,我可不会像现在这样和你客客气气地说话。”

  周末用言语恐吓王凤凰的时候,嘴里叼一根烟,烟雾肆无忌惮地扑打在王凤凰的脸上,一如周末的性格,张扬又狂妄。

  “你……”王凤凰脸色变得铁青起来,下意识地后退半步,眼中闪过一丝对周末的恐惧。

  “凤凰姐,我这正装修呢,灰尘大,噪音也大,你最好还是回到你的床上去。”周末不打算和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多说话,很不友善地下了逐客令。

  王凤凰本来还想再逗留片刻的,她打算用更泼辣的手段找回自己刚丢的面子,哪知道刚要开骂,祁宝宝就抬着一把菜刀从小饭馆里跑出来,看似是在门口磨刀,但是王凤凰却心中发虚。

  王凤凰对祁宝宝这位女悍匪的忌惮,那就相当于老鼠和猫的关系。虽然不甘心,但王凤凰只好作罢,她可不希望惹怒了祁宝宝,被那位女悍匪提着菜刀到处跑。

  “哼!咱们走着瞧!”王凤凰狠狠地跺了跺脚,带着自己的女员工就闪人了。

  本来她是想回易丰商务宾馆的,但祁宝宝蹲在门口一直磨刀,无奈,她只得临时装成是要出门去买菜,愣是等祁宝宝扭身回小饭馆了她才敢遁回易丰商务宾馆。

  因为赵隆妃的关系,祁宝宝和周末开始进入冷战时期,无论周末怎么解释,祁宝宝都不搭理周末,这不,周末见祁宝宝扛着菜刀帮自己震慑王凤凰,心中一荡,忙要去和祁宝宝说话,哪知道女悍匪气还没消,踩着拖鞋就上了三楼,等周末追上去的时候,却差点被狠狠甩出的门夹住脑袋。

  “宝宝,我知道错了!”周末厚颜无耻地蹲在门外大声认错,按照他的心思,男人在家里向心爱的女人低头认错不丢脸。

  周末足足在门外说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时间,一边说一边抽烟,六支烟屁鼓扔在地上了,也不见祁宝宝开门,最终,他只得叹口气,很有点失魂落魄地下楼。

  祁宝宝其实一直都是靠在门后面的,周末说的每句话,她都听了个一清二楚,起初她是气恼周末说他和赵隆妃是小两口,也气恼周末摸了人家赵隆妃的屁鼓,但是,随着周末越说越多,越说越带感情,最终,祁宝宝捂着嘴得意地笑。

  听到周末起身下楼传来的脚步声,祁宝宝急忙开门,见地上是一堆的烟蒂,她柳眉微蹙,扯开了嗓子命令:“老子原谅你了,赶紧把这些烟屁鼓弄走,恶不恶心啊?”

  随即,某位失魂落魄的小青年立马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找来拖把打扫卫生,他寻思着把祁宝宝的卧室也打扫一遍,表一表自己的忠心,哪知道祁宝宝死活不愿意,说周末摸过别的女人的屁鼓,她嫌弃。

  周末气不过,脱口而出:“老子是先把你扛到楼上去睡觉,先摸你的屁鼓才摸妃姐的!”

  “……”

  难怪祁宝宝酒醒后也觉得屁鼓火辣辣地疼,敢情是让周末摸过?只不过祁宝宝那天穿的是牛仔裤,所以周末没在她裤子上留下手印。

  “混蛋,老子要杀了你!”片刻的停顿过后,祁宝宝感觉到脸上滚烫的同时,爆发出女悍匪的杀气,一把夺过周末手中的拖把就要动粗。

  周末心胆俱寒,撒丫子就逃。

  老陈不愧是室内装修的行家,无论是进度还是质量,都是一等一的,再加上他赶得急,所以,他只花了短短七天,整个女儿红发廊就焕然一新,墙壁粉刷了,包厢改成了房间,地板也换了一通。

  在这期间,周末和祁宝宝分头行动,又是置办房间的家电又是打广告宣传什么的,可以说是忙得暗无天日。

  但功夫不负有心人,几乎是老陈完成室内装修的同时,房间里的家电也全都安置好了,重装开业的广告也打得差不多了。

  这天,周末把宝宝旅行社的新招牌换上门头,招牌横在原先的女儿红发廊和宝宝旅行社的门头上,高近三米,长有十二米多,霓虹灯的招牌。

  “宝宝旅行社”五个大字和“如宝宝一般悉心的呵护”的小字宣传语要多耀眼有多耀眼,虽然不及白银皇朝的来得高大上,但在康城火车站,这气派也足够让其他旅馆相形见绌的了。

  紧挨着巨无霸一般的宝宝旅行社的易丰商务宾馆,如同小人国出来的矮子,很像小丑。

  人靠衣装马靠鞍,宝宝旅行社这才刚扩建装修完毕,生意就开始火爆起来,客流量至少提高了三倍不止。

  当然,除了装修后的气派有招徕顾客的作用外,周末在全城铺开的宣传广告也起到了一定的效果,再者,芳香乐天四大美女往门口一站,自然能招惹一堆喜欢花粉的蚊子和苍蝇。

  易丰商务宾馆靠女人拉客是出了名的厉害,但在芳香乐天面前,就是渣渣一般的存在了。

  周末夜夜自学经济学相关的知识,深知品牌效应的威力,所以,宝宝旅行社自扩建后,店里面的员工都是统一着装的,女的穿白色衬衣黑气齐膝半身裙,衬衣里面搭配的是黑色的bra,黑白相间,要多诱惑有多诱惑。

  统一着装以后,芳香乐天随便往火车站门口一站,那些旅客就都纷纷争抢着到宝宝旅行社入住。

  当然,芳香乐天已经摒弃了当初在女儿红靠身体挣钱的手段,现在她们纯粹是靠脸蛋和身段,正正经经地上班族。

  宝宝旅行社的生意越来越红火,而相对的,隔壁的易丰商务宾馆的生意就每况愈下,即使他们家的女员工和王凤凰都有意靠身体来招徕客人,奈何长得没有芳香乐天漂亮,那些房客们宁可去宝宝旅行社看美女也不愿意在易丰商务宾馆花钱睡大妈。

  王凤凰急眼了,她那位平时在事业单位上班的老公易丰也急眼了,所以,这天晚上,夫妻俩约了几个朋友在家小聚,开始寻思怎么对抗宝宝旅行社的法子。

  照例,天黑后,芳香乐天四大美女,留芳芳和香香在店里招呼,另外两个年龄小点、性格也活泼点的去火车站拉客,而祁宝宝则在收银台前收钱,大胖子在门口充当保安,而周末这位老板则爱干嘛干嘛去,闲人一个。

  就在周末闲得蛋疼,正准备去ac酒吧逛逛场子混个脸熟的时候,两个醉汉摇摇晃晃地出现在路灯下,勾肩搭背地朝宝宝旅行社这边走来。

  芳芳和香香眼尖,看到有客人过来,站在门口的两女慌忙理了理衣服,刻意摆弄出一副招蜂引蝶的姿态。

  那两个醉汉如同是在沙漠中看到了绿洲,争抢着跑过来,其中一个问香香:“美女,还有空房不?”

  

章节目录

我的美女老板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八骏穆天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骏穆天子并收藏我的美女老板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