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爷爷?”燕博忍不住重复了一句道。

  燕飞扬点点头。他不想让燕博误会他做不到的事。而且他从爷爷那里学到就是追魂术就是追回魂魄的。

  爷爷从一开始将追魂术传授给燕飞扬的时候,就明明白白地这样教导他。也从来没有提起过追魂术是爷爷改过的事。

  但后来燕飞扬渐渐长大,知道天罡地煞术之后,也隐隐有了预感。

  尤其之前在方老爷子身上察觉到追魂术的痕迹之后,燕飞扬也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了。

  他和那人使用的追魂术一定是同源的,只不过口诀中稍作改动之后,原本狠厉的功法性质就发生了变化。

  就是因为如此,燕飞扬才对背后施术之人产生了好奇,至少对方和自己一定存在某种联系。

  所以他才会借温永锋的便利参与到这次招标会中来。最起码在招标会之前,燕飞扬一直认定背后之人就是燕博。

  但是现在看燕博显然和墓园的事关系不大,但他也不是全然没有用处,至少通过燕博,一定能得到不少线索。

  “为什么你爷爷会追魂术?”燕博忍不住追问道。

  后面还有半句话燕博没有说出口,他眉头皱起,暗暗在心里想道:这追魂术明明是燕家传下来的术法,为什么会牵扯到燕飞扬的爷爷?

  老先生到底是何方神圣,连术法口诀都能改动。燕博百思不得其解,但心里已经料定对方一定是深藏不露的高手。

  燕博一想到对方的身份大有来头,连带看着燕飞扬的眼神都变得有些复杂了。

  他刚才突然想到一点事。这个想法着实让燕博吃了一惊,但他还没有证据,也不好直接问燕飞扬来证实自己的猜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旁敲侧击地看看燕飞扬的反应,说不定是燕博多虑了。

  听到燕博的话,燕飞扬的面色一冷,似乎不太高兴。

  燕博也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话,急忙改口道:“你别误会,我没有要怀疑老爷子的意思!”

  为了不让自己越描越黑,燕博立刻换了话题。

  “后来的事情我不清楚,你用了追魂术之后方部长的父亲就醒过来了?”

  燕博知道燕飞扬就是那个“老中医”之后,一直以来的疑问也就解开了。这种事发生在燕飞扬身上就合理多了。

  这次燕飞扬没有开口,而是一旁的李无归接过了话茬,说道:“事情哪有那么简单?要是只用术法搞定就好了。”

  听到李无归的话,燕博好不容易舒展开的眉头又一次皱到了一起,他不解地看向李无归,等对方的下文。

  李无归也不卖关子,直说道:“追魂术只找回一部分魂魄,剩下的一魂一魄就被那两人趁机夺去了。”

  李无归说着斜了一眼身后的方向,就是那两摊血水的位置。

  燕博会意。墓园的事他了解不多,因为是燕霆的事,他也没有资格过问,最后也只是知道方老爷子还活着而已。

  没想到中间还发生了这么多事。甚至还牵扯上了天狼宗的人。

  “可是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燕博说的是之前墓园的事。他虽然不知道燕霆到底为什么要为难方家人。

  但是凭燕博对燕霆的了解,他做事向来不需要理由,往往都是一时兴起,不需要计划也不用和任何人解释。

  燕霆我行我素惯了,就算看起来像是有什么阴谋,但可能性也很小。说不定就连燕霆都没有料到会有天狼宗的人出来搅局。

  燕博还记得燕霆对方老爷子用过追魂术之后就没再提过,可能燕霆这么做也只是为了试探。

  就算没有方老爷子,也会有别人来代替。只不过那时正好赶上招标会,方部长的父亲只能说是倒霉了。

  加上从燕飞扬那里听到的经过,燕博大概已经在脑海里把整个事情都想通了。

  “他们也是奉命行事,目标是我。”燕飞扬说道。

  在墓园的时候,燕飞扬就基本可以确定那两人是天狼宗的人。来找他也不会有别的目的,八成和当年小狼主的事情有关。

  说不定就是为了他手上的狼头令而来。但是狼头令在老龟寨,爷爷保管着。因为上面所有术法的口诀爷爷都尽数教给了燕飞扬。

  天狼宗的这两人却不知情,甚至有可能什么都不知道,只不过是来中原执行命令罢了。

  从一周前开始,他们的计划就已经完全被燕飞扬看穿了。而且燕飞扬也看出来他们显然没有要他性命的意思。

  看来是上面的要求,让他们把活的燕飞扬带回去。

  这么做无非是一个目的,想从燕飞扬的嘴里套话,问出狼头令的下落。

  那块狼头令的风波虽然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是暗潮汹涌中各方势力涌动,不少人都在暗处虎视眈眈。

  天狼宗尤其活跃,果然安稳的那段时间都是假象,目的也很简单,就是想等中原的各大世家放松警惕,然后他们再悄无声息地渗透其中。

  “所以他们才会一直跟着你来到这里。”燕博又说道。这样所有的事都能穿到一起去了,接着说道:“他们的任务没有完成,所以就被舍弃了。”

  燕飞扬点点头,没再说话。

  “你大哥为什么要用对方家人用追魂术?”燕博想说的话都说的差不多了,接下来自然就轮到燕飞扬发问了。

  燕博沉思片刻,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他这个人喜怒无常,做事全凭喜好,没有一点理由和规律可言。”

  他一边说着,脑海里浮现出燕霆的面容,顿时心里一寒,身体都冷了几分。光是想到那个人就让燕博浑身不自在。

  燕飞扬从燕博的表情中也能看看出来他似乎对这个“大哥”没什么好说的,不仅仅是排斥,还有几分不易察觉的惧怕。

  这种感觉也不难理解,燕飞扬早就看出燕博和他平时对外的表现不太一样。

  燕博很少在公开场合出现,这个可以归咎于他的境界。随意出现在大众面前就等于给自己增加了被发现的可能。

  所以燕博的做法是最稳妥的,躲起来当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

  这么一来,燕博在圈子里的名声自然不怎么好了,基本上所有人提起他都要忍不住皱眉,还带着明显的不屑。

  就连温永锋也不例外,燕飞扬从他的话里得出的结论就是燕博是个不学无术,而且没什么担当的挂名老总而已。

  当然现在已经证明这些都是燕博自己刻意制造出来的假象,大家都这么想反而正中他的下怀,他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只有骗过别人,他才能继续苟延残喘地度日。

  燕飞扬却一直没有真的把燕博当成一个简单的角色。燕博的资料无懈可击,但燕飞扬怀疑他和墓园的事有关,他自然而然就会认为燕博表现出来的一面其实都是装的。

  虽然过程稍微有些出入,但也多少证明了燕飞扬的想法没有错。

  燕博给外人的印象确实是他装出来的,但他只是为了自保,没有伤害别人的想法。

  这点燕飞扬可以确定。方老爷子的事也和他没有什么关系,背后另有其人,也就是燕博口中的“大哥”。

  “目的呢?”燕飞扬又问道。

  燕博先是摇摇头,随后又猜测着说道:“可能是为了试探你。”

  “我?”燕飞扬看着燕博指了指自己疑惑道。

  燕博点头,说道:“没错。在这之前他就让我监视你的一举一动了。”

  燕飞扬听到这,神情没有太大变化,好像对燕博的话并不是很惊讶,而是淡定地问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从你到京城来上学之后,学校里就有我们的人。”燕博老老实实地回道。

  燕博的话和燕飞扬的猜测一致,证明燕博没有说谎。

  身边有人监视,这种事燕飞扬早就知道了。而且不止一人,甚至不属于同一方势力,这些燕飞扬也都再清楚不过了。

  燕飞扬也没有兴趣揭穿这些人,再说又是在学校里,燕飞扬不想把事情闹大。

  加上燕飞扬的想法也很简单,他每天在学校里除了上课就没有什么多余时间了,那些人不觉得无聊的话就一直监视着。

  两边倒是也难得的达到了平衡,谁也没有先挑破这层窗户纸。

  燕飞扬更不想浪费自己的时间在无关紧要的人身上,至少在学校里,他还是要做一个普通的大学生。

  燕博本想和燕飞扬说两句道歉的话,但是他的意图被燕飞扬察觉到之后,到了嘴边的话又一次咽了回去。

  “你们的行动倒是够麻利的啊。”燕飞扬不在乎,不代表李无归会就这么算了。

  李无归阴阳怪气地看着燕博说了一句。

  被监视的事李无归一点都不知情,他和燕飞扬见面的机会老实说不算多。就算见到了,以燕飞扬的脾气对这种事肯定也是绝口不提。

  李无归从燕博嘴里听到这种事,第一反应就是气的不打一处来。但是他也知道这些事和燕博没什么关系,也不能把脾气撒到对方身上。(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我本飞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信天上掉馅饼并收藏我本飞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