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无归咽不下这口气,只能没好气地冲燕博发泄几句。

  燕博已经适应了李无归和他说话的口气,一点也不介意。李无归也只不过是为燕飞扬担心而已,他完全能理解。

  如果同样的事情出在燕博身上,平凡的表现肯定和李无归没有两样。

  而且错本来就出在燕博身上,任何人听到有人监视自己都不会开心,燕飞扬没有表现出来已经不错了。

  “我今天来也是我大哥的意思,但是也没有告诉我要做什么。”燕博说道。

  燕博猜不到燕霆的想法,但燕霆肯定也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在今天因祸得福,走火入魔几乎尽数断裂的筋脉也都修复完成了。

  说起来,燕博似乎还应该好好歇歇燕霆。

  “你大哥是什么人?”燕飞扬问道。

  燕博神情一顿,他没有要隐瞒燕飞扬的意思,但他考虑的更多,他怕自己说出来之后就是彻底把燕飞扬牵扯进来,会陷他于危险之中。

  这是燕博必须考虑的,也是他一直都在尽力避免发生的事。

  只是燕飞扬还是像燕博预想中一样问出了口,燕博虽然有所犹豫,但还是说了出来:“燕霆,是我大哥的名字。”

  “他现在人在哪?”燕飞扬边问边在脑海里搜索这个名字。

  燕飞扬从来没听说过这两个字,他没有一点熟悉的感觉。他可以确定燕博口中的这个人和他从来没有交集。

  燕博神情露出几分为难,说道:“不是我不想说,而是我也不知道。他向来不透露自己的踪迹,可能在江南,也可能就在京城。”

  “你们不见面的吗?”燕飞扬随口问道。

  燕博摇头,道:“极少。所以我才能把走火入魔的事一直隐瞒到现在都没有被他发觉。”

  燕博的话很有道理,不然就燕霆多疑的性格,燕博不可能安然无恙地活到现在。

  这么神秘的人,燕飞扬又来了兴趣。不过听燕博的意思,想要和燕霆见一面也不怎么容易。

  “都是他给我命令,我只要照做。”燕博又补充道。

  燕飞扬已经彻底明白了燕霆和燕博之间的关系。虽然听起来是兄弟,但看起来更像是上下级。

  燕霆的命令,燕博只需要服从和执行,不需要有任何自己的想法。

  “我从来没有见过他,来这边上学之前也和京城没有瓜葛,他为什么对我这么上心?”燕飞扬想不通,就直接问燕博。

  燕博一时语塞,他也猜不透燕霆的想法,更别说回答燕飞扬的问题了。

  “我也不知道。但他确实对你很有兴趣,不仅派人监视,还三番两次试探。他的行为和那两人大同小异。”

  燕博说的是天狼宗的师兄妹两人。他们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除了两摊血水什么都留不下。

  燕博说的燕飞扬也都清楚,他更想知道的是原因。

  看起来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但只要跳出来想,原因往往就是最简单的。

  除了狼头令,燕飞扬想不出别的理由。但是燕飞扬不能确定这个叫燕霆的人是否知道他身上就有狼头令的术法。

  知道这件事的人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而且这些人都不可能也没有理由把这么重要的事泄露出去。

  因为多一个人知道就意味着多了几分危险。

  燕飞扬眉目微敛,陷入了思考。他在想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对了,我还没来得及问你,”燕博突然想起来,一副苦思的模样问燕飞扬道:“你是用什么术法救了我?”

  燕博神情有些无奈,他怎么想都想不通,不得已只能再问燕飞扬了。

  因为燕飞扬用的办法燕博从来没有见过,他还没有恢复身体自控力的时候能感受到内力在身体内游走,和以往任何时候都不一样。

  “那种感觉我从来没有过,就好像是……好像是阳光!”燕博回想着当时的感觉,脑子里一下冒出了这个词。

  听到燕博的话,一旁的李无归都忍不住挑了挑眉,眼神中带着几分惊异。他也有点佩服燕博了,这都能被他分辨出来。

  燕博没有注意到李无归的神情,他自顾自地回忆道:“但是那种感觉和太阳光照在身上又不太一样,更像是变成了我的内力似的。”

  燕博说完之后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忍不住笑了笑,神情带着几分抱歉。

  他说完之后才后知后觉地想到自己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肯定要被燕飞扬笑了。他从来没有听说有谁能用阳光当内力。

  但是燕博没想到的是,燕飞扬就淡淡地点点头,应道:“没错,就是太阳之力。你想的没错。”

  燕博一愣,似乎没从燕飞扬的话里缓过神来,呆呆地盯着燕飞扬,不自觉地说道:“什、什么?这怎么可能做的到?”

  还没等燕飞扬解释什么,燕博有自己接下去说道:“不可能的,据我所知只有一种术法能做到,就是补天浴日。”

  燕飞扬挺到熟悉的四个字,下意识点了点头。不过燕博专注在自己的世界里所以没有看到燕飞扬的反应。

  李无归脸上的惊讶又多了几分,他没想到燕博知道的这么多,而且一猜就猜到了点子上。只不过燕博一副完全不相信的模样。

  李无归下意识余光看向燕飞扬,嘴角不自觉扬起一个弧度。之后的要发生的事李无归已经有预感了,就连燕博的惊讶表情他都能想象的到了。

  燕博还没有要停下的意思,继续说道:“但是这种功法早就失传了。传说随着当年的天狼宗一起覆灭了。”

  “嗯,也有传说这门术法被封印在了狼头令里,只要找到狼头令就有让术法重见天日的可能。”

  燕飞扬接过燕博的话说道。

  燕博看向燕飞扬,随即赞同地点了点头,紧接着又皱眉道:“但是狼头令哪是那么好找的,不然的话这些术法早就传遍天下了。”

  他说着说着语气中都是可惜。当年天狼宗盛极一时,所有世家大族的得意术法都送到狼主的面前。

  狼主几乎是世间所有功法的集大成者,但是他的好日子也没过几天,就被燕家为首的世家大族打出了中原。

  元气大伤的天狼宗已经几十年没有一点动静了,最近几年才开始蠢蠢欲动。

  所以燕博的话不是没有道理的,狼头令散落在人海,一旦出世就会引起血雨腥风,之前那一块就是。

  但还是会有前仆后继的人,拼了命也要争夺狼头令。因为传说上面记录着当年狼主留下的术法。

  都是各门各派,世家大族的精华所在。就连燕家也不例外。

  不过这都只是传说,谁也不知道狼头令最后去了哪里。而且就算有本事抢到狼头令,却没有本事守得住的例子也比比皆是。

  所以燕博才能信誓旦旦地说不可能是补天浴日。

  “到底是什么术法,能让人有这种感觉。这种感觉我只从书上看到过,没想到自己居然还有机会感受到。虽然我肯定是错觉,也算不上什么了。”

  燕博无奈地笑了笑,他也纳闷自己为什么会冒出这种猜测。根本就是没有影的事。

  “你怎么知道?我用的确实是补天浴日。”燕飞扬云淡风轻地说了一句,言语中带着一点惊讶,连看向燕博的神情都微微发生了变化。

  燕飞扬本以为燕博不会问起这件事,而且很可能对补天浴日的术法了解也不多。这对燕飞扬来说也是好事,他就不用费心思多解释什么了。

  但是出乎燕飞扬意料的是,燕博居然就这么直截了当的把术法名说出来了,而且他的感觉十分敏锐,仅凭着书上的内容就能推测出正解。

  既然如此,燕飞扬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了。索性直接肯定了燕博的猜测。

  这次惊讶的彻底变成燕博了,他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燕飞扬喃喃地重复道:“你说什么?”

  这次就不用燕飞扬再重复了,李无归撇撇嘴道:“你不是都听到了吗?就是补天浴日,你的感觉没错,你的筋脉和内力都是太阳之力修复的。”

  燕博听到李无归的声音,机械地转转脑袋,张张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李无归难得静静地等着燕博的下文。

  燕博声音不大地说道:“但那是太阳之力,我怎么可能让它们转化成自己的内力……”

  燕博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李无归不耐烦地打断了,说道:“你以为是什么?飞扬用自己的内力过滤太阳之力,不然你觉得你能承受得住?”

  李无归说着轻蔑地看了燕博一眼。为了不被燕飞扬发现,李无归的动作都很隐秘,很快就收回了视线。

  燕博惊讶,他身后一向冷面的平凡也淡定不下去了。他抬起头一脸震惊地看着对面的燕飞扬和李无归。

  他无论如何都不相信李无归的话,但是“补天浴日”四个字就这么简简单单地从对方口中说了出来。

  平凡彻底懵了,他下意识看向旁边的燕博。燕博直直地盯着燕飞扬,吞了吞口水,断断续续地问道:“他说的是真的?”

  

章节目录

我本飞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信天上掉馅饼并收藏我本飞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