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飞扬点头没有说话,就算是默认了。

  燕博心里已经有了预感,但是从燕飞扬那里听到肯定的答案,还是惊讶地半天说不出话来。

  “居然真的是……真的是……补天浴日……”燕博垂首不自觉地喃喃自语道。

  他怎么都想不到会发生这种事,他甚至到现在都半信半疑,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但是燕博的余光能看到平凡的反应,对方显然没比他好到哪去,也是一脸惊讶,久久回不过神来。

  他已经反复确认过了,不仅李无归,就连燕飞扬都点头承认了,这肯定不会有假了。

  可是补天浴日的术法早已经失传多年,燕飞扬又是从何处学来的术法口诀,燕博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

  燕博也知道现在不是喋喋不休问个不停的时候,但是他的疑惑一直没有得到解答,好奇心也越来越重。

  “你为什么会有补天浴日的口诀?”燕博思虑再三,还是没有忍住问出口。

  他的问题在说出口的瞬间就有些后悔了,他也做好准备会被燕飞扬忽视了。燕博的这个问题确实有些唐突了,任谁被问的这么详细都很难维持正常的表情。

  燕博的脑筋虽然已经乱得像一锅粥,但他还是勉强把前因后果顺了一遍。

  据他所知,补天浴日的术法都随着天狼宗的覆灭一起消失了。但也不是完全没有一点音信,唯一的可能就是被天狼宗封在狼头令上。

  但是狼头令哪是那么容易找到的,每一次出现都会带来大麻烦,不知道又会有多少人因为这块狼头令血流成河。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燕博却一清二楚。这也是他分外惊讶的原因,他知道不久前确实有一块狼头令出世。

  那块狼头令会和燕飞扬有关系吗……燕博默默在心里踌躇着,不免有几分忐忑,无论燕飞扬的答案是什么,燕博觉得自己都很难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

  燕飞扬不动声色地观察着燕博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在对方皱眉的时候就猜到他肯定有话想说。

  而且燕博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显然是被什么困惑难住了,想问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当燕飞扬听到燕博斟酌了那么长时间说出口的话,也就没有什么多余的反应了。

  燕博的话早就被燕飞扬猜到了,而且让燕博忐忑的问题对燕飞扬来说也不算什么。

  燕飞扬也不需要浪费时间想该怎么回答燕博。这对燕飞扬来说再简单不过了,他本来也没打算要敷衍和搪塞。

  之前都是燕飞扬问燕博问题,燕博知道的也都说了,包括他背后那个真正的主使也毫无保留地说出来了。

  既然燕飞扬在救燕博的时候用了补天浴日,就已经做好会被对方问起这件事的准备了。

  燕飞扬的答案自然也已经准备好了。术法口诀都在他的脑子里,如果不是他的意愿,任何人都不可能从他那里套出哪怕一个字。

  狼头令和上面的术法,都是爷爷叮嘱他要好好保管的东西。但燕飞扬也不是十分在意这些,他既然已经彻底贯通了,就算是补天浴日,对他也不过是一门术法而已。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就是狼头令。”燕飞扬淡淡地说道。

  燕博嘴巴微张,随后又默默地合上,直直地盯着燕飞扬看了一会儿直到眼睛酸涩才眨了眨眼。

  “果然是狼头令上的术法。可是这狼头令不是在……”燕博话说到一半,猛然意识到自己差点失言,就突兀地闭上了嘴。

  但是燕博这种欲盖弥彰的行为自然也引起了燕飞扬和李无归的注意。

  就连身后的平凡都不禁皱眉侧目看向燕博。对方的反应有点不对劲,平凡也觉得有些纳闷。

  燕博刚才说的那些,平凡听的云里雾里。无论是术法还是狼头令,他都没有听燕博提起过。

  只是看燕博和燕飞扬的神情,这件事似乎也变得越来越神秘了。

  李无归神色一凛,目不转睛地盯着燕博,周身的气势也若有似无地压迫着燕博。

  “在什么?”李无归嘴角的笑容还来不及褪去,但语调却冷冰冰的。

  燕博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就结了一会儿,才咬咬牙说道:“不是我不想说,只不过这件事和我没什么关系,我说出来更有可能陷你们于危险。”

  都到了这种时候,燕博也不怕燕飞扬和李无归怀疑自己,就这么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说出来了。

  李无归的神情这才缓和一点,不经意地瞥了燕飞扬一眼,见对方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就又继续说道:“你说吧。说不定,我们要说的其实是同一件事。”

  燕博闻言有几分惊讶地抬起头,正好对上李无归带着几分笑意的视线。

  “其实关于狼头令的事是爷爷告诉我的。”燕博没有隐瞒,但是比之前更加警惕了几分。

  燕飞扬似乎有些在意,问道:“你爷爷是?”

  “江南燕家,人称燕五爷。”燕博压低声音,简单地说了几个字。

  燕飞扬还没有什么反应,反倒是他身边的李无归面色一变,嘴角的笑容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为了不被燕飞扬察觉,李无归立刻收敛表情。但是他的神情却不自觉带上了几分严肃,紧抿着嘴垂首不语。

  果然被李无归猜到了,燕博和平凡确实都是燕家的人。那个李无归拼命想要燕飞扬远离的世家大族。

  李无归悄无声息地观察这燕飞扬每一个细微的反应。他的脑子一时间也有点乱,要是燕飞扬认真起来,他该怎么应对。

  燕博又继续往下解释道:“一年前狼头令出世,这件事当时闹得很大,相信没有人不知道了。”

  燕飞扬点头示意燕博说下去。狼头令的事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因为他几乎全程都在,狼头令最后也被他得到手了。

  不过这些暂时没有必要告诉燕博,先听听对方说什么也不迟。

  “最后狼头令交给了一个人。”燕博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神情也变得有几分严重,好像他对将要说的这个人充满敬畏。

  燕飞扬意识到燕博接下来要说的这个人,很可能就是他认识的人,而且还是非常熟悉,看着他长大的亲人。

  燕博陷入自己的思考,没有注意燕飞扬的神情,接着说道:“不少人都以为是公孙霸,但只有我爷爷知道狼头令的真正下落。”

  燕飞扬微微皱眉,看来这知道这件事的人比他想象中还要多。

  “你知道是什么人吗?”燕飞扬不再浪费时间,直奔主题问道。

  燕博先是点点头,紧接着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又皱着眉摇了摇头。

  看到燕博的神情,李无归也有点懵了,不明白燕博到底要说什么。

  “那个人很神秘。我问过爷爷很多次,他也只是告诉我那是我们燕家的大家长。”燕博神情认真,就连语调也丝毫不敢怠慢。

  燕博描述的这个人和燕飞扬想的完全对不起来,他蹙着眉头,像是陷入了沉思。

  李无归听到燕博的话身形微微一震,他有必要行动了,不然的话燕博越说越多,一定会引起燕飞扬的怀疑。

  他知道燕飞扬迟早会知道这些事,但李无归也从来没想到会是在这样的状况下让燕飞扬了解自己的身世。

  李无归经历一瞬间的惊慌之后,很快就镇定下来。他只知道现在算不上什么好时机。

  如果燕博还要继续说下去的话,李无归总要做点什么才行。他们人在京城,老爷子远在卫周。

  要是出了什么意外的话,李无归也很难保证把所有事都解决好。

  “你在说什么呢?爷爷来爷爷去的。”李无归插科打诨般的打断燕博的话,又说道:“记不清楚的话就不用说了,我们对你们家的关系没兴趣。”

  李无归这话起了作用,燕博的思绪被打断,回神之后恍然道:“是我太自说自话了。你说得对,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了。”

  燕博说着抱歉地对燕飞扬笑了笑。

  但燕飞扬的神情中却没有笑容,他先是看了李无归几秒,把对方看得差点站不住才收回视线。

  燕飞扬移开视线之后,李无归才松了口气。刚才对视的时候,李无归头皮发麻,冷汗直流。

  那种感觉就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然后被逮了正着一样,李无归还从来没有这么做贼心虚的时候。

  要知道他可是出了名的厚脸皮,不论发生什么事,他都能笑呵呵地混过去。

  但是在燕飞扬面前李无归的那点小心思完全无所遁形,如果不是燕飞扬给他留了面子,李无归可能连多一秒都坚持不住。

  “没关系,你说下去。”燕飞扬看着燕博说道,语气听不出情绪。

  燕博马上收起脸上抱歉的笑容,他也察觉到气氛似乎有点不对劲。难道是自己说错什么了吗?

  他心里有疑惑,但燕飞扬都说明白了,他也不好在这个时候推脱。

  “所以我觉得知道狼头令上术法的人只有那位大家长。”燕博咬咬牙说道。

  

章节目录

我本飞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信天上掉馅饼并收藏我本飞扬最新章节